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服务的几个问题

我之前帖子里的一些观点发生了变化,这里就不一一更正了,以下代表我的最新观点:


我觉得Quo与Ra提到的三个部分是完全依序对应的。
首先,“促进地球爱与光倍增效应”对应流浪者的临在作用——1,原文就是对地球。2,第二部分“灯塔”是对星球实体,所以第一部分还是对实体的话过于重复,这也不是Ra的风格。
其次,第三部分应该对应个人化——密度归属本身就是流浪者的个人化。你的表格中这部分对应了Quo的a存在明显的冲突,而且还把第五密度的智慧摘出去了。


我觉得流浪者的存在就可以增加地球的频率,无论ta是否觉醒,理由如下:
1,

Quo:流浪者属于一个比较光亮的振动品质,于是无须任何行动即可藉由本身的临在照亮这个星球振动.

Quo并未声明需要穿透罩纱这个条件。

2,

65.12发问者:仅流浪者的肉身存在是否就协助了地球?
Ra: 我是 Ra. 这是正确的, 其中机制就精确地如你所陈述的一样. 我们意指我们前一个答案的第二部分.[1]

唐的发问并未附加条件,而Ra也并未附加条件直接给予肯定,并且其所说的[65.11]的“第二部分”也并未附加觉醒的条件。

3,

[65.12]Ra:…一旦流浪者穿透遗忘(罩纱), 它有三个机能, 前两个是基本的, 第三个是独特的, 属于该特别的心/身/灵复合体.

这里Ra提到流浪者穿透罩纱有三个机能,并不意指在穿透罩纱前就没有这三个机能,而是意指这三个机能在穿透罩纱之后才能全部显现。

4,
流浪者最明显的特征是强烈的隔阂感,源于家乡频率与地球频率的不和谐,想象第三密度的地球是30°大温泉,第四第五第六密度的流浪者分别是40°,50°与60°,振频差=隔阂感=温度差[2],未觉醒=隔阂感=流浪者感觉冷=地球感觉热

不用深究好比流浪者的温度会不会冷却等问题,这个不在此讨论了,我个人觉得流浪者的核心振频是个发动机,这短短的人世一生,一些所谓的剧本或催化剂在流浪者的核心振频面前没有可比性,即流浪者的核心如其历史是悠久的、结晶化的、不会被轻易改变的。[3]


  1. 第二部分意指[65.11]中“Ra:流浪者还有个目标是以它们的振动型态减轻整个星球的振动, 从而改善星球不和谐的效应, 以及缓和不和谐的任何结果.” ↩︎

  2. 顺便提一嘴,这也是为什么第六密度流浪者的隔阂感是最强烈的原因 ↩︎

  3. 我们是比地球都古老的存在好嘛 ↩︎

2 Likes

好的。让我们来继续尝试讨论这个问题。我们部分对部分、点对点地讨论这个问题。


我们首先需要注意一个逻辑关系。

1.上述引用的Q’uo通讯部分所述的是层次。有三个部分。
2.[65.11]所表达的是目标。有两个部分。
3.[65.12]所表达的是机能。有三个部分。

你的意图,在于将Q’uo通讯层次与[65.12]机能各自的三个部分直接对应起来。我刚看到这段材料时,也感觉如此。但是,是否考虑过层次机能,或许在逻辑上并不是一回事?

我们接着继续查看Q’uo通讯部分所述的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与第二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直接存在的意义。这是一种一般性的意义,但是因为每一个具体存在的实体而独特。
第二个层次要求参与特定工作(以才能聚焦于某点),该通讯材料举了一个比喻:“好比外科医生的手术刀”。这个比喻所反映的情况是:以自身自由意志聚焦于一个显化于世界的情况,从而是一种有技巧性的工作,例如医生、教师、科学家、政治家、乃至于更广大的一般层面中对他人的服务者。

需要看到,以上两个层次,虽然是主要在于服务他人,但也有所区别:第一层次在隐秘中服务(对应无人知晓的情况),第二层次在显化中服务(对应有人知晓的情况,或者说直接与他人有社会意义互动的情况)。并且,这两个层次是直接通过具体有限小我,对小我存在的当前环境所进行的工作

第三层次

再看第三个层次,该层次属于个人化的特质,“趁这个机会不只服务他人,也寻求平衡或调和自身存有的某个部分”。但是视野要放大,虽然这里说的是“个人化特质”,但是它调整的是什么?显然不是在当前幻象下的小我层面的,而是借由此次投生经验调整更高密度的自我的。因为此处这个个人化的特质,若只是指第三密度幻象下的小我,那么并不需要“趁这个机会”调整(因为小我本身就在经历这个机会),因此调整的只能是更高密度的存有。

这与在自由意志话题下所讨论的高我之蓝图与小我的关系有关:

[36.7]…高我方面在通过第六密度的过程中觉察到(自我)学习到的功课. 进展速率被相当良好地理解. 到达高我本然状态过程中必须做出一些选择, 这些选择出自于该心/身/灵复合体自身.
因此高我仿佛像一张地图, 在其中, 目的地是已知的; 各个道路也被清楚地知晓, 这些道路是由智能能量透过智能无限所设计出来的. 无论如何, 高我方面只能够编写课程, 以及如果它想要, 可以预先设下一些限制. 剩下的完全由各个实体的自由意志决定. 此为已知与未知之间的完美平衡.

借由对第三密度的投生与经历所编写课程的催化剂,高我通过这个小我的独特课程调整自身的经验。因此,第三层次是“向内的”。


以上是个人对Q’uo通讯有限理解的进一步阐发。接着再回答你的首段分析。

对首段分析的反馈

首先是倍增效应。参看[83.17]:

[83.17]…其次,我们会指出一个效应,我们已经学到称之为倍增效应.那些心智相似的实体一起寻道,将更为有把握地找到.

这并不是光临在就能简单做到的事情,而是要求与其它实体有所交互。倍增效应,或者说倍增法则与平方法则,或许也要显化出一个话题来讨论以继续显化理解。

其次是灯塔的问题。

在[65.12]的叙述中,灯塔以“”的关系,与牧羊人并列在一起作为第二基本机能,可见灯塔在性质上是与牧羊人是相同的。那么,牧羊人是好理解的,类似于领袖或者教师的职能,该职能要求与人互动。那么灯塔呢?那就是在众人面前活出一的法则,以闪耀出光芒,因此,它的对象是其它实体(同样要求与人互动)。这是我的看法。

最后就是第三层次:个人化特质。该点已经在上面表达,不再赘述。

因此,最后归纳:

  • 第一层次(表格正文第一行),对象是星球,存在即可;
  • 第二层次(表格正文第二、三行),对象是星球上的实体,要求与其它实体互动;
  • 第三层次(表格正文第四行),对象是高我。

该逻辑关系是明确的。至于第五密度的智慧,这在表格上的确是一个遗漏。或许第五密度同样可以像第四/六密度广播爱与爱/光那样广播出去那样,将智慧广播吧。或许类似上面Spirit.Wiki_Quora提到的“百猴效应”。但是此处我没有证据,因此没写。


对第1点的反馈:

参考以下讨论:


对第2点的反馈:

注意到一法原文中:

[65.12]…因此, 一旦流浪者穿透遗忘(罩纱), 它有三个机能, 前两个是基本的, 第三个是独特的, 属于该特别的心/身/灵复合体.

该前置条件“一旦…”是对应Ra所述的三个机能的。要注意到语义联系。


对第3点的反馈

看到了第二点的条件意义,那么可以再看这个讨论:

因为自我觉察不是一个陡然上台阶的过程,而是一个连续曲线的过程。只是当该曲线过了某一点之后,或许机能才变得显著起来。

因此,在这一点上,或许你与我并没有根本性的歧义。


对第4点的反馈:

为什么突然说起流浪者的特征隔阂感 :rofl:,我感觉似乎和问题不太相关(可能是这个遗忘与罩纱让你有所感发吧)。不过既然问题已经显化,那么也同样可以聊一聊。

聊天内容

老实说,就我个人而言,并不太在意流浪者的身份。虽然或许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对于我来说是真实强烈的,虽然这是如此的孤独,但是我是万千人类中间的一个,是如同绝大数人一样,同处于无人知晓的黑暗中的人类个体。

虽然如此,我还是会对流浪者的事务有所兴趣,因为其中会有许多有关宇宙的灵性意义理解。你所说的能量振动层级的差异与水温的比喻,我感觉是非常贴切的。

至于是否古老,我也未知,这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这一生我所能完全知晓的。但是你的说法还是很有趣的,我感受到了你的跃动。或许不必比较古老与否?因为一切都是同时发生的。触摸大地,你能否去观想它几十亿年后是什么样子?抵达永恒时的情况又会如何呢?大地如此,那么所遇见的其它实体呢?我无法言说这样的神秘,就让人类无差别的灵与我活在当下吧。


附注:有关倍增效应与灯塔机能的进一步探讨,可以参考这一帖子:
关于倍增效应的理解

如果一个流浪者来到地球后被极度的不适应以及地球人的冷漠和压迫弄得心灰意冷,同时他又没有接触过灵性方面的资料,在失望难受之后选择一种“自暴自弃”的生活方式,你为什么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呢?

真是个长帖子,其中很多讨论也是自己曾经困惑过的问题(譬如服务的being与doing),后来我的结论是

1、流浪者来地球核心是学习的(对自己的服务,也是对太一的服务)

2、流浪者到地球投胎,他们的频率本身比较轻盈而不适应有隔阂,这是与沉重集体意识的不适应,这不适应本身就是一种对地球的服务,减轻了地球振动不和谐。这不适应感将一直存在,哪怕流浪者催化剂处理得很好。

3、流浪者做自己,就是一个小灯塔,倍增器。如果被某些人有意识认可,那么倍增效应发挥作用。

4、一个人无法不服务,只是这服务的质量不同,或侧重不同,一个人越是清楚做自己,那个自我的精华越密实,就是越极化。正面道路开始关注服务质量,就意味着更多关注他人,也就倾向于提高服务中考虑他人的比例,且此时做自己与服务他人双赢,趋向于无条件爱,也就越接近毕业程度了。

1 Like

是的,我觉得许多流浪者单纯是留在这里,他们的思想和本身的振动就已经在服务这颗星球和这里的人了

1 Like

我没有觉得不可能,甚至觉得这是每个流浪者投生计划的固有属性,只是程度深浅的区别。哪怕在我接触灵性信息之后,也仍然很长久且深入的处于这种生活方式。

重点并不在于表面上体验哪种形式的生活方式,而在于该个体内在的态度,即流浪者前期觉醒的高度期望所引发的强烈隔阂感极易显化为“自暴自弃”/“没有信念感”/“穷困潦倒”的生活,ta找不到归属感,扮演不好这个社会中的各种角色,这也是之所以称之为“流浪者”的缘故,但我觉得ta不会完全享受或沉浸在这种状态里,因为这选择是被动的,渴望是被压抑的,但ta会在这种“沉沦”状态里重新认识、调整自己,积累渴望。

不过我也不确定,如果流浪者极度不适应,而痛苦万分,这低频影响地球多大?

或者说,影响地球振动,或者影响地球升维的因素是什么?拉后腿或阻碍的能量是怎样的?

如果说是猿猴晚期二密度家族保护意识形态,或人们脉轮堵塞,尤其是第三脉轮导向权力倾向等,混合这些因素导致的巨大冲突矛盾等。

流浪者只要不偏向负面极化,那么正常的矛盾混淆,应该不影响地球,其原本服务的意图初衷就实现了?

是的,我觉得只要流浪者不被带入负面的领域,即使经历很大的痛苦和不适应,其带给地球的效果仍然会是正面和提升,因为流浪者的思想和振动是更进步的。

所以可能流浪者就是单纯地来到这里,当一个“普通人”,即使没有了解过这类灵性资料,其服务的意图也能实现,因为已经给这里带来了一股更进步的意识和能量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