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男同与性唤起偏好倾向(性虐)的自我分析

请注意,在这篇文字中,可能将会存在许多负面性的、污秽的内容!
因此请各位谨慎阅读(以免引起不适)。并且也同样由于此原因,我愿意将帖子删除或编辑、更改的判断之权利交给管理员群体,以免干犯论坛准则之第(5)条

发帖的理由
我之所以想要发这个帖子,是希望让我自己变得更加透明。也就是说,更加坦然地接纳我之所是,于是更加坦然地做我自己。所以,我希望在这个论坛上以这个行为,继续揭露自我,哪怕我自己最黑暗、最不堪、最龌龊、最肮脏的一面,也将它放置在一个比较正视的态度上。尝试以这样的形式,去接纳它。

因此,这个帖子只要被发出,对于我自己的工作而言,或许就能够达到一定程度的进展。

不过由于这个话题的特殊性,它对论坛的其他朋友既可能有一定的参考意义,也可能会产生某些冒犯或不适,或者与论坛的调性相违背。所以我也愿意接受对此贴的删除等操作——由于这是一项自我的工作,当它被发出,后续是否存在,走向如何,对于我来说,其实也就不足为意了,此时交给这个论坛本身。

如果以上没有问题,就让我们开始吧…

3 Likes

同性性虐取向的自我分析


一 前言

啊……写这个东西,内心感觉有点羞涩……但是既然打算借这个机会分析一下自我,那么我就这样去做了。

我的分析,完全是将我自己作为研究对象去做的。案例只有我一个,因此以下说的东西,不代表任何其它人。不过,或许也可以从中找到一些普适性的含义。


二 自我性取向的概述

1.性唤起的前提范围

首先我是一个男同,只有男人才会构成我的性唤起。

但是并不是对每一个男人会对我造成性唤起。忠诚于身体地说,只有年轻、帅气的肌肉男们,才能构成我的性唤起。

这里是一个模糊的交界地带。如果遇到年轻、帅气的肌肉男,我的确会抱着欣赏或仰慕的眼光多看几眼,但是此时似乎更加偏向于对男性的审美,而性唤起还只是潜在的(我不是那种看到肌肉男就会勃起的人)。故此,这个限定范围仍然不足以描述我的性取向。


2.性唤起的启动范围

继续忠诚于身体,如果要进一步限定范围,以下情况会造成我的性唤起:

  • (1)年轻、帅气的肌肉男勃起的生殖器暴露,生殖器被由自己或其它人互动;

  • (2)年轻、帅气的肌肉男处于被控制与虐待的情况下;

  • (3)在以上两个情况中,肌肉男自己可以获得性快感。

这里,就是性唤起启动的范围。


3.性唤起的核心范围

在上述范围里,又会有一个较为核心的范畴,使得性的感觉十分强烈。这个范畴是由一系列特殊偏好所限定的:

  • (1)性美学的审美限定:年轻、帅气的肌肉男,最好是其身份是战士,穿着军装——进一步说,是穿着作战服。在这里,迷彩裤,靴子与半指手套,以及黑色背心是一组非常强烈的审美物品限定,如果有它们,我会感觉很刺激;如果没有,则对于我的性趣味则下降许多。

  • (2)性情节的审美限定:情节是士兵被俘之后的受刑拷打,或者是士兵被控制之后被强迫做各种性欲或身体上的实验。这个情节审美限定的关键是:士兵与拷打者之间着要有一种不屈与强迫屈服的对抗张力存在。如果有这类情节,我会感觉很刺激(甚至被虐者不用露出生殖器官,也能造成我强烈的性冲动——当然,如果有针对生殖器官的互动,则性快感更强烈);如果没有,则对于我的性趣味则下降许多。

  • (3)生命健康安全的限定:在以上条件下,流血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任何会对被虐者身体任何部分造成不可逆的永久性伤害或致死的情况,都是不能接受的。一旦产生此类情况,性欲会立马萎掉。因此对于穿刺、断肢等的许多情况,我并不接受。


4.其它概况

  • (1)对于一般同性恋之间的普通性交活动,我会有一定性唤起,但是不会特别强烈。

  • (2)我也很难确定我到底是偏M还是偏S一些。从我的受属性来说,我应该是偏M的。但是,似乎我并不是希望当成其中的哪一方,而只是单纯的喜欢看到肌肉男同时处于受苦与性高潮的境地中。因此,似乎哪一方都无所谓,不过我如果是一个肌肉帅哥的话,我应该会去做被虐方。

  • (3)相比于单个人被虐,我更喜欢看到的是集体受刑的场面。

  • (4)个人还有一个比较奇怪的点就是,如果有其他人就我的黄色作品与我展开讨论,我会感觉更刺激。讨论的内容,则希望是对内容的幻想延展、点评或对人物心理的讨论。

以上就是我的性取向的概况。


三 自我分析

由以上概述可以看到,我的性取向范围,就算是在喜欢BDSM的基佬群体中来看,可能也是范围狭小的,或者说有些独特的。所以很难有现实的情况能完全满足我的性渴望。这样的情况,我也尝试来分析一下。

1.对强大实体的征服欲,借由这样的性欲形式表达

我们可以观察这些能够构成我的性刺激的意象,与施加的行为:

所欲意象 所欲行为
1 阳刚、年轻、帅气的肌肉男 1 被控制(捆绑、关押)
2 战士身份与与表明其身份的着装 2 被惩罚(刑讯、性虐、实验)
3 不屈的精神 3 被羞辱
4 勃起的生殖器官 4 被玩弄

表一 引起刺激的意象与行为

在表一中,我们可以看到,所欲的意象,代表着男性特征的美好事物。而所欲加之的行为,却是对这些男性特征的否定——雄性、向外、刚强、主动的男性特征,处于一种被欺负、收缩、挣扎、被动的情况中。由这样的否定或对立,构成了性欲的冲动。

这里,可以视作一种征服欲——将那些强大的、令人喜爱的、吸引人的东西控制起来,然后看他们痛苦、在被玩弄得产生性高潮得耻辱的样子。这其实让我想到了在论坛上看到的Q’uo通讯的一段话:

[1990-07-01]在第四负面密度中,实体们有着类似的企图,即越来越强烈地去完善爱的功课,以负面的角度来说,那总是锺爱自我与掌控他人,对于第四负面密度的实体而言,这过程是一个恒常的消耗,因为他们组成不安的联盟,他们总是准备去挑战某个他们认为最棒的家伙,为了获取他的力量,并控制他.

老实说,在当时我看到最后一句话时,哪怕在这段话里没有所能够直接引起我性唤起的意象,我也同样感觉到了潜在的性冲动。我感觉到,我的性欲取向,可能具有类似的特点。

我所欲的意象,难道不是我在男同范畴中,所感觉到的让我觉得欣赏的意象吗?——潜台词是,我认为在我众多性幻想中受刑的对象,就是那“最棒的家伙”——只不过是单纯以性欲来表达的。

而对这些“最棒的家伙”的所欲行为,难道不是想要在“控制他们”的同时“获取他们的力量吗”——通过强烈的性刺激来感受(尽管这种情况,可能是孤独的)——

让我们来进入让我性唤起强烈的一个幻想场景:

  • 一群肌肉壮汉士兵,被捆着押送进刑讯的场所。在这里,他们被用各种姿势捆绑、关押,以及遭受各种各样的刑讯与侮辱。一条条肌肉线条分明的美好肉体,在痛苦中青筋暴起,挣扎扭动着;一声声的惨叫、哀嚎、呻吟或者被性玩弄的浪叫此起彼伏;一张张帅气、阳刚、坚毅的脸庞或坚毅、或扭曲、或咬紧牙关、或闭着眼睛大吼;一条条挺立的生殖器官射出粘稠的精液,弄得整个刑讯的场所到处都是。

这对于我来说,的确会是一种性冲击力很强的氛围,或许我的确可以从这种场景中获取大量的能量(如果我真的处于这样的现实中观测这个场景的话)。虽然这种“获取力量的方式”,可能不会那么直接。但是的确与Q’uo通讯的那段文字有相似之处。

此外,同样可以注意到“战败、被俘”的情节审美特点。在战士战败被俘后对他们的惩罚与羞辱的情节设定,似乎也可以视作一种对于“被征服者”的“软弱”的欣赏——让那些阳刚的、自傲的、看起来充满力量的汉子,通过折磨他们的肉体(核心是生殖器官——这个男性最软弱的地方、也是男性本身的主要性征)、践踏他们的尊严(屈辱的性虐待、性挑逗与性玩弄)并以此为乐,来证明他们的“软弱”或者“缺点”。似乎这个情节上的偏好设定,构成的可能是一种“征服感”的“宣示”。

因此,我的性取向特征,可能代表的的确是我的一种负面表达——它代表着,对那些强大的实体有挑战或征服的欲望,尽管它可能很多时候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反映出来,但的确这样的性欲特点,可以视作这种情况的反映。


2.对男性的渴求;自我的缺失感;男性原则、女性原则的不平衡

的确,虽然希望看到充满强大男性特征的肌肉战士被拷打玩弄的场景,但是这里面似乎同样反映着对男性特征的依恋(甚至可以说是依赖)。这个依恋可以反映在以下情况中:

  • (1)我对被虐待的男性的特征渴望的要求十分苛刻,简单来说就是要足够有“男人味”,在我性欲上的表达,就是要求肌肉与俊朗的外表、战士身份与不屈的精神,以及最好附上勃起的生殖器官;

  • (2)在性幻想中,我希望被玩虐的战士能享受这个过程,而不是单纯的除了痛苦与屈辱之外就无法有其它感受。我希望这些战士在痛苦中同样可以获得性快感,并且也同样对这种痛苦的性快感产生很强的渴望或冲动,一边对抗、硬抗着这种刑讯,一边却又得到享受。所以我觉得比较精彩的情节会是:战士在受刑中得到极大的性刺激,在痛苦中浪叫,甚至高潮得不行,请求敌人让自己射精,但是却仍然不完全屈服、不交出情报的感觉,这种对抗情节的张力我觉得贼带感;

  • (3)在性幻想中,我不希望战士会死去。所以在我的幻想设定中,战士们最后会逃出生天,或者这只是一场“反战俘训练”——我的确喜爱这样的形象,希望他们是完好的,不希望死亡或者受到无可逆转的伤害。

在这里,可以看到,其实在我的性幻想中受刑的战士,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对于我而言“神圣的完美存在”,他们会受到各种各样的折磨、屈辱,在各种浑浊、难堪如同泥泞般的环境下逐渐瓦解掉自己的尊严、破碎掉自己的心理防线、失去曾经引以为傲的东西,但这些“表层”的东西脱落之后,某种具有真实意义的、曾经被压抑的东西开始释放,这似乎是在通过这样的性虐过程反映一种“蜕变”(所以其实我特别想刻画受刑的战士的心理变化过程,但是没有那个条件)。并且我希望他们始终存在——而不是完全被征服——我还是希望,他们是他们自己。

在这里,似乎就可以进一步感觉到我自己的内在矛盾,或者内在不平衡之处了。这种“神圣的完美存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可能也同样是我自身神像的在“污浊层面”的另一种反映——无法成为那样的人,所以想要凌虐他们,然而这样的凌虐,最终是一个“永远无法解脱”的过程。因为自我在这个过程中,可能永远得不到满足。可能在这里列出两段材料会更好理解一些:

[31.14]发问者 : 我想的更多的可能性是: 猎户集团曾经影响[好比说]第三德意志帝国(Third Reich)的特定成员, 我读过一些关于他们的报告, 在某些例子中, 一些成员从观察在毒气室以瓦斯毒杀实体们的过程中得到性满足.

Ra : 我是Ra.我们重述,这些实体有潜能去累积性能量.选择何种刺激则是该实体的选择.在你说的例子中,这些实体重度地朝橙色光芒极化,于是发现权力的能量阻塞,将人处死即是凌驾他人的终极权力;这个行为于是以性欲方式表达, 虽然是孤独的.

在这个例子中,(性)渴望将持续不衰,并且事实上是不能遏制的.

你将发现,如果你观察你们人群中性风俗的整个光谱, 有些实体在支配他人过程中经验到如此的满足,不管是以强暴或其他的支配方式.在每个例子中, 这是性能量阻塞的例子.

[84.19]发问者 :…我突然想到许多关于路西法或魔王的雕像或绘画都带有个勃起.这是否为橙色光芒阻塞的机能,以及设计这些雕像或绘画的人是否最小限度地知道这点[容我们说]?

Ra : 我是Ra.当然,在讨论任何的神话原型形态中,有许多其他的扭曲牵涉在里头.然而,我们可以肯定地回答,并指出你是敏锐的.

这永不满足的地方,“孤独”的地方,或许就是反映着自我的某种缺失感、或者某种不平衡。我认为,这或许是在深层的某方面还没有自我接纳,进一步说,可能是对女性原则的不接纳。

回到自我分析上来,我们其实可以看到整个性冲动的模式:宣称一个强大的男性意象,然后对这个意象进行否定。这就是在我这个个例中,我所找到的(这个模式的)形而上的表达。

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否定男性,它的意义,从建设性或者平衡的角度来说,或许是指示着接纳女性。但是它始终仍然对男性留有依恋(这种有些被束缚的、或者有些沉迷的爱),于是始终只能否定、再否定、再否定。于是处于这样孤寂的、渴望永不满足的循环之中,成为了一种重复的样式——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我偏爱集体受刑的原因之一,因为它提供了很多男性同时被玩弄的场景,实际上可能也是一种“一对一”的情况无法满足性欲的反映,于是只能在空间上重复(存在多个个体同时被玩)。

这的确是一种爱,但是可能是一种尚未平衡的爱。简单来说:当一个人爱另一个人或者事物死去活来,而不能“放手”,也就是拿得起放不下,这时这个人可能是不平衡的。他会像饕餮一样永不满足地索取(尽管表面上看像是给予——这也多么像我自己的故事),却始终无法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因为在这里自我的完整性,还没有被接纳。

在这个情况中,经过这样的分析,我的感觉就是,在我自身深处,还没有接纳的东西,可能就是许多与女性原则相关的东西了。而这些女性原则所指向的东西,或许就是继续可以前往平衡的地方。


以上就是全部内容了 :dog:。看起来多少有点可怕。 社死就社死吧,也不太所谓了。

1 Like

感谢分享,写的很精彩,尤其是场景简直是活生生的,文字功底很强。让我了解到了另一个世界。看到你写的这些场景我没有感受到任何共鸣,但是确实了解到很多。
我感觉自己就像贾宝玉,我认同这些话: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看到男人就觉得污浊,看到女人就觉得清爽。
造物主爱每一个人,我们都是一体的。每个人在这一世适当的做法是追求自己的本心。

2 Likes

实际上啊,征服羞耻不是第三密度该做的事情,算是第四密度的功课了,但是如果你能直接解决这个功课,那么实际上你已经进展到了第四密度了,因为进化之旅其实可以直接去做到击败最深层的死亡。征服死亡属于第五密度的课程了。如果你直接能征服死亡,那么你不再需要做前面的功课。直接到第五密度。

1 Like

征服羞耻吗?我倒不认为这算是征服什么,而是尝试去坦然接纳我自身所是。

至于前往第几密度,似乎也不是我关心的话题。它对于我而言,似乎并不是一种“奖赏”。无论在第几密度,身处何处,我只想呼求真实的自我,成为真实的自我 :blush:

1 Like

不做真实的自我就去不了高密度,这两者是绑定的。

1 Like

既然有这此共识,那么答案不就显然了吗?做真实的自己就好,至于第几密度什么的,在我看来,无所谓的。

几密度几密度的结构,或许是造化外显的形式,而非造化的本质。那么,无论处于哪里,只需要回归真实的自己就好。这里亦无须存在某种执念。

谢谢无人的分享。坦诚的分享总是让人感动。 :heart:

底轮能量因受虐画面而被唤起,我猜想可能意识深处有一些希望代入其中的渴望。
我们的细胞是源自于一种“刺激-反应”的本能构建,因此有时需要一些外在的刺激才能激活细胞层面的敏感性,带来兴奋度。
由于眼前的生活比较平淡,或者说外在刺激比较少,年轻的细胞可能发出渴望刺激的呼唤,大脑就以这种想象作为回应,安抚躁动的细胞生命。
这个与性取向无关,由于我们拥有这个物质载具,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体都有自己独特的需求。能够坦然接受,并适当的关爱这个物质载具是一种爱的展现。 :blush:

1 Like

感谢你的回复!

对于场景本身没有任何"共鸣",我想这是很好的,因为或许意味着不会在这个范畴中存在能量上的牵扯。

对于这句话:

我也可以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老实说,我很小的时候,就觉得女性是"圣洁"的,似乎【不应该】和性事相关的东西发生牵扯,反倒是男性,就可以随便"玩弄"。


不过,也许可以看见,对于我自己,这里似乎会存在两种不正视,或者不接纳的"扭曲":

第一,我似乎对性本身的看法是有所扭曲的。性是男性原则与女性原则合一创造新生命的神奇活动,但是我某种意义上来说,却始终视之为一种"肮脏的快乐",并不接纳性本身真正的意义。

第二,我对女性,在内心深处的"无知"感知似乎是有所扭曲的。尽管采取了与贬义女性相反的形式,以"不能用性观念去侵犯"的感受将女性抬高为圣洁,但是在这表面的神圣之下,似乎也是一种分离的感觉——就像将某个人或者事物抬高为神像,然后使它们与人群分离开来一样。

分离或许会有两种形式,第一种就是打压、压抑对方,另一种形式则是将之抬高为一种无法触及、不可捉摸之物。这两种形式,或许都会使人无法正确看待所面对的对象(为造物者),于是它们都产生分离的感觉。


因此,在这样的自我矛盾之下,所导向的性风俗,就变成了对男性的自我惩罚。这就是我对这句话所产生的觉察。

当然了,我是借着这句话说说我自己的情况,并不见得你引用这句话就说的和我是同样的意思。

1 Like

感谢你的回复!

我也很难确定,我自己到底是渴望被虐的一方,还是渴望虐待的一方。或许两者皆有,以至于我无法清晰确定。


对于这段话,或许我只能有些混淆的回应。首先感谢你所展现的理解、包容之精神。

我自己的话,其实从幼儿园开始就会对这些东西产生偏好(男性与虐待),只是当时还十分天真,并没有与性联系起来,但是还是会产生很好的感觉。不过,等到性成熟的时候,似乎它们就自然而然地与性产生了纠葛,发展到了现在的这个局面。

除了曾经有过一些"天真的练习"之外,我没有和其它男性产生过较为真实的性互动过。我的想象,会变成文字描写和画图…虽然它们仍然还是想象,并无法构成真实的能量交换,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个在性上的阻塞,反而也带给了我一定的艺术能力。尽管这个能力是微不足道的。

我赞同你的看法,的确是这样。或许这个性的独特设置,也同样构成了我自身再一次认识与爱其它自我与自我的条件。

1 Like

手动引用 :slight_smile:“我的想象,会变成文字描写和画图…虽然它们仍然还是想象,并无法构成真实的能量交换”。

我猜想,实体互动行为不是能量交换的唯一方式。从三维来看个体与宇宙整体都在不断互动,不断交换能量;从多维度看,每个个体都是本自具足的。所以,实体互动可以达成能量流动,没有实体互动也能达到能量流动与平衡。

2 Likes

我感觉这是有可能的,不过这般的能量流动,可能就会是那种更加难以想象的形式了。

也许不那么难以想象。其实只要能量通道的是打开的,或者说晶体化的,你需要的能量自动会流入,不需要想象、自然而然地进行,很多时候甚至是我们不知道的情形下进行能量流动的。打开、放下,一切都是富足的。

2 Likes

是的,我也感觉会是如此。

1 Like

倒不是觉得同性恋是值得羞耻的(在我看来,这是正常的),而是附着在其上进一步的性风俗变貌。不过,这也并不是值得羞耻的事情,而是的确有着尚未发现的自我之处。所以,我在这里尝试揭露自我。

越过这一点,或者综合这一点,我赞同你后续说法所表达的"找到完整性"的精神。

今天读到一句话,和你说的很一致
2024.3.9

Beneath the words that are shared, and the information that is shared, there is a magical component to this connection that is deeper than any particular type of information that we can offer with words.
在被分享的文字和信息之下,有一种神奇的联系,比我们用文字提供的任何特定类型的信息都要深刻。

1 Like

首先欣赏与赞扬楼主的坦诚与精细的自我工作,最终发出来之前,楼主估计有忐忑犹豫等情绪。

我说说我看到这个帖子后的关注点。我首先想到的是,ra说提过的投胎编程。从楼主的描述中,我关注的不是表象,而是表象背后的组合起来的东西,类似一种希望在残酷的力量下,萌生一种不屈的更强的力量。所以在被唤起与兴奋的表象下,究竟因为什么而被唤起与兴奋,这个或许可以因人而异。同样的表象,其心理差异却可以完全截然相反。

所以我想,在急于依据社会价值观或集体意识而直接评论羞耻或虐待等,可以做的是澄清分析那些表象下,可能存在的许多差异。事实上楼主也并未实际参与,只是想象。

那些为何被唤起和兴奋的原因,或许可以追溯早期的印记,也可以是投胎编程,这些都属于个性化的情况。

感谢楼主坦诚分享,老实说,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也会以偏见看待。因为我实际的成长经历中,从幼年起精神上是承受了某种压制与暴力的,所以格外不喜欢暴力的行为,也因为我始终坚持自我,所以我的选择是更喜欢柔和的事物(实际上有时又讨厌柔和的另一种表现墨迹),也希望自己能够柔和。

可以说,楼主的这个帖子,让我有机会思考刚柔这一对极性。

2 Likes

我觉得从你最后所说的“社死”的话,尽管你不承认,但是你潜意识的确认为这是羞耻的。
我欣赏你的勇气,认真全面的袒露自己,严格剖析自己,在这点上,我们是有共鸣的。我们都是造物主的一部分,我们的任何行为都是造物主自己在体验自己。

2 Likes

你在此的觉察我感觉很敏锐。是的,正是因为在此方面有所退缩,所以在此方面试图揭露自我。这就是我想发这个帖子,对于我自己个人工作的目的。

也感谢大家的关心与包涵,让我这次行动是沐浴在理解与爱中的,而非是在排斥中的。这真的是大家的闪光之处。

2 Likes

在潜意识的深处,每个人都有两个原则的意识倾向,只是通常会明显表达综合的一面。感觉能觉察到,而接受,并且在行动上选择积极的一面,在想象中很大程度上满足好奇的一面,也是有帮助的。我感觉有时候这可能在特殊情况下的一种好奇和刺激,并不一定是真正的负面倾向。

另外,性取向,这个很可能是由于身体特质或者跟先前经历的相反性别有关,而造成了原型表达与今生一般身体性别的相异表达。

无论如何,不管怎么样的表达方式,性本身是神圣的,不神圣的是心智中的认识偏向。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