原型心智的各个概念复合体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大器免成”来自马王堆出土的道德经或得道经帛书版,而现代版本“大器晚成”有负面实体删改的扭曲,意图是操控、奴役他人。老子说的“大器免成”,被误传为“大器晚成”两千多年。

“大器免成”讲真正的大器是浑然天成,自然的,是不需要人为合成,而人为合成的,就是再大也是小器。

“大器晚成”指用大的材料,长时间才能做成大器具,比喻能成大事的人往往比较晚成。

例如“”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有静”与“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区别。

所以按上类比是:母体与赋能者是自然的且互相作用“大器免成”。

2 Likes

已经大致了解你在此处的意思了。

最近又挖出个战国时期的大器曼成,你们看了没

2 Likes

鱼王,这里讲原型心智尽可能精确到吹毛求疵一下(先抱歉),继续敞述:运用“反作用”之词,比不上“被作用”之词。

我举个例子:一棵大树,寻求的四大元素展现它的生机勃勃形态。土(泥土)使树木扎根,水促进吸收,火(阳光)给树木带来(肤浅说法)光合作用。作用(力)这个树木(母体、赋能、催化剂、经验)比拟成为—形意者。

然而,风元素(作用)吹动树木使树叶、树枝摆动、摇晃动态。此树木是(被作用者)—形意者。而树木并不“反作用”跟着风跑。

被第一密度实体自由意志的风之作用,树叶树枝动态对抗风的张力,即是被作用者。

1 Like

当实体没有正负经验或没有正负极性,所谓的自由意志之风无法憾动“形意者”原型,也就是说,该实体并不寻求使用“形意者”原型。也不想渴望深入极性的进一步成长极化。

要么自我作用学习,要么自我被作用学习。而该实体要成为形意者原型,学习或教导与教导或学习是必然的,无论是无意识的还是有意识的。

因此,就例如这个树木成长与自由意志之风有很大关系,或许经过一些年华,展现它的基因变更独特性特征。

1 Like

我百度了一下,网上资料说“大器曼成”发掘于湖北战国楚墓

曼在古意中,有“延长、蔓延”的意思,也有通“无”的意思

“大器X成”有三个版本:大器晚成(通俗流行的版本)、大器免成(长沙汉马王堆墓乙本)、大器曼成(湖北战国楚墓)。根据这个词在《道德经》出现的上下文:

  • “大方无隅,大器X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不难推断,此处的“大器X成”的“X”应该是与“无、希”同样取否定意义。这个似乎在清代就有考证,有清代学者认为此处是“大器无成”,但是当时没有考古证据支持。不过现在看来,马王堆汉墓乙本的“大器免成”与湖北战国楚墓的“大器曼成”,似乎都肯定了此处的否定意义。

该处否定意义,似乎也不是简单的漠然否定,而是否定之否定。通过“大音希声”判断,应该是一种扬弃的意义,或者说蜕变的意义,声音只要足够大(高),人就听不见了。是一种从有限向无限的进展从而取得质变的意思。反映的是一种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就像阴鱼和阳鱼一样,超过了自身的限度,就转变成了对方,但是前提是双方“同时”存在。因此该处意义应该还是符合上述讨论的。这是我的看法。

2 Likes

这个版本跟前面两个不同地方很多
自说自话的总裁的视频有讲了一些

【1994年,湖北挖出2300年不腐古尸,发现时,被扔臭水沟39天依旧不腐,然后,又挖出中国第一造假案——被篡改的《道德经》-哔哩哔哩】 1994年,湖北挖出2300年不腐古尸,发现时,被扔臭水沟39天依旧不腐,然后,又挖出中国第一造假案——被篡改的《道德经》_哔哩哔哩_bilibili

2 Likes

我了解了你在此处关于“反作用”与“被作用”的说法。

【被作用】是在单独讨论一个存有A与另一个(组)存有相互关系,它一方面接受其它存有B的作用(被作用),一方面作用于其它存有B。

【反作用】是在双向讨论存有A与存有B的双方相互关系,当A作用于B(作用),B也在作用于A(反作用)。

两处表达的运动是同一个,但是视角有所差别。但是你的“吹毛求疵”是好的,因为在Ra资料的[92.15],是着重在心智的形意者的单独视角下的讨论。

1 Like

今天来尝试讨论形意者。老实说,我已经处于相当混淆的情况了。继续看以下讨论:


1.三个形意者(5号牌;12号牌;19号牌)之间有强健的关系

[79.38] 发问者: 那么, 你可以说, 解经祭司是心智与身体之间的连结?
Ra: 我是 Ra. 在心智、身体、灵性的形意者之间有一个强健的关系. 你的陈述太过宽泛了.


2.形意者的最有效本质与无差别的心智、身体、灵性本身

[78.12] 发问者: 你能否阐明你刚才谈到的形意者?
Ra: 我是 Ra. 起初的形意者可以无差别地被命名为心智、身体和灵性.

个人讨论:

[78.12]这句话,似乎需要与[78.10]中的结论结合起来看:

因此,或许可以作出这样的论断:在起初的情况下,形意者就直接是心智、身体、灵性本身。

这个的起初的情况,应该是这个八度音程开始的情况。理由如下:

[78.10]Ra: 我是 Ra. 在这个造物或[你可称为]八度音程的开端, 有一些东西被知晓为前次八度音程的收割物. 关于前次的造物, 我们所知的与我们对下次八度音程的知晓同样微小. 无论如何, 我们觉察到那些被收集的概念的片段, 它们是造物者拥有的工具, 用以知晓其自我. …

[91.17]…你必须掌握一个观念, 即原型并非一次发展好, 而是一步一步地完成; 也不是以你在这个空间/时间所知的次序进行, 而是以多种次序进行. 所以, 这两个五的系统分别使用两种方式观看所有经验的原型性质. 当然, 各个系统都使用到母体、赋能者、形意者, 因为这是我们造物开始时就有的收获.

并且从[91.17]中可以看到,原型是以多种次序逐步发展出来的。


3.形意者从无差别的单一发展到复合;与自由意志变貌的关系

在前面[78.12]中可以看到,在最开始的形意者直接就是无差别的心智、身体与灵性,这似乎是一种无差别的单一。

接着,继续看下面的材料:

[78.19] 发问者: 所以理则那时计划了起初的、最初的进化, 但第一变貌并未被延伸至其产物. 在某个时点, 这个第一变貌被延伸了, 并且第一个服务自我的极性浮现了. 这是否正确? 如果是的话, 可否请你告诉我这个浮现过程的历史?
Ra: 我是 Ra. 作为开场白, 让我陈述理则们总是认为自己提供了自由意志给它们所照顾的子理则. 这些子理则有自由去经验与实验其意识, 身体的经验, 以及灵性的启发. 说完这点之后, 我们将谈论你询问的要点.
第一个这样做的理则, 将你们现在所视为的自由意志[就充足完整的意义而言]灌注到它(众多)的子理则之中; 它达成这个创作的原因是深度地沉思一些概念或概念化的可能性, 主题是[我们先前称呼的]形意者. 该理则假定心智、身体和灵性有可能成为复合的. 为了让形意者成为它所不是的东西, 那么它必须被授予造物者的自由意志. 这个(思维)开始运转之后, 理则们展开了一系列相当冗长[以你们的称呼]的过程来改善或提炼这个种子思维. 关键是形意者成为一个复合体.

[78.20] 发问者: 那么我们特有的理则, 当它创造它自己独特的造物, 在该实验的进化螺旋到了远方的某一点, 形意者成为它所不是的东西; 事实上, 创造了我们在第三密度中努力的目标——极性, 所以我假设这点主要与原型之设计有关, 以如此这般的方式设计, 好让它们可以创造这个极化的加速过程. 这是否有点正确?
Ra: 我是 Ra. 我们仅简短地评论. 一般而言, 这是正确的. 你可以看待每一个理则及其设计为造物者经验祂自己, 这样做是富有成效的. 形意者成为一个复合体, 这个种子概念引进了两件事情: 第一, 在一个子理则中, 造物者在[你们称为的]动态张力中对抗造物者; 第二, 自由意志的概念, 一旦被更充分地延伸进入[被知晓为心/身/灵复合体的]子理则, 它创造、再创造并持续创造, 那正是它本质的一个机能.

在该第一变貌延伸之前的原型情况是:

[79.14] 发问者: 谢谢你. 在这个延伸第一变貌的实验之前, 在那个时期, 在该理则的造物中有多少个原型?
Ra: 我是 Ra. 有九个.

[79.15] 发问者: 九个原型, 我猜那九个当中有三个属于心智、三个属于身体、三个属于灵性.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这是正确的.

该第一变貌被延伸的发展结果是:

[79.17]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它们对应到什么(牌)?
Ra: 我是 Ra. 身体、心智和灵性各自都包含母体、赋能者和形意者; 并在它们的庇护下运作. 心智、身体和灵性的形意者并不等同于心智(复合体)、身体(复合体)和灵性复合体的形意者.

[79.19]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形意者必须成为一个复合体”的意涵?
Ra: 我是 Ra.“成为复合的”即是包含一个以上的特征元素或概念.


个人讨论小结

由以上阅读与思考,我作出自己的小结:

  • 1.最开始的心智、身体、灵性是单纯混一的,三者之间没有分离,于是形意者直接是无差别的心智、身体、灵性。母体与赋能者是它的两个方面;

  • 2.在第一变貌(自由意志)变貌延伸之前,形意者为心智的形意者、身体的形意者、灵性的形意者。此时数目为九原型只有心智、身体、灵性各自的母体、赋能者与母体,没有催化剂、经验、蜕变与大道;

  • 3.在第一变貌延伸之后,心智的形意者发展成了心智复合体的形意者,身体的形意者发展成了身体复合体的形意者,灵性的形意者发展成了灵性复合体的形意者。形意者成为了复合的(可以成为自身所不是,于是被赋予自由意志,从而“造物者在动态张力中对抗造物者”,并且“创造、再创造并持续创造”)。与此“同时”其它原型在以多种非第三密度的空/时感知的不同次序逐步发展出来。

作图示意这一点:

1 Like

我可分享一个观察,形意者(所不是)使用可以知晓他自己或认识自己。

该实体如果成为形意者原型混淆使用是,他可以成为所不是的东西。也即是说,他使用自由意志混淆其它自我,这个有其产生(所不是)其它情况:
1他有意识主宰、行使催化剂,为了其它自我成长。(例如葛吉夫)
2他没有经验。为了平衡一些催化剂,例如权力为了增加或自我呼求爱与光。(逐渐的认识自己)例如别人说的口嗨或协助他人服务。
3他之所利用选择意图吸收爱与光。

4他是偏向正极的,也可以做出负极的行为。反之,他是负极的,也可以做出虚假的正极的行动。后者就是常说的虚伪、伪善的智能。这里也是混淆法则(自由意志法则)运用,后者为了进一步负面极化。

1 Like

道德经的器,好像特制身体,于是也可衍申为物质化显化的事物。

另为何晚选择了免这个部首,免的甲骨文,像是一个人戴了一个类似日本新娘结婚帽子的玩意,可以理解为两种截然相反的状态,是一个人隔绝太一的脱离状态,于是分娩的娩有这个意义。

但也可能是一个人开始联系或渴望联系太一,于是冠冕,或者帝王的帽子设计可能参考了这个。

晚,没有太阳了,活动降低,进度减慢,所以大器晚成也不算错误,更注重内在的人,其价值,本就需要更多时间,且更多难度,以及本就不被时运(集体意识)所认可,因此显化(成)本就更难。

曼成也算是另一个角度,类似人在放松自如自然的状况,更容易成功,太紧张反而失败?

3 Likes

对昨天的形意者讨论继续进行补充:

1.自由意志变貌的延伸与罩纱有关:

[79.21] 发问者: 那么为了这个自由意志的延伸, 首先的改变是使心智的母体与赋能者之间的信息或通讯在投生期间变得[相对而言]无法接通.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我们或许宁愿把这个状态称为: 相对而言充满更多的神秘, 而非相对而言无法接通.

[79.22] 发问者: 嗯, 当时的构想是在母体与赋能者之间创造某种罩纱.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这是正确的.

[79.23] 发问者: 这个罩纱于是存在于我们现在所称的显意识与无意识心智之间.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这是正确的.

[79.24] 发问者: 这很可能是理则的设计, 允许显意识心智在第一变貌之下获得更大的自由, 借由分隔[你可以说]心智中个体化的部份与赋能者或无意识, 后者与全体心智有着更大程度的通讯; 于是, 允许意识中未受教育[用一个欠佳的称谓]的部分诞生[你可以说].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粗略而言, 这是正确的.

从以上资料中可以粗略归纳,自由意志变貌的延伸,借由在母体与赋能者之间创造罩纱形成,表现为显意识与无意识心智之间的处于相对的神秘中,使得显意识心智可以在第一变貌之下“获得更大的自由”。


2.解经祭司原型(心智的形意者)反映的信息

[79.42] 发问者: 那么我将只问一个原型, 那是我在这个时点最不能理解的[如果我可以用这个字眼的话]. 可以这么说, 我在很大程度上仍处于黑暗当中, 即与解经祭司有关的部分, 以及精确地描述解经祭司是什么. 你可否给我一些关于它是什么的其他指示, 请?
Ra: 我是 Ra. 你一直对这个必须成为复合的形意者十分感兴趣. 解经祭司是心智的起初原型; 它通过显意识与无意识的微妙运动, 已经变得复杂. 心智的复杂性是演化而来的, 而不是单纯地将经验从赋能者融合到母体之中.
心智它自身变成一个拥有自由意志[以及, 尤其是意志]的行动者(actor). 作为心智的形意者, 解经祭司有种要去知晓的意志, 但它将怎样对待它的知识, 又为了什么原因它要寻求? 一个复合的形意者的潜能是多方面的. …

从以上资料我们可以作以下讨论:

  • 1.[79.42]心智的形意者的这段讨论,似乎可以佐证“形意者是心智、身体、灵性最有效本质”,以及佐证在起初的情况下,形意者就直接是心智、身体、灵性本身的这一猜想(当然,在[79.42]这里仅仅处于心智的范畴,但是或许也可以推广至身体与灵性);
  • 2.心智的形意者,与自由意志高度相关,该相关性又是从第一变貌(自由意志变貌)延伸而来,自由意志变貌延伸的主题就是形意者本身[78.19]。

3.个人讨论:自由意志与选择

从以上对形意者的讨论中,已经觉察到形意者与自由意志有很大关联性。或许可以说,形意者成为复合的,就是因为自由意志变貌延伸的主题是形意者。而自由意志,又是与选择直接相关的。

自由意志与选择的直接相关性,我认为可以在话题贴:自由意志的定义是什么?中可以窥见到其中的关系。因此,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联系,所以三个形意者的原型(解经祭司(5);倒吊之人或殉道者(12);太阳(19))在[88.24]Ra建议的学习纲要中展现了与选择的原型(傻子(22))的配对关系。

并且还可以参考以下材料:

[89.26]…无论如何, 我们当时想要建议的是, 在使用[你们所知的]塔罗系统以促进自我之灵性进化的过程中, 一个对于原型二十二号的适当理解[如果我们可以用这个误称]非常有助于锐化关于心智、身体与灵性之形意者的基本观点, 并进一步使心智、身体与灵性复合体之蜕变与大道成为更鲜明的浮雕.


4.形意者是显著意义的自我

此定义在[103.11]中产生:

[103.11]…大道的整个基调, 容我们说, 确实取决于它与形意者显著的差别.形意者是显著意义的自我, 在很大程度上但并非完全地受到罩纱降下之影响.

现在继续尝试讨论形意者与母体、赋能者、催化剂与经验四者之间的关系。

前面已经提到:在心智的范畴内,母体、赋能者、催化剂与经验之间有大量的动态相互关系(Ra在[79.35]中所说),或者说是一个动态过程(Don在[92.15]中所说)。在这个动态相互关系/动态过程中,心智的形意者同时是作用者与被作用者[92.15]。
从这个理解继续出发,看以下材料:

[92.34] 发问者: 那么我将只尝试举一个例子说明心智的赋能者之演出. 当婴儿在投生中随着时间长大, 它会经验到赋能者同时提供正面与负面的潜在行动或思维[容我说], 让母体去经验, 然后开始在母体中累积[容我说], 并在极性中以这种或另一种方式将它染色; 取决于该实体持续选择由赋能者提供的极性. 这是否有一点点正确?
Ra: 我是 Ra. 首先, 我们会再次区分原型心智与心/身/灵复合体的投生经验过程.其次, 每个已被母体触及的赋能被母体所记录, 但由形意者经验. 形意者对这个已赋能的活动之经验当然要仰赖其催化剂与经验之过程的敏锐度.
在我们离开这个器皿之前, 容我们问, 是否有比较简短的询问?


那么,或许可以作出如下讨论:

  • 1.赋能者的作用指向了母体,但是由形意者经验——也就是说,这一作用经过了形意者的中介环节,或者说映射/变换,因此母体、赋能者、形意者之间的作用关系是这样的:

    母体←形意者←赋能者


  • 2.形意者对这一运动的中介作用,或者说映射/变换作用,受到了催化剂与经验之过程的调节,或者说制约/规定(也即仰赖催化剂与经验之过程敏锐度),因此催化剂、经验、形意者之间的作用关系是这样的:

    催化剂→形意者→经验

    这第2点的过程(作用关系)将规定/制约第1点所示的过程(作用关系)。


附带参考以下资料:

[92.14] 发问者: 第四: 当心智的催化剂被该实体处理, 结果是心智的经验.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在这个简单的陈述中有细微的错误指示, 它与形意者的首要品质有关.如此, 催化剂才会产出经验. 然而, 通过自由意志与不完美记忆的机能, 最常发生的情况是催化剂被部分使用, 于是经验相对应地变得歪斜.


并且同时注意到以下两段材料:

[78.10]…第三, 存在着对于心智、身体、灵性的两个方面的觉察; 形意者可以用这两方面来平衡所有的催化剂. 你可以称呼这两者为母体(matrix)和赋能者(potentiator).

[79.42]…你一直对这个必须成为复合的形意者十分感兴趣. 解经祭司是心智的起初原型; 它通过显意识与无意识的微妙运动, 已经变得复杂. 心智的复杂性是演化而来的, 而不是单纯地将经验从赋能者融合到母体之中.


由以上两段材料,可以归纳出以下两点:

  • 3.形意者可以用母体和赋能者来平衡所有的催化剂(这一点我们在上面已经归纳过);
  • 4.经验从赋能者融合到母体之中(并且不是单纯如此)。

那么,由以上讨论,至少在心智的范畴中,或许可以进一步归纳出形意者与母体、赋能者、催化剂、经验之间的关系。我们尝试作图示意这一点,并且附上选择:


对图示关系作一些注释:

  • 1.纵向表示的作用环节(催化剂→形意者→经验)调节/规定/制约了横向(母体——形意者——赋能者之间)的作用环节;
  • 2.横向作用环节看到了既有向左的(赋能者→形意者→母体[92.36])实线,也有向右的(母体→形意者→赋能者)反作用虚线,这是因为,看到了在心智的范畴中,有意识地使用无意识是可能的

[79.33]Ra: 我是 Ra. 魔法能力是有意识地使用所谓的无意识. 所以, 在子理则的自由意志的创新出现之前, 有着最大的能力.

  • 3.在以上关系中,形意者始终是作用者与被作用者

以上图示,似乎可以进一步部分地揭示[79.35]所示的母体、赋能者、催化剂与经验之间的动态相互关系,并且仍然是在心智的范畴中。这个关系是否能推广到身体范畴与灵性范畴,我还不知道,但是我倾向于相信是可以推广的。

今天我们继续尝试对原型心智的各个原型的关系进行讨论。现在我们讨论蜕变与大道,首先来看蜕变。


心智的蜕变(6)、身体的蜕变(13)、灵性的蜕变(20)

查看以下材料:

1.心智的蜕变(第六号原型)

[79.40] 发问者: 心智蜕变成什么?
Ra: 我是 Ra. 当你观察第六号原型, 你可以看到秘义的学生正被一种需要所蜕变, 该需要是: 在心智中的光明与暗黑之间选择其一.

2.身体的蜕变(第十三号原型)

[81.13] 发问者: 我们已经讨论过形意者, 所以我将跳到第十三号. 身体的蜕变被称为死亡, 因为伴随着死亡, 这个身体被转变为一个更高振动的身体, 可从事额外的学习.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这是正确的, 并且附加以下这点会更正确: 身体投生期间的每个片刻和[无疑地]每日周期都提供了死亡和重生给一个正尝试使用[被提供给它的]催化剂的实体.

3.灵性的蜕变(第二十号原型)

[80.20] 发问者: 很抱歉. 你可否告诉我第二十号原型会是什么?
Ra: 我是 Ra. 如果你愿意, 在你们的系统中, 你们所称的石棺(Sarcophagus)可以被视为物质世界. 物质世界被灵性转变为无限和永恒的. 灵性的无限与意识的无限相比是一个更大的领悟, 因为经过意志和信心锻炼的意识可以直接地接触智能无限.
在行家之路上有许多许多阶梯, 在行走的过程中有许多东西会脱落. 我们 Ra 群体依然在走这些阶梯, 并且在每次蜕变都赞美太一无限造物者.


4.个人讨论

首先对心智的蜕变(两条途径或情侣)作讨论:
在这个原型中,选择的意义在两条路径中被显化。这两条路径,显然具有极性的意义。也就是可以说,可以作出命题:

  • 在心智的范畴中,由自由意志作出选择而产生蜕变,这一蜕变是极化的进展。

由于在Ra资料的第99场集会和第100场集会中,第六号牌心智的蜕变已经被详细讨论,因此在这里不作过多个人讨论。

接着对身体的蜕变(死亡)作讨论:
在[81.13]对这一个原型的讨论中,归纳到以下两点:

  • 1.伴随着死亡,身体转变为更高振动的身体(这一点,似乎可以结合第十三号牌中的彩虹理解);
  • 2.投身期间,一个实体正在尝试使用催化剂,其每时每刻、每日周期都被提供着死亡与重生。

第二点似乎是在说一种死亡的或然率。但是由于投生、催化剂、死亡与重生一起被提及,一个概念有可能造成响应:那就是高我所编制的催化剂课程。这里似乎会与高我所编制的蓝图与小我的人生经验有关。因而此处身体的蜕变,可能同样与自由意志的选择有关,只是这里可能有着高我与小我之间的相互关系。这是一个猜测

最后对灵性的蜕变(审判)作讨论:
在第二十号牌中,人物形象从石棺中升起,或许可以被视为挣脱了物质世界的幻象。有限而短暂的物质世界,在这里被灵性(spirit)转变了无限而永恒的。
这个蜕变的意义,或许就是[80.20]所述:

[80.20]…经过意志信心锻炼的意识可以直接地接触智能无限.

并且或许可以继续看到,灵性的蜕变(审判)也许与身体的蜕变(死亡)有作为反题的意义。因为在第二十号牌中看到人物从死亡中升起,而第十三号牌则是人头在镰刀下陨落(这里的人头,或许代表着有限幻象下的意识)。


5.对三个蜕变图像内容的补充讨论

从心智的蜕变(6)、身体的蜕变(13)、灵性的蜕变(20)的图像中,我们可以发现它们的构图有可以对比的异同之处:

构图环节 天上意象 非人之物 人物 人物状态 地面
心智的蜕变 左上太阳 射箭的灵魔 两女一男(三个人) 牵手(选择) 道路分叉处
身体的蜕变 彩虹(与星星) 拿着镰刀的骷髅 三个人头 人头落地 草地
灵性的蜕变 右上太阳 吹号角的有角人物 三个尸体 人物升起 石棺

(注:身体的蜕变中的星星,可能来自于占星学。)

并且可以看到,在这组蜕变图像中,人物形象始终保持着三个人(以及一个非人)的构图。这组图像构图的不同意象的方向与方位,或许也是一个可以思考的地方。

在这里附上图像以方便查看:

六号(心智的蜕变;两条途径或情侣),十三号(身体的蜕变;死亡)与二十号(灵性的蜕变;审判)

从三者的图像组合还可以看到,心智的蜕变图像的左上侧太阳形状的意象当中有个射箭的灵魔(在Ra资料[99.8]中有讨论过这个形象),而灵性的蜕变右上侧太阳形状的意象当中有个吹号角的人物。似乎心智的蜕变与灵性的蜕变也会有反题的意义。

那么,进一步的推测,由于灵性的蜕变与心智的蜕变为反题,并且又与身体的蜕变为反题,那么,灵性的蜕变,可能是心智的蜕变与身体的蜕变的合题

此时由正-反-合命题系统描述,或许为:

正题 反题 合题
心智的蜕变 身体的蜕变 灵性的蜕变

当然,这或许是一个片面的看法,并且三者之间的关系肯定也远不止于此。

在上面的讨论中侧重于从自由意志的选择的方面对蜕变进行讨论,这是源自于:

[89.26]…一个对于原型二十二号的适当理解[如果我们可以用这个误称]非常有助于锐化关于心智、身体与灵性之形意者的基本观点, 并进一步使心智、身体与灵性复合体之蜕变与大道成为更鲜明的浮雕.

的论述。

接着再从一个侧面来讨论蜕变:


看以下材料:

[91.17] 发问者: 那么, 我假设二十二是最大的原型数量. 我还想问, 就 Ra 的知识, 目前在被任何理则使用中的最小数量为何?
Ra: 我是 Ra. 最少的是两种五的系统, 它们正在完成经验的周期或密度.
你必须掌握一个观念, 即原型并非一次发展好, 而是一步一步地完成; 也不是以你在这个空间/时间所知的次序进行, 而是以多种次序进行. 所以, 这两个五的系统分别使用两种方式观看所有经验的原型性质. 当然, 各个系统都使用到母体、赋能者、形意者, 因为这是我们造物开始时就有的收获.
其中一个实验方式或系统添加了催化剂与经验. 另外一个系统[如果你愿意这么说]添加了催化剂与蜕变. 在第一个例子, 用来处理经验的方式受到进一步协助, 但经验的果实比较少受到协助. 在第二个例子, 你可以看到相反的情况.


个人讨论:

从以上对两种五的系统的论述中,可以从侧面一窥催化剂、经验与蜕变三者之间的关系。

在第一种五的系统中,存在母体、赋能者、形意者、催化剂与经验。
这一个系统中,由于经验原型存在,用来处理经验的方式受到进一步协助,但经验的果实比较少受到协助。蜕变潜在,但似乎没有独立为一个原型。

在第二种五的系统中,存在母体、赋能者、形意者、催化剂与蜕变。
这个系统的情况与第一种相反,由于蜕变原型的存在,经验的果实受到进一步协助,但是用来处理经验的方式比较少受到协助。经验潜在,但是没有独立为一个原型。


没有独立为一个原型的东西,或许就是所谓的“幻影”:

[79.29] 发问者: 现在我们正到达我尝试判定的一点. 那么在这个时点, 当罩纱刚在母体与赋能者之间被拉上时, 是否仍然只有九个原型?
Ra: 我是 Ra. 有九个原型以及许多个幻影(shadows).
[79.30] 发问者: 你说的幻影, 我会把它关联为小的原型倾向的诞生, 你是这个意思吗?
Ra: 我是 Ra. 毋宁, 我们会形容这些幻影为一些关于有益结构的初期思维, 但尚未完整构思好.


那么,由以上关系,不难看出:经验与“用来处理经验的方式”有关,而蜕变则与“经验的果实”有关。而两种五的系统对经验与蜕变的不同选取,则是因为它们在某个意义上是相似的(于是选择了这个相似的东西的两个不同面向的一个以独立出一个原型,另一个则是暂时尚未完整构思好的“幻影”)。

于是从此处,对经验与蜕变的关系的进一步推断是:

  • 蜕变是升华了的经验之果实。

有一处关于灵性的蜕变的论述或许可以佐证这个推断:

[80.20]发问者: 很抱歉. 你可否告诉我第二十号原型会是什么?
Ra: 我是 Ra. …在行家之路上有许多许多阶梯, 在行走的过程中有许多东西会脱落.

这里的“脱落”,或许意义与蒸馏或萃取相近,因而是升华。


而在二十二的原型系统中,每一个原型都是一个完整独立的:

[88.17]…原型心智是心智复合体之伟大且根本的一部分, 是其最基本的元素之一; 对于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寻求者而言, 它是最丰富的资讯来源之一. 尝试去浓缩这些原型是一个错误的尝试. 每个原型都是一个显著的自在之物(ding an sich)[1]或物自身, 有它自己的概念复合体. …心智、身体和灵性复合体的形意者(复数)自身即是复杂的; 把催化剂、经验、蜕变、大道之原型看作独立的复合体能带来最多的成果, 这几个原型有它们自己的旋律, 借此告知心智它的本质.

由以上材料,在二十二的原型系统中,经验与蜕变各自为完整独立的复合体,那么,上面那个推断的进一步扩展就是:

  • 蜕变是从完整(或者说整合了的)经验中升华转变的果实。它从经验中来,但脱离(或者说超越)了经验而自身成为了一个完整独立的东西。

  1. 讨论式注释:此处的"ding an sich"似乎在德国古典哲学的范畴中是康德的“物自体”(也即自在之物),康德对此有详细的论述 ↩︎

接着,注意到以下两段材料:

[93.24] 发问者: 我假设你的意思是一个完整的问题, 我将据此询问: 我想要知道安卡十字架形状的重要意义, 如果回答内容会太多, 我就只问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可使该器皿更舒适或改善该通讯?
Ra: 我是 Ra. 对于一个喜欢谜题的实体而言, 这个图像包含一些数学比例可以导出有益的洞见. 我们不打算揭开这个谜题. 我们可以指出安卡十字架是原型心智的概念复合体的一部分; 圆圈意味着灵性的魔法, 十字架意味着唯有通过失去才会被重视(珍惜)的显化之本质. 如此, 安卡十字架旨在被视为一个永恒的图像, 在显化中并穿越显化; 并通过牺牲和蜕变(transformation)显化物而超越显化.

[94.26] 发问者: 我得继续工作这个概念.那么我猜想第四号牌[1]中该实体交叉的双脚具有的意义类似安卡十字架的十字.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这是正确的. 该图像中, 由活的肢体构成的十字架表示着显化在你们幻象之内的心/身/灵复合体的性质. 对于显化中的实体而言, 没有一个经验不是以某种努力去赚得的, 没有一个服务自我或服务他人的行动不是承载一个代价的; 相称于它的纯粹度. 所有在显化之中的事物都能以这一种或另一种方式被视为正奉献着它们自己, 好让蜕变(transformations)在与该行动适合的层次上得以发生.


如果上面的两处蜕变,会与三个蜕变的原型相关。那么,会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在上面形意者与母体、赋能者、催化剂与经验四者的关系的讨论,在相互关系图示中的作用链条:

(催化剂→形意者→)经验→赋能者→形意者→母体

所形成的东西,就是蜕变。


参考以下材料:

[79.42]…你一直对这个必须成为复合的形意者十分感兴趣. 解经祭司是心智的起初原型; 它通过显意识与无意识的微妙运动, 已经变得复杂. 心智的复杂性是演化而来的, 而不是单纯地将经验从赋能者融合到母体之中 .

[92.34]…每个已被母体触及的赋能被母体所记录, 但由形意者经验.

那么,被母体记录从而形成的东西,会是什么东西呢?经验从赋能者融合到母体中,又是什么样不单纯的更为复杂的情况呢?我认为,该处是蜕变的存在。

作图示意这一点:

如图所示,催化剂经由形意者,产出经验经验赋能者通过形意者融合至母体母体于显化中蜕变,该蜕变再次返回作用于母体。于是,“在显化中并穿越显化; 并通过牺牲和蜕变显化物而超越显化.[93.24]”

在心智的范畴中,注意到:

[100.6] 发问者: 谢谢你. 继续塔罗的主题, 关于第六号牌[2], 我想做些额外的观察:
该男性的双臂是交叉的, 若在他右边的女性拉他的左手, 则他会倾斜, 实际上转动他整个身体朝向右边; 相同的, 在他左边的女性拉他的右手, 她将转动他整个身体朝向她那边. 以上是我对于双臂交缠的意义的诠释. 那么, 当拉力倾向转动实体朝向左手或右手途径, 蜕变便发生了. Ra 可愿就这个观察评论?
Ra: 我是 Ra. 我们可以. 朝向心智极性的拉力之概念可以在该学生早已聚合的知识之光照下而被良好地检验; 这个知识涉及显意识[由该男性所示范]以及无意识[由女性所示范]之性质. 的确, 深邃心智的卖淫(部分)与处女(部分)都邀请并等待追求.那么, 在心智的蜕变的图像中, 每位女性指向一条它愿意走的道路, 但无法移动; 这两个女性实体也没有努力要这么做. 她们处于静止的状态. 该显意识实体手握两者, 将把它自身转动到一条道路或另一条; 或者有可能前后摆动, 先摇晃到一条路, 然后另一条, 而无法达成蜕变. 为了让心智的蜕变发生, (其中)一个主宰深邃心智用途的原则必须被放弃.[3]
值得注意的是, 显意识之双肩与交叉的手肘形成一个三角形, 这个形状与蜕变有关联. 的确, 你可以看到这个形状在该图像中有两次回响, 每一个回响都有它自己的丰富加入这个概念复合体的冲击效果.

不难看出,在以上图示中,或许同样可以看到“两次回响”的意义。


  1. 讨论式注释:第四号牌是心智的经验 ↩︎

  2. 讨论式注释:心智的蜕变 ↩︎

  3. 讨论式注释:这里或许有着选择的意义 ↩︎

以上讨论,或许具有相当大的片面性,很有可能,甚至是错误的。我也处于相当大的困惑与混淆中,我只能给出我个人的有限理解,无论其正确与否,我认为或许都有一点参考意义。若是有一定正确性,则可以继续探索;若是错误的,则可以在否定错误的情况下反映出正确。

最后需要讨论的是大道。关于大道,在Ra资料中提及的地方相对很少,但是我们仍然尝试继续讨论它。


继续来看以下材料:

[79.41] 发问者: 那么征服者(Conqueror)或双轮战车代表了前六个原型行动的顶点, 达到对心智过程的征服, 甚至可能去除罩纱?
Ra: 我是 Ra. 这个感知至为敏锐. 要清楚地表达第七号原型是困难的. 我们可以称它为心智的途径(Path)、道路(Way)或大道(Great Way). 它的根基是对一号到六号原型的一个回响和实质的概要.
一个实体也可以把心智的道路看成是展示了穿过心智的恰当旅程(所产生)的果实或王国, 因为心智继续庄严地向前移动, 通过一个用具, 设想它为一辆由皇家狮子或骏马牵引的双轮战车.

[81.14] 发问者: 最后, 第十四号, 身体之道被称为炼金术士(Alchemist), 这是因为有无限的时间让各式各样的身体在其中运作, 去学习进化所需的课程.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这小于完整的正确, 因为身体的大道, 如同所有身体的原型, 必须被视为心智活动之推力的镜像. 身体是心智的产物, 并且是为了彰显心智和灵性之果实的器皿. 因此, 你可以看待身体好比提供一个炼金炉(athanor), 炼金术士通过它显化黄金.

[92.17]…当研读原型心智时, 我们会建议学生不要将心智的大道视为接触智能无限之后达成的目标, 毋宁将其视为指示与配置着一个特殊架构的那部分原型心智; 心智、身体或灵性原型们在该架构中移动.

[100.7] 发问者: 谢谢你. 我们很可能在下次集会, 在研读 Ra 的评论之后, 带着更多的观察重回这张牌的讨论. 为了在此时节约并有效率地使用时间, 我将对第七号牌做一些注解.
首先, 横亘在显意识与无意识心智之间的罩纱已经被移除了. 我假设该罩纱即是顶端被掀开的帷幕. 虽然这个罩纱已被移除, 但对智能无限的感知仍然受到扭曲, 依照该寻求者的信仰与寻求方式. Ra 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 Ra. 当一个实体观察心智的大道之图像中的罩纱, 使用环境的架构去构筑概念是有帮助的. 心智、身体或灵性的大道旨在描绘一个环境; 心智、身体或灵性的工作在其中得到安置.
是故, 这里显示的罩纱既有些被掀起, 又仍然存在, 因为心智的工作及其蜕变牵涉到渐进式地掀开横亘在显意识心智与深邃心智之间的伟大罩纱. 这个尝试的完全成功并不是第三密度工作的适当部分, 尤其不是第三密度的心智过程的适当部分.

[100.11]…首先, 我们要求学生考虑大道并不是七个活动或机能之系列的顶点, 而是对于[心智、身体或灵性在其中起作用的]环境的一个远为清晰描绘的图像. …
第二个假定, 也就是把该生物视为心智之双轮战车的移动者, 这点有着远为更多的优点. 你可以间接地把狮身人面像的形象与时间的概念关联起来. 心智与心智/情绪复合体在时间中成熟与移动, 接着被蜕变.

[103.11] 发问者: Ra 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 Ra. 夵(tau*)以及建筑师的 L 形尺之使用的确有意暗示大道之环境的空间/时间到时间/空间的邻近(关系). 我们发现这个观察至为敏锐.
大道的整个基调, 容我们说, 确实取决于它与形意者显著的差别. 形意者是显著意义的自我, 在很大程度上但并非完全地受到罩纱降下之影响.
心智、身体或灵性的大道在罩纱过程的肇因下, 绘制出一个已成为新架构的环境; 并因此沉浸在时间/空间之广大、无限制的海流中.(*原注: tau— 希腊字母第19号; 在纹章学中的一种十字架, 被称为“夵十字”.)


从以上材料中,可以归纳出以下观点:

  • 1.(心智的)大道的根基是一号到六号原型的一个回响和实质的概要;
  • 2.大道是心智、身体或灵性的工作的安置环境;
  • 3.(心智的)大道是配置着一个特殊架构的那部分原型心智,心智、身体或灵性的原型们在其中移动;
  • 4.大道的配置与空间/时间到时间/空间的邻近有关;
  • 5.大道的基调,取决于它与形意者显著的差别;
  • 6.大道在罩纱过程(这与第一变貌延伸有关)后成为一个新的架构环境,并且因此沉浸在时间/空间广大而无限制的海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