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极化实体与恐惧、控制的关系讨论

注:此话题来源于平衡傲慢/自大,有什么可以建议的方向? 中拆分的部分

2 Likes

因为分离感就必然会产生恐惧
试想如果你认为世界上甚至宇宙中没有任何人理解你或渴望理解你,所有人都是弱肉强食,这难道不足以产生无法磨灭的恐惧吗?

1 Like

我更愿意在动力驱动上理解一个人的行为,恐惧本身代表着阻力,我更愿意理解为他们享受征服的快感。

1 Like

你可以去问问那些喜欢控制别人的人害不害怕被控制
喜欢控制的必然最害怕被控制
喜欢欺骗的必然最害怕被欺骗

2 Likes

喜欢征服的往往也喜欢被征服吧

2 Likes

你以为是谈恋爱互相征服吗?:joy:
这里的征服是控制与奴役
全宇宙都不会有谁真的喜欢被控制被奴役

2 Likes

看到了这方面的信息,你的理解是正确的,我之前的理解确实有误 :rofl:
即负面实体都喜欢控制,而非喜欢被控制,尽管被控制可增加负极的渴望。

55.3 发问者: 谢谢你. 我想问几个问题, 关于先前我不理解的资料. 我希望借此澄清我的一些理解, 与我们处理的心智配置有关.在上上场集会中, 你陈述:“然而, 猎户实体这样做有个风险: 由于这些可收割的负面在地实体所带有的频率, 他们会尝试吩咐并指挥这次猎户接触, 就如这些(猎户)实体指挥与地球人的负面接触一样.”你可以就这个陈述解释影响意识极化的机制吗?

Ra: 我是 Ra. 征服或奴役其他自我可以大大地促进负面极化. 两个负面极化实体之间的位能差是这样的: 奴役或吩咐(命令)另一方的实体获得负面极性.
被指使或被奴役的一方, 在服侍其他自我的同时必然将失去负面极性, 虽然它将增加进一步负面极化的渴望. 这个渴望将倾向于创造重获负面极性的机会.

2 Likes

又有人讨论到了这个问题

2 Likes

从某角度看这确是合理的切入口,
负面哲学里征服与被征服,都含有负面意识极化的潜能。

参考

32.2 Ra:
负面途径[如你所称]并用黄色与橙色光芒在它的极化样式中。一个实体以专注的方法使用这些光芒将带来一次与智能无限的接触。如果一个实体的主要振动样式为黄色或橙色,性互动的通常特质是一种阻塞,以及因为阻塞造成贪得无餍的饥渴。

如果两个自我都在这个区域振动,则透过性的互动开始产生极化的潜能,其中一个实体经验到被羞辱、奴役、或捆绑的欢愉;另一方经验到主宰与控制对方的欢愉。

以这种方式、一次负面极性的性能量转移被体验。

2 Likes

我当时认为负面实体喜欢被控制就是主要参考性行为中sm的互动性 :joy:,好比用1-10来代表个体的能量位阶,那么在sm中,6实体会s5,5实体被6征服,但仍渴望征服4/3,6也仍可能会享受被7征服,当然7也许会激发6更强的征服欲,如果6成功奴役了7,7则损失负极性,6增加负极性。

你提供的信息中,双方在sm中都共同感受到愉悦是因为双方都认为自己处在合适的位置,所以不存在损失,而是一种愉悦的合作。可参考:

[38.14]Ra:…早期第四(负面)密度充满了密集的斗争. 当权威次序已经被确立, 并且所有实体都持续地战斗, 直到每一个实体都确信自己在权力架构中处于适当的位置。

所以损失负极是发生在权力争斗的情形,失败的一方损失负极性,同时增加对负极的渴望。

3 Likes

可能与认同负面哲学思想方面有关?
如崇拜强权,喜爱阶级架构等。

正负哲学最明显的区别是,与其他自我平等与否。

星际迷航系列电视剧里,能参考一些种族实践负面哲学的行为逻辑方面。
较有趣的方式去扩展思维理解。

2 Likes

嗯,我认为这是必然的 :joy:
即负面实体必然被负面哲学吸引,如同正面实体被正面哲学吸引一样,同理,负面实体也不会被正面哲学吸引,如同正面实体不会被负面哲学吸引一样。

任何一个个体,其脉轮系统的配置与信念系统的配置与行为都具有同一性,只看愿意在哪层面去理解与讨论。

这里后者“而非喜欢被控制”不是不对,而是有一个效应导致喜欢被控制。如果啄序高一层实体是有能力的精英,下一层实体就潜意识寻求享受这个被控制,因为启蒙的负面思维意识到有个啄序阶层,该下层阶层的实体不是喜欢,而是相当接受这个被控制。即接受被控制。这在我们社会人群都是真的。喜欢/不喜欢是独特的个性的变态心理的放大器,因为无论该自我是否喜欢/不喜欢,该下层实体都接受被控制。你的想法开始有对的部分,陷入一种负面独特极端个性变态思想偏好,并不能够整合全部负面实体的混淆变貌。

2 Likes

让我说一个最通常的例子:一个倾向负面实体在一个(正负)圈子里,ta并不一定喜欢该圈子里的物理活动与形而上哲学的一定真理操作,但是ta“没地方可去,也没地方可作为”,只能混淆的在这个圈子里。(未来)负面实体找到合适的圈子才分离这个圈子。这都是真的。因为这样的实体有种聪明睿智智能先找个场所安顿自我心/身/灵调和。

1 Like

嗯,“喜欢”这个词确实不严谨,我是围绕负面实体渴望增加负面极化这一核心倾向诉说的,即核心渴望。

1 Like

我不觉得没什么不严谨的,只是你的思考陷入一种负面独特个性了,你没有不对。

个人想法:如果把喜欢被控制纠正为:(尽可能)伪装欣赏,就达成负面实体的特点了

这些个别实体常造成该社会复合体的共同理想能量漏失。

反之,一个正面实体在各种三教九流的圈子里,他并不是说喜欢/不喜欢,他只是觉知到他可能的服务,甚至的说他的偏好并不喜欢,他只是想融入融合服务他人。悲悯的是;由于第四密度的爱与光能量越来越渗透、透明,他的能量意识被其它自我(复数)直觉感知到,这些其它自我意识到不同特点,也只是想被服务,而不是跟他成为兄弟姐妹关系。

1 Like

喜欢吃这道食物或不喜欢吃这道食物,一个实体只是为了填饱肚子,无论喜欢不喜欢。有吃的就好。这关于生存。因为做自己不是较容易的事情。

1 Like

可能那个帖子写的比较快,没有过多斟酌,“喜欢”意指“核心渴望”,仅此而已,所以我不理解你所说的“我的思考陷入一种负面独特个性”。

你提到的负面实体享受/喜欢被控制的情形与享受控制其它个体相比还是核心渴望与否的主次关系。

也许可以大体说,不管是负面实体还是集团,其最终目的是增加自身极化程度,主要以征服、控制其它个体的形式,其中也有间接的情况,即一个负面实体在其认为适当的位置中可能会享受被上级一定程度的控制以增加对负面极化的渴望,并借由这种被赋能的负极渴望在下一次征服、控制其它个体时感觉到更大的满足即更强的负极化。

而且对于一个稳定的负面集团来说,其个体间控制/被控制关系应该只占用很少的时间,其绝大部分时间应该是在享受征服、控制其它个体的路上。

另外,你举得例子,虽然每一个字我都认识,但我并不理解你究竟想对我表达什么。 :joy: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