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别人拿走自己的东西是不是一种恐惧思想?

今天在外面野炊露营,我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想法,我要把我的东西都收拾好,尤其是手机平板之类的不能被别人拿走了。我忽然想到,我这种想法的本质是在表达一种恐惧。因为我在害怕,我还在区分自己和他人,没有真正领悟到万物为一。我想知道我这种想法对不对?

1 Like

我以前也有这种想法,总怕家里进贼把我的电脑偷走了。最近好点了,因为电脑上所有书籍都在互联网上有备份,可以再下载。而且我还害怕我的安卓手机有木马,盗走我银行账户的钱。我感觉这些都是在提醒我:不要为了赚钱而工作,要么钱没有了会很悲伤,但是这样有种因噎废食的感觉,还是害怕白努力的一个变种。我感觉正确的做法是:我为了提供他人需要/帮助他人而工作,钱和任何物体都不属于我,多给,然后让所有事发生,相信/知道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建立自己的faith,应该会消除掉很多恐惧。

感觉faith的一个逻辑是:我知道我在将来将会得到利他的奖赏(无论多么久以后得到),知道这件事本身让我很开心,虽然现在我在受苦中并且还没有得到奖赏。

1 Like

因为说的是较小的细节了,我的想法是,并不是说,这样不好,那样不好,升起的任何情绪需要被接纳才可能超越,并不是认为哪个是不应该出现的,哪个是应该出现的。

自然的去保护自己的东西不丢,是正常的操作,很恐惧的时候,确实需要平衡一下,让自己不必担心害怕。要去保护自己的东西不丢有时是必要的,但可以是出于爱的,而不是出于恐惧。所以,要看到的可能是,不是这些动作是不对的。 有些问题比较细微,可能比较绕:grinning:

另外,我们是第三密度,合一是通过一次次的选择去实践爱,逐渐被体现出来,合一并不是不避开很明显的对自己表面不利的事情。留意自己的感受,放宽心,找到什么方式才是感觉到内在的平安。:blush:

5 Likes

害怕就是恐惧,但行为动机是多元素的,恐惧的程度不一。

举个恐惧比较强的例子,我奶对于晚上放在门口且锁上的电动车都担心有人开车拉走偷掉 :sweat_smile:,面对这种情况,其实挺无奈的,你也不能说老人家说的不对,不仅说得对,还很有想象力,可能之前的确发生过或听说过。

几年前我买了把2000的uklili,不舍得送人,甚至外甥女玩的时候,也会有较恐惧的念头。

还有很多含有恐惧,但其实程度很低,可能更多的态度是没必要丢失,因为目前的社会,金钱还是代表着时间的资源,但丢失了也不会太在意,那这种保护/防卫就是比较平衡的。

记得几年前跟朋友去超市买水付账的时候发现手机丢了,但当时一点都不慌(不是因为有钱,一贫如洗 :sweat_smile:),甚至觉得很好玩,有种脱离常规惯性的奇妙感,然后用朋友手机打电话,有一个好心大叔在座椅捡到了,不放心交给环卫工人,专门等了我很久。

我自己对于山地车的态度是很平衡的 :joy:,几百块钱,跟朋友出去的时候也不锁,心里很明确的知道,如果有人偷,就送他了。

从催化剂的角度来讲,对一个物品的态度越平衡就越不会丢,因为这种催化剂没什么价值,越恐惧的反而越有显化的价值。 :joy:

3 Likes

哈哈,现在的在这方面的简单想法是,要真丢了,尽力自然接受,想着完全没有恐惧也没有必要,故意弄丢不保护,也没必要。 :grin:

3 Likes

怕丢东西确实是一种恐惧,尤其是如果你因此感到害怕。应该意识到万物皆有它的位置,东西不会丢,只是在另一个地方发挥它的作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一个更大的层面是,人是否应该保卫自己的财产,是否应该为保卫自己的财产而战斗?

我的感觉是,人确实应该放下自己的一切,如果在意这些东西就说明自己没有聚焦在爱上面。但是另一方面,人也必须要维持自己的生存,照顾好自己的东西也就是爱自己,爱自己也就是爱这个世界。

所以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心理上放下,做好丢了也没有关系的准备。但也要适当的照顾它不要丢。总之以一种安然的态度看待东西。也许这也是看待人生的方式。

1 Like

早上给花浇水的时候突然联想到这个问题 :blush: 觉得可以用花来做个类比。

自然界的花草无需照料,它会自然生长,虽然有的缺乏良好的生长环境,有的拥有肥沃的土壤,有的有凤蝶围绕授粉,有的被鸟虫吃掉,但每朵自然界中的花都泰然生长,而我们也不需要为那些“遭遇不幸”的花去过多自责。 反过来,种在家里的花,如果我们不给它浇水、通风、晒太阳,它会很快枯萎,这时不能不说是我们的责任。

所以,身上拥有之物也是这样。除非我们是苦行僧,断绝一切外在之物,否则我们拥有的东西和我们也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我们在拥有它们的时候,也要保持一个爱但是不粘连、不执著的态度。爱惜它、爱护它,但是不过分。不粘连,但是不绝情,而有慈悲。这样,在不小心丢失的时候,自然就会坦然面对,并祝福它能受到善待,或者我的丢失能帮到得到它的人。

分享个小故事:前不久我买了一个水晶,一段时间后卖家突然联系我,说有个人因为特殊用途,非常想要我的这块水晶,问我愿不愿意出售,就算加价对方也同意。我说不用加价,他既然是有特殊用途,别无替代,那我就原价让给它,并主动说等对方收到货给钱就可以。之后,我对水晶做了净化和祝福并邮寄出去了。邮寄出去后就把这件事撂在脑后了,直到一天我手机提醒有一笔进账,我才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朋友问我,是不是对方如果当时说很需要但是买不起,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送给对方,我说,是的。把东西送给最需要它的人,这也是我的幸福。

5 Likes

或许也要考虑,放下与放弃的区别?放下不是放弃,但不得不说,有时候它们会非常相似。:thinking:

有时候即便行为一样,还得检验自己内在里是否是被恐惧驱动的成分,检验振动,检验个人感受的平衡,这些都是非常个人的。这也导致很多同样的事情也变得微妙。

问一个比较弱的问题,如果家里大门的锁坏掉了,锁不住门了。

是不是不应该给它换一个锁?否则就是恐惧?

因为也未必会有人来偷东西嘛。即使来了,或许小偷真的很需要一些财物呢。彼此为一嘛。

1 Like

这种问题我认为都是根据每个个体情况而定。
每个人都是活出自己内心真正认同的观念,我们欺骗不了我们的本我意识。换句话说,我们的现实是我们内心意识的真实映像。
比如我们嘴上说,“我不怕小偷,小偷和我也是一体,我愿意付出一切”,但是 真的吗?有的人是真的能做到,那样的人自然不会去做种种防范,他在生活中往往也不会花很多精力去积累物质,另外,他们的现实一般也不会生成出不需要它们遇到的小偷。但如果做不到,那么就老老实实帮大门换一个锁头,否则的话,光凭嘴硬换不来意识的提升。当我们一动“小偷”“不怕偷”的观念时,我们已经在做区分了,现实也就很可能跟着就来看看我们是否真的能把这个心打开、放下了 :blush:

2 Likes

我倒是感觉到我们会出现的一种极端想法,好像恐惧一无是处,我们要时时刻刻做到毫无恐惧,这好像就对爱过于推崇?

在背向高我,彻底走向太一之前的所有密度,应该都存在恐惧吧,只不过分类型与程度。

恐惧其存在,其合理性,在于体验它让谨慎成为可能?让适可而止成为可能?

另恐惧的本质,本就是意识成长过程中,探索新事物时,必然会出现的,旧意识暂时无法驾驭或平衡的一个产物。感觉这个帖子,进入一个探讨具体什么恐惧,对应什么学习功课,是意识的什么本质或结构或功能的体现,一定会变得非常有趣。

此外,如何面对恐惧,先肯定恐惧的意义与价值,然后评估自己的能力,承认或知晓自我及自我当前所处的发展进程,接纳自我,接纳自己可以选择不同的方式,并不单一追求那种绝对的极致的敞开的无畏的方式去验证或证明自己,达到了某种毫无恐惧的标准?

此外,准确认识自己及他人应对恐惧的能力,或许也有帮助。一些人失去或给与一些东西,我是不看量,而是看比例。所以,关于一个物体,赋予了它多大的价值,投入了多大的时间精力,真正失去时,如果能够释然,在面对失去恐惧的能力上,明显更强。一个人利用别人的财富投资失败不当回事,不是自己的,当然不心疼,没在乎过,于是也就谈不上某种能力的进步了。

最后关于楼主的例子中的恐惧,我个人觉得,是探讨一个关于失去或者获得物质的能力认知的问题,可能还会混杂群体意识影响。我是很坦然接受自己的抠门或小气的,丢了东西,我一时间会很生气,因为我重心不是在赚钱上,突然损失这么大,我当然有介意的权利,因为它就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不过我可能会进一步到,下次更小心等。也有类似家里有漏水现象,感觉很困扰麻烦,因为要花更多钱处理,这就意味着我需要投注更多时间在创造金钱的物质界活动,而我不太喜欢现实一些损害他人的赚钱方式,我很满足于目前这种我接受的平衡的赚钱方式,但漏水问题的出现,会导致我的平衡被打破,所以我感到恐惧与担忧,是正常的。

总之啰嗦了这么多,其实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各自不同的精细的意识平衡,没有绝对答案,譬如我举例的情况,如何应对漏水困扰与恐惧,是说明我需要更多投入物质世界吗?还是说是考验,让我更坚定我所认可的平衡的赚钱方式,或者学习更经济的金钱使用方式,都有可能,因人而异,因时而异。

3 Likes

很有意思的问题!

在我看来,这个问题似乎和本贴题目的问题具有一致性。这个一致性是:似乎问题的潜在前提是:觉得恐惧是"不好"的,是"阻碍进化乃至于合一"的。我感觉到,好像默认了这样一种价值判断。似乎存在这个前提,这个问题才构成了一个问题。

说到这里,好像能够和你的另外一个帖子下的回答联系起来,这个帖子是"对很讨厌的人应该有什么态度呢?“——我们可能在寻求合一或者某种进展,作为自身的目的(与本质),但是目的本身,也许不需要成为某种"执着”,非不讨厌不可,非不恐惧不可。

讨厌就讨厌吧,恐惧就恐惧吧。在那个帖子中,我学习到,"学习一法,不意味着,在“彼此为一”的前提下,自废自由意志而去接受外界给自己的一切要求。“那么在这个问题下,小偷来索取,是否也可以视作一种"外界给自己的要求”?

默认恐惧"不好",于是作出"不应该换锁"的思考,然后一定要不换锁来"证明自己不恐惧",是否也会成为一种陷入自我束缚、自废自由意志、自我给自我所强加的要求?


所以我的看法是,该干嘛干嘛 :dog:。不需要考虑很多,做最真实的自己。而每一个人的选择,肯定都会大不一样!或许每一个形成恐惧的问题,都可以超越这个问题自己,乃至于穿透恐惧本身。

它的关键点,或许也同样在于平衡某种"执念",有时可能真的是对财产的执念,有时也有可能是对自我信念的执念。可能每一种执念都暗示着不同脉轮的堵塞(不过,这也没有什么问题)。这是我的个人看法。

4 Likes

我今天读到了这段话,相信对这个问题有一些帮助。绿色光芒是普世大爱,它的要求是不以占有为目的才能启动。是否有更清晰的解释?

RA:我是 Ra,这将是这次工作的最后一个完整问题。为了清晰度 请重述问题。
发问者:我的意思是 一个人主要启动区是绿色光芒,在绿色光芒的两边是否多少 也有能量的启动 或者主要只有绿色光芒?
RA:我是 Ra,我们掌握到你要求该材料的新意。它之前是不清楚的,我们以为之 前已经涵盖这个题材。曾涵盖的部分如下:绿色光芒启动总是容易受到占有性黄色或橙色光芒的伤害,大多数是黄色光芒,但也经常来到橙色光芒。恐惧占有,渴望占有,恐惧被占有,渴望被占有:这些扭曲将使得绿色光芒能量转移无法启动。 新的材料如下:一旦绿色光芒被达成,该实体立刻有进入蓝色光芒的能力,只等待着该个体的努力。靛蓝色光芒的开启必须经过可观的修炼与练习,主要目标是接受自我,不只如同这个极化与平衡的自我,还如同造物者,如同一个具有无限价值的实体。这将启动靛蓝色光芒。

2 Likes

我越来越觉得转移这个词的翻译,是错误的。
这个词目前被理解为个体之间的转移,但我一直隐约认为,transfer这个词,指的是转换,或者说体内的螺旋得以继续,得以提升频率,进入下一个能量中心,所以楼上这段话里,才会提到关于不同光芒的变化,伤害等。

此外condition这个词所使用的诸如无条件之爱,但在另一个ra不关切带来收割的condition,一个翻译为条件,一个翻译为状态,似乎对这个词的片面理解,导致了很多问题。譬如无条件之爱,滋生了一种让人们放弃自我与边界,去给与爱,否则就很不好等。我联想条件反射这个词中的条件,指的是外界给与刺激,生物给出反应,这样的一个机制。所以我感觉unconditional love 或许应该理解为一种自发的自动的下意识的爱的反应,这个词也可以联系后来提到的脉轮结晶,平衡自洽的结构自然带来平衡的中和反应,所以这就又和人格修炼,知晓自我的内在工作,关系上了,而51%的比例,也就很好理解了,一个自我健康平衡的个体,兼顾自我需求的同时,是能够更多考虑他人立场与感受的,于是能够承受更强的光(光之阶梯),就像面对更复杂的更强烈的事情,也能够驾驭。(想起以前第一次参加运动会,起跑前有一种紧张到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在思考一些特别新的主题,偶尔也会遇到这种超出控制的情况,一种焦躁的身心不定感,此时想打字记录整理思维与灵感信息更不可能,我想光之阶梯上意识能力之外的光,带给人的感觉或许类似于此?)

因此,个人感觉所有概念是联系在一起的,而不是孤立地单一理解。

1 Like

两个实体之间的能量转移应该是没错的。因为确实,一个实体的能量会减少,另一个会增加。:thinking:

我怀疑翻译的原因在于以下几点思考:

一 ra确实说卡拉在性行为中获得了肉体能的增加。翻译为转移,看上去仿佛必须肉体接触,且有一种被他人限制或依赖的感觉,所以我感觉不对劲。

二 我进一步延展,同性性行为也有机会启动绿色光芒,那么转移也意味着可能存在,那么身体性别的不同又如何说呢?

三 蓝色光芒也涉及转移,如果发生在相隔时空的情况下,转移又如何在个体之间转移?

因此,我更倾向于认为,任何个体都有着极性的不同构造,于是会产生吸引力,类似于四象中的少阴或少阳的互动吸引等,于是带动双方能量互补而更平衡,体现在少阴上,就仿佛向阳转化,而肉体明显是阳性或外显的,所以体现为肉体能的增加。少阳则是更向内向上,于是体现为灵感等。

所以我最终认为transfer是一种自身阴阳或男女两性极性的一种螺旋变化。

嗯。没有关系,每个人有自己理解很正常。

个人认为,大部分情况下,翻译还是比较准确的。至少在这里,transfer这个名词,单从从英文最核心的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转移,已经非常准确。转移是转移,它本身是中性的,它没有情感偏向的色彩,Ra使用这个词,包括翻译使用这个词,从逻辑上也没有暗示什么。并且这个词,也在其他很多地方都出现使用过,感觉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这只是个人的主观看法,其他不多延伸了。 :heart:

transfer翻译成转移是没有问题的,英文原意就是转移,RA既然用了这个词,应该就是个意思。能量转移会跳跃,不一定要手牵手

声明一下,我没有任何贬低翻译的意思。准确描述一下,在接触一些概念的中文翻译时,通常我们会有一个最先出现的意思理解,但这个意思理解,通常过于单一或单薄,可能妨碍对于概念本质的理解,乃至于对于同样一个英文概念在不同情况下的使用,不能达成统一。

我所期待的是其他人给与的完整的自洽理解的其他角度,因为这样可以拓宽我的思路,可能我想不到。我也期望我的理解也对他人起到同样的作用,我没有想绝对化自己才是正确的意思。

我想正名的是,拓宽我们对词汇的理解或感知,以更好理解感受那些抽象概念,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对于特定文本解读中的概念感兴趣,因为困惑已久。

我其实很欣赏那种不确定下,括号保留英文原词的做法。另我想,对于同一个英文词汇,但实际翻译不同的情况下,也括号保留英文原词,会不会更好一些。

1 Like

有时候,交流不同的想法,可能本身存在着挺多的困难。不用放在心上,自己按照自己理解就好了。比如,谈翻译的问题,你认为有问题,我可能认为没有问题,沿着这两个思路下去,就是两种思维方式。最重要的可能是只要表达出来就可以了。

特意强调翻译的问题,只是提出的一个小的提示,并不是完全因为这里的情形,是因为曾经出现了很多情况,很多人都在质疑翻译问题,但其实可能并不是翻译的问题。

无论如何,这些只是建议,每个人需要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