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因果法则,与负面极性的互动的相关讨论

以下是聊天频道关于因果法则,与负面极性的互动的相关讨论。


最初在闲聊中发送。
cxk

也就是说走这一条路的人走邪道,魔道的人不用担心下地狱。

人家玩的游戏规则就和我们不一样。对吧?简单来说就是这样子。

有很多犯罪分子他们就是不断的作恶,然后他们进了监狱,然后别人骂他,

他这种人他做的恶越大,别人越崇拜他,你看现在他都被印到钱上去了,好多恶人都被印到钱上去了。

结果你们还以为他是天使。现在蒙古人崇拜的很呐。

所以这个论坛禁止传播负面哲学,再要这样子的话,我靠,你做坏事居然不会遭报应,那还了得。

人家是负面实体,人家搞刑法。人家发大财还不用下地狱

你跟着做你算老几?人家有负面哲学的。宇宙法则来保护。?你跟着做,你下地狱,你完了。:joy::rofl:

Daniel

其实在帖子里回复过你。

天底下,哪有没有代价的事情?

也不算保护了左手路径。是你要走右手路径,你就要平衡曾经的左手倾向,故而似乎要经历一些困难的催化剂。

你走左手路径,其实一样遇到催化剂挑战的。你得要去除同情心,包括对自己的家人与朋友。你遇到的催化剂预设,很可能是很早遇到最爱的人以及很早就真心相交的亲密铁兄弟,然后到触发点时,你就必须出卖他们。出卖别的人都没啥用,必须出卖他们。以及类似这种诛心的事情,得亲手去做。

任何事情都有代价的。

还有别以为三升四就完了。负四里头有的苦吃,还有四升五,五升六。

我不清楚右手的四升五,五升六难度怎样。但是确定极性之后,正四密度环境以及同伴支持(相比负四,更紧张的同室操戈),正四有可能不再那么难。从正面高密屡屡跑来三密当流浪者,寻求增加催化剂难度,可以推测他们过得比较舒坦。这算不算因果报应的某种回馈?

上面这段话,其实有可能会让选择正面极性的人看了之后退极性。因为此时的极性选择有了一丝功利心。(为了高密度的舒坦)。但是你似乎非常在乎这个公平性,我只能尽力解释。其实我也很难原谅过他们,很难原谅理则大道。我知道有多困难。

还有一点要弄清楚。右手路径的玩家,面对利益冲突的时候,不一定必须对左手路径玩家采取避让的。你是可以有机会在不太损失极性的同时,运用智慧与力量,来合理给对方制造催化剂难度的。换句话说,他们也得面对催化剂的艰难之后,才能拿走那表面的果实的。即使只是一个短暂虚妄的果实,他们至少也得勤奋努力,而且切实通过他们路上催化剂考验才能拿到。不是他们爱怎样就能怎样的。

但是对于右手路径玩家,要这样操作,首先必须去吸收左手玩家带给自己的催化剂,率先平衡,率先反省自己的催化剂课程。越能尽早从自身催化剂的局中走出来,越能清晰看到对方的催化剂功课。

你想要对抗的话,就用这种方式去对抗。

要想做这些事情,你就不是在极化这一条线上用功。你得在爱-智慧-力量上同时用功。有个提醒:优先级上面,爱>智慧>力量。因为如果力量超过智慧,就会干蠢事。如果智慧超过爱,就会退极化。

我觉得是不是要把这些集合起来开一个帖子,以前也曾经在微信群里讨论过。很多人与左手路径互动时,都会问这样的问题。

OneBeingOneLife

感觉这里面有一些误解,负面极化没有这么容易,一些人拥有比较好的物质生活也并不是轻易得来的,显化这些并不是那么轻巧的事情。

两种极化可以看作靠近光,靠近光的每一步,享受更高密度的光强度,都要经历一些催化剂,这个过程实际上都要付出催化剂的代价。就像现在每个人付出的代价一样。即便很多人现在可能已经很好地处理了一些催化剂,但不可否认曾经经历催化剂的日子,也并不舒服。

对任何人来说,比较难的是追求适当的显化和平衡对显化的执着,有时候会明显感觉到其中的矛盾。

发展灵性与发展物质生活,两者必然都要占用一些时间精力,如何平衡好,也不容易。那么一个人可以考虑,都不要看轻看重其中任何一方,都需要用心对待它们。直到自己很清楚自己各自需要多少,很好的平衡的时候,那么就可以比较平稳的继续前进。

1 Like

这个帖子感觉不容易切入到讨论中。

今天看到了一个信息,倒是有了切入角度。

信息是关于一部《魔鬼代言人》的电影评论有关,电影的内容大概是描述美丽国律师治国,金钱操控陪审团选择,撒旦千百年化身存在于地球上,电影中撒旦化身的律师界大佬宣称,他满足人们的欲望,他是人权主义者,为了捍卫人们的自由,所以他可以站在有钱有势的人的立场,为他们争取他们的最大利益,譬如攻击受害人的不完美,而巧妙地将责任完全归咎于受害者,甚至污蔑受害者是为了利益或某种博取关注而污蔑被告等。

我看到的评论观点指出,新自由主义会故意扭曲,从而模糊那种善恶的界限。

然后我又发现,或许基于对那种模糊的假合一的论点的厌恶(这可能是负面思想手段之一),包括我自己在内的一部分人,正或曾经,采取了另一个极端,那就是变得特别苛刻,严重地认为某些细微的失衡,是某种特别糟糕的负面极化。

也就是说,我采用了一种特别极端的,过于完美的正面极化的高标准,来衡量自己以及他人和现实。

于是我自己一度容易悲观,且愤世嫉俗,也觉得不被理解。

我丧失了某种宽容度,估计也让人感到压力。

我们处于意识发展的什么位置,那个位置下我们的极性特征,会成为一种与世界互动的标准,筛选和影响着新接手的信息。

举例来说,两个人,一个天性保守,看重责任,于是对现实中的放纵看不惯,致力于让人谨慎选择。于是可能认为那些放纵的人存在偏见,认为他们是负面极化的。忽略了人们存在多样性与复杂性的这个中性角度可能,也忽略了有些人就是要去体验,才能学会。

而另一个人,年轻时真的放纵了,体会到了放纵的结果,于是接下来也成为了劝诫者,也可能将某些人的表达,看得很严重,做出某些评判。但实际上有的表达是思想上的探索,人们实际有着分辨与自制能力,并不会去轻率冒险。

而这两个人或许曾经有交集,是互相厌恶或对立的。如今立场竟走到了一起。

而关键是,其实这两类人所认为的负面极化,其实根本不是负面极化。两者的错误认知,却让类似原本可以团结的双方,呈现出对立分离的趋势。

而真正的负面则可能在背后操控,是真正的人心操控,一种负面的智慧,举例来说,最近有一个王妈的人火了,类似以打工人视角吐槽那些不现实的网文情节。

而某些负面操控的纯利益导向资本是从容的,让打工人的反抗成为了商品,一方面塑造了一个典型,打工人反抗却火了红了的典型,让一些人也向往这样的成功。另一方面,让反抗越来越多,以至于消解,因为常见了,麻木了,习惯了。还有一方面是多样性出现后,人们似乎产生了对比,原来还有人比自己更惨,于是心气平了,于是不会去思考更本质的东西,譬如为什么不公平产生,譬如为什么自己会被物质消费主义裹挟,为什么会被大众统一成功价值观影响,自己的存在价值与意义是什么等。

深谙人心变化的负面,他们知道,只要人们还不能敏锐地,整体性地,反思性地觉察,那么就依然可以被煽动,被玩弄。那一摊浑水,混淆的意识或情感的浑浊的集体意识之水,或湖海,将持续存在。

综上,我会认为在讨论负面极性的互动,及他们的因果法则影响上,**辨析什么样的行为才是已经拥抱了负面极化的行为,**对那样的人是有必要割席远离,祝福致意,各走各的阳关道,而对方也会清晰地意识到,你是不可能被操控的,他在你这里只会失败,于是对方也会主动远离,各自走自己的路。

而我们不能辨析的话,对方会很乐意在背后操控,看着我们指着别人的正当行为说,你这是服务自我,你这是负面极化,你怎么可以不考虑别人而那么自我自私(我们都有自己的局限),你怎么可以不完美等,可能负面正为自己的成功而大笑,他们可能还未正式认真上场,认真地强化我们的人格膨胀,以看小角色的轻慢眼光看着。

而人多力量大的我们,则可以在这种被小瞧的背景下,多做内在工作,默默平衡成长,发现自己与大众的更多相似,发现自己也有的那些不完美的方面等。

所以或者我们可以做的是,清楚个体面对一个情景,可能有的许多反应,确实存在相对的正负差异,而人是变化的,是持续发展的,不用直接等同于整体的正负极性道路的盖棺论定。

1 Like

业力同等作用在正负实体身上,
但正负佬对待业力的态度不同。

没宗教的地狱,我从根本上觉得地狱机制非常奇怪,好像在用刑具重复训练灵魂能不再畏惧被刑,逐渐训练出漠然看待的态度。
似乎是一种古代佬体验了“国家刑罚恐吓民众顺从统治听话”的可行方案幻想出来服务宗教的。
宗教描述的天堂某程度上也很搞笑,至少我这么认为。进化不只是一种“只存在享受”的环境里,宇宙无限多需探索扩展自我的。
但或许对古代佬而言,宗教的天堂美女加地狱刑罚,萝卜加大棒奖罚更好使。给现代佬也依然很有市场。总之是基于恐惧与诱惑的,多少觉得不对劲。
能否基于无条件之爱?一般来说作为地球人几乎不懂这个。

像地狱的,可能比如马尔戴克爆星后,全星球灵魂恐惧到无法穿透的纠结?
(马尔戴克佬们互说对方是坏人,都诚挚相信自己是正义,绝不宽恕邪恶而发起战争毁灭该星球)

理则只推动进化,但不靠刑罚,靠爱。
然鹅实体们有自由意志,创造各种可自我惩罚的玩意,给自我享受。
太多的秩序,其本质是负面的。

更多 负 业力态度

2008-10-11 quo
Ra谈到业力,他说如果一个实体以一种有意识地 缺乏爱的方式对待其他存有,这个实体就会在业力上被牵涉其中。他们同样说 停止行动的惯性可以被称为宽恕。
这引起了一个有趣的问题,考虑一个负面的实体,为了极化,他会有意识地尝试从所有与其他实体的相互作用中排除心轮的能量。
那么对于负面实体 业力是什么呢?如果负面的实体积累诸如业力这样的一个事物,负面实体如何减轻业力呢?

我们是Q’uo,我的兄弟。要回答那个问题 我们必须将你放置在负面的心态中。对于负面的心态来说,业力是可口的。业力的累积是可口的。在制造更多的业力中有很多乐趣,因为这是控制其他人并操纵其他人的副产品。因此,在服务自我的道路上不会有减轻业力的努力,而仅仅是去磨光狂怒和愤怒的刀锋,直到它更加有穿透力,更加有效。

我们能否进一步地回答你,我的兄弟?

G:原来是这样,那么,业力在第三密度的实体上普遍地运作 但是有两种不同对待业力的态度,是吗?

我们是Q’uo。那是精准地正确,我的兄弟。

G:谢谢你,Q’uo。那就是我全部的问题了。

更多 地狱

1979-11-18 Hatonn(Carla 传讯)
发问者: 是否真的有个外在的地方? 一个地狱… 一个灵魂被放逐的地方 如同圣经讲述的… (其余的听不见).

我的姊妹,我们可以两种方式回答,有些行星完全把自己弄得如同一个地狱,若没有外在的干涉 将持续处在完全骇人的状态. 这样的星球再没有能力把自己从完全的惊恐解救出来. 他们是如此地害怕 以致于他们的灵魂紧粘着彼此,到最后形成一个无法穿透的恐惧的纠结,每一个实体都感觉与他人完全分离,也与造物主完全分离.

你们星球尚未走到这条路上,你们人群中有许多实体十分地正面,你们星球在这个时期没有机会成为这种星球.

就我们对你们宇宙的认知,这是最接近地狱的存在状态,然而,我们并不是完美的,我们的资讯也不是完全的. 我们只是比你们看得多一些.
但我们的理解是进化过程如同一个不断向上的阶梯,在每个阶梯的尽头 有些实体可以继续前往下个阶梯; 有些实体则需要重复这个阶梯直到他们学会这里的功课. 因此,天堂与地狱的称谓是相当主观的.

对你们而言是天堂的地方 对我们未必如此; 对我们而言是天堂的地方 你可能无法理解. 因为我们每一位都有自己独特的心理构造,那是灵魂经过无垠岁月发展出来的.

最后 你们的神圣作品,被称为圣经,提到的天堂与地狱是某种困境的结果,这个困境是人们不能轻易地理解他们必须改变个人的生活. 这是不幸的,拯救的基督同时也代表审判者,这个设计原本是要使他的追随者有资格通过审判,但结果并不成功.

我们对你说的真理是内在的真理,那是不明显的,我们不要求你相信那你无法相信的东西,但请求你倾听 并 拿起你需要的话语.

70.7 发问者:为什么较高自我不情愿进入负面的时间/空间?
RA:我是Ra。较高自我不情愿允许它的心/身/灵复合体进入负面时间/空间,就如同你们社会复合体的一个实体不情愿进入监牢;基本的理由是相同的。

更多 负 偏见

19.17 发问者:你能否告诉我,什么偏见创造出他们的动量、朝向已捡选的服务自我途径?
RA:我是Ra。我们只能以暗喻方式来说。有些(实体)爱那光明。有些爱那黑暗。这事的重点是:独特的、无限各式各样的造物者,在其经验当中选择并玩耍着、好比小孩子去野餐。有些小孩享受野餐、并且发现太阳是美丽的、食物是美味的,游戏新鲜有趣,在造物中喜悦地发光着。有些则发现夜晚是可口的,他们的野餐是:其他实体的痛苦、困难、苦难,以及检视自然的乖张处。他们享受不同的野餐。
所有这些经验都是可得的。由每个实体的自由意志去选择玩耍的形式、愉悦的形式。

更多 负 丛林啄序

62.16 发问者:是否有其他位于服务自我途径上的群体、和那些来自猎户星座的实体结合在一起?好比说,那些南十字座的实体,它们目前在地球上工作着、为了相同类别的收割?
RA:我是RA,你提到这些南十字座的实体是猎户集团的成员。容我们说,并不是依照可理解的措辞,这个集团来自不同的星系,所以应该用一个名字统称。而是那些所谓的猎户星座的行星级社会记忆复合体占上风、因此统治着其他成员。你一定记得在负面思考模式中,总是有个啄序,容我们说,在分离中、权力对抗着权力。

62.17 发问者:借由在地球上创造最大可能限度的、负面导向实体的收割,猎户集团的社会记忆复合体增进其力量,我假设这股力量进入该复合体的全体气力中,啄序大致维持不变,而那些在顶端的实体依照社会记忆复合体的总体气力获得气力?这是否正确?
RA:我是RA,这是正确的。越强壮的实体获取更多份额的极性。

62.18 发问者:那么,在猎户集团的啄序顶端的实体…嗯,让我先问这点:我们现在谈论的是第四密度群体吗?
RA:我是RA。猎户集团包含第四密度、以及为数不多的第五密度成员。

62.19 发问者:那么、啄序的顶端是第五(负面)密度?
RA:我是RA。这是正确的。

62.20 发问者:位于猎户集团的啄序顶端之第五密度实体,容我们说,即其领袖,其目的是什么?我想要理解他的哲学、关于他的目的、以及他对于未来的计划,我们称为的未来或他的未来?
RA:我是RA,这种想法对于你们而言不会如此陌生。因此,我们可以讲述穿透密度的事情、因为你们星球在这个空间/时间链结有些负面导向的行动正产生影响。
早期的第五密度负面实体,如果导向于维持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的凝聚力,可以依它的自由意志、决定智慧的路径仰赖于操控,以精巧的礼节举止操控所有其他自我。于是,凭借它在智慧中的各种能力,能够成为第四密度存有们的领袖,领导它们走向通往智慧的道路、借由探索自我之爱与自我之理解的次元。这些第五密度实体认为这(宇宙)造物必须被放置在秩序之中。
在这个收割(过程)中,处理一个平面、好比这个第三密度、它将更清楚地看见呼求的机制,并且有着少很多的、朝向掠夺或思想操控的变貌,这些变貌被给予负面导向实体。虽然允许这种事发生,即遣送较不睿智的实体做这种工作,任何成功(果实)都将回馈给它们的领袖。

更多 负 生活环境

87.7 发问者:这个特别的第五负面密度实体的环境状况是什么、他如何与第四负面密度实体协同工作以确立权力与控制?关于他自身作为造物者与使用第一变貌、以及使用第一变貌延伸到第四负面密度,他的特别哲学是什么?我希望这不是一个太复杂的问题。
RA:我是Ra。你们同伴的环境是岩石、洞穴、不毛之地,因为这是智慧的密度。一切所需可以被思想并接收。对于这个实体、几乎不需要物质界的东西,如果你愿意这么说,或空间/时间复合体的各种变貌。

quo
当一个正面极化者在信心中活出一生,在良善、真实、美丽的双臂中,他容易倾向感觉安全。
然而,一个走在负面途径的实体感觉哪儿都没有安全,没有避难所;他感觉唯有自己可以倚靠,只能指望自己。
因此,这样的实体有较大的起初原因去打造个人力量,以及较大的推动力去建造魔法人格。
……
你们在第三密度中的经验对于那些选择负面性的实体提供一个比较简单的开始通往形而上的力量基底。
不明显的事项在于负面途径逐渐变得越来越困难,直到最后它是条不可能继续行走的道路;反之正面途径是永恒的。
……
正面的途径充满阴影、问号、疑虑,持续地学习和平衡。
选择正面性等于选择不简单的早期课程;
选择负面性等于选择简单的早期课程。
……
无论如何,在第五正面密度中,有一股恒常的流动返回社区与团体中,共同享用餐饮,共同参与敬拜与仰慕太一无限造物者的仪式,以及与伴侣、朋友们快乐地调和在一起.
在第五负面密度中,没有什么东西给这样一个实体,除了洞穴、岩石、独居 与寻求.

更多 正负 三密路途

1992-06-14 quo
首先让我们定义黑色艺术或黑魔法艺术。形而上,包括服务他人和服务自我途径,发生在一片看似幽暗的场域中。对于这两种极性,形而上工作的背景是幽暗的形而上环境,因为在第三密度的幻象中永生圣灵的形而上意识隐藏在深沉与未点燃的心智根部之中。

因此,寻求暗黑和寻求光明的双方都在一个共同的暗黑地面上开始寻求,那个未知的幽暗。

在这个寻求能量或力量的水平上,寻找真理在夜晚的状态下进行。月亮最微弱的光即是一个寻求者灵性上最亮的照明。要区别真理和彻底的虚假或(…)是极度微妙与困难的工作;同样地,要在同一个活动中,区别它是正面地倾向服务他人与无限太一之爱;还是寻求服务自我的方式,也是极为困难的

许多形而上的寻求者期待寻求正面真理的过程可以在正午的太阳[形而上的说法]之中完成;这并不真实。形而上的寻找并不清晰、明显或简单,在座的每个人[正在聆听这个器皿讲说我们的想法]都知道这种例子—把未必真实的东西错认为真理,也记得一些实例—好比一个人以为自己发现一道闪耀之光,结果它是相对无价值的并未充满光或力量。

在微弱的月光下,阴影可以蒙蔽人。那么,在形而上的寻找过程中信心是伟大的照明器,信心无法由一个人给予另一个人,每个人得在心智和身体的灵性部分孕育该信心;所以信心是个人的,由自我所创建。

现在我们回到如何应对负面实体的观察。
当一个正面极化者在信心中活出一生,在良善、真实、美丽的双臂中,他容易倾向感觉安全。
然而,一个走在负面途径的实体感觉哪儿都没有安全,没有避难所;他感觉唯有自己可以倚靠,只能指望自己。因此,这样的实体有较大的起初原因去打造个人力量,以及较大的推动力去建造魔法人格。再者,负面实体建造魔法人格要比建造正面导向魔法人格简单。负面实体只需要试图为自我(聚积*)所以可能的力量,不管它是什么种类无须任何辨别或判断。
(*译注:小括号的字眼为译者的主观猜测,原文为听不见)

相反地,正面极化的实体前进经历平衡所有事物对立面的过程为了确认真、善、美的最谨慎平衡,对于正面导向实体而言他很清楚这个幻象的外观偏向负面事件和环境。为了澄清正确的行动和正向使用力量,他必须谨慎地平衡所有的刺激。
是故,你们每个人拥有的任务似乎比较困难—选择活出一个属于信心的人生。这两条途径都是太一无限造物者赐与的,虽然造物者含蓄地在经验中提供暗示,那就是正面服务他人的途径是比较可取的,更值得渴望的;负面途径也在招手,如这个器皿会说的,该途径也是(…)属神的,因为除了太一无限造物者的能量,没有其他能量了。

再者,你们在第三密度中的经验对于那些选择负面性的实体提供一个比较简单的开始通往形而上的力量基底。不明显的事项在于负面途径逐渐变得越来越困难,直到最后它是条不可能继续行走的道路;反之正面途径是永恒的。

……

需要大量的智慧才能够沉着地、客观地凝视形而上恶毒行为的面容,因为那些接触到形而上源头[属于第四负面密度]的实体为自己收藏两个东西。一个是具备自信和踏实的第三密度人格,在这类的实体中有种真实的灵性乌黑状态,一种经过焠炼的憎恨—它看不见阴影。
正面的途径充满阴影、问号、疑虑,持续地学习和平衡
选择正面性等于选择不简单的早期课程;选择负面性等于选择简单的早期课程
从而,一旦该负面实体进展到某种地步他绝对地确定自我不需要什么信心,他便拥有一个明显的优势;反之,正面极化的实体仍然在处理无尽的、令人困惑的灵性风景中的阴影,只有微弱的希望之星,以及稀薄、纤细的信心之月光在照耀。

在这种情况中,不只有活着世上的负面实体发出致意,还有更高密度的灵体以它奇异的方式和该负面实体合作。
正面途径必须被视为一个希望和信心之处,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接受。正面的朝圣者把一股强健的渴望放入心中,那就是愚蠢地跃入未知的深渊中,没有确切性的保护,在半空中面临个人安全遭受表面上的毁灭,不依附任何东西除了对于一切都好的信心,知晓无须惧怕任何东西

更多 正负 进化旅程

1990-07-01 quo
因此,那些在你们密度中漠不关心的实体们最是令人哀悼,因为他们每天吃吃喝喝 快快乐乐地生活,从不考虑服务他人或服务自我,他们单纯地继续这个密度的经验,当毕业典礼到来之际,才发现自己尚未毕业,尚未学习到爱,尚未学习去 转向光 或 使用光. 于是他们将接受-- 不是地狱,除非你认为第三密度是地狱,只是另一个第三密度的经验,历时大约7 万5 千年[以你们的纪年法].

已经适当极化的正面实体将移动进入第四(正面)密度,彼此变得越来越靠近,开始形成如此和谐的社会,所有实体的思想都是开放的,于是他们成为社会记忆复合体,每个在这个社会的实体都能够知晓与感觉该社会中所有其他实体已知晓与感觉的东西.

在第四负面密度中,实体们有着类似的企图,即越来越强烈地去完善爱的功课,以负面的角度来说,那总是锺爱自我与掌控他人,对于第四负面密度的实体而言,这过程是一个恒常的消耗,因为他们组成不安的联盟,他们总是准备去挑战某个他们认为最棒的家伙,为了获取他的力量,并控制他.

因此,虽然思想可以被全体知晓,实体们以各种可能的方式 尝试隐藏、武装、与护卫自己的思想.

然后这些实体必须获得足够的自我之爱的力气与使用那股爱的能力,用在他们认为是给予造物主的诚实服务,于是能够去使用下一个密度的光芒,也就是智慧的密度.

在第五密度,一个实体发现有大量(时间)与其他实体隔绝,正面与负面实体寻求它自己的独特途径,终于握住完全知晓自我的智慧.

无论如何,在第五正面密度中,有一股恒常的流动返回社区与团体中,共同享用餐饮,共同参与敬拜与仰慕太一无限造物者的仪式,以及与伴侣、朋友们快乐地调和在一起.

在第五负面密度中,没有什么东西给这样一个实体,除了洞穴、岩石、独居 与寻求.

毕业到第六密度对于负面实体十分地困难,因为第六密度是合一的密度.

当负面实体抵达第六密度,他们在那儿充分地理解第六密度的功课,那就是,所有事物皆为太一,他们发现他们负面的途径到达尾声,来到了一个停顿点,在进化的旅途上,连一丁点都无法再前进. 使用他们拥有的每一分决心、意志、与信心,他们促使自己转换极性 为了能够继续进化.

在那个时候,这似乎是一个服务自我的选择,因为我们可以说 在所有的密度当中,都有一股无可否认的进化驱策力.

然而,当该负面实体已经切换极性之后,它很快地发现到这个选择的甜美,它必须回顾大量它曾错过的资料,但改信者(convert)却是最火热的,如果要做区别的话,它甚至比那总是维持正面极性的实体更炽热,成为正面中的最正面实体,最有爱心,最渴望服务的那个实体,因为它知道它终于发现那可以继续其进化旅程的真理.

所以你可以看见我们待会儿要讲的主题必须倚赖着这个漫长的背景*,才有一个适当的视野,甚至到了第六密度 都还不是学习的尽头.
(*译注: 即刚才Q’uo 讲述的正面与负面之进化旅程)

90.21 ra
由于缺乏一个更精确的形容词,让我们这么说吧:这个理则有一个朝向亲切的偏向。

90.22 发问者:那么你说的是:在两条途径中、比较有效率的那条可以在第二密度中、下意识地察觉到、就是服务他人的途径。我是否正确?
RA:我是Ra。我们并未声明、哪个是比较有效率的途径。然而,你的假设是正确的,因为在先前的询问中、你已经详细地检验各个路径、并有所觉察。

回头想了想,上面一段话有些是过于抽象与理想的论述及某种假设(负面的高兴这一段),相当个人性。

不过核心三点估计是不变的

一则是,希望我们都察觉到,有时候我们感受到的敏锐,是来源于某种极性的不同与巨大差异,于是强烈感受到一种异类的排斥感。这是源于不同的个性配置。而不是真的正负极性道路的拥抱选择不同。

二则是,在上面那一点的基础上,一方面消解他人对我们,我们对他人的偏见的评判的强度,如果不能,那就远离,或暂时眼不见为净。

三则是,我们时不时会处于某种混淆状态,其行为反应的相对正负性,也是普遍存在的。那么对于一个人的具体的行为反应,存在着许多可能性,相对的正负性皆有可能下,我们是继续给对方批判否定,让对方更加偏向于选择负面行为呢,还是给与某些正面的认可力量,让对方偏向于选择正面的行为。如果是我们自己处于某种挣扎或痛苦的情况下,又希望别人给与自己什么支持,或者什么委婉的劝诫等等。

在正面与负面互动的问题上我想到了这些。爱负面存有,并不是爱它们的负面性。很多时候,有爱的实体,可能会来到一个矛盾的位置,这是由于有一种爱人与对人好的模糊性,有可能导致对负面性的同意。爱负面存有会让负面实体相当排斥,而同意负面性会让负面实体感到喜欢。爱让负面性离开,同意就让负面性得以保留,以至于自我内在也拥有了微妙的负面性。

2 Likes

我说下我最近看到的说法(和想法):

大家有没有想过,(从“功利”的角度来权衡如下:)如果高于第三密度的正面和负面密度是一样“舒服”的话,为什么非得奴役压榨别人而不是大家一起处于舒服中呢?我想可能的解释如下:1. 负面实体最根本的目的是爽/快感且逃避痛苦,而上帝对这个世界的最基本设定则是痛苦(目的是把人类从现象世界拯救出来),路西法从来给人类的都是爽/快感(目的是欺骗,获得同意)2.现象/显化/非精神世界对某个个体自我有利的所有事物一定对其他个体不利;3. 负面实体不愿自己受苦,更不愿承担他人的痛苦,只想自己爽。
正面的道路是(出于同情)(为他人)受苦的道路,负面的道路则是爽的道路。

所以咱们所俗称的“(现象界的)好日子”可能并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目标,而是回到精神界(第八密度)。在那里的快乐不是“享受”快乐,而是在互相自我牺牲中实现快乐。我们或许“享受”快乐的观念太根深蒂固了。

1 Like

正负途径哪个更爽因人而异吧,但从功利角度看负面性肯定对的。

我也说个理解的角度,负面途径是一种,倾向控制宇宙的一切使之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而正面途径倾向去接纳宇宙的一切无限体验。

7.14 ra
意图是选择社会中所谓的精英份子[一种变貌复合体],然后透过各种效应,来奴役那些他们视为的非精英份子,这是他假定的统一方式。
这个概念是将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的杂草去除,然后添加所谓猎户集团设想的变貌,即一个帝国。
他们所面临的问题是由分离之概念所引发的、大量随机能量的释放。这情况造成他们容易受伤,因为他们自己的成员之间的变貌并不和谐。

62.20 ra
早期的第五密度负面实体,如果导向于维持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的凝聚力,可以依它的自由意志、决定智慧的路径仰赖于操控,以精巧的礼节举止操控所有其他自我
于是,凭借它在智慧中的各种能力,能够成为第四密度存有们的领袖,领导它们走向通往智慧的道路、借由探索自我之爱与自我之理解的次元。
这些第五密度实体认为这(宇宙)造物必须被放置在秩序之中

46.9 ra
控制是负面极化使用催化剂的关键。
接受是正面极化使用催化剂的关键。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