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分心的几个问题

  1. 34.12中所说的"通讯装置"与"较不具竞争性的游戏"指的是什么?根据Ra通讯发生的时间"通讯装置"应该指的不是手机.
  2. 34.12中描述的对橙黄绿色光芒的影响,具体的解释是什么?

34.12 发问者:我刚才也是这么想的,但我不确定。你可否给我与我们刚才所获的资讯相类同的资讯,关于在自我与小器具、玩具、发明等等之间互动的未显化自我?

Ra:我是Ra。在这个特别的实例中,我们再次聚焦于橙色与黄色能量中心。以负面的观点来看,你们人群中的许多小玩意,你们所谓的通讯装置以及其他分心的事物,如较不具竞争性的游戏,可以被看作具有保持心/身/灵复合体不活跃的变貌,于是黄色与橙色光芒活动减弱许多,于是仔细地减少最终绿色光芒启动的可能性。

  1. 是否可以认为现在的抖音等奶头乐产品属于加强版的分心工具?如果是的话,如何理解分心事物的增加这个现象?

34.13 发问者:关于这个催化剂类别,电视对我们社会的一般整体效果是什么?

Ra:我是Ra。(我们)没有忽略许多属于绿色光芒的尝试——即尝试经由这个媒介传递那种可能有益的信息、真理与美——我们必须表明,这个器具的总合效果是分心与沉睡。

  1. 64.15指出了分心是社会思考的结果,那么原因是什么?是否有负面实体的引导?

64.15 …

在观察这种把身体复合体当作机器的对抗疗法概念中,我们注意到(你们)社会复合体的症状,它似乎毫不妥协地渴望并致力于分心、缺乏个性特征(anonymity)、沉睡。这是在你们层面上的社会思考之结果,而非其原因。

1 Like

1当时主要是计算机,街机(游戏机),主要是单方面广播(未显化自我),广播是用来收听的,较没有与其它人互动,减弱了绿色光芒互动.

2已经群聊回答过。

3是的,这主要是使的许多心身灵复合体们分心,身体心智与灵性复合体尽可能(伪装)分离。

4分心的基本开始运作方式:,借助一些宣传广告x广告x广告(成为权威品牌)的工作推荐一些运营使集体意识心智潜意识默化或利用光编织(插播)信息殖入实体们的潜意识(记忆)。加上一些权威的实体渗入协助。你可以观察到某国的医疗方式在改变,主要是推荐对抗疗法,而不是结合各种疗法。有趣的是:有许多权威砖家实体也是广告打造出来的,这样的砖家可能并不理解其人间的生活经验智慧,缺乏怜悯心。

首先对抗疗法采用统一性医疗,不管个体独特性疾病起因特征,例如抗生素泛滥使用,甚至运用生产饲养的海产品,这样有助于海产品减少感染死亡的经济产量机会。

统一性的治疗,提高生产效率,减少人员的情感照顾。例如所说的打某种退烧针。例如如果有一个实体发烧,很可能开个方子选择某种退烧针对抗,医疗者没有这么多时间分析该实体的生活个人独特信息,也减少心智/情感纠正的建议医疗。这也是我们社会分心思想建议是廉价的,也缺少灵性的帮助。

因为大多数实体们未有意识的灵性觉醒,不管是医疗者还是病患者。谁都沉睡着,缺乏耐心或追感时间的效率,希望比猎豹跑的更快。

其次,金钱是分心的玩具之一,数学公式是:时间即是金钱。因此,人性(缺乏灵性)谁都不想贫穷,主要寻求追赶时间,虽然治标不治本或扩散其心身灵复合体扭曲,但是也没有关系(分心),因为还有其它的事物要做。

第三,贪婪。贪婪变貌导致分心,理性储备寻求物质更多,尽可能储备满足将来的必需品。模拟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第四,未极化实体随机性医疗。最大可能享受其舒适度。

第五,集体意识心智记忆(扭曲)鼓励唯物主义与理性思维的建造高塔模式生活方式。

询问是否有负面实体的引导催化,其实并不重要。主要是自我的自由意志扭曲寻求的方式。他们间接的催化,如果自我无法情感共鸣,可以忽略他们的催化。自我需要对自我负责。

1 Like
  1. 群聊指的是论坛聊天中的这段吗?看了之后我仍然不理解为什么广播和"较不具竞争性的游戏"(举几个例子: 小蜜蜂/吃豆人/坦克大战)的效果是: 黄色与橙色光芒活动减弱许多,于是仔细地减少最终绿色光芒启动的可能性.能否细说一下?

主要是让他人远离绿色光芒的互动,所谓的沉睡。因为绿色光芒的互动可以产生服务变貌。这样的远离导致进一步关注自我的橙色光芒。
群体有大量无意识的选择或有意识的偏好选择,这受到接收集体意识心智流行风潮的影响。如果追踪其沉迷缘故,这是自我无意识不想关闭这个频道而已,因为有可能对于个人的心智偏好有舒适感、满足感
作用其橙色光芒是舒适的,因为绿色光芒互动交换经验融合,有时渉及到服务他人,它是不舒适的,可能带来争议。其实一些觉醒的实体无法回到舒适的老巢,他们的方向是爱与光。哪怕不舒适的情况,充满信心的坚持

  1. 你的结论是:

但是在你之前所说的运作方式的影响下,一般人真的能轻易的忽略这个催化吗?

1 Like

你需要理解一个实体可能成为一个(未显化自我)即是没有其它自我参与互动的自我。

这个实体自己除了冥想、沉思、祷告(成为“未显化存有”)之外,其它事情是自我未显化活动有兴趣偏执听留声机的音乐、听广播、看电视等,都没有其它自我参与该实体的互动,虽然一些音乐有疗愈的功效,或者广播宣传一个时代的凯模怎么服务他人,或者电视播放一个少年拯救落水儿童,不幸自我牺牲而歌颂他(宁愿失去生命)歌颂爱与光的宏伟。这些都渉及绿色光芒的经验互动。都是但大多数实体落在玩具的圈套中。

因此,你可以沉思,电视等并不是每天播放绿色光芒互动经验的。主要是提供许多种玩具让人分心沉睡。或许许多知识见闻从那里获取,但是一般没有效果工作该实体的绿色光芒。你说的(不健康)的暴力游戏看起来属于虚拟竟争方式,但确实对方是虚拟的,形而上并不是其它自我在与自我互动,因此是未显化自我的变貌。于是,橙色光芒与黄色光芒活动减弱很多,因为橙色光芒渉及自我与其它自我的关系,黄色光芒渉及自我与一个族群的关系。

关于大多数人是否被催化甚至负面催化,我或许对你的悲悯致敬,这不需要担心,而是主要是工作自我。因你的振动而影响整个行星。

事实上避免不了一些负面催化,这星球好像之一有传播正负思想资讯的战场

或许你期盼他人的觉醒,我觉得没有必要去扭着他人的衣领而强迫。我觉得有效的,不冒犯自由意志的情境下就是自我揭露工作,但是,心智并不对抗与不分离那些暗黑实体。

例如;可以在适当时机告诉某个其它自我的兴趣什么是负面实体哲学,他们的主要的活动原则特征,以及行动伴随的果实。

在一些正面的觉醒的实体中受社会风潮流行的一些通讯设备催化影响,例如可以利用电脑、手机服务他人或绿色光芒的尝试,不一定过多的分心沉睡在一些分心游戏玩具中。

2 Likes

我的理解:

对于第2点的探讨:

比如说玩俄罗斯方块,这单纯就是一个人对着一台游戏机硬打,其中没有与其它自我的直接互动(“较不具竞争性”)。但是如果一个游戏有很多人参与,那么不管这个游戏的其它自我是对手,还是队友,还是既有队友又有对手,这始终是自我与其它自我的互动。游戏成为了一种个体与个体之间互动的媒介。

对于第4点的探讨:

这一个疑问:

或许一般人不是“不能忽略”这个催化,而是真的无视了这个催化。因为只有自我觉察到自己在分心,自己才能开启对分心的平衡。而对于过于沉迷于许多奶头乐的人来说,是没有意识觉察到的。

我们可以观察到一件事:奶头乐产品越多,其实反映了一般人的精神越空虚(于是要这些奶头乐作为安慰剂来麻痹自己)。从这个面向上看这句话:

[64.15]…这是在你们层面上的社会思考之结果,而非其原因。

这或许是因为集体的潜意识认为,“我们的生活如同机器一般,我们无法改变这现实”,于是选择用分心的奶头乐麻痹自己。

但是,奶头乐越多,人们就越有机会发现自己原来在沉迷于这样的较为“无意义”的事情,不能再忍受了,从而反过来促成人们对自己的反思。就比如说,一个人刷了一天抖音,到晚上才发觉,“啊,今天啥事都没干啊,没有意义的一天”,这个时候才发现了自身的分心。此后这个人可以选择继续沉溺,或者不能忍受这样的“无意义”而开启平衡分心的征程。

因此,如果负面实体引导催化,那么它的目的是让人沉迷于分心事物,无法醒来。但是它越提供分心的手段,反而就越刺激人们从这种麻痹中反思自己(从而醒来),因此引导催化的负面实体可能在这方面反而有些绝望,因为它们所提供的用于麻痹的催化剂,或许反而却更有利于刺激觉醒。因此它们是否引导催化已经变得相对无意义。

1 Like

这里插入一个客观的评论,一般类型的催化剂都倾向服务自我或负面途径,它有效的催化许多心身灵复合体。然而,我们不知道是否一个实体从负面催化而寻求服务自我倾向途径还是倾向服务他人的途径,它比较混乱不堪。

一些负面催化剂,例如情感的苦恼还是心智的痛苦或者是灵魂暗夜都可能使一个实体做自我意识的工作,迎向光与爱。

而一些服务自我的催化剂或一个人寻求的自我成长知识启蒙也有必要性,这有许多混淆,例如为了寻求知识入门看书籍而被启蒙是有必要的。但是,只是看了几十本书但是没有从理论到实践经验的分享(绿色光芒的互动),这是个耐人寻味的议题。并且有一些分享并不是主要绿色光芒的经验,这是让人深思的未显化自我。

况且,有许多的身体催化剂疾病或不健康都来自未显化自我。因为这些心智催化一直重复、再重复的催化并没有处理与形意的分享表达该实体的经验活动。因此催化剂显化在其身体复合体上,这或许是过度服务自我或爱自我漳显自我的负面催化剂疾病作用其自我身体上的(反映)。

1 Like

古人有句话
玩人丧德,玩物丧志
无论是电视电脑手机我们多数时间是用来玩乐
玩多了就可能就会丧志,沉迷其中而忘记了思考

如果有节制就没有关系
哪怕多一点但一直在思考也是可以的

2 Likes

有时候,在绿色光芒互动中,避免不了心智/情感/身体/灵性催化剂的出现,这有极性的差别与无限智能理解的不同深度被所谓的事实所主持(节目)。

这让一般一个实体不会处理这样的催化剂,退缩在橙色光芒中,多数影响是一些偶然的负面处理的实体或倾向负面实体在(形而上)黄色光芒活动造成的效应。

例如;一个实体在某个群里讲述的一的法则哲学,一个没有心智医疗自我嫉妒的实体(违背他的利益~他需要拉拢人心围着他转),他可能抵触这个实体。

或许与该实体所学的自我知识真理不同,在真理上智能上评论会有更多争议。甚至个别负面导向实体会可能幕后操控,让其它实体感觉不到这个实体的任何优点。

我认为该实体可以退缩在橙色光芒中运作自我与自我的关系,或自我成为未显化存有与其它自我形而上互动关系,保持在一定时间静默中,从镜子看到自我、然后练习自我的接纳与自我的宽恕(爱上你全然的自我以及其它自我)。从冥想中甚至发送爱与光给予这样的实体。然后获取内在肌肉信心、信心、信心,从苦痛、苦恼中(恐惧心理)从疼痛中敞开心再度重新做选择。

这没有什么非常智慧的方式,只能在爱中敞开心或可能添加一点点智慧,全然靠信心坚持,而不是全面智慧的缺乏敞开心。

1 Like

有时候,吃辣椒时不比湖南人吃的辣是不行的。所以,不会吃必须学会吃。舒适的在旅途中抓蝴蝶玩耍是很愉悦的,但有时候并不总是阳光明媚的,也有阴天时呼呼的北风吹精炼自我尝试温暖的心。

1 Like

的确,抖音整体上虽说是分心,但我仍然能看到不少属于服务他人性质的视频.
但就是不知道是否所有人都能看到,因为我能看到不少或许只是推荐机制的效果,也或许是随机的,再或许是因为流量大,不得而知.

1 Like

你说的这种现象在一法/Quo中有没有解释?

1 Like

我从一的法则里查找问题的答案。Q’uo文集对于我而言是一组相对而言不熟悉的资料。以我较为浅薄的阅读经验来查找一的法则,还没有找到直接相关内容。但是若站在催化剂的意义上考虑这一点,或许可以提供一些可供参考的资料。

在这个视角下,分析这一你对所引用的这段话的疑问,或许可以分解为下面两个问题:

1.催化剂的工作机制:
人们是如何从没有觉察走向觉察的?
(这关于这种现象发生的必要性/必然性。)
2.催化剂的数量多寡是否引起觉察程度的变化:
催化剂的数量越多,是否意味着人们就越有机会取得觉察?
(这关于这种现象发生的充分性/或然性。)

我们也从这两点来尝试讨论。

1.催化剂的工作机制

首先检查催化剂的一个普适而较为通俗的定义:

[93.11]发问者: 如果可能的话, 在一个经历这个过程的特定个体身上, 我想要一个该活动[我们称之为心智的催化剂]的例子. Ra可以给一个那样的例子吗?
Ra: 我是Ra. 所有突击你感官的东西都是催化剂. 当我们通过这个器皿对这个支援小组讲话, 即提供催化剂. 该小组中每位成员身体的配置通过舒适/不舒适提供催化剂. 事实上, 所有未经处理并已经来到心/身/灵复合体面前引起注意的东西都是催化剂.

那么检查众多奶头乐/分心事物(例如抖音),显然可以定义为一种催化剂。这一些事物的意义是:使人沉浸于某种刺激中(突击感官),沉睡无法醒来。但是,只有当人们真的自我觉察到这个意义,这些事物才以催化剂的意义促成经验上的进展,这是因为:

[93.10]…催化剂的本质压倒性地属于一个无意识, 来自不属于心智并且与[如你所称的]智力没有连结的地方, 它位于催化作用之前或与其相伴而来. 所有借由心智对催化剂的使用都是被有意识地应用到催化剂上. 若少了有意识的意图, 催化剂的用途绝不会通过心理活动、观念化及想象而被处理.

或许可以与这段较长材料同时思考。

[42.1] 发问者: 我有个关于平衡的问题…

[42.2] 发问者: 那么, 我将很快地把这个问题念完.
我将做个声明, 并要求你评论它的正确度. 我假设平衡的实体不会被正面或负面的情绪所左右, 不管在他可能遭遇的任何情况下. 借由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非情绪化, 该平衡实体可以清晰地分辨适当和必要的回应, 在各个情况下都与一的法则和谐. 我们星球上的大多数实体发现自己被无意识地陷入在每一种情绪的状况中, 每个实体依照自己独特的偏见接触到不同情绪, 并且由于这些偏见, 他们无法清楚地看见教导/学习的机会, 以及在每一个情境中的适当反应, 于是必须经过一个充满许多尝试、错误和承受痛苦结果的过程, 重复许许多多次这样的情境, 直到他们有意识地觉察到需要平衡他们的能量中心, 从而平衡他们的反应与行为. 一旦一个人变得有意识地觉察到需要平衡他们的能量中心和回应, 下一步是允许对于各个情境的适切正面或负面反应平顺地流过他们的存有, 在它已经被有意识地观察并允许流过该存有之后不留下任何情绪的染色. 我假设这个有意识地观察正面或负面电荷能量流过存有的能力可以被平衡练习所增强; 运用你曾给我们的这个练习, 一个实体最终可以达成平衡, 允许他在任何情境中保持非情绪化与无扭曲[关于一的法则方面], 就好比是一个电视电影的客观观看者.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关于我们讨论过的平衡, 这是一个不正确的应用. 该练习首先体验感觉, 然后有意识地在存有中发现其对立面. 这个练习的目的并不是正面与负面感觉之平顺流动, 同时保持不受影响; 毋宁说逐渐变得不受影响才是目的. 这是一个更简单的结果, 并需要许多练习, 容我们说. 经验之催化剂的作用是为了使这个密度的学习/教导得以发生. 无论如何, 如果在存有中有个回应被看见, 即使它单纯地被观察, 该实体仍在使用催化剂来学习/教导. 最终结果是催化剂不再被需要. 如此, 这个密度就不再被需要了. 这并不是漠然或客观, 而是精细调频的怜悯心与爱, 看见一切事物为爱. 这样的看见不会因为催化反应而有所回应. 因此该实体现在能够成为经验事件的共同造物者. 这是更为真实的平衡.

于是,自身的分心可以在分心事物中,被自身发现,继而开启自我的选择。因为这是催化剂,催化剂就是用来觉察产生经验的。必要性是满足的。

2.催化剂的数量多寡是否引起觉察程度的变化

关于这一点,我还没有在一法中找到直接的证据。但是可以提供一段评论灵性催化剂资讯的材料作为例子来侧面说明这一点:

[60.26]发问者: 在过去30年间, 有大量的资讯与大量的混淆, 事实上, 我会说混淆法则已经超时工作了许久[轻笑声], 开个小玩笑, 将灵性催化剂的资讯带给需要的群体们, 并且我们知道, 正面与负面导向的社会记忆复合体都在尽可能地增加这类的资讯. 在大量的例子中, 这情况导致了人们对这类资讯的冷漠看待; 许多人正在真实地寻求着, 但已被这类资讯中的[我会称为的]灵性熵数状态所阻碍. 你可否评论这点, 以及减轻这些问题的机制?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就此评论.

[60.27] 发问者: 唯有在你认为这个问题具有重要性时, 我才会要求评论. 如果你感觉它不具重要性, 我们就跳过它.

Ra: 我是Ra. 这个资讯就某种程度而言是意义深远的, 因为它承载着我们自己在这个时刻的任务.
我们, 属于邦联, 回应你们地球上实体的呼求. 如果一个呼求, 虽然是诚挚的, 但在灵性进化由之可被加速的系统[容我们说]之意识中处于相当低的位置, 那么我们只能提供对于那个特定呼求者有用的资讯. 这是基本的困难. 实体们接收到关于起初思维的基本资讯, 以及获致起初思维的基本方法, 即冥想与服务他人.
请注意, 我们身为星际邦联成员, 我们为正面导向的实体说话; 我们相信猎户集团也有着完全相同的困难.
一旦这基本资讯被接收, 但该实体并未在心中与人生经验中付诸实践, 只是在心智复合体变貌中嘎嘎作响, 这就好比一个建筑基石离开了它的位置, 无用地从这一边滚到另一边; 然而该实体仍旧呼求. 所以相同的基本资讯重复着. 最终, 该实体厌烦了这些重复的资讯. 然而, 如果一个实体将它得到的资讯付诸实践, 它将不会找到重复的地方, 除了有需要的时候.

灵性上的催化剂的这个意义,是否可以推广到其它方面的催化剂上?我认为是可以的,理由如下:

[93.12]…身体正在处理的催化剂即是身体的催化剂. 心智正在处理的催化剂即是心智的催化剂. 灵性正在处理的催化剂即是灵性的催化剂. 一个特定的心/身/灵复合体可以使用任何引起它注意的催化剂, 不管是通过身体及其感官, 还是通过心理活动或通过任何其他更高度发展的来源, 并且以它独特的方式使用这个催化剂来形成一个[对它而言]独特的经验, 附带它的偏向.

那么,可以做推论:在我们的生活中,当一个催化剂没有被觉察,它将反复再现,直到被觉察。这在所谓的时间上意义就是它的反复发生(或者说,在时间上重复);反过来,当众多相似的催化剂在空间上重复时(大量相似的催化剂从各种途径袭来),也就增大了一个实体对该催化剂产生觉察的或然性(可能性/概率)。充分性是满足的。

那么,将这一推论代入奶头乐/分心事物这个具体情景,进一步的结论就是:

1 Like

你看到你所想看到的小宇宙(心念)。不管是渉及人工智能的推荐,还是你形而上心智思想的念力。

我举个世俗例子,在某省高校师范学院里,一名男子在高楼宿舍眺望观察高校旁外的市场经济配套,有湘菜常德洗不干净的花花肠子馆,也有粤店,某本地排挡,网吧流行着星际争霸或红警等着你去包夜,还有周边的小贩游车卖着脏油炸的羊肉串茄子等,旁边的菜市场外叫卖有等着学子们加工新鲜的海鲜与各类蔬菜吃晚饭,以及夜幕降临时附近的诱惑青少年的红灯区,以及几个托看着伪装地上的象棋等着人上钩,偶然看见城管管治安或某单位人员收租金。无论你观察到的都有服务他人或服务自我倾向的实体(观察到光明面或阴暗面),为了生活(黄色光芒意志)都要有一定条件收取费用,这不是绿色光芒不求回报的。

因此,该实体观察多了是否增加分心活动?是否会误解与混淆?我们不知道。

于是,该男子可以去显化,到了晚餐时间,约几个五湖四海的好友去肠子馆火锅一下,然后有服务他人的行动。不管是买单还是用刚买的假烟递烟给好友都是服务他人加深自我极化。

也可以熬夜通宵联网玩星际争霸,然后到了毕业时,发现功课耽误了,几乎什么理论都没有学会,但是在社会体验了许多也成长了许多经验。

而并不是睿智的偷窥着讲述着甚至嘲笑校外的各式各样的人群,虽然校外并不完美,但是可能的行为之间产生互助服务。

因此,去选择,去参与,去体验,去在当下。人生的成长必须会开始所谓的犯错才有潜能的经验之谈,它并没有逻辑与理性。这或许分心学业,这就看你选择哪个是重要的重点了。要么倾向专注学业,要么有时熬通宵泡网吧,这都是自我选择。如果也不想学习,也不想去校外走动,没有任何显化。他也许什么都不知晓自我该寻求什么。因为他也许自身有很大的恐惧犯错,害怕选择,那他可能什么都未学会。

2 Likes

传讯搜索 (lawofone.top)中搜"分心",前两个结果应该是关于分心的问题:

2005/01/16 道途上的陷阱与分心物 – 一的法则中文网 (yidefaze.org)

February 5, 2006 - Sunday meditation - L/L Research (llresearch.org)

1 Like

从第一个链接(2005/01/16 道途上的陷阱与分心物 – 一的法则中文网)摘录了一部分,可以看作是提供了对"分心"这个概念更全面的观点:

至于灵性的道途上、可能出现的分心物,那是没有止境的;但只有当你在心里将事物视为要么是灵性的、要么是世俗的时候,才是如此。如果你在人世间的这两个部分之间划出一条分界线,那么每个没有被明确指派为要专注学习的事物,在某种程度上都会被视为一种分心物。

然而我们会向你们建议,一个灵性导向的实体做的所有事物都是灵性的 *。*上厕所、洗盘子、清理垃圾、喂猫:这些普通的事情和日常杂务都是必要的,无法被解释为拥有任何明显的灵性特征。然而这个器皿,举例而言,却找到了一些方法来对每个(日常)活动都赋予一种认识,一种具有灵性特色的认识。

你的一天中,有哪个部分你真心觉得它是一种分心,并且只是分心呢?你做的事情中,有哪些你真的能够说不具有灵性的价值?如果你能够辨认出一些可以被视为分心物的事物,也许你可以坐下来沉思,是否有一种方式使你可以赋予这些杂务某种神圣的特性,这种特性来自于服务、来自于爱、来自于一种认识:在灵性意义上,自我是谁。在我们看来,如果一个实体把心放在造物者身上,他就不会有真正的分心物,因为实体可选取的每一个行动,都有潜力在灵性的光中被看见。

在我们即将开放这次会议给其他问题之前,我们会提及灵性道途的一个简单面向,那就是静默对声音、空无对内容;因为在你们文化中、那些灵性道途上的人是从一个内容极其丰富的文化走上那条道途的。有趣而值得注意的是,在所有这种内容中,文化批评家们经常指出内容的空洞、内容所创造的幻象、以及借以创造内容的一个图像接着一个图像的幻象特性,无论这种图像媒体是电视、收音机、报纸还是电脑。

这个世界的很大一部分拥有某些文化性的影响力,该影响力更多地导向对静默的欣赏。**静默看起来缺乏内容,然而它包含了无限的意义;而在你们富含内容的文化中,意义本身却经常被丢失了。**因此,如果你具有欣赏内容的特性,我们会建议你选择内容;因为对于那些尝试从你们文化的表层面向获得意义的人,确实有很多的陷阱[如果你愿意那样说的话],这些表层面向如同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在报纸上读到的事物。不要落入这种陷阱:把太多的意义指派给表面的事物。允许意义成为一个奥秘,允许静默成为你的老师。

2 Likes

确实有很多的陷阱[如果你愿意那样说的话],这些表层面向如同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在报纸上读到的事物。

1 Like

第二个链接( February 5, 2006 - Sunday meditation - L/L Research (llresearch.org))中关于"分心"的问题如下, 有兴趣的可以看英文原文(此篇没有翻译):

蒂姆:Q 'uo,今天的问题和分心有关。似乎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人想要在精神上寻求我们所谓的真理,总会有一些分心的事情出现,考验我们是否能保持专注。我们想知道最好的方法是利用干扰作为成长的催化剂,干扰可能是,就像我们讨论过的,在我们的圈子里,吠叫的狗,或者一首想要出来的诗,或者一台不能工作的电脑,或者只是一些突然出现的东西,把我们的注意力从我们真正想要的地方转移开。分心是我们追求的消极方面吗?它们是积极的一面,因为它们考验我们,让我们变得更强大吗?当我们试图专注于这种特殊的精神感觉时,处理分心的最好方法是什么?

摘录Quo回答的一部分(DeepL翻译):

今天,当我们凝视着你们的询问时,我们发现自己正在重新调整自己的概念,以便以最佳方式与你们分享。关于分心的问题是站在这样一种立场上提出的,即假定一个实体的意图是明确的,而所有那些不包含在意图中的东西都会被视为分心。[虽然]我们喜欢这种观点,但这并不是我们看到的同一画面。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更大的格局,在这个格局中,你认为是分心的东西实际上是一个平衡而有益的格局的一部分,在这个格局中,你不仅完成了那些你知道你正在完成的事情,而且还在一个比你现在所关注的格局更大的格局中向前迈进。

1 Like

灵性是混淆的,有很多的小我理由都在述说各种理由,甚至以这种理由反驳另一种理由。都来自意图不明确的目标。这个意图未选择且不是服务他人的变貌,因此不可能不分心,事实上追逐更多分心事物。也就是说意图主要是服务他人的,那么那些表面的通讯就觉得不重要,也避免许多分心的事物阻碍自己的服务他人的方向

1 Like

主题是“胖胖”提出来的,而让我感觉感受到的,胖胖比较不分心,因为已自我觉察。而许多好问题都是胖胖提出来的。

1 Like

才发觉"胖胖"指的是我的头像 :laughing:
不过虽然觉察了,但分心还是会分心的,在多与少之间震荡.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