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一法,佛,道,基督教的异同点

我之后慢慢加我的观点,先开个帖给你们分享
不然在聊天室里记录以后就没了可惜了:joy:

我比较了解的只有基督教(去过教会一年)跟佛家(我并不认为它是宗教虽然它确实被宗教化了)

他们三个的共同点就是一法里说的,释迦摩尼跟耶稣传达的其实也是一法,不过佛是第六密度以传智慧为主,所以讲的东西更深奥复杂,耶稣第四密度以传爱为主,所以他说别人打你的左脸要把自己右脸转给他打。这不就是一法的重点吗?都是教导大家要服务他人用爱包容

三个的共同点都是帮人类从业力的轮回中解脱,佛说脱出轮回,耶稣说永恒的天堂。以前我以为耶稣说的天堂是佛家的天道。但天道属于轮回之中并不永恒,现在才理解耶稣说的永恒永生的天堂是脱出轮回选择正面道路。

再说这业力之中的六道轮回,分三善道与三恶道,做善不作恶可以累积福德到天道,但享福完了之后会再坠入三恶道。就如车轮一样周而复始。只有行善不求回报真正发自内心的善才是功德,才能帮助自己脱离轮回。这就是一法里说的服务他人,这不是普通的帮助别人,而是要把别人放在自己之前。

怎样才算放在自己之前呢?一法很清楚的说了至少别人51%也就是你有一百块你愿意给别人51块。你有一百亿你愿意捐出去51亿,所以那些有一百亿捐一亿其实是远远不够的。就跟你有一百块你只卷一块,这是远远不够的。当然这不能单单用金钱衡量只是比喻

之前有人说到某人捐款所以很善良,在佛家来看公开捐款的时候就得到了声誉,也就是得到了果报,就不会再有其他了,这叫阳德,做给别人看的没有用。行善不宣扬并且不是为了得到好报而行善,打从心里想帮助别人这才是功德,也就是服务他人。

而在这里就要说到基督教的不同了,佛跟一法都是主张个人行为自己负责结果。但基督教如今的传达的并不是这样,他们让教徒们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主,自己的一切都是主在作用。所以导致很多教徒觉得自己不能帮助别人,因为一切要靠主……自己什么都办不到

佛说众生都是过去父母未来佛,也就是每个人最终都会脱离轮回并成佛。这跟一法也是一致的。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只是学习的进度不同罢了。

佛不把自己称为神,只是老师,其实耶稣也没有自称为神也是传信者。但基督教把神跟耶稣当做一体来崇拜。这就导致了基督徒不是想学他怎么做人,不记得把自己的右脸给别人打而只是把他崇拜成神,别人不能轻视我的神。我也不会变成神只能相信他并得到他的眷顾。这样就完全忽略了耶稣教导的重点,也就是包容与爱

另一个地方就是包容性,一法跟佛都对其他宗教信仰很包容,但基督教认为自己是唯一真理,认为不信神就是被撒旦诱惑会下地狱。没有听说过神就是没有被神选中还是会下地狱。哪怕一辈子行善只要不信神就下地狱。其实这并不是耶稣的教导而是基督教的扭曲。美国如今很大的矛盾都来自于基督教这种扭曲不包容。现在欧洲天主教都能接受同性恋婚姻但基督教不接受甚至排斥。

总的来说他们原本要传达的是一致的,只是佛教跟基督教变成宗教之后被扭曲了。扭曲最严重的是基督教,佛教也有,比如现在的很多和尚不是真和尚庙不是真庙。在家修行佛法的居士有一部分只念经不管身边的事跟家人。不修世间法怎能修佛法。基本上人一生中最大的功课也就是催化剂就在最近的地方,身边的亲朋好友也许是前世冤家,先学会如何跟他们好好相处是必须的。

加个相似共通会不会好一点?增加讨论面?

譬如儒学的【知耻而后勇】,和宽恕与责任有关。国内相当多人用儒家道理指导自己,,譬如罗翔和董宇辉。

开始前进的第一步,都是面对和承认。面对错误,责任,局限或无知,等一切让自己产生负面情绪的事物。

否则可能快速宽恕自己,合理化自己,甚至认为自己是给人创造机会,对方不能做到一切都是爱,是对方自己的错和愚蠢(偏负面),于是止步成长,或更大的成长。

说到耻,还有羞耻,又涉及一种打压他人自我意识的负面pua,这也是需要辨析的。

只说区别就好,不要涉及优劣.

我只是对这些方面不懂, 想听听懂的人的看法.

每个人多少都会有点主观意见的,因为这个区别很多时候就是优劣

每个人的信念都是各种灵性资料/宗教的混合体.
在一法论坛说相同点还好,但说谁优谁劣,谁真谁假的话… :sweat_smile:

在这方面,个人认为,如果有需要,在交流或谈论它们各自的异同的时候,针对具体的形而上话题的哲学观点,进行比较会很有帮助。从总体角度比较,佛,道,基督等,则很容易以偏概全。我认为它们总体上都包含部分真理,也都有各自的扭曲,从局部上来说,精华的部分同样是存在的。总体上来说,都有很大价值,都提供了一条途径让人们去寻求造物者。:heart:

1 Like

嗯,现在就是根据个人的经验讲讲他们各自的扭曲在哪里

在我的接触里,扭曲首先是体现在个人层面的以及具体事物观点方面,比如修行佛法的,不同的个体,因为不同的领悟和误解,观点差异就很大。并且著作很多,有时候往往一个系统内,观点也是不同的。所以我通常不太在意修什么,而关注的是最终是怎样呈现的。

而且在众多的通灵传讯中,都有相应的传讯去矫正这种扭曲,以达成正面性的协调一致。像pathwork就是很好的矫正基督系统的,亚伦就是很好的相对不扭曲的传递佛法系统的,最终这些都是以一种更加真实和客观的方式在阐述诸如上帝,佛这些术语本来的含义。道教自然也是的,因为它更加小众,实际上也有很多团体在传递很好的教导。《一的法则》显然不是唯一的在传递一的法则这个单一的法则的资料。

1 Like

然而宗教特别是基督教是唯我独尊的,基督教之所以分裂成这么多支,还互认为对方是邪教,就是宗教的问题。他们不信别人说的

不去教会自己修行的受影响的少点
佛家也基本在家修行了,毕竟庙几乎都成了景点

现实中确实是有这样的宗教性的现象,这也是客观事实。总体上来说,是呈现多样化的。我记得carla认识的牧师就很开放,认为carla的信息是给不在教堂的人在布道,来认识上帝。对于走到一定程度的寻求者来说,都可以放下很多门派偏见的。对于已经有扭曲的,那也只多多走一段了。

1 Like

是的、有一部分还是很包容的,但可惜只是少数

这也是我没有继续去教会的原因
我发现它并不能让人变得更好反而容易让人变得自负

原本就很包容善良的人进去当然还是一样

分享一些或许鸡毛蒜皮事物的理解。

关于女娲造人的神话,我抓住了其中土与水的点,好奇背后是否有更深的象征。

又联想到基督教的创世纪,也有神在水面下行走等,诺亚的诞生也涉及水与土。

我又想起喜欢的红楼梦开端,关于女娲补天,这天,是道德经的中【无】,名天地之始,是一法中的太一无限造物主么?也是我们自己的造物主?

于是有北极紫薇的最高处(天),也有物质显化的南极(地),盘古开天辟地,则是混沌钟诞生的自我意识,也是曾经的太一的自我自由意志诞生而创造的象征。

女娲补天,炼五彩石,或五行平衡,让那向上的螺旋与向下的螺旋相遇和一起上升。

红楼中被遗漏的那块补天石,本已通灵,却不是世人眼中所喜爱认可的宝玉之形,它也哀叹质疑自己,或许怀才不遇,或许怪癖万端,曹雪芹莫非是流浪者?钗黛是他内在女性原则的象征,是其思考或探索的两个方向,所以有【终身误】的红楼梦曲,金是世俗外在,玉是内在灵魂。

这些情况,主要就是把自己的视为拥有权威性,大部分不太接受其他的资料,即便有些接受也带着凌驾的方式。这样的团体不在少数。

不是不在少数
而是几乎所有宗教都有这样的共同性
这也是之前讨论过的为什么ra不愿意一法被宗教化的原因

宗教最大的问题就是忽略自己也是造物者,而只关注于自己是造物所以只要崇拜造物者就好的想法

而这种想法最大的问题就是什么都交给神。美国无神论者们对基督徒的讽刺就是周一到周六作恶,周日忏悔一下就行了。毕竟进天堂只需要忏悔加信神。

而当他们真的如此以为只要相信神而不作为甚至作恶以后忏悔,结果就是永远选择不了脱离不了业力

所以你会看到一个很奇妙的现象,基督教为主的共和党反对堕胎。无论什么理由都不准堕胎除非母亲快死了。但孤儿,低收入家庭的福利却都是民主党在争取。共和党从来不关心

2 Likes

嗯。可以理解。除了宗教中的,其他的也有,我对这方面深有体会。那些团体中通常会有抬举人格,以及等级现象,非常巧妙的网络住其中的成员,有部分有领袖,显然有部分是猎户集团的杰作。一的法则总体上不会出现抬举人格的情况,吸引的特定人群不同,所以不大会宗教化。但依然有可能在个人层面带有扭曲的理解。因为它并不是个容易理解的资料,也需要通过其他中介资料,同时做不少基础工作。

2 Likes

我还是把我在群聊里的发言贴出来吧:

我可以说一法和基督教的区别。因为我有过长期持基督教信仰的经历。

一法不是独断的,而基督教是独断的,基督信仰以独一真神排斥其它一切(包括人类,旧约人类生来就有原罪——这显然是一种负面恐惧的铭印,而新约中基督的宝血洗涤了人的罪孽——人需要被神救赎,而不能成为自己)。这显然是排斥自由意志的。

而独断主义天然就是权威主义或精英主义的思想形态天然温床——一个思想或者信仰如果代表了绝对正确,那么所有人就要以这个思想或者信仰为是。而这个思想或者信仰不能自己直接作用于人类社会中,只能通过人类自己来影响其它人类,那么那些代表着“绝对正确”的人类,显然就会朝着权威或者精英的方向发展。无论很遥远的历史,还是最近的历史乃至于现在,都是这样。并且它不仅在排斥其它思想或信仰,其实实质上更是在排斥自由意志自身——自由意志不能违背“绝对正确”,在“绝对正确”的东西下人是“死”的。这一点在基督信仰的旧约中清晰可见。

在基督信仰的神话中,生命树上的智慧果,其实很能反映自由意志的意义。“人的眼睛明亮,知道要穿衣服”,其实也就是第二密度到第三密度的自我觉察的发生。

[14.1]Ra: 我是Ra. 就如同你们会穿上礼服, 你们也会投资或给第二密度生物穿上自我觉察的衣服.

可以看到这里“穿上自我觉察衣服”,与圣经《创世纪》中人吃了智慧果,知道羞耻,开始穿无花果叶做的衣服的相似性。

偷吃禁果(获取显化的自由意志)这一点不能被独一真神上帝容忍,被视为人类犯下的原罪。这就是圣经矛盾的根源,也是其中一切故事的开始。

因此,看似正面的东西,也可以实质为负面东西的铭印,因为它在用“正确的东西”来排斥、分离其它自我。这就是基督信仰十诫之铭印扭曲的途径,也是一切正面思想形态被扭曲(或者负面思想模仿正面思想)的途径。但是这一点其实是好辨认的,辨认的方法就是是否尊重人类的自由意志。


此外,基督信仰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人类呼求自由意志“合法性”的脚步从未停止,在基督教下也是如此。从马丁路德的九十五条论纲的“大字报”贴出来开启宗教改革的序幕,到后续众多哲学家对基督信仰的反思,都是独断神的退却,自由人的胜利。我举一个例子,莱布尼茨(没错,就是那位和牛顿共享微积分荣耀的数学家)在基督信仰下对自由意志的调和就很有意思:

莱布尼茨的单子论、前定和谐与“最好世界”理论,都是在基督教意识形态下的哲学产物,但在这些看似荒诞离奇的观念中,有很多可以发现奇妙的地方。

莱布尼茨认为,在现实世界中,如果没有恶,也就不会有善,或者说善也就不会有表现出来的机会。有了善和恶,也才有了自由意志选择的余地,人的自由才是可能的。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是一个保证善能够得到最大表现得世界,也是一个能够让人发挥其最大自由的世界。在上帝的理念中存在着无数个可能世界,上帝凭借他的善良意志,从中选择了唯一的一个最好世界作为现实世界。(邓晓芒《西方哲学史》)

尽管仍然一种是在作为绝对物的上帝之下的乐观主义,但这样的善恶观与自由观却有着非常辩证的思想,乃至于对后来的康德和黑格尔的历史发展观产生了重要影响(没错,并且它对后续康德(二律背反)-黑格尔(唯心辩证法)-马克思(唯物辩证法)的发展是有间接影响的)。

虽然莱布尼茨的这些哲学观点被当时(以及现在)很多人视为扯淡,但是阅读研习Ra资料的朋友们,是不是觉得莱布尼茨的说法有点相似?

没错,在这里,可以将上帝看作高我,现实世界中的人就是此时我们的小我。双方通过这样的实现自由意志,这就很像我们在自由意志话题中讨论过的高我与小我的关系。也非常像极性以自由意志选择的意义。

时至今日,在基督教信仰下的人,只要是真正对自己信仰有正面的、善良的真实信念的,而不是将它看作是一种服务自我或者寻求认同的工具的,几乎都会认可这样对自由意志的观点(至少就我所见所感受如此),哪怕他们并没有接触过莱布尼茨的学说,他们在思想上也会自然而然在不同程度上趋近于这一点,甚至走得更远。

2 Likes

同感
这原罪概念虽然能抑制一些人作恶并鼓励人时时忏悔自审
但也严重打击了人的自信跟自爱,会有自我厌恶或者厌恶人类整体的现象。但因为自己信主所以会被原谅,其他不信的还是有原罪。这就造成了歧视的温床

1 Like

很赞同无人你对伊甸园智慧果的解读,我觉得这理性的解读特别好。

以前和人讨论,启蒙时代以前,人类意识就像很听话的小孩子,父母/权威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启蒙时代之后,理性聚焦特定领域,产生科学,质疑神/权威,虽然也可能科学迷信化而狭隘或局限于物质,但对于意识发展确实一个必要的关键的发展。

基督教这个关于原罪的扭曲,或许是有人故意,也或许是对于【罪】的理解失去了其中性或平衡的本质理解,只侧重于贬义。或者因为人们过于怀念曾经,而厌恶当下,于是认为当初的选择是【罪】。

我之前认为自我意识的诞生,就是一个很重要的distortion(扭曲),而具备某种意识力量或意志,其发展也像婴儿脱离母体(天堂),逐渐长大独立等。

基督教的其他扭曲,似乎也是小孩子意识所常见的?

譬如希望被偏爱,自己是特殊的,这类自我中心化,比如被上帝拣选的民族。只有我可以上天堂,上帝只爱我等。

第二个扭曲,则是进入小学,还不能理解抽象概念,他人示范,然后开始崇拜这个人,再次交托信任与选择权,不再为自己负责。耶稣示范爱,示范神在内在,人人平等。但结局似乎是耶稣为人类赎罪,让人们可以上天堂。

似乎总有一种负面倾向,让人类意识像孩子一样,继续保持无知的状态?让人们相信可以不费力自我工作,就可以获得极好的结果。

而一种洗脑式的相信一切上帝自有安排,时不时会遭遇困境,让人们怀疑,而一旦提供支持的教区环境没有了,或被破坏了,人们很容易完全否定排斥。只有认可认同耶稣和察觉耶稣行为中的爱的实体,在坚信中,持续地工作,在生活中看见爱,才算是理解耶稣,走爱之路。

而那一类不信耶稣基督就下地狱的传教者,应该属于刚刚起步的新人?被利益吸引过来,还未播种的个体?

2 Likes

你体现了对历史的很大兴趣。就这方面可以继续多讨论一些。当然我对历史的讨论是我个人的有限看法。

人类社会的历史,或许是不断从动物性中越来越取得自我觉察、并且解放自身的历史。因此,自由意志是必须要解决的课题。对该课题的答案的寻求从未停止过。在宗教上如此,在哲学上如此,乃至于在宏观社会现实与微观个人生命历程也是如此。

在属世的哲学上,曾经有过机会,该机会是辩证法。如何从幻象中的二元对立(矛盾)走向真实的合一(对立统一),是辩证法的意义。但是这个机会由于后续一些社会运动停滞了,至于它是否能够走下去,还不知道。
在属灵的哲学上,这个发展从未停滞,此时最接近答案的就是所说的一的法则。

任何哲学的发展,都不可避免地要走向同一性,否则该思想就不是哲学了。没有同一性,思维去不了任何地方。而谁能够最先触碰到同一性的真相,谁就能开始解答自由意志。而或许在Ra资料中,这反映为智能无限与自由意志的关系。


自我意识(乃至于背后站着的自由意志),不是扭曲。将这里视作扭曲,其实思想进一步的延伸出去就是类似“原罪”的概念了——人类本不应该获得这种东西,于是就退回到某种狭隘的观念中。然而,自由意志有至高无上的意义。

[72.7]…混淆法则或自由意志法则在无限造物的运作中是完全至高无上的.

[36.12]无论如何, 个体的自由意志是至高无上的


关于你提到的基督教的两个扭曲,我认为觉察是敏锐的。并且,或许这两个方面,是一体两面的。一个是极度自我膨胀,一个是极度自我的无价值(自卑),于是只能崇拜他人(神像)。这一点可以参考自大与自卑关系的讨论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