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关于政治抑郁症的采访

看了柴静 YouTube 发的一篇关于政治忧郁症的采访
这篇不止解释了政治忧郁症更解释了一般的忧郁症
转过来分享给大家

“政治抑郁症的本质是没有自由成为我.”——柴静访谈Dr. Robert Lusson

去年我的一位朋友说他得了政治抑郁症,我没太留意,因为这不是一个临床医学概念。直到今年他的症状开始让我担忧:每天看七八小时负面新闻,失去工作热情和生活乐趣。他是我见过意志最强的人之一,所以当他开始谈论茨威格在二战结束前的自杀时,我开始查找资料,发现关于政治抑郁症概念被引述最多的是美国心理医生Robert Lusson博士。huffpost.com/entry/politica… 我与这位医生约了一次zoom访谈,把笔记发给了朋友。今天在他建议下,贴出来跟有需要的人分享:

柴静:“政治抑郁症是真的吗?”

卢森博士:“当然它是真的,因为你的感受是真的。我没有发明这个概念,是它找到了我,因为美国患者在特朗普上台时普遍抑郁—–“我有过希望但被拿走了且不知道它是否会回来。”东方的抑郁可能是“我的灵魂,关系,职业不被允许发展,不能成为最好的自己。这让我感觉无望,因为不论多么甜蜜微小,与人为善的愿望,都不能实现。”

“核心是无力感?”

“失去控制,失去力量。这是无力的感觉——不论我做什么,不被听,不被看。”

“是因为糟糕结果不可避免吗?”

“不,结果不是抑郁的必然部分,它让你焦虑但不是抑郁。政治抑郁症的焦点是常规抑郁也有的因素———失去希望。如果它异乎寻常地积累,一个人将无法理解自己的世界,进入失去联系的孤立状态。政治抑郁的本质是因为没有自由成为我,没法向他人自由表达我。”

“你为什么说恐惧是政治抑郁一个主要驱动?”

“有两类恐惧:实质伤害,像逮捕,家人受伤等等;或者社会排斥:人们远离你或者污名化你。如果你发现你不再能活得真实,这至少激发焦虑,如果积累一段时间不能解决,抑郁就来了。”

“但我的朋友之前一直是个有活力的实干家,他从没有为个人危机抑郁?”

“这类人是最有激情的人,时代先锋,所以他们是物质层面,社会层面,个人层面最先被摧毁的,因为他们冲向墙壁,以如此之渴望,结果让人心碎。他们是最敏感的人。”

“他离开了自己的国家,恐惧不在了,但抑郁还在”

“另一部分抑郁是更深的,需要更长的时间,这部分根植于他。也许从他三岁时就在那里,只是被激发了。”

“他该如何前进?”

“他现在不平衡,处于冲击带来的无望状态。”

“怎么修复?”

“这样去想:我接受事物如其所是,但我不能预料未来.”

“但他有对未来的预料.”

“你可能对经济和气候变化有预料,但这只是预料。拿我来说,我的预料是XXXXX. 你看,我只是呈现另一种预期,而且我不在乎”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打心眼里知道,普通人,我们, 想要与现实不一样的东西,这就够了。我不在乎是否它需要一千年才来。这是抑郁和希望的区别。”

“你改变了看待问题的时间框架?”

“是的,你可以从字面上理解,但事物可能在明天改变。你的朋友面临一个灵魂深处的选择——一是“不会改变”。另一种是“我不在乎,我会做我能做的,帮助改变发生,慢慢来。”一个带来抑郁,另一个带来力量感。你必须选择,因为你不能同时存在于两种状态之中。”

“我感觉是他的同情心让他受苦”

“ 去做他认为价值观对的事。一个人可能带来一群人,变成一个故事。历史中有很多这样的故事。抑郁是因为确知未来会如何,自己会怎么结束。但另一种选择是未知,我不知道故事如何结束。”

“但未知会增加焦虑?”

“怎能不呢?这是选择的一部分。但它不是害怕导致的焦虑,可以是带来兴奋的焦虑。”

“政治抑郁症能治愈吗?”

“柴,there is no cure for us. 你是独特的,我不能拿走你的全部,那样你不再是你。我会建议一些小小的平静,比如去海边度假。就是这样。另外,我们对话。理解可以让你得到平静。(停顿,笑)这世界是一个混乱无章的所在,人生是个烂摊子,我们这个物种的独特之处在于,我们要理解自己,管理自己,洞察自己的虚弱与力量。我们成长,并超越.”

“问个具体问题,他如何停止旧习惯,比如不断看负面新闻?”

“转向当下。有旧念头十秒后让这念头过去,练习一千次,一而再,对自己承诺。”

“怎么叫转向当下?”

“看你背后。你窗外的景色是真的吧?因为我看到叶子在掉落,光线在变化,正在改变的一切就是当下。”

1 Like

我觉得这段材料说得很好。

抑郁的内核是恐惧,恐惧自我无法实现,恐惧过去,恐惧未来,…,认为一切都无法改变,人类总是无力改变一切。

这样的恐惧,造成了人不断的自我否定——我做不好这个,也做不到那个,我面对如此庞大的“现实”浑然无力。这个过程反复上演,最终人就变得消极,于是就抑郁了。

但是恐惧说真的其实只是幻象,刺破它的最好方式一就是信心,二就是活在当下。

2 Likes

是的,我是看到这位心理医生也建议活在当下很意外。:joy: 印象中现代心理医生什么都是靠吃药解决,可药根本不能解决

1 Like

政治抑郁症,或者说是对社会现实,第三脉轮的受挫?

我有过两段或三段类似的时期,准确说,这些时期是持续的,我至今依然会经历一些事情,感到意兴阑珊,然后重新打起精神,

经历这样的暗夜,似乎抗打击能力越来越强,或许是感受到了某种信心或希望,恐惧也越来越少。

第一段中,迫于生存,我通过找工作让自己忙碌起来,暂时规避了对社会的不喜。

第二段中,对人性的黑暗自私面了解更多,对于理想的模糊,让我近两年社恐宅居。这期间动漫影视等给予我温暖与治愈。之后我选择了非逐利性质的工作(如教育/客服和青旅等)。
第三段或许正在进行中,但属于有一个明确的理想想落地,但感觉未到时间,还在储备学习,偶尔会觉得这理想不可能而间歇性抑郁一下,很快又让自己回归到当下可以做的事情。(譬如这个回复)

对于现实,我放弃了迫切改变的念头,转而认识到它存在的意义,它是人们共同创造的,有些人还需要那些来让自己学习。

我不再渴望马上大同社会,我意识到那或许是缺乏力量的体现,我开始发现,还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地方,我反而希望可以停留久一点,学习更多,也让学习的记忆更深刻。

我开始认同,quo提到的时间旁轨,有许多人致力于让地球过渡的时间变长,让更多人有机会成长,我感谢那些人的努力,也希望自己成为其中一员。

1 Like

其实不需要强求地球过度的时间拉长
因为没有毕业的实体会投胎到合适的星球开始新的课程

我年轻的时候有段时间也是因为太了解人的劣根性以及黑暗面而对人性失望,不过一直不曾绝望。因为我很清楚还有很多人并不是那样

嗯,确实不可能无限期延长,依然有不少个体选择了不成长不面对,尊重自由意志。

1 Like

在业力的机制下,很难完全不成长不面对,毕竟地狱道可是很苦的,正常都不想再经历了吧

是的,不得不说,左脑的聚焦,算是某种当下,但是又过于局限,总是忽略流动的时间,譬如清晰看到某一刻的拒绝成长,然后意识聚焦,能量集中,容易产生强烈的如恨铁不成钢等失望情感。

右脑则很容易看到更大的时间与可能性。

2 Likes

@cxk 建议看看这篇

2 Likes

好的谢谢您

这个其实我之前也看过,这几天最火热的

我的理解就是专注于当下,
嗯,不要过多的把能量投射在未来和自己构想之中,

而是专注于当下,也就是所谓的树立好小目标,充分利用好每一天

。也就是所谓的老生常谈现实一点。
,活在当下,脚踏实地,同时仰望星空。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