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恰到好处。

发问者: 那么, 从第十五号原型的观点来看, 这个过程有点像是进入灵性母体的短程旅行(excursion)? 这个比喻有意义吗?
RA: 我是Ra, 你所说的这个短程旅行与分离的过程最常与你所谓的希望(Hope)原型连结, 我们比较喜欢称为信心(Faith). 这个原型是灵性的催化剂, 并且因为灵性的赋能者的照亮, 将开始造成行家在观点上的改变.

1 Like

发问者: 那么我可否说, 在成为行家的过程中隐含的意义似乎是部分极化朝向服务自我, 因为行家与许多同种(人类)的实体分离?
RA: 我是Ra, 这是可能发生的. 表面上的事件是分离(disassociation), 不论真相是 服务自我, 于是真实地与其他-自我分离; 或者(真相)是服务他人, 于是真实地与所有其他-自我的心结合, 仅只与幻象的外壳分离, 那(外壳)是阻碍行家正确地感知自我 与 其他-自我 本为一 的东西。

1 Like

这就是这个世界大多数人的现状,没有改变的能量。你的能量在分离的幻觉中浪费掉了,精力被各种各样的思想消耗掉了。有的时候非常无奈,非要被现实的铁拳暴击才能做出改变的选择,被推着走,要么逃避。
我想给你说一句咒语:努力的方向对了自然会成功!

1 Like

一个人的信心不是靠信仰和鸡汤就能提高的,只有不断地实践和学习才能获得内在的自信。

1 Like

塔罗牌第十五号是我在直觉上最喜欢的一张牌,喜欢它的原因可能与一些外在的文化偏好有关(而不是有什么深刻的理解),因为在牌面上我还读不出什么东西来。

嗯,我寻求思考的东西就是你所说的“大多数人的现状,没有改变的能量”。我的体验是普通人的体验,渴望是普通人的渴望,因此思考也是思考普通人本身。

个人寻求的理解

究竟是无法逃脱什么现实“必然性”的奴役,还是从任何角度上,普通人有可以改变这一现状的力量,只是普通人自身还没有发觉?这是我正在寻求的理解。

至于信仰和鸡汤,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目前我所理解到的,信心的真正来源,也许来自于自我与其它自我的关系。信心建立在一些外在层面的东西,似乎并不太靠谱(至少对于我个人而言),因为一切外在(包括你所说的那种狭隘的信仰与鸡汤),都可以失去,并非永恒的,从而从外在建立起的信心,只是虚荣。

不过缺乏信心倒是真的。也感谢你和上面的太子传说提出的理解,这让我感到了安慰。

正面路径是充满阴影\问题与怀疑的, 必须持续的学习与平衡. 正面路径的选择并非只 是去选择简单的初期课程.
天地良心 我们绝不该只面对简单与容易的事!
通常那不是流浪者所描绘的路径. 苦难与混乱可能遍及这个幻象之中, 每个实体内心都被考验着这些基本原则,并把它们放在经验的熔炉中试炼. 和善的对待你自己, 不要期望太多, 依旧把目标放在你面前,在实相中更新每一天的信仰, 在幻象当中真的没有错误这种东西. 会有许多巨大的困惑与难解的谜题以及许多混乱与怀 疑的经验, 每一个真理的寻求者在道途上都将发现这些东西, 并设法一一克服。

1 Like

我建议当一个实体追寻自我的理想,不是要求什么结果,或许是毫不实际的梦想好似愚公移山。当你追寻时你的自我初衷的心时,很明显的,不会遗忘与遗憾。于此同时,你会锻炼你信心的肌肉。去执着结果就是一个欲望,而欲望会产生副作用。或者按照我的经验来谈的话,你刚好做自己适合做自己的事。有小鸟与野兽阻挡合一时,你可以暂停休息都是可以的,那或许是个祝福,然后你在情感苦恼或灵魂暗夜中黯然时,会可能伴随着一点曙光闪电你自己以自我的方式去迈步。

文明没落,有些人走了,有些人也来了。但或许是你的信心伴随着你一直追寻自我的心。

2 Likes

关键点就是自我设计自我一个障碍(自我需要完成的功课),而不能爱无限,这个自由意志的扭曲导致自我的限制。可以看看关于富兰克林的某种限制。而每个自我自由意志的扭曲所产生的限制性是独特不同的。

1 Like

没错,灵性的催化剂是希望(或者信心)。

详细讨论

个人理解,塔罗牌第十七号(灵性的催化剂;星星或希望),除了依然蕴含极性的内容外,似乎还体现出一种“方向”的感觉。这似乎是在幻象所构成的长河或者大海中,指引方向的东西——因为在航行中,并不能真切地看到要去的地方,但是有了该方向的指引,可以前往抵达。于是幻象处于恒常的流变中,存在却一直向前进,正如你说的这句话:

除此之外,星星本身相对“超然”于地面,似乎也是在暗指,在“地上”,并没有真正的信心?或者说,信心并不来源于这个图像中人所在之处。

这个“地上”的概念,也是一个个人猜想,因为心智、身体的催化剂都有一个脚放置于其上的平台。而灵性的催化剂中,这个平台是个方形的——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如果它的确是要表达方形的,那么可能代表着物质世界或者幻象的世界。参考以下一法原文:

[91.21]发问者:方形的笼子可能代表物质幻象,一个不具魔法的形状.Ra可愿评论?
Ra:我是Ra.该方形,不管是在哪里被看见的,都是第三密度幻象的标志,并且可以被视为不具魔法的或者在适当的配置中已经从内在显化的;也就是说,被给予生命的物质世界.

是的,在思考中,我真切感受到了自我的限制。也许这是我要去解决的东西。但是这可能会对我来说很奇妙,因为我试图思考的东西就是从存在到自由意志。

试图思考的东西

一个普通人,如何从自身的种种有限之中实现自身的自由意志,这就是我想思考的东西的核心。

不过退回到你所说的理想与结果的关系,的确是这样。当只是追寻自身本心时,不会有遗憾,因为与其说从一点到另外一点,倒不如说,”始终没有离开“它本身。但是如果只是寻求一个外在的结果,那无论如何都会有遗憾,因为这一外在的结果一定不会完全是自己所愿,因为想要在现实中实现某一个结果,那必须要与其它自我的小我(包括但不限于其他人类个体)有相互作用,从而始终不会完全是自身所愿的,只不过程度有大有小而已。

当然,以上这些也有可能是一种偏见。也许当一个自我与其它自我取得一个合一的愿望,这个愿望在自我们之间实现时,此时这个结果也许是没有遗憾的。

我举个世俗的例子,一名男子来到某一的法则的圈子里,他很爱好这本天书,但是根据他的状态,并难弄懂。这好像所谓的不聪慧。好像不聪慧限制了这个难弄清晰的状态。其实并不是这样(根据理解他的个人信息了解),由于他年少,对于光的体验渉入不深,其次,他有丰盛的生理期作用,憧憬喜欢各种美少女的欲望(这没有错误),只是这个欲望过于强烈产生作用阻碍了更多穿梭灵性/意识的知晓。所谓的过于分心。或者以比较方式例子能让你理解欲望作用下阻碍了限制。一名男子喜爱一名女子足够可能分心了,他喜欢10个女子。这个高强度的分心很难专注的寻求自我的某个偏好。我并不是说不允许不能追寻爱情,但是也太多了。我也佛了。

因此,这个例子表明,当心智催化剂双脚踏入矩形阵前,你怎么自我觉察需要瓦解这个限制的一面,在没有瓦解时,其次锻炼信心是困难的。
这需要某个自我抛弃的代价,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这无法完美性。

或许以佛陀抛弃可以享用的荣华富贵在其它自我(复数)的眼光看来是不幸的。

注:发问者: 那么你是说这个分离的效应对于服务他人的行家是一块绊脚石, 或延缓他抵达向往之目标的过程. 这样说正确吗?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从 幻象的沼气 与 每一个扭曲的误解 中分离出来, 这个过程是行家途径上一个相当必要的部分. (虽然)看在其他实体眼中, 可能是不幸的。

2 Likes

关键性是要觉察自我限制的是什么?这或许是自我的课程阻碍。

1 Like

幻想风趣的说:或许该男子有很多的财富与精壮的身体能量消耗能分心十个女子,然后每个月发工资给十个女子小花,小丽,小芬,小红、
小美等等。。。

然后也以正面途径活出一的法则

1 Like
对无法完美性的思考

也许这里就是要害。不过这个我个人的问题,我想,我已经失去了很多,似乎没有什么失去的了,如果说还要失去什么自我的部分…也许就是生命吧。当然了,这里面会有很多比较无趣的近似于神秘的部分,但是我无法在这里详细说。

但是我感觉,没有信心的死去,不会达到目的。并且与其说这是付出,倒不如说是逃避和恐惧,因为这里面没有信心。所以,也许我自我限制的那一部分,就是那信心与希望本身吧——不是需要抛弃,而是未曾寻得。

我真正需要抛弃的是,那个在自我之内不断制造逃避和恐惧的东西。

你先看看我说的内容理解后 ,才谈论更多内容剥洋葱层。快速的自我揭露想一下完成,是大吃猫的

1 Like

我感觉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因为导致分离的东西,就是这个。

我也以一个例子来说吧。

例子详情

一个抑郁症患者,常常陷入自我否定中,这个自我否定让自己看不到其它,并且无论什么东西都可以拿来否定自身——今天摔了一跤,自己走路不长眼睛,自己没用;明天在公交车上放了一个屁,自己不文雅不文明,自己没用;后天被领导说教几句,自己没有能力,自己没用。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东西都变成了分离的幻象——因为一切事物都在排斥自己,最后连自己本身都排斥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似乎只有结束自己的生命,才是自己的唯一选择。

这样的情况,同样可以造成你在上面的例子中所说的”分心“,因为的确只能看到自己(的不是),而看不到其它,也无法真正关注其它存在,从而莫大的分离之幻象降下,在这个情况中,很难取得灵性的进展。

并且这一面,恰好就是非常”纯粹“的限制,它以自我(的不是)之幻象,限定了自我本身。唯有抛弃这个看起来有点自虐的幻象,才能接纳其它的存在。

非常感谢你!我理解到了它。

1 Like

嗯。:tulip:

综合你说的内容而表达:

我知道人性说的失去,或许虽然不相似,但是我能够理解你。我鼓励冥想的练习,锻炼你内在的爱的意志之肌肉。

你不需要抛弃自我的恐惧,你只需要了解自身有恐惧有阴影面能够接纳它,然后理智的作出选择。

其次,你说的抑郁症患者不是难治的课题,这让我注意到这个医疗而建议,几乎而言,都有红色光芒阻塞的问题,螺旋光向上难到达心轮,很难能够爱上自己。这通常绝望的是;导致自私而自杀。

抑郁症的解除方案是:首先患者能够信任你,敞开心与你交流ta的个人生活信息。这通常不是打出什么问题答案通过自我(暗示)治疗的n种方案。并且两者从不耐心到耐心,耐心到不耐心的交流许多信息。

你需要他能够理解你;认识自己而能够接受自己,你甚至能够破坏自己的形象让他能够理解你自我的缺点能够自我接受,让他知晓你是完整的、有个性的不完美,也有完美的优势。
事实上,你与他是平等的相待,这里没有老师与学生,而是兄弟姐妹关系。你不是精英,你只是刚刚好学了多一点而已。

然而(然后),彼此之间需要所谓的时间长谈,这里不要看对方的缺点,例如评判,挑剔、嫉妒都不显得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够理解人性缺势/优点。

如果能够可以到达这个治愈过程时间需要至少几个月时间甚至几年。你不需要像网络上推荐什么n个数字观点指示方案,那些方案是快餐式的服务建议,几乎需要自我料理而治疗,你只是刚好伸出援手,而服务他人也服务你自我。

最有趣味的是:并不是不能够治愈他人的问题,而是否能够治愈你自己?伴随着自我人性的问题。

这里渉及你自己的极化程度与自我的内力(功力)。甚至你需要从人性转化为灵性球形思维角度去看。例如你质疑你的耐心,你可能需要慢慢来从学生的练习做起(因为彼此之间都是学生/老师)

这个是否治愈自我的关键内容问题,当你能够成为医疗者时,或许我会给予你一些经验参考建议与启蒙你的自我平衡。或许在话说回来,“有些人走了,有些人也来了”。

2 Likes

现实本来就不是现实而只是幻象
无法融入现实很正常这并不是分离的表现
合一并不是要与这幻象合一
而因为这幻象是众人的意识形成的,你不能改变众人自然不能改变这幻象
但你的言行可以影响身边的人,给他们看到不一样的选择
你的能量也能影响整个地球的能量
所以即使你什么都不做也时刻在产生影响

2 Likes

文明没落,有些人走了,有些人也来了。但或许是你的信心伴随着你一直追寻自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