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恐惧

头脑没有问题,头脑是每个人最强大的工具之一。然而人类的头脑充满了恐惧。
为什么很多大师都说唯一能阻碍你的只有你自己。每个人到底怎么阻碍自己了?既然思维创造体验,那么每个人之所以有这么多现实的问题,是因为头脑充满了恐惧,各种分离的观念。

1 Like

是的,很多这些固有的恐惧是一路发展继承过来的,像生存,几千几万年前,早期人类不得不面对猛兽,还有很多战争,那个时候意识考虑的层面比较基础。在能量体里面就会形成固有的习惯模式,这些“头脑”基本上也是受能量振动表达的限制或者驱动。

如果振动没有进入心轮,表达爱就会受到很大的限制,这里面是有关联的。有时候我们自己也会发现能量流动受阻的时候,即便头脑知道爱,曾经也体会过,但是就是表达困难。有很多时候是难以自控的,或者说无意识的能量模式,有时候经常即便头脑知晓也无法阻止。

1 Like

所以,Ra不太推荐压抑情绪或抑制对催化剂的反应。“远远(比压抑)为佳的选择是允许经验表达它自己,好让实体可以更充分地使用这个催化剂。” 第三密度的核心功课是学习爱之道,这是一个螺旋向上的过程。

2 Likes

我认为达成"头脑是工具"这一点共识是很好的。这意味着,不会陷入对理性分析心智的崇拜中,以及其反面,不会陷入对理性分析心智本身的恐惧中。


这就像使用任何一件工具一样。例如扫把,当我们能够用扫把洁净房间,我们并不会对扫把产生崇拜,顶多感谢扫把及其创造者而已;
当我们无论如何也无法用扫把清扫干净房间,我们也不会对扫把产生恐惧或厌恶,顶多再换一件更适当的清扫工具而已。

又如刀剑,刀剑作为一种工具,既可以用来杀人,起到破坏性的作用;也可以用来强身健体,或者以象征意义作为孩子们练习、玩耍的玩具,起到建设性的作用。

我们是否能够说,刀剑本身蕴含着恐惧?或者它本身拥有着令人可以崇拜的力量?
可能这两个看法,都着有一定片面性(请容我说),因为蕴含恐惧、或者拥有力量的,不是工具本身,而是工具背后的人自身的内心。无论工具以何种方式运作与使用,都不过是工具背后人自身内心之显化而已。将问题反过来归结于工具本身,可能会陷入一种类似于"刺人而杀之,然后曰:非我也,兵也"的情况中。于是无论是崇拜或者恐惧、厌恶工具本身,其实都只是一种较为朴素的"唯物主义",只不过分别以正反两方来诠释。


任何工具,背后都是人与物的关系,或者更直白地说,心与物的关系。而物是由人(心)按照自身的意愿去使用的。因此,我认为你在论坛中一再强调的"打开内心去爱"、"去发觉、践行自身真正的意愿"都是很好的见解。

并且当真正做到这一点,我认为,包括理性分析心智在内的所有工具,都不需要去考虑它们是否是爱与自由意志的阻碍,相反地,都可以成为用来实现自身爱与自由意志的工具。因为无论是爱还是恐惧,的确不是出自于理性分析心智之工具,而是出自于自我的内心。工作的重心,可能还是在于打开自我的内心。于是理性分析心智,在很多时候其实不是一个要紧的东西,无须去崇拜,也无须去批判,从中既不是爱的根源,也不是恐惧的根源,它仅仅是自我内心许多面向实现显化的一个工具而已。

在这里推荐[49.4]中Ra对直觉心智与理性分析心智的评论:

[49.4] 发问者: 嗯, 请…你可以开始评论它吗?

Ra: 我是 Ra. 你们身体复合体的(两片)脑叶在使用弱电子能量上是相似的. 一个被直觉与冲动主导的实体与被理性分析主宰的实体相比, 以极性而言, 是相等的. 脑叶可以同时被用在服务自我或服务他人方面. 在追寻负面导向上, 理性或分析的心智似乎有着更多成功的可能性, 因为在我们的理解中, 太多的秩序就其本质而言是负面的. 然而, 这种架构抽象概念、分析实验资料的相同能力也可以是快速正面极化的钥匙. 或许可以说, 对于那些分析能力占优势的实体们, 他们在极化方面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直觉的机能是告知智能. 在你们的幻象中, 由于直觉感知之变幻莫测, 让毫无拘束的直觉占优势将容易使得一个实体远离较大程度的极化. 如你所见, 这两种大脑结构需要被平衡, 好让经验性催化剂的净总和为极化与启蒙. 因为若没有理性心智对直觉机能之价值的接受, 协助启蒙的创造性方面将因而窒息.

右与左和正面与负面之间有个对应关系. 围绕你们身体的网状能量包含着有些复杂的极化. 就磁性而言, 头部与上肩部的左边区域最常被视为负面极化, 而右边则属于正面极化. 这是你所听到的音调的意义之起因.

4 Likes

如果是仅仅是大脑,作为工具是合适的。

至于头脑,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个自己的认识,我理解传统中所说的头脑,大概是指心智复合体中的头脑逻辑,比方说考虑太多,想太多。这已经不是工具的问题,这是一个实体自我的一部分,人格的一部分,思维模式的一部分,甚至于通过与其他部分的结合,可以发展成平衡的智慧。

对于熟读Ra资料的读者,我们都清楚心智/身体/灵性复合体的定义,我们也可以看到,作为一个子子理则,是无法被全部定义的,是方便之故的简化和限制。

如果沟通交流,显然我们都要接受Ra或者邦联的术语认知体系,作为一个基本共识。在这个基础上,稍微扩展对应到其他系统中,也是可以的。

传统宗教体系的,许多概念都已经被赋予了扭曲的含义。要用就要承担那个扭曲。或者每个人有自己的理解和认识,结果就是一言不合和争吵,这多少是没有意义的。

就拿一个词语Mind,在通灵传讯中,邦联传讯被翻译为“心智”,在英语词典中,简明释义名词的含义就有这么多:头脑;大脑;心思;智慧;思维方式;记忆力;聪明人;思考能力;富有才智的人。

这多少是第三密度的障碍。

所以,最重要的还是,当说出一个词语时,是对方都有个共识的。因为在每个人内在里,理解和认识有时差异是很大的。

当说到绿色光芒,大概都是在指无条件的爱,敞开的心,慈悲,怜悯,甚至基督意识。对于其他对绿色光芒不了解的人,可能就不会联想到这么多。

2 Likes

在身体、灵性被启蒙前,心智是首先被启蒙的,换句话来说,头脑逻辑是首先要训练和启蒙的,在这个意义上,头脑在某种程度上是发展智慧的前提,不修心智,不修头脑,就意味着放弃了智慧的学习,对一个实体来说,前进的脚步到第五密度都是很困难的,因为第五密度典型的功课是智慧。爱与慧智通常能够是一种调和。

这也是为什么,对所谓头脑的误解,在某种程度上,会带来多么深远的影响。心智复合体是在死亡后,可以随着能量体带走的。它包含的方面,不止狭义上认为的部分。

可以说,如果有的人在进行思考的时候,扭曲严重,难以自控,思维紊乱,过度分析时,通过经常做清空心智的冥想,进入到纯粹的意识或者觉察,或者爱之心中,就是很合适的。

如果恰好欠缺的是理性思考,那么增加沉思,就是非常有帮助的,否则就很容易被负面愚弄。

这多少跟这个帖子的主题不一样了,也可以换个专门的帖子来讨论。

2 Likes

是的,我也认为可以开一个新帖子来讨论。不过,这可能会发展为一个较为宏大的问题。因为若讨论大脑(心智的一个物质承担者)、心智各自的意义以及之间的关系,讨论的走向,可能会导向形而上架构,于是这可能迟早会涉及到智能(虽然在一法行文中,它以形容词形式"Intelligent"出现)本身的问题。而智能与无限似乎是不可分的([27.4])。如此,可能会产生一个涉及范围比较大的讨论。

1 Like

是的,把这放在显意识心智之内,对我们世界的认知上,可能就足够了。对于进入心轮来说,以单一爱的视角,看待曾经的认识和信念,确实经常会首先看到它们的不足,多半头脑指的就是这方面。

2 Likes

继续爱与恐惧的主题。

你只有接受恐惧,才能开始超越恐惧。你无法超越你不接受的东西。

2 Likes

也许当“可怖的”变为“可爱的”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再一次的接纳。它的本质或许仍然是:接纳自身所不是,觉察到每一个造物与造物者的完整性与最终的合一性。

如此,分离的幻象被褪下,恐惧本身失去了它的意义,留下的,或者回归的是爱的实质。

旦旦是允许每一个时刻冒出来的巨大的在自己之外的世界观重新回到自己之内就很了不起了

1 Like

恐惧,也来自于内心,是可以触碰到的地方
所以也可以由创造者自己再创造

1 Like

是,今天下午发生了我独特的催化剂事件,我在内心不断地祈求看到这其中的恩慈和宽厚的时候,得到了让我茅塞顿开的捷达

感谢高我的力量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