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极化的人,怎么逃避因果报应的?

京都有名的乱暴者早川:『禅师在么?我是早川。』一休:『好极了,你来了。』早川:『有事问和尚,杀人是好事,或者坏事?』一休:『当然是坏事呀!』早川:『坏事?杀了坏人,还是坏事么?』一休:『佛在五戒中戒了杀生,不问善恶,杀人是坏事。』早川:『说的怪话,罪人都不杀,天下的规矩,怎么?而且斩罪人,是上司的命令,我们不过是受命而斩,如果是坏事,那罪要上司担当。』一休:『早川氏!拜托把竹上的雪打下来好么?』早川:『很容易的事!』早川下院子去,把竹枝摇了,雪就落在早川身上。一休:『哈哈哈!早川氏!不落在拜托的我们,雪反落在受托人的身上。』早川:『呀!知道了!』以后,早川就变为温良的人了。

一个负面导向的心/身/灵复合体通常的编程是财富、悠闲的生活方式、获得权力的最大机会。因此,许多负面实体的肉身复合体变貌充满着你们称为的健康。

搞不懂了
坏事干越多越升官发财平安健康??

1 Like

这说明因果报应并不像表面运行的那样。负面极化本身就是累积所谓的“业力”,并且在心智中将催化剂达成负面极性的安置。这里所谓的升官发财跟平安健康,好像跟做坏事也没有必然联系。有渴望,并且条件具足了,就会自然有相应的显化,当然很多显化涉及到其他拥有自由意志的个体。

2 Likes

第六密度负面实体进入正面极化的过程就是在一定程度上补偿过去种种的业力,虽然ra说的很轻松调转极性,但实际上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很困难的过程,要为之前的种种所做出类似补偿的行为

2 Likes

感觉两种极化都需要付出努力,业力的概念属于我们地球已经定义的那种,在宇宙中不一定像我们这种多少已经扭曲的方式看待它,对于行动的惯性和不原谅,如果更改能量模式,总是有困难的,即便正面极化,在更改任何行为时都会有一些阻力的。

3 Likes

我做个猜想:极化势能越大,熵越低

中间“冷漠的污水沟”
反而熵无限大
类似“摸不起的阿斗”“烂泥摸 不上墙”

是否正确?
类似吸毒者
h赌d
心智精神混乱者
一事无成
他们生活毫无计划规律

相反无论高僧修行人

还是帝王领袖
都有套自己稳定的规律与模式
一个是心理精神领域发达
一个是物质

每个人都有非常多的面向,感觉不太好去定义。

“报应”一词要比“业力”一词带有更严重的扭曲,是带着“说风凉话”“恨意”与诅咒性质的第二视角。

“业力”是相对一般性的描述,考量“一切都是造物主”、催化剂是为了加速个体极化程度的第一视角,而非带着“遭天谴”和“报应”的恨意,理解会相对更平衡些。

由此展开两种情景:
渴望正面极化的实体在做了“坏的”、“偏离既定航线”的事情后,投生前或高我会设置一些类似身体疾病的催化剂来扭转以增加正极,人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相反,负极实体做“坏事”会加速自身负面极化,有利于该实体成长进程,人称“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 :joy:

核心在于观看做“坏事”个体所渴望的极化方向。


上述是理论层面的理解 :rofl:
之前听一个学佛的朋友说,许多“坏人”要不断地做类似捐钱的慈善来消业,仅供参考。

1 Like

负面看待业力的态度不同,,

2008-10-11 quo

G:我来问这一次的最后询问吧。如果它太长或者在器皿的能量上负担太大,请不用介意不能回答,我将在另一次集会中再问。

Ra谈到业力,他说如果一个实体以一种有意识地 缺乏爱的方式对待其他存有,这个实体就会在业力上被牵涉其中。他们同样说 停止行动的惯性可以被称为宽恕。这引起了一个有趣的问题,考虑一个负面的实体,为了极化,他会有意识地尝试从所有与其他实体的相互作用中排除心轮的能量。
那么对于负面实体 业力是什么呢?如果负面的实体积累诸如业力这样的一个事物,负面实体如何减轻业力呢?

我们是Q’uo,我的兄弟。要回答那个问题 我们必须将你放置在负面的心态中。对于负面的心态来说,业力是可口的。业力的累积是可口的。在制造更多的业力中有很多乐趣,因为这是控制其他人并操纵其他人的副产品。因此,在服务自我的道路上不会有减轻业力的努力,而仅仅是去磨光狂怒和愤怒的刀锋,直到它更加有穿透力,更加有效。

我们能否进一步地回答你,我的兄弟?

G:原来是这样,那么,业力在第三密度的实体上普遍地运作 但是有两种不同对待业力的态度,是吗?

我们是Q’uo。那是精准地正确,我的兄弟。

G:谢谢你,Q’uo。那就是我全部的问题了。

2 Likes

所以业力法则仍是宇宙第一法则——自由意志法则或信念法则的延伸变貌,“你相信什么,就会显化什么”。

这段很有意思
没想到负面极化的编程是这样的
请问出自哪段?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些负面极化的存有没有在第三密度偿还业力
因为还没完呢:joy: 第六密度还要回来

1 Like

业力不是相信什么就现化什么
那是吸引力法则
业力是种豆得豆
必须要想法,行动,结果都完成才会有果
想而不去做不行
所以佛说的杀生必须有杀的想法跟行动还有确切杀死的结果才会有杀生的果报

所以业力只存在于第三密度
因为有身体才能有行动
其他密度不一定能行动而且关键是没有遗忘罩纱所以不会去伤害控制

信念法则不是显意识层面,显化的也并非是头脑的“相信”。

比如人们的头脑不想得病与痛苦,但确是更深层面的选择。

人们喊着要钱或爱,显化的却是内在匮乏状态。

想而不做的“想法”或念头,并非信念系统的最深信念,显化的是信念系统中对某事采取“不做”态度的最深层负向信念。

60多场 搜下就知道1 一的法则 第54篇 1981-05-29
一个负面导向的心/身/灵复合体通常的编程是财富、悠闲的生活方式、获得权力的最大机会。

那假如说 迪拜沙特是不是大多负面?
富人多少是正面
光明会之类
无商不奸

这个陈述,是否可以进一步觉察其适当性?因为了解到业力与宽恕联系在一起,而宽恕似乎会比业力更高。


在这里,似乎可以考虑耶稣的例子:

[17.20]…当这实体已经能够整合或综合所有的经验, 这实体开始向其他自我讲话, 并教导/学习它在过去岁月中觉得有价值的东西. 关于摧毁一个其他自我这件事上, 这实体的业力被免除了, 因它在人生的最后部分, 在[你们称为的]十字架上说“天父, 原谅他们, 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1]在原谅中包含了行动之轮或[你们称之为]业力的止息[2].


再看一看上面仰天所引用的[2008-10-11]Q’uo通讯资料,对于业力法则的描述:

而宽恕工作显然也是要通过有意识的工作来进行的(但是这个有意识的、真正的宽恕肯定不是头脑的工作,我们所说的这个"头脑"更多是基于理性或教条的忍耐,而非基于爱的宽恕)。


因此,我个人认为,业力法则本身不是自由意志法则(或者说混淆法则)的变貌,但是当选择的意义被申明,则可以作为其反映之形式。业力/宽恕与自由意志法则的联系,可能在于选择有意识地积累业力(这将导致负面极化)或者真正的宽恕(这将导致正面极化),两种趋向都是可选的。

至于显意识与潜意识(或无意识)的联系,则或许可以考虑心智的蜕变那一张牌。


  1. 出自圣经·新约《路加福音》23章24节: “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

  2. [17.19]…这个实体在很年轻的时候借由自然的忆起过程学习到该能力. 不幸地, 这个实体起初发现他具有穿透智能无限的能力是借由对一个玩伴产生你们称为“愤怒”的变貌. 这玩伴被耶稣碰触, 并受到致命的伤害. ↩︎

  3. [12.29]我是 Ra. 一个实体在与他人互动中有意识地以没有爱心的方式行动便会与业力发生牵连. ↩︎

我继续用一组有反馈运动意义的图片来描述我所认为的业力/宽恕与自由意志之选择的联系,或许可以看到它与催化剂的工作机制有相似之处:

1.进入运动

这是我们进入某个事件时初始的配置。比如说一次投生经历之前对此次投生的配置(这里有我们要解决的课题),或者一生中我们涉及到的某个事件(我们会有一种先于此次事件的立场)。

2.“业力循环”

2.1.未作出选择
当在此事件(运动过程)中没有作出真正的选择时,问题将会重复,同时可能伴随着催化剂效应的越来越大,直到实体无法再沉溺于这样的事态中而自身必须作出选择。

2.2.以自由意志作出积累业力之选择
这是负面趋向的选择,业力并不会减少,相反地,每一次业力的循环,都将使行走在负面途径的实体更加强大(如果它能够承受的话)。这样的实体是在使用因果业力关系,而非受到因果业力关系的支配(就像一些统治者,从受到权力的恐惧到使用权力的恐惧一般[1])。

3.以自由意志作出宽恕之选择

当达成真正的宽恕,业力循环止息。这是正面趋向的选择。


  1. 孟德斯鸠说:一个暴君之所以用恐惧的手段来统治,就是它自己心底里就害怕恐惧,因此认为恐怖统治有效(大概意思如此),在这里是和Xu所说的信念有关的,因为选择已经呈现。 ↩︎

宽恕就是精神物质上的双重“算了”
‘反正可以重新投胎ohye


再残忍也
不恨对方

话说有没有宇宙中有负面实体制造一种肉体极长的寿命载具
让灵魂入驻 一直折磨?

或者使用熵无限大的混乱能量核爆就是(无限核爆)摧毁灵魂?
摧毁造物主

我的看法,“装死”(你的初次编辑)或者"算了"(你的第二次编辑),或许都还尚不能构成宽恕,不过倒是可以构成忍耐。“可以重新投胎”,也无法成为真正宽恕的理由。宽恕始终是一次自由意志的决定,这个决定并不取决于是否可以投胎。换句话说,哪怕生命只有一次,这又怎么样呢?一样可以选择宽恕、接纳,或者选择积累业力。


容我说,你似乎对"宽恕"之类的话题有些潜意识的恐惧。似乎在这里,一想到的就是要宏大叙事里的血流成河或者其它什么恐怖的手段、场景,然后去强迫什么存有去宽恕(这是你在特定话题上一直以来的发言特征)。

但是宽恕真的不是啥高大上的东西,宽恕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啊。父母宽恕孩子,孩子宽恕自己的父母,以及更加一般的情况中人与人之间互相理解、原谅对方的过失,这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是宽恕。因此,或许视角可以不用那么"宏大",以至于反过来变得"狭小",忽视了更加广阔的现实生活领域。在现实中,去体验它们,而不是假想。

不过你的这些发言,也并不算是啥不好的,这的确反映了你非常特有的感知、认识、思想与性格,以及反映出你更深层次内在的某些独特东西。我说不上来是啥,但是我能够欣赏到这一点。

没有这种东西,无法让一个灵魂被一直折磨,因为会受到第七密度的保护,原子能也无法摧毁造物主,因为一切都是造物主,你无法让造物主摧毁造物主,但是可能会需要很长的时间来疗愈。

1 Like

灵魂投胎本质是造物不灭
“无法被摧毁”
不是因为可以投胎才宽恕
是灵魂不灭

。。。。。
抗日战争不就是一起渲染这些么

因为敌人很恐怖
731 大屠杀

所以宁死不屈

我国一直都是这样教育的

还有个上马杀敌 下马学佛的巨赞法师

以色列也是放了斩首婴儿的图片

缅甸园区几十万惨绝人寰的劳工性奴。。。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鬼子来了
家里有妻子儿女上有老母老父
有枪用不用

理论上知道是不行的
不到证悟的程度
也只是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