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极性:两条道路

关于极性的话题,大概总结一下个人的看法。

在一的法则中,提到了几个说法和典型特征的术语,但建议不只看字面意思。

比如:服务他人的途经,服务自我的途经;右手途经,左手途经;正面途经,负面途经;实存的途经,那本不存在的途经。

在我的理解里,服务他人的途经,即是服务全体的途经,是合一的途经,爱的道路,它以服务他人,利他为典型特征,把自我与其他自我都纳入考虑;服务自我的途经,它以典型的,只顾及到自己利益为特征,并进一步延伸,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利用控制他人。

因此,这就避免了很多人误解,“服务他人,服务自我,就不是合一,这是二元的思维了,那我两者都不选,我要选合一。”

从光芒的角度,服务他人的途经,在于完整的表达每个振动,以逐渐与造物者兼容;服务自我的途经,在与造物者兼容的过程,对绿色光芒与蓝色光芒,有个忽略,它需要在一个极化的点,转而释放控制翻转极性,进而转到实存的途经上。那么中间的互动过程,对于产生造物者的经验,则具有了巨大的潜能。

从能量场的角度,正面途经,是一种不断打开的过程,内在里逐渐有一种不分离
的感觉,安全感来自于知晓不分离,虽然这会是比较缓慢的过程。负面途经,是一种不断为自我设防的过程,以控制的方式来达成另外的安全感。

从情绪能量驱动的角度,宇宙中只有两种情绪,一种是爱,一种是恐惧,正面途经是沿着爱的道路前行的途经,负面途经,总是受到恐惧的驱动,这可能比较微妙,也可能是无意识的。而,爱是合一的本质,恐惧则源于幻象的分离。

从能量运动的角度,自我作为管道,正面途经的实体,有着源源不断的造物者的爱与光流经自己,并放射出去;负面实体,则有着磁吸的特征。

另外,从Ra的视角来看,在合一的密度,第六密度中后期,在转向第七密度之前,依然有必要维持正面极性,这一点感觉也是值得思考的。

暂时想到这些,还有其他的视角来看待,欢迎大家补充讨论
。。。。。。

1 Like

To serve one is to serve all, for all is one.
非常喜欢这句。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