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头脑与显意识心智关系的讨论

如题。这是从话题贴:爱与恐惧的讨论中分支出来的讨论。

我先提出我自己个人的看法。

大脑,或者说包含神经系统中枢在内的整个神经系统,可以被视作是主要承担者之一。并且它的功能不仅仅是提供显意识的逻辑思维能力,实际上,潜意识心智乃至于调控身体各项自然机能的无意识部分,也是由它所承担的功能。

神经系统的每一次对外界存有的感知,都不是外界事物本身。举一个例子,我们看到的太阳,并不是太阳实体本身,而只是它散布的光与影(在感官-神经系统引起的反应),于是我们所观测到的只是它的现象,而非它的本质。

对于任何一个事物而言,我们的感知与认识都是如此,这样,我们可能的确生活在幻象中,因为并非感知、认识到真正的存有本身,而只是它们的映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无法抵达事物的本质,这是因为我们的心智在起作用。

心智的运行,在物质显化上依赖于神经系统的工作,但并不等同于神经系统本身。相比于比较"物理"的神经系统,心智更像是一种形而上存有,只是以此物质化的东西部分地显化。

只不过正是因为大脑如此的机能,只能反映世界的幻象,因此常常会出现各种问题而已。这或许在某种程度上,与自由意志之延伸的实验有关——罩纱拉起,与本质的连结开始变得模糊。

于是显意识的理性分析心智部分开始得到快速扩张——以人类当前的智慧成就来看(虽然这可能被许多人认为是微不足道的,但是似乎不能轻易加以漠然的否定),人类在试图以理性分析去理解存有们的本质,物理也好,哲学也罢,任何学科,似乎都是如此。

然而,理性分析心智的主要功能,可能是:基于所经历的幻象,产生相对应的经验。它的一个极端是经验主义,凡事以已有的经验为绝对,却无法判别经验本身;另一个极端则是它在反面演绎的它自己:逻辑主义,凡是以逻辑为绝对,却无法进入与承认活生生的经验。

这两种形态,可能都会让心智越来越陷入一种较为狭隘的境地,无法自拔,认识或信念系统变得愈发愈保守。这是因为:显意识的理性分析心智可能很多时候只是一个从催化剂到经验的处理过程,它无法提供新的事物。当突然性的觉醒之光没有被发觉时,看到的是无边的黑暗。

在这里,或许就是认为"头脑"带来恐惧、以至于对"头脑"本身恐惧的根源。这是自我对自我的束缚,正如那"本不存在的东西"一般的感觉。但是当看到这一点时,可能不需要再纠结于理性分析心智与否,而是去打开心,接纳曾经所不能接纳的东西,看到曾经所没有看到的东西。进一步地说,去表达爱、感受爱、给予爱、接受爱。去存在,去行动。

当这个情况发生时,我个人的经验是,在此时似乎会有比较好的直觉,直觉心智可以在这个情况中起到很好的作用。许多原先要分析个半天都分析不出名堂的东西,在当下一刻,似乎能够被清楚看见。而被看见的东西经由理性分析心智之再处理,认识可以变得更深刻(虽然我知道,这些认识可能都是虚假的或者说片面的,认识总是一个不断趋近的反馈过程)。

因为,由于心智的形而上性质,心智仍然可以(通过灵性)穿透幻象认识或者接触到存有的本质。造物者愿认识祂自己[1],这可能是借由一切形式发生的——也就是说,我们个人所谓的认知、所谓的理解、所谓的经验,不论其(在另一个视角看来)如何扭曲或者歪斜,都是整个造物(者)在认识自身的一个过程,一个部分(在这里可以考虑真实同时性)。那么,显意识心智的认识,也当然是认识的一部分。

虽然我们目前所以为的许多认识可能都会随着蜕变而脱落,但是也许在这个过程中,显意识心智超越了语言、大脑以及它们所反映的幻象之显化,触及到了某种比较根部的东西吧,那也许会是每一个心/身/灵复合体在一次又一次的旅程中取得到的精华部分。


  1. [27.8] 发问者: 就我的理解, 智能无限的第一变貌是我们称为的自由意志变貌. 你可以给予我这个变貌的定义吗?
    Ra: 我是 Ra. 在一的法则的这个变貌中, 一般认为, 造物者愿认识祂自己. ↩︎

3 Likes

清晰化、简化、锐化这个主题是目的。感觉知道“头脑”是累生累世的形成的一个信念认识系统是首先的。另外强调,邦联的术语里很少使用“头脑”,这大体属于心智层面 :heart:

2 Likes

额,这段传讯对mind, spirit, brain, will的关系做了稍微解释:

The mind is a function of the spirit which is an amalgam of the effects that a wealth of experiences in various incarnations have had upon the basic spiritual personality. This mind is a collection of biases, emotions and feelings. Depending upon the uses to which the mind has been put in prior incarnations, it may consist of [a] large intellectual factor or little intellect. It is, however, a mind function rather than a brain function. However, standing between mind and brain is that which you call the will. If a person does not use the faculty of his will there will go into effect an automatic metaprogram which will cause that person’s mind to become linked to his brain in a fashion predetermined by his circumstances.
Thus, native intellect, native biases, native emotions, which are brought in from the immortal spirit may be completely buried in the personality of the brain due to lack of will. However, in some instances the faculty of will is developed in the individual and in those cases the mind is able to impress its own metaprogramming much more carefully over the basic metaprogramming of third-density survival mechanisms. Any changes in metaprogramming will be developed and successfully completed by the use of the will.
As you sit here this evening you are exercising the faculty of will. It has been written, “Seek and ye shall find, ask and it shall be opened unto you.” The will is that faculty of seeking, desiring and wishing. When it is developed to perfection, the will of the individual becomes the will of the Creator and you become a clear channel so that you may function through your mind and not through the lower programmings.

另外,关于mind的定义,quo曾经说过"We shall, therefore, discuss these two faculties of your mind, the mind that is the intellect and the mind of the heart" 以及“You might call consciousness the mind of the heart”. 所以按邦联的定义,mind是由intellect和consciousness两部分组成的。编辑:我看到无人引述了<74.4>“原型心智的这部分并不代表深沉的潜意识, 而是显意识心智, 特别是意志”,所以mind作为一个独立的物自体(Ding an sich)应该有许多部分组成,这里我推测错了,划掉)

另外个人认为通常说的conscious mind(即personal mind,对之于subconscious mind)是由转世人格所能接触的consciousness(即personal consicousness)和intellect组成的。 原型心智中的心智虽然叫archetypical mind,这里的mind应该是可以和consciousness互换的. 因为intellect只与最表层的人格意识(personal consciousness)相纠缠,剩下深层的mind则是专指consciousness(即可以和consciousness互换). 编辑:如果mind不是只有两部分组成的话,那这一段应该也不成立.

另外据最开始引述的传讯,一个人intellect好像与brain是无关的,与前面转世mind的使用(铺垫)有关。不过好像也不能说完全无关 :grinning:,他说的有点模糊:

Depending upon the uses to which the mind has been put in prior incarnations, it may consist of [a] large intellectual factor or little intellect. It is, however, a mind function rather than a brain function.

2 Likes

是的,应该说Ra所指的心智是包含阶层性结构的。我们个体的显意识部分,以及通常在特定方面的头脑认知,也属于这整体的一部分。

2 Likes

我在清晰表达上的确存在困难。无论如何,我请求再次尝试,表达我的理解。

当"头脑"被看作是累生累世所形成的信念认识系统,我的思维来到了心智的母体。

心智的母体-魔法师,所代表的正是显意识心智,特别是意志[1],它具有不动的特性[2]。然而,由于这一张图像,代表一个物自体(Ding an sich)[3],它被视作为没有进食的、纯粹的、作为一个概念复合体本身的显意识心智[4]

从这个视角上去看,累生累世所形成的信念-认识系统、以及在一生之中经由反馈循环所形成的信念-认识系统,或许可以说,就是[91.33]中所述多次被浸泡过的心智之复杂团块。这就是我认为的"头脑"之信念-认识系统与显意识心智两者之间的关系。

显意识心智有种强烈的好奇心,或者说求知欲[5](造物者愿认识祂自己)。那么,显意识心智,借由赋能者、催化剂与经验的动态过程形成了心智的形意者[6],形意者可以被视作显著的自我[7],有种要去知晓的意志[8]。通过这个局面,或许能够再一次看到上述信念-认识系统与显意识心智的关系[9]


  1. [74.4]Ra: 我是 Ra…魔法师被命名为一个深具意义的原型. 然而, 你们没有认识到, 原型心智的这部分并不代表深沉的潜意识, 而是显意识心智, 特别是意志. ↩︎

  2. [79.20]Ra: 我是 Ra. 心智的母体是一切到来事物的源头. 它是不动的, 然而它是所有心智活动的潜在启动者(activator). 心智的赋能者是那伟大的资源, 它可以被视为大海; 意识不断更深与更完整地浸入其中, 为了去创造、形成观念以及变得更为自我觉察. ↩︎

  3. [88.17]Ra:我是Ra…原型心智是心智复合体之伟大且根本的一部分, 是其最基本的元素之一; 对于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寻求者而言, 它是最丰富的资讯来源之一. 尝试去浓缩这些原型是一个错误的尝试. 每个原型都是一个显著的自在之物(ding an sich)或物自身, 有它自己的概念复合体. 虽然勘查一个原型到另一个原型的关系是有益的, 可以说, 这条询问路线是次要的, 首要工作是去发现每个原型对于智力心智和直觉心智两者所意味的——最纯粹的完形(gestalt)、视象或旋律.
    ↩︎

  4. [91.33] 发问者: 最后, 魔法师代表显意识心智.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我们要求学生考虑未进食的显意识心智, 即除了意识外没有任何资源的心智. 不要把未进食的显意识心智与你们作为学生所经验的复杂团块混为一谈, 因为你们早已有许许多多次浸泡在赋能态、催化剂、经验以及蜕变的过程中. ↩︎

  5. 《原型工作手册》完整版2023-心智的母体部分(在此感谢OneBeingOneLife的翻译工作):更准确地说,母体是有意识的心智,它感觉自己与无意识完全隔绝:没有假装拥有信息或知识,而只有一种缺乏或空的感觉,这种感觉必然伴随着心智的纯净。母体的情绪是坚定的和期待的,强烈渴望填补它的空。母体的有意识心智想要,最重要的是,想去知道、想去体验、想去看见。…这不是一种模糊的、没有生命力的好奇心,而是一种强烈的求知欲,与一个明确的兴趣主题相匹配。 ↩︎

  6. [92.15] 发问者: 在心智的母体、赋能者、催化剂、经验之间的动态过程形成了心智的本质或心智的形意者.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如我们先前回应所建议的, 心智的形意者同时是作用者与被作用者.附带这个例外, 该陈述大部分是正确的. ↩︎

  7. [103.11] 发问者: Ra 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 Ra. 夵(tau*)以及建筑师的 L 形尺之使用的确有意暗示大道之环境的空间/时间到时间/空间的邻近(关系). 我们发现这个观察至为敏锐.
    大道的整个基调, 容我们说, 确实取决于它与形意者显著的差别. 形意者是显著意义的自我, 在很大程度上但并非完全地受到罩纱降下之影响. ↩︎

  8. [79.42] 发问者: 那么我将只问一个原型, 那是我在这个时点最不能理解的[如果我可以用这个字眼的话]. 可以这么说, 我在很大程度上仍处于黑暗当中, 即与解经祭司有关的部分, 以及精确地描述解经祭司是什么. 你可否给我一些关于它是什么的其他指示, 请?
    Ra: 我是 Ra. 你一直对这个必须成为复合的形意者十分感兴趣. 解经祭司是心智的起初原型; 它通过显意识与无意识的微妙运动, 已经变得复杂. 心智的复杂性是演化而来的, 而不是单纯地将经验从赋能者融合到母体之中.
    心智它自身变成一个拥有自由意志[以及, 尤其是意志]的行动者(actor). 作为心智的形意者, 解经祭司有种要去知晓的意志, 但它将怎样对待它的知识, 又为了什么原因它要寻求? 一个复合的形意者的潜能是多方面的.
    在这次工作期间, 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

  9. 《原型工作手册》完整版2023-心智的形意者部分:…通过心智复合体的所有事物都会受到它的影响,并成为它自我旋转的思想和情感网络的一部分。心智总是在吸收它所经历的东西,但它也总是将自己赋予那个经历。无论我们做什么,我们都被困在一种主观的意识中。我们相信我们彼此理解,我们彼此联系,我们可以联系,但我们只能根据我们对他人行为对我们意味着什么的主观态度来判断自己在交流中是否成功。或者,不用多说: 一个心智所居住的叙事世界正是它所创造的叙事世界。如果我把堕落和贪婪解释到我所经历的世界中,那么所有进入我意识的新事物都将简单地证实这种态度。而乐观主义也是如此。我们不禁要问,人们怎么会如此陷入对世界的两极化限制态度中(保守主义/自由主义,有神论/无神论,悲观主义/乐观主义,等等),而这种倾向是建立在心智本身的结构中的。我们被困在我们自己发明的两极化世界中,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更好地了解它。或者,更乐观地说,我们是精心设计的信仰体系和历史的巧妙创造者,其精妙程度是如此之高,以至于我们可以用一生来学习我们是什么,我们是谁,以及我们如何适应我们的历史环境。
    当然,正是在这里,我们的偏见被铭刻得最深。我们不会进入一个没有形状或定义的物质世界,所以我们也不应该期望进入一个没有被众多概念结构和实体填充的心智的世界。就像我们试图理解我们出生的物质世界一样,我们也试图理解我们的家庭和文化甚至在出生时就给我们留下的一系列心智偏见。 ↩︎

1 Like

借由累生累世,或者一生之内反复循环的信念-认识系统之反馈运动,心智的工作及其蜕变以渐进式的姿态揭开显意识心智与深邃心智的伟大罩纱([100.7])。

你经常把主题一个连带一个地往外带,我们最早涉及到这个主题的目的,是为了比较客观的看待头脑,把它看作是心智的一个部分,并且这样就不需要忽略和否定它,而是作为心/身/灵复合体进化的一部分,平衡地发展它。

其他分支的主题可以划分在另外的帖子里。

1 Like

面对这种情况我也很绝望 :sob:。可能我还是需要继续多多平衡一下自己吧。

不过很多时候我确实是在一些"误打误撞"的局面中学习到更多的。只是这可能不太利于聚焦的讨论。

嗯,没关系,这可能有些是发散思维 ,肯定也是有很多优点的。:smile_cat:

确实在各个方面,练习平衡也都会是有用的。

1 Like

朋友,你真的非常严谨和细致! :+1:

1 Like

回归到讨论最开始的目的上来。

当看到了显意识心智与“头脑”这样的关系,我的感觉是“头脑”在显著的自我中较为逻辑理性分析的那一部分。这也是属于整个造物认识的一个环节,每一个实体都有在其自身上取得某些阶段学习、经验的必要性。

因此,也就正如OneBeingOneLife在上面所说,与其忽略、否定“头脑”,可能平衡这一部分的心智是更适当的。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