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服务的几个问题

  1. 服务的定义是什么?容易与其它什么词混淆?有什么不是服务而很可能被误认为是的例子?反之,有什么是服务而很可能被误认为不是的例子?
  2. 服务他人(sto)/服务自我(sts)是否与善/恶,好/坏完全对等?
  3. 是否任何一个行为不是sts就是sto,还是说有其它情况?
  4. 为什么第三密度的选择是sts/sto,而不是"服务"之外的其它词?也就是说,"服务"这个概念为什么具有特殊性?
  5. sto作为高密度最终的选择,除了灵性方面的原因外,有没有什么其它方面的原因(例如我曾经企图从数学上证明选择sto比sts更优)?
4 Likes

1,服务他人是把他人放在自己之前,服务自己则是相反。比如你跟另外一个人都口渴你先把水给他喝。而放在自己之前比如是要自己付出牺牲,把自己放在别人之前必须要是对对方有实际伤害的
2,我觉得跟善恶不完全对等,因为如果这水是你的,你不给别人喝。并不能说你是恶的
3,并不是。比如2里面如果是你的水你不给别人既不能算服务自己也不能算服务别人。服务自己我觉的是要抢别人的水自己喝才能算服务自己。而自己喝自己的水只能算中间的灰色地带,没有做出选择的自私状态。人类很多都处在这种灰色状态,流浪者帮助的对象也主要是在灰色地带还没有做出选择的人
4,因为选择服务自己还是他人决定了是否能合一,人人都为别人付出更多这样的能量体才能合一
5,合一的能量是有几何式增长的,拉举过一根筷子跟一捆筷子的例子。而合一的能量甚至远远大于一捆筷子

2 Likes

我引述几句Q’uo的传讯,我认为能稍微阐明你的这几个问题:

首先是1、4、5:

This is a part of the original Thought of the creation, that each of the parts might fulfill their desires.

For through service, one builds one’s awareness of truth. This is the reason for life, as you know it, in the physical. The reason is to experience service. For this is very effective in creating a deep and complete understanding of the Creator’s plan for the creation. In this plan was the concept of service. Through His love, He instilled in each of the parts of this creation the desire to serve. This desire to serve is within everything that exists. It is within the planet that you walk upon. It is within the vegetation, the atmosphere itself. Everything about you exists to serve.

Instrumentality is a mystery, my friends.

Service is the dynamic expression of unity.

总结一下就是造物者的原初想法就是每个实体都能满足其各自的愿望,既包括自己的愿望又包括他人的愿望,我觉得满足愿望的行动(action)就是服务

然后3:

The beingness is the first act of selfishness or unselfishness, of radiance or absorption.

there are, shall we say, imbedded or programmed the opportunities that will open a new avenue of seeking, perhaps of serving, always of learning.

我觉得如果一个行为是一个服务行为,那么不是sto就是sts或者两者的混合(如果desire不纯粹的话)但是行为应该还包括其他行为,如seeking, learning.

3 Likes

服务不是一种行为,而是一种存在和态度

1 Like

你好!

先导语

我感觉到我对这个问题试图有所服务的动机,因此我尝试说出我的片面性理解。也许可以供以参考,或者说扩展觉察。若你感觉到这个回复没有帮助,那么就跳过它吧。

我试图对你的问题分别进行回答。

1. 服务的定义

(1 )服务的定义是什么?

只有一个服务.法则为太一.将自我奉献给造物者就是最大的服务、合一、及源头.寻求太一造物者的实体与无限智能同在.

或许首先可以参看以下一法材料:

[15.7]发问者:什么是我们地球人类,以个人而言,可以执行的最大服务?
Ra:我是Ra.只有一个服务. 法则为太一. 将自我奉献给造物者就是最大的服务、合一、及源头. 寻求太一造物者的实体与无限智能同在. 从这个寻求,从这个奉献起,多样性的机会开始演化,其走向取决于该心/身/灵复合体之变貌,与你们幻象中各种复合体的能量中心或各种幻象层面有关.因之,有些人成为医者,有些人成 为工作者,有些人成为老师,依此类推.

以上给出了服务的一个定义。从这个定义出发,一切的服务都反映着这一个定义的性质,或者说,一切满足了这一性质的行动,才称得上是服务。不蕴含此性质的行动,不是服务。

于是,继续从该定义延展,可以造成两条途径的区别:当视自我与其它自我都同为造物者,于是奉献彼此(实际上是将自己奉献给作为造物者的他人),此时是服务他人;当仅仅视自身为造物者(及其变貌),而不以其它自我为造物者(或者有程度大小的评判),于是专注于奉献自己(实际上是将他人奉献给作为造物者的自己),此时是服务自我。

(2 )服务与其它词的混淆?

我认为,当服务的定义取得清晰,那么服务也就从其它词中间取得了性质的区别。严格来说,一切存在与行动都可以视作是服务,但是定义[15.7]所示的服务的性质在不同的存在与行动中,因为自由意志的主动与否而有所区别:

(i)当自身行动并不是主动,或者说不具备自我觉察之时,此时的行动是消极的,服务的极性是微弱的(并且可能弱得几乎看不见),从而[15.7]服务的定义所展现的性质,在这样的行动里是微弱的。

(ii)当自身行动是主动,或者说具备自我觉察之时,此时的行动贯彻了自身的自由意志,从而是积极的,服务的极性是足够强的(强到不可以忽视),从而[15.7]服务的定义所展现的性质,在这样的行动里得到了足够的显化。

论述详情

我认为,当服务的定义取得清晰,那么服务也就从其它词中间取得了性质的区别。但是,严格来说,一切行为都可以被视作为服务,因为一切行为,始终都是自我与其它自我的互动,无法脱离这个关系——包括自我与自我本身互动,也需要经由其它自我。极其漠然的、分离与其它存在之从自我到自我,得到的只能是不存在,或者说所谓虚无,可以参考负面第五密度的情况:

[25.11]Ra:我是Ra.第五密度是光或智慧的密度.在此密度的所谓负面服务自我实体处于高水平的觉知与智慧,并且他们已经终止活动,除了借由思想.第五密度负面实体是非常压紧的(compacted), 分离于其他一切事物 .

[85.11]……当一个实体达到第五密度的精炼程度,那本不存在的东西 将被进一步地延伸, 这样的实体在探索智慧密度之际没有同情心和普世大爱.借由自由选择,它们经验着自己所希望的事物,并且它们诚挚地认为绿色光芒能量是愚蠢的.
那本不存在的东西 可以被视为自我强加的黑暗;在其中,和谐被转变成永恒的不和谐.无论如何,那本不存在的东西 无法持续渡过整个[第三密度的]八度音程,并且正如黑暗最终会呼求光明, 那本不存在的东西最终将呼求那本来存在的东西.

在这里,可以参考Ra对虚无的定义:

[82.6]……然而,以你们的感知模式,你或许可以更恰当地观察造物的播种为从中心或核心向外成长.第二个混淆在于一个词汇:“虚无”(void).我们会以“ 密实” (plenum) 这个名词替换之.

但是,并不自我觉察(或者说主动)的行为,所产出的结果往往会是“低效率”的,因为自由意志在这个情况下是较为“消极”的(请容许我这样说)。此处,可以观想催化剂的意义,以及罩纱降下的意义。也许这一些材料,可以被参考:

[83.3]……让我们选择你们具有能量转移的性活动作为一个实例.如果你渴望详细论述其他主题,请随即询问.在性活动方面,对于那些不居住在罩纱之中的实体们来说, 每次活动都是一个转移.有一些气力的转移.由于缺乏罩纱,绝大多数在转移的气力上是相当稀薄的.

[83.8]发问者:我刚才听你讲话时正好想到一个类比,那就是我开飞机,我也在模拟器中进行测验,但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测验,因为我知道我们与地面栓在一起, 不可能受伤.然而,当我们真正地在一架飞机中飞行, 进行起飞、航行、降落等等,纵使操作是相同的…我想这是一个差劲的类比来形容罩纱前发生的情况. 我知道这两者的所有状况,不过我对于模拟飞行无法太有兴趣,因为我知道模拟器与地面栓在一起.我视之为实体们在罩纱之前知道他们与造物栓在一起[轻笑声],可以这么说,或属于造物的一部分.这是不是一个合理的类比?
Ra:我是Ra.这是相当合理的,虽然它与生命回顾的功能比较不相关,毋宁是说明罩纱前后经验上的差异.

[93.5]Ra:我是Ra.服务自我与服务他人作为极性的描述,从我们造物的开端即安住于原初理则的架构之内.在罩纱过程之前,心/身/灵们采取的行动对于它们意识的冲击没有明显到足够的程度,好让这个极性的表达具有显著的用处.经过一段你们称为的时间,这个极性的表达确实发挥作用来改变心/身/灵们的偏向,好让它们最终可以被收割.罩纱过程使得极性远为有效.

也就是说,当“飞机”脱离于地面,完全浮空之时,自由意志在这样莫大的未知中凭借信心前进之时,自我觉察与主动发生之时,极化能力与程度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在这个意义上,也许我们可以对服务进行进一步区分。因此,或许可以作这样的论断:

(i)当自身行动并不是主动,或者说不具备自我觉察之时,此时的行动是消极的,服务的极性是微弱的(并且可能弱得几乎看不见),从而[15.7]服务的定义所展现的性质,在这样的行动里是微弱的。

(ii)当自身行动是主动,或者说具备自我觉察之时,此时的行动贯彻了自身的自由意志,从而是积极的,服务的极性是足够强的(强到不可以忽视),从而[15.7]服务的定义所展现的性质,在这样的行动里得到了足够的显化。

所以,或许服务的混淆不在于每一个词的字面定义,而在于每一个行动本身是否包含自由意志的主动?这是我的看法。因为每一个行动(以及诠释这个词的字面意义),既可以是包含自由意志的主动,也可以不包含自由意志的主动,但是关键在于是否具有自由意志的主动。

(3 )服务与不是服务的例子

因此,或许可以采取以上的看法来判断一个行动的服务品质。在这个看法上我认为情况是明朗的。

举例说明的详细讨论

我能带来的例子只有一个,这个例子就是:

——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我们先看前句,在这个例子中人想要主动去做什么,却没有能得到想要的结果。这就像有一些人想去帮助他人,结果并不能帮到什么,甚至可能帮倒忙一样(从而看起来不像是服务)。但是,只要这个行为灌注了自身的自由意志之主动和信心,那么这个行为我认为就可以视作有强烈的服务性质。(当然,这并不影响对这个行动予以反思)

接着再看下句,在这个例子中人并没有主动去做什么,只是消极地从事一些行动,但是却收获到了很大的结果。这就像有一些人本来没想帮助别人,但是他不经意的举手投足之中给别人带来了很大的帮助(从而看起来是服务)。但是,只要这个行为并不灌注自身的自由意志之主动和信心,那么这个行为我认为服务的性质微弱的。(当然,这并不影响对这个行动予以感谢)

2. 服务他人与自我、善与恶、好与坏的对比

在对服务的定义作了明确之后,我认为这个相互关系之对比的问题是好回答的。

我认为,并不完全对等。

详细讨论

因为有些服务自我途径造成的结果,也可以反过来变成善事、好事(反而对他人有益);有些服务他人途径造成的结果,也有可能对他人没有帮助,甚至是会有某些层面上的损害。这一点,或许可以参考“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理解。

但是无论善恶好坏的表象多么曲折,服务他人,最终始终都是为了实现那个至大的善。或许这一点可以对Ra与亚威的例子予以沉思?这些实体来服务地球上的人类们,结果却因为“天真”常常产生了各种扭曲,但这样的扭曲并不使Ra与亚威这样的实体成为恶与坏,反而使人类社会的历史更加“生动”与多彩。尽管这种生动多彩经常伴随着血腥,但是正是因为这些暗面的刻画,光明才无可辩驳地显现出它自身的光明之性——从而成为光本身。于是在这样的自我与其它自我的互动中,人类成为了自身,并且在这里展现出它本身的可爱与光辉——而这同样也是这些帮助人类的实体们的荣誉/责任。

至于服务自我,最终始终都要走向黑暗,并且于虚无之处崩溃(请容许我以自己的偏见使用这个词)。

3. 是否一个行为不是服务他人就是服务自我?

在对服务的定义作了明确之后,我认为这个问题仍然是好回答的。

我认为不是。

详细讨论

我认为不是,正如上面的同伴所说的“灰色地带”的情况:

白与黑中间,本身就具有大量的灰色之连续过渡。

这仍然是因为,自由意志的主动是否发生的缘故。当并不处于一个主动的情况里,消极被动的情况下作出的行动与选择,则属于这样的灰色地带。当处于一个自由意志主动的情况中,积极主动的情况下作出的行动与选择,将会有强烈的或黑或白的极化意义。

就像上面同伴举出的口渴例子中,抢夺别人的水自己喝(这并不视对方为同样有灵的造物者),那么此时在一定程度上走向了服务自我。如果坚定地认为自己的生命是比别人的生命值得的,所以要抢别人的水来喝,那么此时剧烈地走向了服务自我,因为这里面蕴含着自我觉察。

相反地,如果愿意在自己口渴的情况下,还愿意奉献自己的水给别人喝(这等同于视其它自我为有灵的造物者),那么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服务他人。如果因为一个对于大爱的理解,早已有了牺牲自我以实现其它自我的觉察,那么哪怕是分水这样一件看起来比较小的事情,其走向服务他人的程度,恐怕也是相当剧烈的。

4. “服务”一词的特殊性

在对服务的定义作了明确之后,我认为这个问题仍然是好回答的。

这个词汇,体现了自我与其它自我的关系,并且是一种相对平等、中性的描述。因此被选择。

详细讨论

我认为,这个词汇,体现了自我与其它自我的关系,并且是一种相对平等、中性的描述。举一个例子,与它相近的一个词是“帮助”,但是帮助显然具有利他性意义,如果把服务自我说成“帮助自我”,那么我想,无论是在中文语境还是在英文语境中,也许都会比较奇怪?并且似乎难以刻画出其本意。

而在你的语境中,第三密度的选择是服务自我/服务他人。我个人认为,这是因为在第三密度开始的时候,才对自我与其它自我的关系开始觉察。正如我们的人类的智能,其实一切的知识,只不过都是在处理一个存在与另一个存在的关系,没有知识与理解能够脱离这一点。而这个关系最终之映射,就是自我与其它自我的关系。于是,服务自我/服务他人,反映了这样的一种存在性意义,从而寻求太一造物者的实体与无限智能同在[15.7]

因为这是一个从存在到存在的旅行,这个旅途中始终是自我与其它自我的相遇。那么在这一旅程上采取对自我与其它自我的关系采取什么行动与态度,那也就只能是向其它自我释放自身的拥有,或者从其它自我那里夺取自我所需了。自我与其它自我本质上无法漠不相关,因此必然有相互作用,这一相互作用不是作用,就是反作用(于是它们成对出现,并且极性相反)。

或许以下材料可供参考:

[19.15](发问者:)……我假设一个实体可以,比方说,在第二密度服务自我,然后一直继续下去,持续停留在我们所谓的服务自我的途径,绝不被拉开.这是否正确?
Ra:我是Ra.这是不正确的.第二密度对于服务自我的概念包括服务同一族群.在第二密度中,同一族群并不会被视为有自我与其他自我之分别.全都被视为自我,因为在第二密度的实体中,如果一个族群被削弱,该族群中的实体也被削弱.

也就是说,在第二密度自我与其它自我,在每一个个体那里,区分还并不明显。但是当到第三密度,有限智能的威力开始在每一个个体上显化,此时自我与其它自我取得了明显的区别,并且随着自我觉察的越来越剧烈,服务他人与服务自我两条途径也越来越明显,如何处理自我与其它自我的关系,越来越成为一个紧要的问题。于是在这两条道路上最终以自身自由意志作出选择。

5. 服务他人的最终道途

对于单纯灵性方面的原因,我个人没有什么见解,但是或许可以从其它方面考虑这件事,以供参考。

详细讨论

我们已经理解到,负面寻求分离,这个结果的最终,就是要求排斥其它一切存在以肯定自我,希望以这一形式实现自身向太一无限造物者的进展。但是随着这样的分离不断实现,自身却越来越“压紧”以至于几乎成为虚无。但是无论这些负面存有如何负面,最终它们始终是存在。然而,存在之外,还有存在,并且它始终(以无限接纳的形式)存在,于是最终成为全部存在。于是想要有新的进展,不得不转过来接纳其它存在。于是任何分离,最终都只能向全部存在返回。从而,正如黑暗最终会呼求光明, 那本不存在的东西最终将呼求那本来存在的东西[85.11]

这并非单纯灵性上的理解,而是一种基于存在的普遍性质的哲学(或者说,形而上)理解。然而,如果要展开来说,这需要说一套辩证法,但是我还没有能力把它完全轻松地说出来。

不过,我非常仰慕与敬佩地看到你对数学证明的热爱。或许可以证明什么,或许并不能证明什么,但是抛开结果存在与否的功利性目的来看,证明这个行为始终就包含了你对合一进展的渴望与理解。在数学的形而上中,也许无穷小与连续性的概念是值得考虑的(注意到无穷小与“压紧”、“密实”、“虚无”的关联性)。是什么样的存在,导致相互差异着的不同存在成为连续的,最终成为一体的?这在数学上,并非没有体现。人工智能诸多具有回归性质的算法是如何从样本中求取出这些相互差异的样本中求取某种同一性的?是什么造成了诸如此类的从有限向无限的进展、从互有差异到因连续而同一的进展、从现象到本质的进展?也许可以考虑这些问题。当然,我并不是数学或者计算机行业的从事者,所以无法给予你一个较为坚实的参考。但是我祝愿你,能够在此方面取得自身的理解与进展。这会是好的。

以上就是我的个人理解,希望以此能够提供一定的参考意义。

3 Likes

我觉得服务不单单只是行为,没有服务他人的心态只是表面帮助他人的行为确实不是服务,但如果没有行为也不算服务,因为第三密度有肉体的存在,有肉体就必然要有行为
即使只是在意念上祈愿世界和平,这也是一种行为
如果只是有想法却毫无行动,看到别人需要帮助明明可以帮忙却不做,这是言行不一

1 Like

你说的前面一部分我赞同,但是后面“没有行为也不算服务”,这不太准确,因为一个人,如果他能敞开自己的心轮并允许爱和光流过,他其实也在服务,这就是亚伦所说的服务的存在,而非服务的行为。
服务不仅仅是行为(包括祈祷,做事等等),单纯的一个人充满爱,充满和平和善良也属于服务,单纯一个人思想里的正面也属于服务,当然,这不是说不去行动,只是让你不要以为不行动就是失败,天天想着行动,不行动就很不舒服感觉没在服务他人。不是这样的,单纯成为一个充满爱的存有,也正是在服务他人。

4 Likes

总之,心里喜乐啃着瓜子或吃着西瓜或捧着爆米花都是服务,或许缺少效率。在对方在拼命背着水泥时,该实体的心理/心智(自然意图)怎么想才是重要的。

2 Likes

充满爱的存有是不可能不行动的,当然在他们不行动的时候也是充满爱,但他们如果不是独居在山里而是在人群里就不可能无动于衷
你懂我什么意思吗

如果只是自己心里心里喜乐就是服务了,那第三密度的选择又是什么?什么都不用做自己开心就是选择了吗?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要行动的时候当然要行动
我的意思主要是说,也许不需要自己逼着自己没事也要找事行动,服务的机会该出现时自然就会出现

你可能没理解我的意思,当然要服务,但不需要为了服务而服务

我并没有说要逼着自己行动,我只是说完全不行动的人

那不就好了吗:rofl::rofl::sweat_smile:

1 Like

关于第3个问题:
根据之前的服务的定义(fulfill desires),我感觉seeking和learning好像也算是服务,因为对应的愿望是"知道"/"学会"等等.
所以有没有可能:其他貌似不是服务的行为最终也可以算是服务?
上面这个说法与你引用的内容表达的意思好像不符,这段的意思应该是概念的范围关系如下: seeking=learning>serving

这句的意思是我们被植入了机会让我们开始新的探索,也许可以探索到服务的机会,而且一直都是可以从中学习的

这句的意思是我们被植入了机会让我们开始新的探索,也许可以探索到服务的机会,而且一直都是可以从中学习的

并不是说探索跟学习就是服务

我认为探索和学习,要是是充满自由意志的、主动的,也许也会是一种服务?因为这是在触碰其它存在。

当然,探索和学习本身也会诞生出更多服务的机会。

嗯嗯,如果按fulfill desires定义确实如你所说。

参照我这句引述可以看出being是selfishness/unselfishness这个概念的第一步行动,也就是说存在的顺序先后(或者说范围大小?)的话是:selfishness/unselfishness(或者说广义的service这个概念)>being>doing,所以确实如你所说,广义的service应该是能囊括所有的。

至于seeking=learning>serving,狭义的动词serve应该是属于doing范畴,应该是专指do some actions that are for others or the self, 而learning 和 seeking 应该不局限于 doing some actions that enrich your beingness,应该还包括 internalizing and synthesizing of experiences(which are generated from doing) into your beingness. Though the internalizing and synthesizing here are still for someone(即仍然可以说是service),但不是动词的serve(即doing some actions that are for someone)

2 Likes

是否可以把存在和态度也当作是行为呢?毕竟be也是动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