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在寻求过程中遇到不同资料中不同观点如何处理?

如题,从我们的经验里,相信都会遇到观点的分歧或者说法的不同,不论是在个人理解同一个资料方面,还是不同的资料中存在的细节方面。从不同的角度,大家可以讨论一下,这个也算是比较核心和常见的主题。

在有完全不可调和时,比如各宗教各派别,可能沟通是没办法进行的;在小的细节上,实际上,情形可能变成一种学习和细节上的填充,对于发展绿色光芒和蓝色光芒,以及进一步调和为一则帮助甚大。

1 Like

我先抛砖引玉啊。我头脑比较简单,不管是不同门派的观点差异,还是同一个资料不同人的解读不同,对于个人来说,都是跟随自己的心来选择。
也许,也许某一观点比自己目前所持的观点“高”,但是如果我的心没到那里,听到了也是无法完全领悟,融入到自己的。
所以,简单一句话,保持开放而审慎的态度,用心感受,用生命去验证。

4 Likes

这个帖子主要是希望不同的寻求者越来越敞敞开,不恐惧地表达不同,不恐惧地接受不同。像邦联一样,成员彼此不相似,却为了依据一的法则去服务而结盟在一起。当然这个 “一的法则” 不是指《一的法则》这本书。:rose::heart:

3 Likes

是的,很赞同,自己内在感受是居于核心位置的:+1:

这个话题的精神我也在学习、探索中,或许我可以说出我的一些看法与经验,提供一些可能的参考。


这个话题之本质(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我认为或许是接纳。无论一个资料是什么观点、或者所面对的交流者所持有的思想形态的观点是什么,尽管我可能不会知晓、亦不会选择某些观点,但是我是否能够接纳这些观点(以及更重要的:这些观点背后所站立的人)的存在呢?

在与人交流时,当我能够坦然接纳与我相异的观点时,此时情况在很大程度上不会变成无用的循环辩论赛,反而有可能会进一步碰撞产生出好的灵感之火花。尽管交流的双方所持的观点不尽然相同。

当我无法坦然接纳与我相异的观点时,我会觉得很累、很受束缚。并且交流也很有可能变成不太必要的辩论赛或者循环猜忌链。最后的结果是没有结果,并且心里堵得慌。

老实说,我是一个在接纳上有着比较大的困难的人,因此常常落入第二种情况里 :sob:。但是尽管如此,在内心的反复挣扎中,我也积累到了一些小小的经验。虽然我的经验方法不见得对其它人是有用的,但是我也可以提出来作一些参考。


第一步:以任何形式观想合一,形成和平有爱的属灵感受

由于社会长期潜移默化的规训,在潜意识层面,我成为了天然对陌生人有着相当警惕的人。我相信很多人也可能会是与我一样。这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变得遥远,人们只能从只言片语中了解到对方(尤其是在线上交流的情况中),对彼此的看法,或许存在相当大的片面性。于是,人与人之间存在相当大的分离。

因此,当某个触犯到自己敏感点的情形发生,很多时候潜意识中我或许就会倾向于认为那是对方的"全部"。于是对这个人的感受,已经悄然戴上了一副有色眼镜。这可能会阻碍后续的交流。

因为我会感觉,那个(我所不能接受的)观点仿佛就是那个人本身,于是那个人也变得不能被接受。这是典型的以偏概全。那么接下来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会有一种不想听的感觉。

当面临这种情况,我的方法是观想"人类无差别合一的灵",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人类自己的演绎。人类可以这样认为,也可以那样认为,没有什么是人类不能认为的。

那么,我为什么会对这个人有所成见呢?难道TA不也是人类故事的一部分吗?TA的观点也不是人类的一种吗?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要拘泥于观点上的对立呢?我们只是在同一个世界之内不同的地方,看到了不同的风景,仅此而已。

在这些风景中,没有高下之分,没有远近之别,更没有真正必须要执行的对立行动。每一个风景都是被人类的每一个部分所当下拾取、经验、玩耍的。哪怕或许对方的观点再"幼稚"、再"不可理喻",也是整个人类所必须经历的一部分(在此时观想真实同时性会更好)。

于是,我会开始变得释然,会看待对方如同一个真正的人类,而不是一个必须要去打倒的对象,那么对方所阐述的观点,则亦是如此。当然了,以上所有"人类"一词替换为"造物者"也完全没有问题。

执行这一步过程,或许可以是冥想,或许可以是沉思,甚至或许可以是运动、听歌、阅读资料或者从事某种创作。我个人认为,或许任何形式都可以打开此心境,只要能够取得此等属灵的感受就可以。我个人的方法已经介绍如上,在论坛中也有进一步的介绍


第二步:告诉自己,无论面对的情况如何,都尝试去勇敢地打开自己的内心

当内在感受到合一,就可以对对方采取回应。此时无论对方曾经在我看来多么地"张牙舞爪",我都会尝试去打开自己的内心,去和对方说心里话。这一步工作,在我的经验中,许多时候是在对方面前通过揭露自我来完成的。

我会告诉自己,我其实一无所知,其实一无所是。然而纵使自己一无所知、一无所是,亦不会危害到我什么——我的确就是这样本然的我,我知与我不知又如何?我是与我不是又如何?我却仍然是这样的我,并且无论我知与不知,或我是与不是,我都可以凭借着自己的意志之选择向前进。

借由此步骤,我想抛弃掉许多外在的虚伪人格,那些莫名其妙我自己强加给自己的东西。于是小我的骄傲被扬弃,真我的谦逊可以发生;自我防卫被取消,倾听与欣赏开始工作;由人格与认知之外在盔甲掩盖着的懦弱消逝,内在真正的勇敢凭借信心站立(没错,这里的信心就是灵性的催化剂那张牌,在这里,或许可以考虑灵性之母体、赋能者与催化剂的关系)。许多东西,亦可以进一步坦然地接纳。接着,可以开始正视对方的观点。


第三步:告诉自己,尝试知晓对方,尝试成为对方

当第二步工作被完成,自我的内心相当地张开。我愿意去倾听对方,倾听、沉思对方的观点,乃至于沉思对方的选择这个观点的理由,借由这些工作,最终,知晓对方这个人本身。并且如果可能,尝试去体验对方的体验,感受对方的感受,思想对方的思想,以至于在某种程度上去成为对方自己。

因为在我真正对对方感同身受之前,或许我很难知道对方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与我相异)的观点。就像有句古话说的,“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在这里,"苦"就是对方与我相异的经验,这些经验导致了对方相对于我持有的不同观点,而"善"则是我自己所持有的观点。

若我并未尊重对方的经验以及在此之上的选择而去强迫对方接受我的观点,那么,则是"我之蜜糖,彼之砒霜。"相对地,这一点,对于对方也亦如是。

只有我真正知道对方是如何作出此等选择、而我又是如何作出这般选择的时候,我才能继而知晓两者在各自独特中达成合一的地方,而不是陷入一定要一方压倒另一方的情况中。

接着,真正的沟通的工作才开始有实质性的进展,在这里或许会是一个非常有创造活力的地方,因为可以产生许许多多不同的沟通形式与内容。最终,问题有答案,矛盾有解决。


附记

这些是我的一些看法、经验,也是我当前的学习目标。根据我自己的感觉,以上步骤或许需要相当的耐心,并且可能是需要真正开启绿色光芒中心才能达成的。在沟通的过程中,似乎只有保持的内心的持续打开、用爱去看待所交流的人及其观点,才不至于流于表面无聊的"观点VS观点"的对立中。

并且当两颗心真正有那种互通的感觉的时候,交流的内容,反而可能变成了一个次要的事情,于是一切的观点对立,反而却都无所谓,这是我的个人感觉。

此外,在交流过程中,似乎也会看到许多观点或材料重复性提出,一遍一遍地处理这些交流工作,似乎会失去耐心。对此我的看法还是:打开自己的内心,看到对方所隐藏在那些重复内容背后,对方所真正渴望表达但是又表达不出来的东西(很多时候这可能是因为对方自我表达困难所致),去以爱揭示它,并且安慰它。

当对方收到了那份自己所真正渴望的回应(有可能对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这份真正渴望),重复交流的情况也许可以得到很大缓解。

当然,对于交流上的事务,我在此方面算是一个差劲的学生,但是我也会仍然继续前往探寻。


可能可供参考的论坛交流的机械性工作方法

对于论坛交流而言,当需要去处理自己还没有理解、或者不是自己所选择的、或者比较庞杂的观点时,或许可以参考以下交流形式:

  • 1.首先按照自己的理解,简单复述对方的观点。
    执行这一点,是确保自己对对方的理解没有太大的偏差(如有偏差,对方可以纠正),也是让对方知道,自己的确是认真读了。这一步或许可以将交流建立在理解的基础上,从而很大程度减弱观点差异带来的对立性。

  • 2.尝试寻找双方观点一致或相似的地方并指出
    执行这一点,是进一步创造可能的友好交流条件。以此作为双方交流的共识之基石,方便处理后续分歧。

  • 3.在有共识的基础上处理分歧
    我个人倾向于认为,在确定共识的基础上再去处理观点上的分歧可能是一个好的选择。若没有共识而谈分歧,则容易陷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鸡同鸭讲、各说各话"的情况。共识意味着双方对彼此观点的理解,在对彼此的理解上再去讨论分歧事项,话题或许会更张弛有度一些,即使出现无法调和的分歧,也会因为共识的存在,而不至于闹得过于不愉快。

当然,以上只是一种机械式的方法,显然不见得适应于一切场合。真正在交流中起到实质性作用的,可能还是打开内心地去理解、去知晓、去爱,于是去互动。

2 Likes

感谢,这么仔细的回复。:rose: 从光芒的视角,我感觉到对正面寻求者来说,沟通涉及到了绿色光芒和蓝色光芒,这是两个至为关键的光芒,由于有黄色光芒的混淆,绿色光芒不容易被把握,而蓝色光芒本身也不太不容易被认识和表达。靛蓝色光芒可能是不知不觉最吸引着所有寻求者。

1 Like

在光芒系统的话题上,我可能需要比较小小地表达,因为我还并未有比较熟悉的认识,但是我尝试说出我的理解。我的表达可能是混淆或者是片面的,若有混淆或不足之处,我渴望被指出。

绿色、蓝色光芒关系有三个如下表述:

[32.5] 发问者: 谢谢你. 我相信目前为止, 我们已经充分地涵盖了绿色光芒, 所以我将略过绿色光芒 ,并前往蓝色光芒. 你可否告诉我绿色与蓝色光芒的差异, 重点放在蓝色光芒?
Ra: 我是 Ra. 伴随着绿色光芒的能量转移, 现在你来到这个伟大转折点, 这在性上和在每个其他的经验模式中都是一样的. 然后, 绿色光芒可以被转向外(放射), 于是该实体给予而非接受. 在绿色光芒之外的第一个给予是: 给予接纳或自由, 这允许蓝色光芒能量转移的接受者有机会感觉到被接纳, 于是解放自己, 自由地对那个给予这道光芒的实体表达自己.

[32.14]Ra: 我是 Ra…新的资料如下: 一旦绿色光芒被达成, 该实体立刻有进入蓝色光芒的能力, 只等待着该个体的努力.

[41.25]Ra: 我是 Ra…绿色光芒移动通过各式各样的能量交换经验, 与怜悯、原谅一切的爱有关, 移动前往主要的蓝色光芒; 它是不论他人有任何行动, 放射自我的第一道光芒.面临其他自我的阻塞时, 绿色光芒实体是不起作用的.蓝色光芒实体是共同造物者.

绿色、蓝色光芒之间的困难(如果可以这样说的话)在于:

[48.7]Ra: 我是 Ra. …具有高度老资格的实体, 其启动型态无疑会有些快速地移动到绿色光芒层级, 那是前往主要蓝色的跳板. 在穿透蓝色主要能量的过程中总会有些困难, 因为它需要一个你们人群相当缺乏的东西——诚实. 蓝色光芒是自由通讯(沟通)的光芒, 包含自我与其他自我.

[84.20]Ra: 我是 Ra…在蓝色光芒能量转移中, 这个爱的品质在诚实沟通和清晰度的烈火中被淬炼; 这点, 容我们说, 通常要花费可观的一段[你们的]空间/时间来完成.


对光芒系统的绿色、蓝色光芒,从我个人非常有限的经验和感受来看,当在自我之内,有自己面对自己不诚实(比如说是用一些认识来自我欺骗、自我麻痹)的情况时,这个矛盾亦会外显反映在自我与其它自我的沟通上(自我对其它自我不够坦然),向外的沟通经常是有些困难的,或者是不够充分的。于是对方亦无法完全向我敞开对方自己。

这个情况似乎仍然是绿色光芒中心的根基未稳,或者还未彻底打开[1]。从我个人的经验感觉中,这似乎是在实际上还未完全接纳自我与其它自我,于是在沟通的过程中会有一种类似"无法抓住重点"或者"词不达意"的感觉,因为对于自我与其他自我,好像还并未采取相当透彻的理解、接纳。

当这个情况发生时,我感觉到,似乎绿色光芒中心会开始收缩(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以进一步显示出它自己存在的问题,这个问题可能是接纳、理解宽恕与爱的未完成部分。

继而,黄色光芒中心膨胀。当这个情况在我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发生时,我可能反而会以为我在"爱",或者我在"自由地放射自我",然而这种"爱"或"表达自我"很有可能是并没有真实地考虑他人的,可能类似于一种大嘴巴子或者寻求非常个人主义的表达欲的感觉。

当外界的一些因素打击到我,则沟通的情况马上从黄色光芒中心退缩到橙色光芒中心,这一来将会启动防御自我的机制,发生自卑的情况;二来则会反过来寻求表达某种权威性,发生自大的情况。此时我会感到比较孤独、不被理解之类的情况。于是,我会感觉到必须要打倒什么,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这或许会反映一些"恐惧占有/被占有;渴望占有/被占有"的情况。

对于开启绿色光芒中心来说,这可能会是一种恶性循环;在沟通上,则可能会常常陷入十分对立的情况。

以上是我个人的经验和理解,可能会存在许多混淆的地方。


  1. [54.31]Ra: 我是 Ra…要更充分地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 我们可以说不需回应的放射开始于蓝色光芒, 这是正确的; 虽然, 绿色光芒[作为伟大的转变性光芒]必须被给予一切可能的小心关注, 因为直到所有类型的能量转移都被经验并熟练到一个相当的程度之前, 在蓝色及靛蓝色的放射中将会有阻塞. ↩︎

1 Like

在光芒的角度,感觉上面的这些观察是具有普适性的。非常感谢如此坦陈分享自己,毫无保留地分享自己是件困难的事,在人格上成为透明的如此困难。借用Q’uo的一句话: ”在投生中尝试去保持第三密度的心敞开、肯定会是不完美的尝试。” 心轮的矛盾是,敞开心意味着向脆弱性和易受伤敞开,但当超越了这一点,很多情况则会获得巨大的改变。 :heart:

2 Likes

之前,我不太明白Ra所说的,“你们环境的振动本质是真实颜色,绿色。在这个时候,重度地与全球意识的橙色光芒交织在一起。40.11”

现在观察到我们的社会,似乎确实是如此的。相当部分的人群转向到橙色光芒的自我考量,自我家庭的考量,当然这不是橙色光芒的扭曲,这是橙色光芒的基本属性。

2 Likes

我以前很反感基督教
后来看了一法才知道虽然他们如今圣经已经扭曲了一半耶稣的教导但当初教的时候并不是这样
就像佛说的正法时期,相法时期,末法时期
随着时间的流逝,信息的误解扭曲会增加
所以我会有一定的容错量
不在意某些细节的错误而是这些信息的导向
到底是把人导入正面还是负面,这对我是最重要的,因为我已经做出了选择
不过我还是愿意敞开心灵接触新的信息,在自己看过了解之前不做判断

2 Likes

是的。我以前也听到不少教条所带来的荒谬的故事,所以似乎内在里知道里面肯定哪里有问题,宗教对我没有很大的吸引力,但却很好奇想要求取一个更为真实的东西。我现在倒是很喜欢非宗教性质的基督信息和佛法信息,哈哈

1 Like

我遇到的不同资料的不同观点或信息,最后一般发现,是我对概念的理解不完整,或不能完整导致。

举例来说,我灵性的启蒙是迈克尔纽顿的前世今生催眠系列,从中第一次得知,灵魂与肉体胎儿是合作的信息,我非常震撼,也难以理解。

后来接触一的法则,其中关于身心灵复合体的概念,我感到混淆与矛盾。

两者似乎并不矛盾,因为ra也提到动物或胎儿,也具备身体复合体与心智复合体。

最后我统合了一下,就是身体复合体,是类似于最低振动复合的存在,就像木桶的短板,或者套娃的最外层一样。而物质或元素,是使用的材料。

所以死亡时意识离开物质,如同失去统合动力,于是尘归尘土归土,物质元素回归自然界,继续循环。

但是新的矛盾又来了,佛法信息说过佛祖他们有过许多转世,包括矿物质等。

而ra又说,由矿物元素等构成的地球等行星的进化,又和灵魂等子子理则的进化不一样。又说电磁波等是六密度存有在太阳繁殖的孩子。

那么这些孩子是什么存在呢,起点是几密度呢?

综合一下,太阳理则的创造,是包含了太阳系奥尔特星云的所有物质呢?还是借用这些物质(其他超新星爆发的残留产物)作为材料,进行新的创造?

所以究竟如何看待这些物质呢?他们的本质是什么?进化历程又是什么?因为毕竟万物有灵,它们是什么样的灵,其潜在的灵是怎样的?

由此想起ra曾经就唐关于为何地球核心为何选择铁元素的问题,ra非常“武断”地认为这是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老实说,我当时,乃至现在,也依然觉得不高兴,不喜欢那种态度,因此心里对ra突然不以为然起来。

虽然我知道可能是翻译问题,或者依然是概念理解差异问题,导致的排斥。或者因为ra了解唐的心智,过于牛角尖钻研这些物理技术问题,对于唐本人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唐可能不能由那个问题,转移到造物理则规律,从而回归自身意识创造平衡等上面来。

但是对比quo每次的声明的尊重与平等的距离美,ra似乎过于涉入而显得独断否定,虽然可能会让人不悦,但是似乎也真实了一些。

4 Likes

这里谈到了许多方面,确实在一些问题上的困惑,最主要的是缺乏某种完整,以及可能忽略的视角。对一个资料,越是有共鸣,并且逐渐产生了认可度,也会伴随着深切的情感。这就像对待相处久的亲人一样,彼此熟悉了,会穿透表面的东西,但对于其他陌生人,可能认识熟悉就要有个过程。

我跟你相反,我是先读了几年Ra资料,然后读到的Q’uo,反而一开始还怀疑Q’uo,对Q’uo不适应,有个过程之后,熟悉了解之后,误解和偏见也就消退了。

对一个资料,产生的连结不仅是在内容上,也会在情感上。有时候或许真的是那个资料确实有问题,有时候,或许仅仅是因为还没有了解完整而在局部产生的误解。

2 Likes

我跟你有点类似的感觉,不过我是对quo有几次有点不满,记得之前有人问过quo他们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想了解quo更多,每当这种时候感觉quo就变得神神叨叨起来,就是不愿意好好回答,然后就这样把问题推掉,我觉得这种时候好好回答这个问题也是可以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回答者是latwii的缘故,因为latwii之前说过他们比较喜欢“炫耀”自己的知识,所以才这么“高深”地去回答问题:rofl::rofl:

3 Likes

是不是有人跟你说自己不够谦虚
你就会认为他很自大?:joy:

通灵的外星人你都可以如此鸡蛋里挑骨头为这些小事总是不满
那人类更不完美的老师们在你看来不是问题一堆让你更不满?:joy:

1 Like

并没有觉得quo自大,我也不想去比较,你可能觉得自己在维护quo,维护ra,但我也只是把自己真实的感受说了出来

2 Likes

我并没有觉得你觉得他们自大……
我也并没有在维护他们……

1 Like

对任何资料和实体,都有个鉴别和质疑,这倒才是正常的,内在的感受,有时候就是瞬间自然的升起来的。

2 Likes

关于这点我的猜想是,不同密度间精神上的东西还可能交流,但是具体生活,差异超出我们的认知,很多东西不但我们的语言根本没有,而且我们的思想也无法正确理解,这种情况下,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要么是限于语言和认知回答不了,要么是会造成更大的扭曲,所以选择不回答。

4 Likes

是的,这也是有可能的,不过我知道quo他们的本心肯定是好的,善的,就算有些时候他们也有一点的扭曲,但也不妨碍他们的内在对所有人的爱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