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多纳释放法,也叫自由六步骤是正面极化的方法

风谈六步骤的风是一个用释放法达到无余三摩地的大师。

声明:以下信息仅供参考。

风:释放情绪的流程
第一步:允许自己感受当下的感受,并上溯到情绪状态(冷漠、悲苦、恐惧、贪求、愤怒、自尊自傲)
第二步:问自己,能不能放手让这个感受离开?
愿不愿意?什么时候?
第三步: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感受,并重复前面的流程

释放欲望的流程
第一步: 允许自己感受当下的感受
第二步:注意它是来自想要认同还是想要控制
第三步:你能觉察到这个想要控制(或者想要认同)吗?
你能放它离开吗?
第四步:你还有没有剩余的想要控制(想要认同)呢?
你能对此更有觉察吗?
你能放它离开吗?
重复地觉察和释放,直到你完全自由

问 : 释放法是专门为这个时代准备的吗?

风 : 是的。尤迦南达在莱斯特完全觉醒之后就选择离开了,也正式宣告 guru 的时代的终结。
莱斯特只能帮助到小众人,在这一时代也只有极少数的人会觉醒。有这个方法的人都有机会。
这个时代会有很多假大师,但是在这个时代只有释放法能够通向自由。因此宣称自己通过其他方式自由的,都是假大师。
我指的是在 1970 年之后,在 1970 年之后觉醒的,除了上一世已经觉醒的之外,只有释放法能做到了。
而一个通过其他方式已经觉醒的人,会和你推荐释放法,不管他自己是用什么方法觉醒的,因为大师知道一切。

问 : 拉玛那教导的终极方法,也做不到吗?

风 : 理论上终极问题是最快的,但是实际上这个星球目前没有人可以用。
问 : 尤迦南达教导的克利亚瑜伽呢?

风 : 不会在这一生自由。克利亚瑜伽的要求太高了,它属于王瑜伽,是综合性的道路。
释放法是这个时代唯一简单易行的方法。

自由六步骤
第一步 : 你必须想要自由超过想要世界。
你必须想要自由超过想要被认同和想要控制
想要被认同和想要控制 = 世界
第二步 : 做出自由的决定。
第三步 : 所有感受都来自想要被认同和想要控制,它们都
是生存程序。释放它们。
第四步 : 持续释放。
第五步 : 当你卡住时,释放对卡住的感受的想要改变。
第六步 : 每次你释放,你都更愉悦、轻松、脱离限制。随
着释放,你会越来越愉悦、轻松、脱离限制。
莱斯特:There is no stops in six steps.
( 六步骤里没有停止。)
注:因海尔和拉里后来都对六步骤在表达上有所修改,无法确定六步骤最初的原始版本。此六步骤版本是风摘取莱斯特在进阶课程the way 中谈及释放时所讲的零散原话翻译出来的版本,供参考。

释放法的高效
按照六步骤释放,一个星期你就能达到极高的状态,甚至进入涅比卡帕三摩地。如果你把这个过程拖很长,那就一定不在六步骤中。莱斯特告诉你,释放一次,相当于冥想好几个月,一次释放只需要几秒钟而已,你只需要几秒钟就等于冥想了几个月。
这个方法是极高效的,你可以看看六步骤,就知道自己在不在里面。如果你在六步骤中,你的释放会是持续的,愉悦也是持续增加的。
——风 2020.12.16

【2020.11.14】
风 : 我学过很多东西,很多不同的教导。但是我的体验告诉我那些会花上很长很长的时间,或者到不了终点。只有释放法让我体验到高效,能够很快到达。我一直不理解这个,我觉得其他方法应该也是有用的,但是我的体验却告诉我释放法是唯一高效的。直到我看到莱斯特这句话,在音频里听到其他几句话,我立即明白了,释放法并不是众多方法中的其中一种,它是当今世界唯一简单可行的方法,是整个世界范围内,the only method。其他方法中出来的 " 大师 " 你可以直接判伪了。
除了回来传法的,比如瑜伽的一些大师,很多都是前世修的很好回来的,但尤迦南达最看好的弟子好像也没有通过克利亚瑜伽开悟。
克利亚瑜伽已经是 " 飞机 " 之路了,是瑜伽里面最快的,释放法是火箭之路,最为直接。

Go All The Way: 莱斯特还说过,将来会有让人一瞬间就自由的方法。

风 : 未来会有,不在这个时代。过去没有出现释放法,
也是因为整个世界没有到那个阶段。

Roller:方法都是应时而生的。

Go All The Way:嗯,就算是现在,释放法也是少数人在做,极少数人没有扭曲这个方法。

Roller:目前学释放法的基本都没看重六步骤。

风 : 其实这个很奇怪,莱斯特强调过很多次六步骤,kam也强调过。我一直是自己一个人释放,从起先开始就非常重视六步骤。

Roller:可是大多数人真的只是把他用来释放情绪,改善生活,就像你所说的大多数人的业力使他们能重视这个方法多少。就拿六步骤第三步来说,很少人去做到,都是在表层挤柠檬的释放,更不用说其他几步了。你起先没做到第一步, 做到最后五步,你都会有一个超大的 move up。

风 : 从欲望释放是必须的,这是六步骤的第三步。不这样,你就无法还原这个方法的高效。

风自身的经验

风 : 我自己也读过很多宗教、哲学、禅修的东西,现在都不讲了 , 因为这些概念性的东西很多时候是障碍。我当年学佛的时候也很认真,学巴利文读巴利三藏。

大路 zheng:为啥佛法放下了?

风 : 因为释放法对我来说更高效,莱斯特说仅仅释放一次就等于冥想几个月,这个对我来说很确切,因为我的体验就是这样。
以前内观修的也还不不错,但它的确不如释放法高效,于是我就不管它是什么,就用对我最高效的东西。
现在别人讨论佛法,一般我不插嘴。因为我相信这种形而上学的讨论往往是无益的。现在讨论就集中在“怎么做”上, 怎么做到,怎么到达。即使学佛法,也是如筏喻者,要知道怎么过河,而且专注点在这上面。
在研究上我花了很多年,以前我较为知识型,但它带给我的领悟不如我短短的时间内所做的释放大。对自己真诚一点就能发现,自己到底在原地踏步,还是在前进。你接受一些概念性的东西、知识性的东西,很容易让自己有一种错觉,你觉得自己知道得很多,但那不过是头脑的积累。
头脑并不能理解头脑之外的东西,它只是用一种已有的经验来揣测一种你没见过的东西。
想象、模拟,和真正见到差别又是巨大的。释放法的学习是体验式的,experiential。
我见过很多灵修和传统宗教的人,脑袋里塞满了各种见解,真的很难进步。
今天谈到星空的翻译,星空是早期传播释放法的人,我很感激他的传播,但是他翻译的东西有一个问题,揉进了太多灵修惯用词汇。但其实莱斯特先生不喜欢用那些词汇,莱斯特喜欢用最简洁的语言来表达那些艰涩的概念,他喜欢用日常英语,所以我做翻译也尽量是往日常走,尽量不用那些大词。
莱斯特的风格和其他的大师不太一样,他很少使用那些古典宗教意味很浓的词。但他们这样一翻译,又把那些词重新加上去了。
所以我如果谈释放法理论,会给自己一个原则,我绝对不使用莱斯特体系以外的东西来讨论它,所有的语言都是他自己说的。
我不会用佛法来讨论它,哪怕我学过佛法。我不会混杂两位大师的教导,因为我相信他们各自的道路都是完整的, 不需要我们这些小我用头脑去衔接拼凑。
我以前读巴利文和英译对照版,花了七八个月时间。
我觉得把各种教导合起来是一个挺奇怪的事,难不成每个大师都不教完整的地图,需要你用头脑去拼一下?

米妮:风,释放法涉及宗教信仰吗?

风:不涉及。莱斯特说“不要相信我说的话”,the way 里面还引用拉玛纳的话说,没有神,只有你自己。
最重要的是释放法不需要强加给你一套信念系统。你释放,然后从内在获得领悟,这个不是传统宗教让你先相信一套东西。
你可以有,但是随着释放,你会自己看到真相。那时候你不在相信的层面运作,而在知道的层面。你知道是那样,不需要借助一套心智中的信念系统来相信什么。
莱斯特也经常提到耶稣基督,以及那句“I am that I am”,这是圣经里面表达无限存在的最好的一句。

D:米妮,莱斯特还说过:你如果完全臣服,你甚至可以和耶稣去喝咖啡。
风:嗯,莱斯特说过,只要你接受,你可以和耶稣坐在一起喝咖啡。
我也学过圣经,纯粹是作为知识性学习。从经院哲学体系,奥古斯丁、阿奎那、莱布尼兹神义论。尤迦南达实际上也注释过一段圣经。莱斯特经常提两个开悟者,一个是尤迦南达,一个是拉玛纳马哈希,古代的主要提佛陀和耶稣。


剩下的如果你有兴趣去看风谈六步骤,和哔哩哔哩莱斯特92年释放法视频

释放法名称圣多纳释放法,释放法很神奇的,你们可以去看视频中的人释放了几秒钟就开心的不得了。

蛮好的,对于特定人群这个过程可能会有比较好的效果。

在我看来,这个六步释放法的本质是接纳。

-允许存在
-认同存在
-觉察存在
-释放存在
-重复以上步骤

本质上是接纳自我的完整性。这是一个独特描述的方法。


至于它是不是“唯一之法”,或者“最佳方法”,个人认为不是的。每一个人都有自身的独特道路,启蒙没有最佳的形而上形状,探索的焦点众多性可能也是没有止尽的,尽管每一个如此不同的道路都反映着同一个存在,即存在本身或者说无限。

当以优越性审视所有道路,于是评判出某一个道路好,或者某一个道路不好的时候,排他性的“独一真神”的亚威之铭印就开始起作用了。这一点或许需要注意。

以上是个人看法。

2 Likes

楼主发这个帖子,一定用了很多精力时间,很费心。

那个关于情绪分类的图片我保存了,特别感谢,是我想研究的素材,再次感谢。

其次所推荐的这个方法,其中的某些步骤或做法,尤其是第一步,允许自己感受当下的感受,并上溯到情绪状态,是我过去做过,目前也在做的工作。

我感受到了推广与整理这个方法的人背后的热情

但是我也担心这种热情可能会遭遇群体的冷落。或者说这种热情会给人造成某种压力,以至于让人不得不表现出拒绝,以保存自我意志。

因为我现实中也经历过,当自己处于某种新生的发现,类似闻道大笑的状态下,用极大的热情去分享,于是也遭遇了寒流,心理拨凉,这种极大的情绪起伏,真的是印象深刻。

后来我也经历过被人推销的感受,回想起过往其他的类似经历,比如大学时被传教说不信基督下地狱等,下意识的排斥,整合起这两种经验之后,我意识到,先去了解他人的状态与需要,然后判断自己的方法是否管用,或者仅仅只是给与他人适时的安慰,这样细水长流的服务,正是在实践爱与活出爱,比直接推荐某些见效的方法更管用。

曾子说每日三省吾身,我觉得很有参考意义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这个忠,我理解为,类似从心轮去感受他人的需要,对他人自我意志的尊重,于是才能为人谋。而传不习,则是思考,自己所传递的方法或信息,自己是否实践与做到,甚至已经不需要练习摸索了,且确认对所有人都有用,对某个人什么状态下,具体怎样做最有用等。

这是我选择的个人道路,所以我会慢慢地感觉到,这个世界是有趣的,我也不追求什么无余三摩地境界,反而更享受那种慢慢地摸索,一种不希望一下到达目标的耐心,而是试图探索路途中所有的风景,就像AB两个点,一个起点一个终点,我不想直线到达,而是先各种弧线的锥形,到圆形,从平面到立体,甚至超越那个终点,也超越那个起点,总之大概类似这样来回走但自由,追求服务的效率的感觉。

我体会到了ra说的,不着重于大众数量,服务一个人就是服务全体的那种感觉,当我发现我确实地感受到自己察觉了别人的某种需求,而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服务之后,是非常有成就感的,我能更有效地利用自己的精力与时间,于是不再困惑于急于改变世界的受挫失落,而是看到了自己可以做到的一点点的实际效果。这种高效节能,真的很符合我的实用价值观,且作为内向型个体,太适合用于自我价值确定,且对抗世俗的那种,你一定要有大作为大影响的成功价值pua了

一到那个境界立马就离开了这个密度。

3 Likes

回头补充一点,我觉得那种受挫之后,积蓄力量回头发大招,这种更偏阳性原则的做法,也是一种普遍的存在,这其中既有更大的抗挫折能力的体现,以及勇气与韧性,以及不同的小耐心(蓄力大招),以及即使受挫而后退,但也是一种拓宽的冒险精神。

现实中许多的成就,比如某本书,某个研究成果,其中就有这样阳性的力量的加入,才得以显化。

我的直觉告诉我,一切宣扬最快的方法的思想都是在走捷径。走捷径就意味着你想成功的欲望太强了,欲速则不达。
冥想中,我意识到了走捷径其实是服务自我的行为。真正的爱他人是不需要走捷径的。

4 Likes

跨密度毕业存疑。

35.4 ra
因此我们看见所谓的疯狂、常常在一种实体(身上)升起:尝试快速极化(的速率)超过其整合经验(的速率)。
我们已经在先前的通讯中、忠告并建议谨慎与耐心、并在此重述一次,使用这个实体作为一个例子:过度急躁于开启极化过程、而没有适当地留心于整合与综合其心/身/灵复合体。知晓你自己就是将地基建立于坚实的地面上。

没必要牵强附会一的法则体系的密度,
一的法则里说明,所谓的提婆界天人也只是三密的子密度。

17.35 发问者:目前我们这里的第三密度有多少个层次?
RA:我是Ra。第三密度有无限多数量的层次。

17.36 发问者:我已听说有七个星光层面,七个提婆界的主要层面。这是否正确?
RA:我是Ra。你说的是你们内在(次元)平面中较大的分类。那是正确的。

17.37 发问者:嗯,谁居住在星光层面,谁居住在提婆界层面?
RA:我是Ra。实体们依照其振动的特性居住于不同层面。星光层面的范围广泛,从最低等的思想型态到已开悟的存有、它们在较高的星光层面致力于教导/学习。
你们所称的提婆界层面,那些实体的振动甚至更加接近爱/光的原初变貌。
在这些层面之外、还有其他的层面。

偶尔会有些人提倡所谓的跨密度毕业到五六七八九密,
但容我说,三密灵魂,连社会记忆复合体都没经历过,智能无限的经验累积有限。
即使在三密正面极性超过98%,也只是毕业到四密的较高子密度。
但在四密极化至正98%,会比三密极化至正51%容易许多。
(耶稣选流浪三密任务,返回原先四密晚期后毕业进五密,但他流浪前原就能选毕业到五密的。所以说即使修行得比耶稣还神通广大,也不是说就能毕业到五密了。)


是否进九十密度就比进入四密更了不起?然而灵魂在宇宙的进程更重要的是体验过程。跳过体验不是什么值得夸谈的事,那是出自我们地球社会集体意识的扭曲误导。
要我说,那就如同跳过青春期的体验,进入老年期。

好高骛远本来没啥,但十多年来我经历见过一些修行人,冥想灵能开发后有些通灵能力,就被负灵以类似跨十二密度的诱惑,诱导侵蚀心智,有几个都自杀住院等。

1 Like

地球不是给你极化到第四密度的,是专门为了那些有想法,有能力的灵魂去到第五第六密度的,如果你只想去到第四密度,那你是浪费了地球的催化剂的,如果你只想去到第四密度,那你大可以在投生的时候选择那些和谐的星球,这个方法是实践法门,有奇效,如果你看到了有兴趣可以尝试一下,可以解决一个人很多负面情绪问题,不要听某些没有了解过的人的极其不负责任的言论,他估计没有看过92年释放法的视频,也没有了解过这个释放法的原理和它出现在地球的相关事迹,甚至可能没有看完我发的内容,就只是看了我的标题在这里发一些话,我一直的秉持的观点是没有了解就没有发言权,反正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只听一些人的片面判断也许会让你错过一些很好的方法。

我并非好高骛远,我只是提供厉害的方法。这个方法你要去了解其相关事迹,是很厉害的,直接从根部解决一个人心智所有负面情绪的方法,这个方法的本质在于,死亡的恐惧是树根,他长出树干就是想要认同,想要控制,再长出树枝就是九大情绪,九大情绪的混合衍生出几千种感受,几千种感受衍生出无穷无尽的想法。这无穷无尽的想法就是树叶。你一片一片叶子的剪你要剪到什么时候,你剪完这边那边又长出来了,释放法是直接解决的是人的最本质的三大欲望,当三大欲望没了,那么人的心智就空了,拉玛那马哈希说过,当人的识心停止,真我自然现前.你
我请求你好好思考我上述的话到底有没有道理。或者去看一下我发的视频的第五集到第八集,亲自去看看那些学员的反应

事实上,我的确认为你的观念误入歧途了。如果你宣扬负面途径那你就走错地方了。如果是正面途径,那么爱的方式是不分高下的。如果一种方法很厉害,那已经不符合一的法则了。

我对你个人没有偏见,我爱所有人。

如果这个方法对你有用,也比较正面的,分享过来是可以的,但也不能到推广的程度。即便再好,也不适合描述成一个权威的形象。每个人自己选择适合自己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

我发的这个哪里有任何负面性的东西了,你说给我听听。你能说出来?

你如果觉得我发的负面性,去我发的第一个帖子去说,两个帖子都说的不是一个东西。

从地球去到第四密度就是浪费了地球的催化剂,你是不是只看一的法则。还是要多去了解一下别的宗教的书吧,在世界各地从古至今都有着许多能达到第五密度极化水平的人
人家ra说的毕业只是以一般情况来说的,但是地球这个催化剂的强度它能是一般情况吗?像地球这样的星球就是专门给有水平的灵魂快速升级用的。如果你你觉得来到地球就只能达到第四密度,那么一个人大可以去很和谐的星球上啊,毕竟催化剂很少都是保送第四密度。

也许他人并非对你有偏见呢,也如你一样去分享了解希望有所帮助。
并非有不同意见,就该搞对立的立场。
合一哲学的寻求者,毋宁是寻求爱的理解而非输赢对错那些。

50.7 ra
唯一赢得这个游戏的方式:在爱的融化影响力之中输掉手上的牌;唯一获胜的方法是放下种种愉快、限制,将所有牌向上摊开放在牌桌上,并在心里说:「所有人、所有的玩家、每一个其他自我,不管你手上的牌是什么,我爱你。」
这个游戏是:去知晓、接受、原谅、平衡,接着在爱中开放自我。

@lry 你有没有实际练习这个?练习到什么程度了?可否分享一些你自己的心得?

我虽然没有完全按照你说的这个练习,也不知道你练习到什么地步,但是我曾经对佛法有研究。这个练习的核心是追求内在的自由,把心从束缚状态中解脱出来。而方法是①放弃“控制”(对应佛教里放弃执着类似,但是又有不同),②放弃认同(对应佛教里离欲中的一部分)。

这与佛教中不同流派的法门都有交集。另外,结合一的法则,我想讨论下面的问题。

希望你也有实证的经验(不是来自别人的经验摘录)可以交流分享:


我想讨论的一些问题

一的法则曾提到,正面极化核心是接纳,负面极化核心是控制。

①那么文中所谓释放控制,乍一看似乎与一法的正面极化是一致的。

②另外,文中提到释放认同的寻求。似乎让人想起,去除自我重要感,臣服,去除我执相似。

但是我对这个观点深思之后有些疑问想与各位讨论:

①对于文中所谓的控制,以及细微的想掌握某事某物的念头,是不是不算与正面极化相背离?因为只要涉及到在空间中显化,就一定得要由主体的愿望,发显到、作用到外物,才能构成显化。所以只要想要把服务他人或者服务自我的内在极性,显化到外在,就一定必须有掌握外在元素的微细念。

比如,我要给一个饥饿的人一碗饭。不论我是用钱买,还是自己做饭。我必须使用工具,掌握工具,并让自己的外在行动力彰显,来配合、达成内在意愿。这一点,负面极化与正面极化是一样的。涉及显化。

那么一法中,所谓负面实体寻求控制,应该指的是把他人也当成工具一样去掌握控制。而不是上面例子中做一顿饭,对工具、原料、烹饪技能的掌握控制。

所以,延伸来看,一个实体由内在(时间/空间),向外在(空间/时间)的向外延伸、触及、显化的过程中,不可避免需要去掌握,以及学习掌握什么。恰如婴儿,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头,动一动,然后发现自己可以操作手指,去拿ta想要的东西。

而一旦彻底否定这个本能,也就意味着彻底放弃了任何显化的潜能。诚然,对于收割来说,心轮敞开即可,绿色光芒结晶之后,寻求者可以不必进一步学习显化,但是完全放弃显化,也就意味着,对于世界的服务方式,该实体仅仅持守一个内在的频率。

②寻求认同感,这的确会减少一个实体内在的自由度。因为这意味着某种依赖关系。完全消除这种依赖关系,的确可以带来内在的极大自由。配合第①点(放弃显化),一个实体相当于从行为到关系,都逐步放弃了与外在(空间/时间)的互动影响。也从而达到内在的如如不动。

但是同时,我在思考,认同感的延伸,包括了个体对于关系的依赖,既包括了自身的与某个更大关系的依存感、归属感,也包括了对其他实体寻求认同的理解。这种彼此依存,同时理解到彼此依存的需要,其实也是同理心、同情心的起点啊。进而延伸至慈悲与爱、万物一体的认知。完全放弃认同感,也将导致认为认同感是解脱自由的障碍(其实从某个角度看,确实是障碍,这也算是大乘佛教与小乘佛教的某种悖论)。当认同感被视为障碍的时候,就可能妨碍到心轮的扩展。

反思

既放弃显化(外在行动力),又放弃认同感(外在关系)。传播者提醒,不要直接进入涅槃,要留下来分享。是否就是因为,彻底放弃显化的意愿,同时彻底放弃寻求认同的意愿,会有可能让该实体没有兴趣分享任何?因为分享这件事,本身其实是基于同情心的外在显化行为。

可能的改进

①不是放弃控制。而是放弃对行为结果的执着。

②不是放弃认同。而是能放弃对任何关系的索求。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