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业力新的认识以及如何消除业力

前几天正说到业力
然后第二天就看到两个视频让我对业力有了新的认识

首先看到的是老高很久以前的一个视频,说的一个日本都市传说小鸟箱
大概内容是日本论坛上一个人说他遇到了小鸟箱的经历
小鸟箱是一个诅咒用的东西,专门针对妇女孩子,因为它的制作方法就是用孩子的一节手指等。靠近它的女人孩子严重的会当场暴毙……

一般对于这种都市传说我听听就好不会深究,因为我是相信怨力的存在的。所以我也相信诅咒的存在。但我觉得离我生活还是很遥远很不常见的。一般人的怨气对其他人影响有限,只有那些杀人犯才需要害怕怨气

然而晚点我无意间刷到萨古鲁讲如何消除业力的视频
在讲消除之前他说业力可以分成四种,一种比一种影响更大
四种分别是思想,情绪,行为,能量
具体说就是如果你脑海里想要对一个人做不好的事情,这就是思想上的,会产生一定的业力
如果带着情绪去想会产生更多业力
如果把它付诸行动会有更多业力
但行动只是伤害了对方的肉体跟心理
最严重的是在能量上的伤害,比如诅咒,黑魔法之类的都是能量上的

他还说每个人的能量对于另一个人来说都不见得是好的,所以他警告大家不要用能量治疗别人。这就像外行医生要给病人动手术一样危险,哪怕你是善意。
除非一个人心中没有任何愤怒,并且不分你我,成为地球之母与万物合一才可以用能量治疗

而消除业力的方法就是成为地球之母与万物合一,这样可以消除90%的业力

3 Likes

成吉思汗杀了2亿人 被蒙古人印到钱币上 家家户户挂肖像 奉如神明 还没有下地狱 怎么回事?
普通人杀1个早就被雷劈了吧

现在你去对蒙古人说成吉思汗是屠夫
人家能跟你拼命
人家是神。
v2-513c27e11ad558287af6e676122af370_1440w

所有的历史学家都得出结论(我不知道所有是否真的是所有),成吉思汗的军队杀死了大约四千万的人。 这里有一个统计: 1、花剌子模帝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三。 2、蒙古军队彻底抹去了西夏王国,杀死了每一个拒绝派遣军队去对抗花剌子模的人。 3、在伊朗尼沙布尔屠杀了一百七十八万八千人报复他最喜欢的女婿死亡。 4、杀死了被帝国统治的中都(现代北京)的每一个人,烧毁了他们的尸体

成吉思汗最大的乐趣就是屠城。他攻下了中亚的花剌子模,将其首都的百万人口屠杀殆尽!后来的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日本南京大屠杀30万华人死于非命,可以说,都是继承了他的凶残,如出一辙。

为什么会如此?还是源自他的征服欲和复仇本性。他曾毫不掩饰地直言不讳:

什么是快乐,就是战胜敌人,夺其财物,让其亲人流泪,纳其妻子女儿。

请看,这不是披着人皮的魔狂又是什么?!

成吉思汗及其子孙灭绝种族,人类和人类文明的行径,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够予以粉饰和美化的!据史学家统计,其所屠杀的人达1.4亿!仅南宋的汉族人就有6500万!

诗圣杜甫有云:“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成吉思汗显然没有这种人道主义的觉悟和意识,更无此行为。

对成吉思汗的肆意杀戮,甚至让当时道教全真派的掌门人邱处机也实在看不过,不惜千里迢迢,面见之极力劝说,才使得他终于下了“止杀令”,杀人行为有所收敛。

还有一些人,把成吉思汗捧为中华民族的英雄、伟人,以之创立了横跨欧亚大陆的王朝作为中国的光荣。鲁迅曾对此作了严肃的批评,在《随便翻翻》一文中说:

“到二十岁,听说‘我们的成吉思汗征服了欧洲,是‘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到二十五岁,才知道所谓这‘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其实是蒙古人征服了中国,我们做了奴才。”

一语中的!即使外蒙不被分裂出去,***即使成吉思汗还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员,对他的历史功绩(如创造蒙古文字,颁布文法《札撒大典》,统一蒙古,打通了世界交流通道等),我们应当予以肯定,***但对他的嗜血成性,滥杀无辜,也绝不能讳莫如深。

1 Like

成吉思汗已经负面毕业了哦
一法里有讲到过他是少数几个已经负面毕业的人
他剩下的业力会在第六密度重回第三密度往正面修行的时候偿还

而且业力跟别人崇不崇拜一个人毫无关系
再多人的崇拜也消除不了他对其他人的伤害
天主教主多少人崇拜?如果他杀人也会有业力,别人的崇拜毫无帮助

1 Like

第三密度对极性本身是缺乏判断能力的,不论是历史学家,还是任何其他身份的个人,是依据个人的心智偏向来决定一个人的价值判断的。

2 Likes

你可以感受一下当你在打开头这些话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是觉得不公平吗,凭什么一个做了这么多恶的人反而在死后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崇拜,而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人在这个社会却被人这么轻视和不尊重

这些表象确实可能会让人感到沮丧

2 Likes

哈哈,他一直觉得不公平,八百年的事情也要嫉妒一下。:joy:

2 Likes

愤怒不是什么罪过,愤怒是一种变貌。一种对另一些变貌,而产生的变貌。它可以激发意志力(自由意志),而所激发的力量用在寻求上,或者用在其他地方,都有很多变数。

比如,可以用在生存上,导致出防卫、反击,或者迁移。蒙哥就是这样被打死的。钓鱼城的守军把愤怒变成了坚毅与团结,于是成功的在红色光芒上守住了生存权。

也可以用来寻道。可以用在左手路径的寻道上,淬炼愤怒的刀锋。

或者右手路径上。不论左手还是右手路径,愤怒的力量升起之后,都需要清除愤怒,因为愤怒会导致一个人,无法登高看到更大的画面。

左手路径寻道者寻求驾驭这愤怒,用于征服。比如成吉思汗,对于挫折(挑战),展示的是更大的愤怒,并导向更极端的战争(当然承受者是他控制的战士,煽动自己的战士仇恨不服从的被征服者,也是意料中的)。以及战后“欣赏”被征服者的“软弱”。

右手路径寻道者,会升起击破罩纱的冲动,并不断质问生命的意义。但是要想得知生命更大的画面,却又先必须摆脱“被愤怒所控制”的状态(这个状态,有可能会被负五实体暗暗供能)。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请让我们彼此共勉。

46.7 Questioner: I was just wondering, if an entity polarizes toward the service-to-self path, would the anger have the same physical effect that it affects an entity polarized toward the service-to-others path? Would it also cause cancer, or is it just a catalytic effect working in the positively polarized entity?
46.7 发问者:我刚才在想,如果一个实体极化朝向服务自我的途径,愤怒对于该实体也有同样的物理效果吗,如同作用于服务他人的实体一般?它是否也会造成癌症,或者它的催化性效果只作用于正面极化的实体?

Ra: I am Ra. The catalytic mechanisms are dependent, not upon the chosen polarity of a mind/body/spirit complex, but upon the use or purpose to which this catalysis is put. Thus the entity which uses the experience of anger to polarize consciously positively or negatively does not experience the bodily catalyst but rather uses the catalyst in mental configuration.
RA:我是 Ra。催化的机制并不依赖一个心/身/灵复合体选择的极性,端看这个催化剂被放在什么用途或目标上。因此有意识地使用愤怒经验朝向正面或负面极化的实体不会经历身体催化剂,而是将这个催化剂用在心智配置上。

46.9 Questioner: Certainly.
46.9 发问者:当然可以。

Ra: The entity polarizing positively perceives the anger. This entity, if using this catalyst mentally, blesses and loves this anger in itself. It then intensifies this anger consciously in mind alone until the folly of this red-ray energy is perceived not as folly in itself but as energy subject to spiritual entropy due to the randomness of energy being used.
RA:正面极化的实体感知到愤怒。这个实体如果在心智上使用该催化剂,祝福并爱这个内在的愤怒,于是它有意识地在心智中强化这个愤怒、直到红色光芒能量被觉察到不只是愚蠢而已,而是受到灵性熵数支配的能量,一种随机无秩序的被使用的能量。

Positive orientation then provides the will and faith to continue this mentally intense experience of letting the anger be understood, accepted, and integrated with the mind/body/spirit complex. The other-self which is the object of anger is thus transformed into an object of acceptance, understanding, and accommodation, all being reintegrated using the great energy which anger began.
正面的导向然后提供意志与信心继续这个心智上强烈的经验,让愤怒被理解、接受,并整合到该心/身/灵复合体之中。作为愤怒对象的其他自我因此被转化成一个接受、理解、适应的对象,这一切被再度整合的过程,使用愤怒起始的巨大能量。

The negatively oriented mind/body/spirit complex will use this anger in a similarly conscious fashion, refusing to accept the undirected or random energy of anger and instead, through will and faith, funneling this energy into a practical means of venting the negative aspect of this emotion so as to obtain control over other-self, or otherwise control the situation causing anger.
负面导向的心/身/灵复合体以类似的方式、有意识地使用这个愤怒,拒绝接受这股未被导引或随机的愤怒能量,相反地,透过意志与信念,将这股能量导入实用的手段,发泄这股情绪的负面层面,好藉此控制其他自我,或者控制导致愤怒的情境。

Control is the key to negatively polarized use of catalyst. Acceptance is the key to positively polarized use of catalyst. Between these polarities lies the potential for this random and undirected energy creating a bodily complex analog of what you call the cancerous growth of tissue.
控制是负面极化使用催化剂的关键。接受是正面极化使用催化剂的关键。在这两个极性之间、潜藏着一股潜能、使这股未被导引且随机的能量创造出一种身体复合体的类比物, 你们称之为(肉体)组织的恶性癌肿瘤。

2 Likes

你可以看到,“想要本能的发泄”的这股内在“负荷”(负荷,charge,一的法则中有时译为“电极”。“平衡正负电极”,也可译为“平衡正负的负荷”)。这种最原始的愤怒,在文中被指为“红色光芒能量”。它是某种“愚蠢”,但不仅仅是“愚蠢”。而是灵性熵的无序使用(盲目的本能回应)。

然后你看到了[49.9]中的两种“不盲目”的运用这股原始力量的方法。后面[46.11-13]也有进一步的补充说明。

46.11 Questioner: Then are you saying that if a negatively polarized or polarizing entity is unable to control his own anger or unable to control himself in anger that he may cause cancer? Is this correct?
46.11 发问者:那么、你是说如果负面极化的实体无法控制他自己的愤怒或无法在愤怒中控制他自己,他就可能会引发癌症?这是否正确?

Ra: I am Ra. This is quite correct. The negative polarization contains a great requirement for control and repression.
RA:我是 Ra。这是相当正确的。负面的极化对于控制与压抑、包含巨大的需求。

46.12 Questioner: A repression of what?
46.12 发问者:压抑什么?

Ra: I am Ra. Any mind complex distortion which you may call emotional which is of itself disorganized, needs, in order to be useful to the negatively oriented entity, to be repressed and then brought to the surface in an organized use. Thus you may find for instance, negatively polarized entities controlling and repressing such basic bodily complex needs as the sexual desire in order that in the practice thereof the will may be used to enforce itself upon the other-self with greater efficiency when the sexual behavior is allowed.
RA:我是 Ra。任何心智复合体的扭曲,你可能称为情感的(扭曲), 就其自身是无秩序的,为了使它变得有用,负面导向实体需要先去压抑它、然后带到表层以有组织地使用。比方说,你可以发现,负面极化的实体控制并压抑基本的身体复合体需求,如性欲的渴望,于是当性行为被允许时,能够在实行(性行为)之际、更有效率地将其意志强加在其他自我之上。

46.13 Questioner: Then the positively oriented entity, rather than attempting repression of emotion, would balance the emotion as stated in an earlier contact. Is this correct?
46.13 发问者:那么正面导向的实体,与其尝试压抑情感、宁可平衡情感, 如同稍早的通讯所言。这是否正确?

Ra: I am Ra. This is correct and illustrates the path of unity.
RA:我是 Ra。这是正确的、并且阐明了合一之道途。

2 Likes

没有人说什么愤怒是罪过吧
带着情绪的想法会产生业力前提是这想法是伤害诅咒他人的想法

所有负面情绪都可以是催化剂
但要学会接受平衡包容它才是催化剂
催化剂之所以叫催化剂是因为越过这些事物可以促进我们成长
但要越过之后才会成长
而不是因为他们是催化剂所以就不越过而不停的循环去做,这就失去了催化剂的意义
一个坑一个障碍只有学会如何爬出来他才是催化剂,而不是因为是催化剂所以要一直留在坑里
任何促进生长的肥料用多了都会变成毒药

Ra的意思是让我们不要压抑愤怒而是学会接受包容平衡它
但如果不去平衡包容而是放任就可能导致癌症,压抑也同样会导致癌症
这就是为什么心理学届认为外向的人容易得心脏病死,内向的人容易得癌症死

3 Likes

哈哈,我只是觉得cxk兄想要恨一恨成吉思汗。其他朋友似乎不想让他去恨。或许,恨一恨之后,就不再恨了,毕竟已经读过一的法则了。憋着不让恨,或许会憋坏。

既然连杀人如麻的成吉思汗都能接纳与谅解。那么,因为成吉思汗的杀人如麻,而嫉恶如仇的朋友,也不难去接纳与理解。况且,成吉思汗已经杀人已遂。而c兄,都已经没有机会去找成吉思汗麻烦了。

1 Like

确实最重要的是开始觉察到催化剂,才有可能有意识地处理它。有时候无意识的情绪不止包含一个方面,各种不同视角则提供一些可能有用的观点供参考。

1 Like

这不是一种恨的感觉

1 Like

不是要恨
是因果报应在这失效了
没逻辑了

想知道背后逻辑是什么>

.31 发问者: 在一个如此正面极化的星球之上, 那两个负面收割的实体使用什么技巧在负面极化上? Ra: 我是 Ra. 两个实体都使用这些技巧: 凌驾他人的控制与对肉身死亡的支配. 在(金星)影响圈中, 实体们非常不习惯屠杀这种事, 这些实体当时能够借由这种方式极化. 在你们的第三密度环境, 你们经验的此时, 这类的实体只会被认为是[容我们说]挑起圣战的残忍暴君. 89.32 发问者: 这两个实体是否从金星的第二密度进化而来, 伴随金星其他的人口从第二密度到第三密度, 成为 Ra 的一部分? Ra: 我是 Ra. 不是. 89.33 发问者: 你说的这两个实体是什么来历? Ra: 我是 Ra. 这些实体是来自早期的正面第五密度的流浪者. 89.34 发问者: 虽然它们早已进化通过正面第四密度, 容我们说, 它们在投生到第三密度的时期翻转了极性.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这是正确的. 8

改变的催化剂是什么? Ra: 我是 Ra. 当时我们人群中存在着——从智慧的观点或许会被认为是——过多的爱. 这些实体注视那些仍在黑暗中的实体们, 并且看到: 那些持中立或有些负面观点的实体们觉得如此的和谐[容我们说]是令人作呕的. (两位)流浪者感觉一个更为智慧导向的寻求爱的方式可能更吸引那些在黑暗中的实体. 首先, 一个实体开始它的工作. 很快地, 第二个实体发现第一个. 这两个实体同意一起服务, 它们也如此做了, 光荣太一造物者, 但与它们原先的意图有所不同. 在它们的周围很快就聚集了一群实体, 这群实体发现相信下面这点是容易的: 一系列的特定知识和智慧可以将一个实体朝造物者推进. 这个事件的结局是(两位)流浪者毕业进入负面第四密度, 拥有许多人格力量, 并且那些没有正面极化的实体的负面极化元素有小幅度的深化; 当时并没有这类的负面收割. 89.36 发问者: 这两位流浪者漂泊的原因是什么, 它们是男性与女性? Ra: 我是 Ra. 所有流浪者来到一个地方都是为了在服务造物者之中有所协助, 每个流浪者有它自己的方式

.

他们没有下地狱变畜牲么?
佛教这么说的

1 Like

我们是在学习一的法则和邦联哲学。说法目前是这样的。如果去问修佛的人或者佛教的说法,或许他已经下“地狱”,已经得报应了呢?:thinking:

1 Like

cxk你好!

已经观察你的言论有不少时间了,我现在想和你讨论一下你的思想趋向与精神过程。当然啦,我尝试以一种讨论的形式来说出我对你的理解,因此或许会有所偏颇乃至错误,因为我对你的理解,可能并不是真正的你自己。如果你感觉不舒服或者被冒犯,可以直接说出来,我好改正我自己。

我尝试直接说出我对你的理解,不是要当一个对你说教什么的老师,而是此时想和你一起探索的寻求者,希望借此机会进一步探索认识你,也再次探索我自己。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让我们开始吧。


1.自我的矛盾

从我个人的观察,可能你在有关于这个话题的方面上,存在自我内部的矛盾,这个矛盾在我看来如下:

第一,你了解到了一些正面灵性资讯,这些资讯劝导人向善;

第二,你观察到了一些现象,这些现象是一些作恶的人反而得到了很大的利益,或者是受到许多人的敬仰。

于是两种认识产生冲突,在自我的精神之内产生了两个问题:第一,做好人好事是否终有好报?第二,做坏人坏事是否终有恶报?

接着,基于此处冲突问题在潜意识中的影响(并且它逐渐浮现在显意识中,要求你去解决),你会对业力、宽恕之类的话题非常关注。

你渴望有一个答案,这个答案可以告诉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好叫自己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做一个好人;在另一个更深的方面,或许可能也在期待另外一个与之相反的答案,那就是证明一切彰显正面途径的资讯都是虚伪的,好叫自己可以无拘无束地去做一个恶人。

从而,在这里,你的自我,陷入了一个重复混淆的精神运动过程。

它的重复在于,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所以自己会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显化这些话题,好让人有所关注,希望他们能够给出一个令你满意的答案。但是就目前你的表现来看,你还没有找到那个答案。

它的混淆则在于,你在等待一个确定的答案,好让你觉得一切都是合理的、看得清楚的,于是可以将其作为自己的精神凭依,大胆的向前继续前进。也就是说,只有有了答案,你才会作出选择。但是没有答案,于是自我并未作出选择,接着总是陷入混淆。

这个重复混淆的运动模式,可能会造成你的精神会有一些摇摆的情况。比如说当精神状态好的时候,可能你会更加倾向于相信积极的那一面;

当精神状态不好的时候,则更加趋向于消极的那一面,“这个世界不会好了”,在潜意识乃至更深处的冥冥之中,大概可能就是这种感觉。

当处于这种状态下时,许多黑暗面的事情与阴谋论之类的东西,或许会对你格外有吸引力,于是你开始收看这些资料,但是你内在的善良那一面,此时在作为一种空洞之正面律令极力否定这一些东西。
双方交战,相持不下,于是你感到自身的矛盾无法解决,于是你向外呼求,这个呼求就是在论坛上(以及可能在更多地方)的一系列发帖行为。始终想找到一个答案,无论这个答案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但是没有找到自己真正认同的答案,于是这个矛盾重复地运作下去。

以上就是我对你在此方面矛盾的看法。若有对你理解不当的地方,或者有一些让你不适的地方,希望能够指正、指出。


2.矛盾答案的本质

如果以上对矛盾的分析没有问题,那么我继续提出我个人的看法。我认为,这个试图自我合理化行为的问题,其实没有理由上的答案。这是显然的,不过我们不妨暂且假设有这么一个答案,并且它已经被找到了,记这个答案为X,于是整个心理过程变成了:

(1)因为原因X,所以做好事有好报,结论:我去做好人;
或者:
(2)因为原因X,所以做坏事有好报,结论:我去做坏人。

我们会发现,当处于这种情况下,我们真的无法成为我们自己。因为此时我们不是在为自己活着与行动,而只是在为一个理由活着与行动。这会让我们变成一个机器人,离开那个理由,我们什么都不是。于是这还是在操守一种思想形态的律令,只是在为那个东西活着而已,从中找不到自我。

相反地,做好人或者做坏人,真的需要什么理由吗?其实不会有任何理性上的理由,因为这真的很单纯的是"我想做好事,我想其它人好,所以我做好人",或者"我想做坏事,我不想其它人好,所以我做坏人"。

就这么简单,除了自己的自由意志的真正渴望,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像论坛上这些人走向正面途径,并不是由于逃避业力的理由,而只是这些人的自我真正的愿望之选择,于是哪怕未来遇到再大的困难,哪怕理性上觉得"再不值得、再不公平",也总是会前往;或者亦同样不畏困难,举起向奴役、压迫与侵略抗争的旗帜。

同样,对于那些行走在负面途径的人们来说,他们行事亦不需要什么业力或者其它理由,而只是在实现自己本身的渴望而已。你也不要因为一个成吉思汗就觉得这个世界没救了,世上坏蛋千千万万,也就这么一个成吉思汗,没有看到每一个人都是成吉思汗,因为负面总是要用权力构建秩序,无法出现无数个所谓"天之骄子"般的权力核心。而蒙古-元帝国的权力架构,在结果上看来,其实反而是相当脆弱的。

而渴望是什么,亦不需要理由。就我对你的一些言论看来,你似乎会对一些身在苦难中的人报以很大(却无可奈何)的同情,这是否是你真正的渴望之一?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不需要公布出来,我们自己去沉思。

当你确定了某种东西是你真正的渴望时,此时无论天底下有多少个成吉思汗、多少个甘地、多少个佛祖真的都不重要,因为你有你想去做的事情。而你想做的事情,并不被成吉思汗、甘地与佛祖们乃至于一切思想形态所支配,因为那真正的渴望,才是你此生的本质与目的,也即在你生命的长河中能够闪闪发光的东西。

你可能读了很多资讯,有些资讯可能说得比唱跳rap得还好听。但是不管这些资讯是什么(包括Ra资料与邦联哲学,以及这个论坛上的一切材料与互动),它们对于你而言都只不过是催化剂,而你自我真正的选择,从来都不取决于它们。你是你自己,一个有自己思想、有自己力量的有灵的活人,由你自己,遵循自己的渴望,去作出选择并行动,无论这一选择是所谓的善还是恶,它不需要任何外在的理由。

当我们真正作出自己选择,此时重复混淆的矛盾就会止息。因为任何理由,都不会成为我们渴望与行动的牵绊。我们无须为自我的一切渴望与行为作合理化的外衣,我们可以坦然活在这个世界上,这才是真实的我们。

因此,真正的答案,就是不管那些所谓的理性理由,而只是找到自己内心真正的渴望,作出自己的选择。


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供以参考。

2 Likes

在以上讨论中,自由意志之选择的意义被强调的情况下,继续讨论业力或许才是合适的。

由于其反馈运动的特性,业力或许可以看作是一种催化剂。

当一个实体选择行走在正面途径,却以一种有意识地缺乏爱的方式对待其他存有,此举就将招致业力[1],以提醒该实体更正、弥补自己的行为,直到宽恕的发生以止息业力[2]
当一个实体选择走在负面途径,那么业力的回馈则将会是对它的挑战。当该实体挑战成功,该实体的手段与力量变得更加强大[3];当该实体挑战不成功,就地球上的情况而言,则是死亡或者被其它实体踩在脚下。而由于权力秩序的金字塔结构,能够不断挑战成功,直到能当"成吉思汗"的人只能极少数人。你要是想要挑战也可以试一试(手动狗头)。

这个话题在论坛上并非没有被讨论过,也是你发的帖子:负面极化的人,怎么逃避因果报应的?其中各位朋友的讨论都很有价值,我也从中学习到了不少。你也可以回头再看看。

对于行走在负面途径的实体来说,他们不需要逃避业力,而是尝试以负面的方式加以利用,只不过少数人可以成功,多数人会失败。

所以,肤浅地说,由于正面和负面两个方面对业力机制的利用方式不同,因此反映出来的现象也会不一样。这或许会让许多人感到"好人不长命,恶人活千年",这好像是好人在吃亏,于是感到愤愤不平,或对正面途径的行走失去动力。

但是从灵性的角度来看,则不是这样。并且,哪怕从理性分析的角度,这也仍然很有可能是一种错误的感觉。原因在于两个方面:

第一,一生平稳度过的好人并非没有,这是事实存在的现象。或许因为他们可以善于觉察自我,及时通过弥补、纠正自己的行为来取消催化剂或业力的回馈。这并不是他们在持守什么空洞的正面律令(持守空洞的律令只是在"装好人"而已,并非真实的他们自己),而是按照自身自由意志之选择向前走,并且不断觉察并校正自己航行的方向,使自己航行的方向越来越清晰。

第二,众多偏向负面途径的人,也并没有人人都是长命百岁荣华富贵。相反地,他们中的许多人也就是普通人,同样在挣扎中度日。而当他们在地球以往或当前的权力秩序中晋升,则经常要面临着权力的斗争,而由于权力金字塔结构的特性,负面赢家最终也只能是少数,于是哪怕选择负面途径,也经常要吞噬自身所结的恶果,而不能挑战成功。也就是说,多数人,其实也仍然是失败者。

只是在偏向负面思想形态的史话中,被铭记的往往是那些最终可以享受权力、荣誉与财富的胜利者;而在偏向正面思想形态的传说中,那些牺牲自我者的光辉被极其强烈地记住。于是被综合看起来,“好人不长命,恶人活千年”。然而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看见,这种观点的片面性其实是相当大的,因为它没有看到人类的整体性。


最后我们去从事行动的时候,亦不需要因此去害怕业力,而是始终遵循自己真正的愿望就好。因为自由意志始终是至高无上的[4]。首先以自由意志活出自己,作出自己的选择与行动(活在当下),再去检视自己,接着才去谈业力。否则,也就会总是在没有理由-寻找理由-没有理由-寻找理由-…的怪圈中无法自拔了,在这个怪圈中,自我无法有任何实质的行动,除非以自由意志打破这一切。


仍然地,这是我的个人观点,供以参考。


  1. [12.29]Ra: 我是 Ra. 一个实体在与他人互动中有意识地以没有爱心的方式行动便会与业力发生牵连. ↩︎

  2. [18.12] 发问者: 你昨天陈述, 宽恕是业力的消除器. 我假设平衡的宽恕足以完整地消除业力, 不仅需要宽恕其他自我, 也要宽恕自己. 我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你是正确的. 我们将简短地扩展这个理解以使这点更清晰.
    宽恕其他自我就是宽恕自我. 一个对此的理解(会)坚持在自我与其他自我的显意识层级上的完整宽恕, 因为他们为一; 因此, 完整的宽恕若不包括自我是不可能的. ↩︎

  3. [2008-10-11]我们是Q’uo…因此,在服务自我的道路上不会有减轻业力的努力,而仅仅是去磨光狂怒和愤怒的刀锋,直到它更加有穿透力,更加有效。 ↩︎

  4. [84.22]Ra: 我是 Ra. …无论如何, 每个实体的自由意志总是至高无上的 ↩︎

你想知道背后的逻辑。我觉得这是一个有价值的质问。我也曾思考过、愤怒过、质问过。我的想法可能也并不正确,仅分享与参考。

每当我遇到不平事的时候,我也会难过与愤怒。我以前会认为贪嗔痴是三毒,是我自己修炼不到家,是我自己的问题。我开始反省,改正,调整呼吸,反观自心。总之,找到某个办法,让自己不必经历“敌意”这种体验,而能自我调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慢慢开始质疑“所谓的平衡的宇宙”到底哪里平衡了。因果报应哪里起作用了?不要一句“下一世ta会遭受如何如何报应”就糊弄过去。

那时,我开始质疑理则。深深质疑。一个没有公正的理则,是不值得留恋的理则。即使ta是我的父-父理则。我允许自己进入深刻的质疑与悲愤中。“最难原谅的不是那些恶人(比如成吉思汗),而是理则。”是理则让一切成为可能。

理则,为了强化造物者体验自身,一直允许着造恶者的持续造恶。最难原谅的,是理则。

但是,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找些银河星辰的图片看看,看到银心的时候。我发现理则并没有造恶。ta只是提供着一切而已。造恶者可以造恶,你也可以去止恶啊。挥拳一击打到肇事者,其实同样是理则允许的啊。

是我们自己,学习了佛法或者一的法则之后,自我定义了“有敌意的行为是很low的,有业力的”,促使我们限制了自己的自由意志而已。如果另一个成吉思汗再世,谁说你拿起武器去对抗,就一定很low,就一定违反了佛法与一的法则?并没有。天道有常。既然有肇事者,一定有止暴者。

这个止暴者可以在第三脉轮去行动,显化敌意的对峙性的行动。也可以把能量升到第五脉轮和第六脉轮去击穿罩纱。没有高低之分,方为一的法则。

对于因果报应,如果有、且显而易见的运作着,你根本不会愤怒,因为不需要。因果法则帮你打理好了一切,你只需等着看即可。

如果没有因果报应,那么不只是你,许许多多的实体,都无法避免的会愤怒。这些愤怒终究会显化。这就自然成为了击向肇事者的“报应”了。这些“报应”作为他们的催化剂,会进一步筛选他们。一部分人会跌倒,负面极化会被打断,进而产生一个自省与思考的机会。或许会退负面极性。

另一部分人,则会更加锲而不舍,舍弃亲情,更加冷漠与专心的追求左手路径的极至。最终,他们会觉得自己披荆斩棘,这些“报应”刷掉了同类中的“弱者”,他们以强者的身份“免于”了报应。

看到这里,似乎“报应”只是对一部分“没那么彻底恶”的人才起作用,而对真心的、纯粹的、一心一意的“恶者”,似乎被他们逃离了。

并没有。

止步于第三脉轮的偏向左手路径的人群,得到了其他群体来自第三脉轮的敌对回应。这是他们的”报应”,也是催化剂。

有意识运用负面极化,到达连接智能无限的“准毕业者”,会升到负四负五。但是还没有完。因为正面路径也有人运用了这个“愤怒”,而持续质问生命,持续敲击罩纱,而最终会突破。

这游戏在高密度中继续着。成吉思汗如今是一个用心电感应就能“污染”他人思维的实体。而他曾经遗留给人类的催化剂,同样催发出了具备智慧的实体,比如能击破幻象的正面行家。这些行家一样能用慈悲去感化他人,或者用光与智慧照破负面思维,让人觉得其虚假与愚蠢。

从这个角度,成吉思汗们,仍然陷入在自己制造的麻烦中。

这算不算因果报应?

4 Likes

如果认真去探寻其中的内在逻辑,则需要抛开那种主观和笼统的“因果报应”这样的模糊观念,从最质朴的原因与结果出发。那么,就会发现原来许多建立的因果关系往往带有一种强加的主观性,有时候这也会在自己内在以及一个群体中产生一些影响,但有时候会发现那种对应关系也容易失效。

有那么多的原因,有那么的结果又构成新的逻辑链条,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有一些主要因素,也有许多次要因素,总是最终当条件具足时,会有相应显化。

在第三密度人类的阶段,有很多因素是个人没有看到和纳入考虑的,所以根本上来讲,并不会真正知道根本的原因和根本的结果,这是较为真实的现状,在自我有限的范围内知晓,在不知晓的氛围中作出选择。

从Q’uo的视角来看,根本的因即是造物主,最终的结果是爱。

3 Likes

其实你不用纠结别人的因果业力
也不用害怕自己会有什么业力
跟随本心选择你当下最想选择的路就好
并没有错误的道路
要相信自己的选择一定是最好的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