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密度正面实体毕业条件;99%以上正面极化的代价:耶稣提醒朋友放下剑

提这个问题是因为
我直觉觉得
回避这个可能的情况并不合适
因此想直接摆出来

如果想要
绝对正面极化(99%以上)
(第4密度毕业收割门槛)
所做的牺牲 非常巨大

即使面对无处可逃做性奴,伴侣被杀害的结局
也是不会反击的 而是坦然接受

当然绝大部分人都会觉得这问题过于惊世骇俗
我只是指出一种可能性:
对于绝对的正面极化实体(99%以上)而言,无处可逃不愿攻击,自己做性奴伴侣被杀,这种选择是必要的。

47.6 发问者: 嗯, 我真正想问的是如果从正面第三密度到第四密度需要 50%, 负面密度的毕业则需要 95%, 以上两种情况, 若换作第四到第五密度 是否需要更接近 100%的程度才能毕业? 好比 一个负面实体需要 99%极化, 正面实体需要 80%极化?

RA: 我是 Ra, 我们现在觉察这个询问了.要以你的用语给予这个答案会产生误解, 因为第四密度有视觉或训练上的辅助工具, 自动地协助实体的极化 同时极度地降低了催化剂的快速效果. 因此在你们之上的密度必须使用更多的空间/时间.
服务他人的正面导向实体 其意图百分比将和谐地趋近 98%. 无论如何, 第五密度的评定资格还牵涉到理解, 这个才是第四密度毕业到第五密度的主要评定资格.

要获得毕业资格 一个实体必须能够理解动作、运动, 以及舞步. 没有可形容的百分比能够衡量这个理解. 它是个衡量感知效率的尺度. 它可以借由光来衡量. 有能力去爱、接受、以及使用特定强度的光, 这些条件是从第四到达第五密度收割的需求, 包含正面与负面密度.

33.11 发问者: 这部电影带出我们谈论到现在的重点. 该实体, 上校, 必须做个决定,我想知道他的极性. 他可以屈服于负面的势力之下, 但他选择防卫他的朋友.你是否可能评估何者较为正面极化: 防卫正面导向的实体, 或允许负面导向实体的压制? 你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吗?

RA: 我是 Ra, 这个问题可以放在第四密度以及你们(第三)密度的视野中来看待,而它的最佳解答可以看实体 Jehoshuah, 你们称为耶稣, 的行为.这个实体正要被他的朋友防卫, 这个实体提醒他的朋友放下剑. 然后将自己交付出去 导致其肉身死亡. 想要保护挚爱的其他-自我是一股持续存在的冲动, 持续穿越第四密度, 一个充满怜悯的密度. 其他的 我们不能, 也不需要说了.

最近,我结束了在非洲一所大学的任教工作,刚刚回国。在那里,我们每天都面对着恐怖主义的威胁。
坐在德斯蒙德家的前廊上,我同他讲述着那些发生在我们所居住的社区里的暴力、强奸和杀人事件。

当时,马普托电台广播说,我们索卢西学院全体教职员工即将被杀掉,而所有学生将得到“解放”。我们大部分的教职工都是白人,而学生则都是不同国籍的非洲人。这一消息意味着我们这些年轻男子将被迫成为“自由战士”(恐怖主义者),否则就将遭到杀害,而年轻的女子则会用来满足年轻男子欲望的工具

我告诉德斯蒙德,为了保护家人和学生,我一直在犹豫是否要买一把当地自制的以色列乌兹冲锋枪,内心苦苦挣扎了许久。德斯蒙德静静地听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面对不同的战争,我也许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我觉得,他的回答见解深刻,思路开阔。

__《血战钢锯岭》

写这一段的时候脑子里爆炸成一团泡沫全是空白
有4种情况:

:one:如果耶稣是男性,后果不是成为性奴,而是上十字架,是否他还会提醒彼得放下剑?

:two:如果耶稣是女性,后果不是做性奴,而是上十字架,是否她还会提醒彼得放下剑?

:three:如果耶稣是男性,后果不是上十字架而是成为性奴,是否他还会提醒彼得放下剑?

:four:如果耶稣是女性,后果不是上十字架,而是成为性奴,是否她还会提醒彼得放下剑?

耶稣是男性,后果不是成为性奴,而是上十字架,他提醒彼得放下剑。
:one:情况已经历史发生,

:two:情况也好理解,

:three:情况罕见,

:four:耶稣面临
1.自己是女性
2.后果是做性奴而不是钉十字架
这时候Jesus 就会允许彼得攻击杀人防卫了?

如果耶稣是女性,面对恐怖分子侵害,无法逃跑。
失败后果是强奸成为性奴,**
彼得准备用枪反击,

按照耶稣的教导,
是不是耶稣会教导彼得放下枪,
把自己交给恐怖分子做性奴,
**最后彼得被杀害?

—————— ฅ՞• •՞ฅ ————————————— ฅ՞• •՞ฅ ———————
首先提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恶意

当然依自由意志谁都可以任意选择

不过若要遵守教导
想必只有部分道路才是合适的。

最后说下我的内心
直觉耶稣是会选择:four:情况的
不过现实中我依然会选择用枪反击

如果要正面极化99%以上
也就是第4密度毕业收割门槛下
直觉觉得:four:情况是会必然做出的
任何反击伤害都是负面
都会造成负面极性的增加

我觉得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每个人面对同一个情况时,会根据自己的内心做出自己的选择。没有哪个选择是对或者错的。
以假设的方式提出一种道德两难的问题是一种流行的哲学、伦理学思辨方法,但是这种伦理学是建立在目前我们这个社会之上的。它只是一种模式,它不一定是最完美的模式,它也随时在改变。
作为一个人,当然可以进行这种伦理思辨,但是作为一个对精神层面有所追求的个体,不妨拓展一下视野,不要囿于表层,尝试以更开阔、深入的方式去理解人和人,群体和群体,人和世界万物的关系。:heart:)

做出哪个选择可能不是那么重要,关键是自己的内心是怎么样的,是否有善心,一个再有善心和爱的人在极端情况下进行反击也是有可能的,但这也不会影响该实体的正面性

对这个帖子中出现的问题回复几个方面,并且提醒,这个帖子如果不修改会删除,这个没有商量。删除理由有两个,一是问题中包含了很多混淆的地方,并且有追求刺激的嫌疑,而不着重在认识问题和寻找答案方面,因为同样的问题,很早就提到过了,并且有很多朋友给出关于这方面的回复;其二是出于对calar和Don的尊重,建议可在另外的帖子中更换人物角色,实际上,这个问题,可以不涉及到具体的实体。

首先,第四密度毕业收割门槛是99%,你是叙述第四密度毕业到第五密度,还是第三密度毕业到第四密度,如果是前者,则没有必要从第三密度的经验里得出第四到第五密度的解答。

第二,关于耶稣提醒放下剑,有当时非常特殊的背景。关于耶稣,他有全然示范爱的灵魂计划,不必要只从表面发生的事情,来应用到所有的场景。所以针对这样一个已经定格的事件,经验,再假设耶稣是女性还是男性的假设,意义已经偏离。也不必然拿耶稣的例子,来证明自己在现实经验中是反抗还是顺从,为自己作出的选择进行合理化辩护。

第三,Don和calar的例子,这个不搭边的例子,为什么要以Don和calar作例子呢?实属没有必要。这个目的是因为Don和Carla的身份?或许你忽略了一些情况。第一,对于投生实体来说,越成熟的灵魂,越是会针对性的选择自己的投生计划;第二,对于投生实体来说,右手途经有相称纯度的保护;第三,不需要的事物会自然脱落。

以上,可以好好考虑。极端的例子并没有什么不好探讨的,但确实可以仔细考虑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以及措辞,还有是否在询问本身是否存在忽略的地方。

1 Like

请求不要删除
对carla没有任何不敬 天打雷pi
这个问题对于第四密度毕业极其关键
相关部分已经删除

适当修改后可以,也不影响内容的探讨。

我真的没有恶意啊,我这么提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感觉很多人其实都在逃避这个问题。

但是我一直都觉得直觉觉得这个问题
是没有必要回避的。

真的没有任何的恶意和不尽

我记得亚伦和布罗德斯基有这么一段交谈。布罗德斯基在另一个空间看到狮子在追他,他惊慌失措地跑但是还是跑不掉。亚伦提醒他,不要跑,狮子和他是一体,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不要惊起恐惧感。
我们不要贸然闯进狮子林去挑战自己,但如果情景就是设定为遇到极端情况,那就提醒自己,一切都是一体,不要恐惧,去接受,去爱。

那我可以理解为就是
第四情况是成立的了。

我认为,是的。
然而,绝大多数正面个体不会给自己设定这种情况。

您好,我感觉只是有点怪异。
因为这就好比数学有一道难题,如果能做出来,为什么不敢把它设出来?

当然这两个没有逻辑关系

但是我觉得
如果有很多人可以做出来的话,那么我们会应该看到有很多人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现实中基本上没有。

另外,我觉得用“牺牲”和“代价”来形容你说得这种情况不太适合。
因为,很多正面个体来这里就是要奉献爱、展示爱的,如果把这种付出理解成牺牲,感觉他们就成了受害者。这对他们本真自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1 Like

可能第三密度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周围很少会遇到这种情况。设定

,但是可能在第四密度他们毕业的时候就会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就是他们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其实我还有一个猜测,
这种设定这种难题其实际上是非常难的,
但我们现实中遇到的问题其实比它简单很多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还远远达不到做出这种难题的能力,还远远没有。

设定的前提是 既能进一步提高、圆满自己,又不会因为难度太大而陷入业力循环、迷失自己。
别忘了第三密度有遗忘罩纱。所以能设定极端人生的人,一定也设定了特别的个人因素,能确保不迷失。
但这种又特别少,毕竟第三密度也不适合出现太多能体现神迹的人。

2 Likes

好吧,我把握住了我核心问题的关键了
,我想提的问题就是:
世界各地其实经常遇到这种类似的强迫性如奴役性伤害的情况。

非常之多,但是大部分人
似乎都并没有做出类似于
耶稣那一种的选择,

所以我想确认的是:
是不是大部分人都没有达到这种正面极化的?程度
和毕业的标准。

也就是说
地球上大部分人都是
这种“学习成绩比较差”的情况。

第四密度的题目,我们就不用提前押题了

哈哈哈,肯定绝大部分到达不了耶稣那种意识。

其实这种极端的情况每天都在发生啊,国内外都在发生。有很多世界上黑暗的角落。

但是很多人包括我们的舆论还有主流的媒体都在说
对于这种施暴者应该仇恨,应该狠狠的去惩罚。

比如说上个世纪的慰安妇事件。然后很有很多人生活在仇恨痛苦之中。然后大部分人都很仇恨。

是的,是的,您说的对您说的对

业力循环和迷失也是
为什么我反复提问
极端案例的原因,

我就是怕大家伙又陷入主流舆论媒体的影响。然后就无法进步。

所以就把所需要达到的条件
和完成这种题目的解答方式,
一次又一次的提问。

但其实现实上包括我自己来说,我真的是也很难做的像耶稣这样子,

所以我也对。自己与大部分的人的极化进步程度
。感觉进步的非常抱歉。

个体的选择都值得尊重,但如果有疑问,为什么不自己去体验一下呢?下次遇到委屈、伤害,试试看,痛恨对方和理解对方、接纳人生,哪一个让你更多的感受到爱与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