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恐惧

觉察恐惧,觉察爱。

“除非你能以开放的心面对最沉重的恐惧,否则你无法完全地去爱。”

在这个帖子下,大家可以探讨一下,关于第三密度无限多种的恐惧,是如何运作的,如何与之相处。这需要对自己诚实,否定它并不可取,因为这很容易导致一种回避,把很多东西隐藏在表面之下,不知不觉制造更多堵墙。

很多时候,单纯说一切都是爱,一切是合一,可能是没有帮助的。这好比要建造一个高楼,还需要图纸和建筑材料,在许多细节上去达成它。

3 Likes

恐惧是幻觉,爱是真相。恐惧是以安全模式为主的头脑的属性,时间和分离的差别是恐惧的两大因素,头脑是认识差别的工具。爱是从每个人真正的心涌出的,而心才是认知的工具。察觉你每一刻的感受,让你体验平静,合一与安宁,以及无条件快乐的才是你心的声音。

2 Likes

其他的都很赞同,不得不说的是,头脑背了很多锅 :smile_cat:

1 Like

我最大的问题就是很亲近的人相处容易没有耐心甚至很容易发火
特别是在被误解的时候

所以我想无法被身边的人理解是我最大的恐惧
毕竟我已经不害怕死亡与孤独终老了:joy:

2 Likes

以前感觉不会这么明显,现在越来越觉察到这一点,很多情绪,冲突背后都有一个更为细微的基于恐惧的理由,越往深处,习以为常的,越不容易觉察到是基于恐惧。

难怪Q’uo会把两条途经描述为一条是恐惧的途经,一条是爱的途经。

恐惧是原因背后的原因,恐惧背后的原因是分离,而分离的原因是造物主。 :smile_cat:

最有用的可能是首先觉察到恐惧是原因背后的原因,恐惧是爱最相反的变貌,恐惧没有了,爱就自然地表现出来了。

1 Like

我想这还是因为你划下了分别心,觉得亲近的人就该了解你,所以当他们误解的时候就特别气。

还是减少分别心吧,一视同仁地耐心对待每一个人

我自己也有点这个问题,所以才回答这个的,因为有时候跟他们讲了很多遍似处他们都没记住,我现在对待这个的态度就是:耐心,耐心,这是个幼儿灵,或有点弱智,原谅

是啊
虽然我一直知道没有人可以完全理解自己但知道跟做到还有很远的距离:joy:

这应该是普遍的,并且很多都是选择特定投生关系的原因,为的是通过彼此的人格的不同,提供催化剂,因为只有在最亲近的人面前,自我所有的面向才会完全真实的展现,作为认识自己的镜子,一次一次的从无意识的模式中,开始被有意识觉察并做出改变。

这些细节,需要一次次地,练习有意识接纳自己和他人,是最重要的。

反过来想。或许我们也为亲近的人提供了需要的催化剂,那正是他们需要的。哈哈。所以,可能无论在哪个位置,都可以从更大的视角,以一种超越立场的态度看待。

1 Like

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正在学习。
我是从恐惧、信心与无限的关系来看待这个问题的,我个人的看法与经验是:


如果愿意这样看待,或许恐惧是一种无限的幻影。

就第三密度的我们(的经验)来说,无论是意识层面的恐惧,还是潜意识的恐惧,以及内在最深处不可名状的恐惧,似乎都是在一个当下的时刻,将某种存有、状态、感觉、认识视作一种压倒一切的力量。

换句话说,它的工作机制是:这种东西在宣称一种无限,这种"无限"会让我们很不自在,然而在当下,它却被无穷地放大了,以至于压倒了我们自己,并且让我们看不到其它的东西。于是,我们为了我们的恐惧而活着,而不是在真正的做自己,我们被异化了。

这种情况是常见的,似乎一切恐惧的根源都可以归结于此。可以举例说明:

三个简单的例子

例如我看到一个人,当TA的某种特质让我产生不舒服的感觉,压倒了我,我认为这就是TA的一切,无法看到完整的TA,于是对TA产生恐惧,需要逃避或者对抗;

又例如我看到了战争,当战争的号角声之幻影成为了淹没了我自己,我再也无法看到战争之外的东西(或者战争所不是的东西),我会陷入对战争的恐惧,需要逃避或对抗,或者以更多扭曲的思想形态反映该恐惧。

再例如我看到了头脑,当头脑统治了我自己的内心,我再也无法看到头脑之外的东西(或头脑所不是者),我会陷入对头脑本身的恐惧,需要逃避或对抗(这个对抗是有意思的,因为它是在用头脑反对头脑 :rofl:),或者以更多扭曲的思想形态反映该恐惧。

因此,其实可以看到,恐惧的本质,似乎是将有限者当成了无限。当这个错置发生,恐惧就能够成立。这里或许有一个形而上的关系可以参考:我们了解到,信心与智能无限存在一致关联性[1],而负面途径则是在追寻着"本不存在的东西",那所谓的自我所强加的黑暗[2]。而恐惧,既是负面途径的信仰(它们真的相信恐惧真的有用,所以自己本来就被恐惧本身所恐惧),也是负面途径的工具(用来控制他人),并且从本质上看来,恐惧就是自我所强加的无限之幻影——将有限者错置为无限。而能够转化恐惧的,似乎恰恰就是那无法言说的、可以以任何面貌展现的、通往无限之合一的信心。


那么,走出恐惧的方法或许是简单的,就我个人的经验,会有如下理解:

  • 1.无论是何种情况,去感受存在本身。当恐惧发生于自我之内在,去放下一切忧虑感受自己的存在;当恐惧发生于自我之其他自我,或者其它外在事物,放下一切忧虑感受他们的存在。无须加以任何评判,单单感受,直到能够领略到所谓的"阴影面或黑暗面之美"。如此,爱借由信心展露。个人理解,这似乎可以视为灵性上的工作。

  • 2.当恐惧发生,尝试去看到恐惧自身的事物,实为有限者或幻象。进一步地说,看到每一个事物其所是与所不是。于是,当我们所察觉到我们所恐惧的对象并不真的是一个压倒一切的东西,我们不再恐惧。正如很多人回顾自己的人生历程时,会看到曾经自己感觉无论如何都越不过去的坎坷,在走过之后再看来,“也就那样而已”。在这里推荐Ra提及的心智上的训练。当每一个事物的完整性都被发觉,我们会感到每一个事物其实都是可爱的。显然,这是心智上的工作。

  • 3.以任何形式,多做运动 :sweat_smile:,当身体处于流动性中,很多烦恼也会被转变,许多恐惧也会瓦解,这也有助于观察到恐惧看似"无限"、实为有限的幻象。虽然看起来比较"粗浅",但是我感觉很多时候都非常有用,这可能可以被视作身体上的工作。


此外,在原型心智的角度,观想、沉思灵性的母体、灵性的赋能者与灵性的催化剂的各自的韵律与关系,或许会是好的。

在光芒中心系统的角度,则可以考虑绿色光芒中心与蓝色光芒中心的意义,如何去穿透恐惧去真正打开自己以接纳与爱?如何穿透恐惧以诚实面对自我与其它自我?我认为以可以在这两个光芒中心的角度上找到许多有用的经验。


以上是我个人的看法,可能会有许多混淆之处与片面性,仅供一个视角的参考。


  1. [3.9] 发问者: 我想起一句声明, 大意是说如果你有信心移动一座山, 那山就会移动. 似乎近似你刚才所说的东西. 如果一个人全然地觉察一的法则, 他就能做这些事. 那是否正确?
    Ra: 我是 Ra. 信心(faith), 该发声振动变貌, 或许是横亘在那些属于[我们会称为]无限道途的实体们与那些属于有限证明/理解的实体们之间的一块绊脚石.你理解到信心与智能无限(intelligent infinity)之间存在一致性的关联, 这是十分正确的. 然而, 前者是灵性的用语, 后者对于拿着尺规与笔寻求的人[的概念架构变貌]而言或许较能接受. ↩︎

  2. [85.11]Ra: 我是 Ra. …那本不存在的东西可以被视为自我强加的黑暗; 在其中, 和谐被转变成永恒的不和谐. 无论如何, 那本不存在的东西无法持续渡过整个[第三密度的]八度音程, 并且正如黑暗最终会呼求光明, 那本不存在的东西最终将呼求那本来存在的东西.
    ↩︎

1 Like

补充:我在上面看到了头脑与恐惧的关系。我认为头脑不是恐惧的根源,只不过是恐惧实现的一种载体而已。用头脑反对头脑可能是无用的(反对头脑无法真正的触及恐惧,而仍然是在头脑里打转转),真正需要做的就是用心去打开心。

1 Like

哈哈,我感觉只有用Ra所提供的心智,心智复合体的术语,才能避免传统术语带来的扭曲。:joy:

1 Like

"头脑"一词在论坛中反复提及和使用,可能是大家对这个词和背后的意思还有某种或正或反的执念吧 :rofl:,当然我也不例外。我感觉也许让我们大家慢慢去探索就好。迟早都会从此词语中释放出来的。

因为这个词已经被赋予了贬义的语义,所以再通过这样的词去表达中性的概念,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这对于较为平衡地认识事物原本的模样,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同样,对于发展深层的自我平衡,也同样有很大的阻力。Ra不选择传统的术语是有原因的,一旦语言被扭曲,就几乎不可能被完全更正。:joy:

1 Like

我感觉每个人对于不同的词的定义都会有所差别,很多时候无法在词义上达成真正的同一。

比如说我看待"头脑"就是一个中性化的词语,它是人类思维(Mind)的主要承担者(然而,思维却不是头脑本身)。头脑既可以起到取得认识的"好作用",也可以起到自我欺骗的"坏作用",只是心/身/灵复合体工具箱中的一个工具而已,端看如何去选择使用。

这是我的理解,肯定会和其它人有所不同。当这种差异化的情况产生,我感觉,或许可以做的就是用心去感受对方使用这个词语所真正想要表达的含义。于是理解越过了语言,词语本身变得不再重要。

当人们越来越能理解彼此所真正渴望表达的,词语或许可以取得改观,尽管可能不是一种"更正"的形式。但是这个情况可能的确需要作许多真心沟通上的工作。

不过你也提醒到了我,在当前许多情况下,还是采取较为平衡的语言去表达,可能是更好的。因为我自己在语言使用上也有许多任性的情况。

仔细地思考并回忆了自己曾经的“恐惧”经历,发现无论如何,催化剂是避免不了的,该来的就是会来。
我们曾经一次次地经历恐惧、痛苦,也曾一次次的“闯关失败”。但是只要在最绝望的时候,心中仍能保持一种信念和希望,就会走出来,并且在下一次,下下一次做得更好。
这里的信念,对于我就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另外,如果能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和人生目标,也能有效走出恐惧等负面情绪。
会有那么一天,你发现你身上的恐惧感好久没有出现了,这时你回头看看,才能意识到所谓的“恐惧是幻相”“在一切所在中看到爱”等信息是什么意思。但是在当时,当我们在催化剂中时,这种情绪、感受就是现实,就是磨难。这是不可避免的。否则就没有所谓的提升了。
所以,我的经验就是,无论在何时,都保持信念,记住自己的身份。

2 Likes

是的,恐惧或者催化剂机制也确实是造物者设置的一个进化机制。密度之间拥有渗透性的原因也是为了帮助第三密度存有。通过这些知识更好的了解自己,有技巧去作出选择。无意识本身是没办法作出改变的,通过针对性的催化剂和经验,能够有机会搭建新的平衡架构。

把这些看作是一个过程是很有帮助的。修炼魔法人格,似乎跟立足于自我的本质,做一个观察者很像。

1 Like

是的,通常来说是这样的,这可能也是第三密度通常很难相互理解的原因之一。那么交流的目的,肯定希望彼此知道对方都在说什么。所以,了解这个方面是有意义的。那样不至于感觉每个人都好像都无法理解自己。80亿人每个人都说,这个世界上没人能理解我。彼此倾听,都作出一些协调,达成共识才有可能。

1 Like

也不全怪头脑,人类的主要挑战来自于生物本性,猿类作为地球灵性载体的选择,猿类的好色好战多动等等毛病深深影响着我们。头脑当然只是工具,包括所有的感官,只是认识差别的工具。

头脑是工具,工具无所谓好坏。头脑无法认知事物,头脑只是根据过去投射未来,这儿根本没有新鲜的事物。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