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服务的几个问题

我认为,一个人处于你所举出的伪造死亡、然后去深山修道的无人知晓的状态中,也同样可以影响地球的振动。

举例说明的详情

或许可以从一个面向上思考这件事:

假定该人在修道的过程中取得了什么新的理解(并且不可能没有新的理解的)。那么纵使在第三密度之内没有被其它人类看见,在第四密度人类进入社会记忆复合体时,这样的理解会被全人类知晓,因为这些理解是以人类的形式取得的理解中的一部分。从而在隐匿之中服务了人类全体。

至于是在服务他人还是在服务自我,我认为,取决于他自身的思考面向是合一的(并不自以为是)还是分离的(自以为是而排斥其它意志)。

但是肯定的,或许更好的情况还是积极投入到人群中,直接对人群服务。

至于你的建议,我欣然接受并感激。

许多伙伴都提到了您回复的字数问题,还有一些切题问题。我想还是在这里提醒一下。因为新发的帖子就像头条一样,并不是简单凭借自由意志就可以跳过的。在一些很常规的回复中就达到了5000-6000字以上,这对绝大部分人实际上构成了阅读的困难。在如何提供“恰当催化剂”和“爱的服务”这方面我也感到经常做的不是很好,我也在学习:heart:

2 Likes
嗯,此处对于我来说也是困难的。

每次的声明,实为提醒自由意志之选择。因为在很早就看到了阅读可能的难处,意在指出服务的可选择性(都是一种可能的参考)。但是若无论如何,都造成了不便,我只能道歉,并请求你们原谅。

[104.26]…舞台改变。戏幕拉下。灯光再次升起。遍及这宏伟的幻象,下一个、再下一个幻象,在底层支撑这一切的是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庄严。一切都好。没有失落任何东西。向前去吧,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我觉得你写的这些东西没问题啊,若是没有耐心不看不就行了吗,有什么好让别人改变自己的习惯的呢

我觉得鼓励做自己,做自己也决非易事。你无法满足每个人的偏好,做自己只与你振动有关。
在这里可以添加一些(智慧)技能,当你与不同偏好的人交流,而逐渐的熟悉对方的偏好,(记忆)寻求的不同的服务偏好,喜欢简单的几个字说完的,你打几个字说关于爱就够了。喜欢长的,你啰啰嗦嗦打十万字给他。比较喜欢不长不短的,那么需要认识自己,自己是否在爱与智慧没有调和好?就好像其它自我的偏好吃饭,他喜欢吃几个馒头酱咸菜就够了,你可以随手丢几个狗不理包子馒头给他。有些喜欢比较丰盛的,你就搞十斤尖椒端上去(虽然吃不完也浪费),喜欢一般性的,那就容易多了,适合搭配就够了。因此,你可以观察到,在未熟悉的记忆关联其它心身灵复合体的偏好,服务他人是有困难的,这或许需要接纳,原谅,磨合精炼经验。在你未理解多个实体的偏好,你就做你自己,统一性按照你的方式来互动。就如一些书籍作者是按自我的做自己的方式来写作的,无法满足不同的偏好。

1 Like

我觉着你的意思有点类似这个: “百猴效应”:裂变传播的密码是什么? - 知乎 (zhihu.com)
是否可以说这个人影响到了行星心智(Planetary Mind)?

1 Like

无法回答,因为此时已被扰乱,我已经脱离Ra所给予的一的法则。

唯一可以被肯定的,是该人类个体影响到人类的集体意识,所谓的人类的灵。至于你所说的行星心智,我不认识。

1 Like

当我们没耐心去看,是我们的扭曲,而不是你的扭曲。因为服务他人鼓励相当大的耐心。菜都不洗干净,就拿起来炒了,这是不卫生的。因此服务他人(服务自我)是有一定性的困难的。只是服务他人时,总是欲望想说服他人,那很容易陷入小我的结果陷阱,需要保留各自的自由意志。捡选自己共鸣的部分。你只需要说你的主观看法,而不执着说服他人。这也是过多的使用人格意志的问题。也是不谦卑的一面。坚持的服务他人并不是征服他人。谦逊的态度是看彼此之间都是学生与老师,从别人那里获取想要的经验,互相协助,从而发展出团体的综合力量

兄弟,你怎么那么可爱呢,干嘛把自己的文字删了呀,我能接受的:blush::blush:

65.11 发问者: 嗯, 接下来20年间[容我说], 这整个场景的目标似乎对准于产生寻求的增加, 以及对于自然造物觉察的增进, 但也带来惊人的困惑总量. 许多流浪者在投生之前的目标是否为尝试降低这些困惑?

Ra: 我是 Ra. 流浪者的目标是服务这个星球上的实体, 不管是何种需求方式; 流浪者还有个目标是以它们的振动型态减轻整个星球的振动, 从而改善星球不和谐的效应, 以及缓和不和谐的任何结果.协助一个尚未显化的情况, 这类特定的意图并非流浪者的目标. 光与爱流向被寻求与被需要的地方, 它们的方向并未被事先计划.

65.12 发问者: 那么这里的每一个流浪者都通过他已经发展的倾向来作用, 以他认为适当的方式沟通; 或者单纯地以他的极性协助该星球的全体意识. 他是否有任何[容我说]更加物理性的协助方式——我的意思是, (他的)振动是否以某种方式帮助与增添地球的振动, 就如电位极性或充电一个电池? 仅流浪者的肉身存在是否就协助了地球?

Ra: 我是 Ra. 这是正确的, 其中机制就精确地如你所陈述的一样. 我们意指我们前一个答案的第二部分.

你可以在此时注意到, 一如任何实体, 每一个流浪者都有着它独特的能力、倾向与专长, 所以一长排投生前的才能从[被表现在流浪者当中的]各个密度的各个部分而来, 或许能在你们目前正经验的这个层面上表达出来; 所以, 除了促进地球爱与光之倍增效应, 以及作为灯塔或牧羊人的基本服务机能, 每一个流浪者[在投生前提供它自己的过程中]还有某种特别的服务要去提供.

于是, 那些第五密度的实体, 其表达智慧的能力是很大的. 第四与第六密度的流浪者, 容我们说, 它们是爱与爱/光之被动放射器或广播器, 它们在这方面有着巨大的能力. 许多其他流浪者带入这个密度的才能各有不同.

因此, 一旦流浪者穿透遗忘(罩纱), 它有三个机能, 前两个是基本的, 第三个是独特的, 属于该特别的心/身/灵复合体.

终于找到了相关讯息,不知道有没有你需要的。

其次,《异邦者》资讯里提到过类似的事件,关于几个特别实体投生的同时也打开了靛蓝孩童群体的相关dna链结,为了缓和地球振动的目的而提前了该项计划,仅供参考。

你引用的内容按我的理解是说流浪者有3个功能(前两个是基本的, 第三个是独特的):

  1. 促进地球爱与光之倍增效应
  2. 作为灯塔或牧羊人的基本服务
  3. 第5密度带来智慧,第4/6密度是爱与爱/光之被动放射器或广播器

我觉得2/3应该是需要知道流浪者存在才能起作用.

至于第1点,我其实不太懂具体是什么意思.原文是the doubling effect of planetary love and light(其实这里可能有一个翻译问题: 原文没有"促进"这个意思),我在一法原文中搜了 doubling effect,只找到一个解释(其它是使用这个词): 那些心智相似的实体一起寻道,将更为有把握地找到.
根据以上理解我无法得知第1点是否需要知道流浪者存在才能起作用.

83.17 发问者: 你可否详述你刚才说的, 借由极化实体之间的互动, 穿透罩纱?
Ra:我是Ra.我们将陈述两个值得注意的项目.首先是两个极化实体共同踏上服务他人的途径,或在少数一些例子中踏上服务自我的途径,并形成关系,这其中有着极度的极化潜能.其次,我们会指出一个效应,我们已经学到称之为倍增效应.那些心智相似的实体一起寻道,将更为有把握地找到.

或许不是。

你提炼的三点中的前两点,需要这个实体被其它实体知晓它的存在。
第三点,不需要被知道。

详情

按[65.11]所述,流浪者两个目标:

1.服务该星球上的实体;
2.减轻整个星球的振动。

附注的说明:一个情况被显化,才能被协助。或者说,只有矛盾/扭曲存在,寻求与需要发生,才会引起光与爱的流向。

按你对[65.12]所总结的三个功能:

第一点,倍增效应:

需要心智相似的实体被相互吸引一起寻道,从而至少要被彼此所知晓,于是不是你在前面所举例的那种完全无人知晓的情况。正如你所引用的[83.17]。

第二点,灯塔或者牧羊人:

则是主要产生某种催化剂以提供教导/学习的服务。这样的服务或许同样是多样的,并不单纯为老师,其它工作者,诸如科学家、哲学家、政治家乃至工人、农民、保姆,只要能够为他人提供新的理解(以获得灵性的进展),就能实现这一功能。
但是不难看出,它要实现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中,从而不能是无人知晓的,也就是要知道该实体的存在。

第三点, 第五密度带来智慧,第四/六密度是爱与爱/光之被动放射器或广播器

我们需要考虑[65.12]中两段文字的联系关系:

发问者:

Ra:

显然,第三点是独特的。这一点独特性就是仅以肉身存在就协助了地球。

以第四/六密度的广播特性来看,这就有点像形成了一个场域。你处于一个电场中,或许你不会知道电极真正来源于哪里(它甚至可能来源于无限远,想一想物理学中的理想情况),但是因为该场域存在,这个场域中的每一存在就可以被影响。从而只要存在(并且从该存在出发,形成一个难以察觉的场域之广播分布),就可以减轻振动。

或许可以想一想电视台(这本来就是一种电磁波的广播场合),我们收看电视节目,节目眼花缭乱,但是我们可以并不知道电视台在哪里(而享受到它的服务)。

并且这一个电视台例子还可以与[65.11]的第二部分综合起来看待。只要有某个人在家里打开电视(矛盾/扭曲存在,寻求与需要发生),就可以收到电视台的服务并予以享用。广播通过这个方式改善星球振动。

2 Likes

我觉得[65.12]问题中他是否有任何[容我说]更加物理性的协助方式——我的意思是, (他的)振动是否以某种方式帮助与增添地球的振动, 就如电位极性或充电一个电池? 仅流浪者的肉身存在是否就协助了地球?尤其是最后一句仅流浪者的肉身存在是否就协助了地球?与你的疑问似乎是一致的?

而Ra作出了肯定的回答Ra: 我是 Ra. 这是正确的, 其中机制就精确地如你所陈述的一样. 我们意指我们前一个答案的第二部分.其中前一个答案的第二部分是流浪者还有个目标是以它们的振动型态减轻整个星球的振动,所以可以理解为仅仅肉身存在即可减轻星球振动。

我提供资讯时主要关注的是以上部分,但如你提到的,这部分似乎并未包含在随后Ra的总结中(我觉得1中的倍增效应需要接触),这似乎是个潜在的冲突。

看了 @无人知晓 的解读之后,我也觉得上述部分是被包含在第三点了,但与我最初提到的“流浪者投生即减轻地球振动”不同,条件是流浪者穿透遗忘(罩纱)

这(或许)是一个对应关系。

[65.11]中的第一目标对应[65.12]第一、第二个机能(必须要与人直接接触);

[65.11]中的第二目标对应[65.12]第三个机能(无所谓是否直接接触,仅与存在与否有关)。

原因

因为Ra显然在[65.12]中在特化/着重阐述第三个机能(以回答发问者的那个“物理性协助方式”),而在[65.12]的这段陈述又意指[65.11]的第二个目标。因此有这一对应关系。

1 Like

肯定是有条件的。

但是或许可以看到,“流浪者穿透遗忘(罩纱)”,不见得是在这第三密度的身体上就把全部东西都明显地记起来了,这可能是个片面的看法。

例子与穿透遗忘的程度的详情

以传奇三人组为例:

[36.19]发问者: 谢谢你.我在想,与Ra通讯的资格可能包括穿透这个遗忘过程.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这是相当正确的.

并且显然,该三人组不可能将自己在第三密度之外的记忆全部明显地记起来。或许是化为一种直觉、兴趣、动机等潜意识层面的存在。当然,理解越浮现于显意识之内,或许对遗忘记忆的觉察程度就越高,只不过它可能往往不是我们一般感觉上的记忆。

除此之外,在[36.24]也提到,流浪者有觉醒有不同的阶段,这可能意味着穿透遗忘不是一个非0即1的二分,而是一组连续的状态。

所以对于流浪者而言,其最低要求开始穿透遗忘过程:

…因为如果一个流浪者无法达到最低要求,即开始穿透遗忘的过程[这是投生到地球第三密度必经的过程]并记起他原本要分享的爱与光,那么他很可能会被困在第三密度的幻象,或者说身陷业力之中,延迟他回母星的时间,直到所有在第三密度产生的不平衡被平衡为止。(一法中文学者版V1.1.第27页)

上面的最低要求,或许也是穿透遗忘的最低程度,即开始穿透。

而最大的程度,则是完全记起自己所是与自己的使命:

[65.19]…遗忘过程可以被流浪者穿透到忆起它是什么以及为什么它来到这个星球上的程度.

但是流浪者或许往往不会选择去进一步突破这个限值,因为:

[65.19]…然而,如果允许流浪者进一步穿透遗忘过程,以致于启动更密集的身体,容我们说,从而活得如同天神一般,这会是一种冒犯.对于那些选择服务的实体而言, 这并不恰当.

因此,或许可以说,当流浪者开始觉醒时(即达到最低要求时),三个机能就可以开始发挥作用了。(不过这个觉醒,或许不见得是自己直接知道自己是流浪者,而是知道了此生此行的目标)

1 Like

关于a问题:

  1. 例子中是寻求同一性(不是很理解这个词,感觉你想说合一性)的证明,如果寻求的是其它方面呢?例如仅仅由求知欲驱动的寻求?
  2. 下面这个结论是否可以理解为此人的mind此时影响到了行星心智(Planetary Mind)?
  1. 不太理解这段的逻辑. 因为"试图去证明"说明自己还不确定,此时应该还没有完全其它存有视作造物者. 如果说在证明前就已经通过其它方式体验到了所要证明的,就可以理解了.
1 Like

好的,我们继续来讨论你所提出的三个问题。

1.寻求理解的问题

一个对理解的寻求,不论是寻求对同一性的理解,还是寻求其它方面的理解,都是在透过造物以体验造物者本身。这其中必然需要以自己的自由意志,奉献自己大量的时间、精力与心力(以及更多的代价),于是满足[15.7]的定义,从而是服务造物者。

因此仅仅由求知欲驱动的寻求,也当然如此。在这种寻求中,本身就包含了对造物者的爱(否则,单纯的求知欲又是怎么来的呢?)。

对同一性的附注

在之前的语境下,同一性、合一性意义相近,语义不严格要求的情况下,与之类似的还有对立统一、共性、本质、本性、共同真相等词汇。

举一个例子:定义一个名为“人类”的集合,该集合下有“小红”、“小黑”、“小蓝”等多个元素。那么该集合所具有的性质,就是该集合下全部元素具有的共性。或者反过来说,这些互有差异的元素在这个性质上达成了同一/合一。

对于现实中的人类而言,人类无差别的灵就是人类的同一性,人类于此处合一。

2.人类个体的心智与行星心智的关系

对这个问题我没有坚实的理解,但是还是可以说出自己的片面理解:

人类个体的心智首先作用于人类集体,继而(或者同时)作用与整个你所说的行星心智(不仅有人类,也有其它存有的意识)。因此或许可以对你的问题第二点作肯定回答。

例子

比如说克里米亚野生动物园中园长奥列格与动物园中狮子的互动。这样的互动中人类对大猫取得了新的理解(同时这些享受园长服务的狮子也取得了新的理解)。这样,人类个体的理解不仅扩散到整个人类集体中(从而影响到你所说的行星心智),也跨越了人类的限度,经过变换传播到其它物种中(从而再一次影响到你所说的行星心智)。

这个例子,与一法中有关猫儿甘道夫的故事一起观想或许会是好的。

3.试图去证明的逻辑问题

证明是理性的行为,但是任何证明的行为,首先都来源于非理性。不是想去发现什么、理解什么,不会去作证明。因此在作证明之前,有的只是好奇心、信心、爱心与决心(从而造成这个人去沉思、去证明的动机)。这样的内心的动机,焉能不是下面这个意义呢?

因此,这或许本身就是你所说的:

此外,已经确定的东西,不需要证明;只有不确定的东西,才需要证明。因此对一个事情在理性上确定与否,不能与“是否完全将其他存有视作造物者”等同

就比如说,小蓝对小黄喜欢,但是并不完全知道小黄的情况,因此想了解他更多,于是小蓝采取了理性分析的形式去了解小黄。这个过程中体现了任何“小蓝没有把小黄当作造物者看待”的情形吗?

那么,如果小黄不是一个人,而是某一个物理现象,或者数学、哲学抽象理论呢?道理也是一样的。

并且,人类社会现今的这个看起来非常严密理性的科学体系,本身就建立在一个非理性的基础上——相信一切真的有规律可循——但是这一点其实至今不能被证明。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从各个片面的面向中,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一窥造物者的面貌(从而提供了服务)。

1 Like

但仅从第二个问题举的例子来说,我是从观看视频获得相关理解的,也就是说应该是通过心智之树的Conscious Mind获得的.我猜虽然园长的心智影响到了行星心智,但大部分人获得这个理解的途径应该跟我一样.所以这个例子貌似不太符合a问题的语境.

但是,也有可能园长影响到行星心智的效果的一部分就是让他人产生了对人与狮子这个主题的兴趣,从而他人产生观看视频的行为.

以上用到的概念可以参考<<概念指南>>中的相关词条,我个人的理解不一定对.

1 Like

是的。

影响集体心智的途径是多样的。或者是直接在显化层面起作用,或者是在隐秘的层面起作用。正如流浪者的三个机能:

其中第一、第二点主要在显化层面上,第三点在隐秘的层面内。

动物园的视频或许可以被认为是第二种,就好像那些视频像是“灯塔”一样,告诉人们世上有这般美好存在。

园长本身与狮子互动、互相表达爱意的行为,则可能属于第一种。或许可以在这段表述中,可以感受到“倍增效应”的某种形式:

同一个事件,造成了两次影响,这是否会是一种倍增呢?

除此之外,映射/作用常常是错综复杂的。虽然观看视频是在显化层面,对显意识层面直接起作用,但是在潜意识乃至于更深层面,似乎也在起作用。就像这些视频的持续发生和广泛传播,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人们对于这些大猫的看法。

就像如果我们在古代,没有看见过人类与这些大猫亲昵互动的场面,那么我们就会下意识地对这些大猫有恐惧感。但是当体验了这些视频,我们潜意识内,也就逐渐不会再是那种漠然的恐惧,不会再觉得大猫是无法接触的洪水猛兽,而是可以理解它们、甚至喜爱它们了。这里面既有显意识的影响,也有潜意识的影响,将它们两者区分,目前而言还是比较困难的。

除此之外,我认为这句话:

也是正确的。

(最高次序的服务他人之工作.)

[1999-09-26]服务的本质
quo
寻求者活在一个十分具体的,约定俗成的实相; 在这个世界中,似乎喂养一千个人要比喂养一个人更好,医治一千个人要比医治一个人更好,安慰一千个人要比安慰一个人更好.

再者,若一个寻求者投入可观的能量与时间在自我的里内寻求、冥想、与沉思,这类的活动在这个世界不算是服务他人. 甚至明显地是一种自私与服务自我的活动.

寻求者经常感到困惑是因为这两个世界提供冲突的图像,并给予冲突的资讯.
在灵性的世界中,医治一千个人要比医治一个人更好? 这个推论一点也不明显.

一个人花费时间在自我发展上,这种事一点也不显得自私.
事实上,恰好相反,在形而上的世界中,花费时间在发展属灵的天赋与技巧很清晰地被视为最高次序的服务他人之工作.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