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其他人的歧视和贬低该如何应对?感觉全世界都不理解自己该怎么办?

生活中,难免遇到各种各样的比较,被人评价,什么学历呀,在哪工作,每个月工资多少钱呀?有时候会感觉到自卑和没有价值,不希望被贬低,但有时候又感觉无能无力,这该怎么去走出来呢?

我自己也遇到过,条件好的时候,大家一拥而上,都围着你转,条件不好了,就没人理你了,甚至亲朋好友也都躲着你。全世界似乎都抛弃自己了,那么该怎么办呢?

6 Likes

他们只是还未记起(真相),另外感觉这种攀比/压迫的society维持不了太久,旧行为模式必须抛弃。种种迹象已经表明暗流涌动。

另外分享几句话,希望能帮到你。

Talent is doing, genius is suffering. This puts suffering in its right light. For see : it is genius does the work of the world ; talent exists only for it, is of no use save as laying a basis for the work of genius. So man’s work is done, not by doing but by suffering. It is by what we bear the world is redeemed ; our doing is very unimportant, in itself of no value ; but it is in our suffering God’s work is fulfilled ; for suffering the world exists ; then we are used; God’s work is done in us; in our suffering is the Being of the universe. Christ was a sufferer, not a doer. What He did was of little moment comparatively, and of little efficacy ; its use was not for itself but to reveal the true meaning and value of His suffering. In delirium tremens, both sight and touch may be under illusion. Is it not disease that makes us perceive that which is not ? so we, perceiving matter, are diseased. And Christ, in saving us, raises us to a new state, gives us a life not physical, and giving us new Being, necessarily gives us new perception.

2 Likes

此时我可能处于红色能量的氛围中,以此我倾向于从这个视角来进行沉思。这也可以算是借着这个话题的契机,我自己对我自己的工作吧。


被他人比较,或者是自我进行自我和他人的比较的时候。如何从中"走出来"?我的感觉是:存在或生命,似乎远不止如此。

可能我会处于一个很卑微的情况中,也许这个生命,会被评判为"只是在行尸走肉般苟延残喘",也许生活会颠沛流离,也许所有的方向都通往完全不确定的未知,甚至也许所有曾经的社会联系,都因为各种原因而逐渐失去。
但是,那些"失去"的东西,或者"缺失"的东西,似乎仍然不是我的全部——脱离了它们,我或许仍然可以走下去。因为我存在

因为我存在,所以可以在接下来的生活中,选择拥抱每一天的狂风暴雨,或者骄阳如火;

因为我存在,所以可以在接下来的生活中,选择对每一个人报以微笑,而不强求任何东西;

因为我存在,所以我的生活,始终超越了表面上世俗生命的这个现象本身——我是这般的不幸,但是不幸不是我本身;我是这般痛苦,但是痛苦不是我本身;我是这般失败,但失败仍然不是我本身。在无人知晓的辽阔黑暗中,我有我自己的意义,那意义不由任何工作、学历、财富、社会地位等一切外在赋予,单单只是因为我存在本身。在其它人他们(甚至我自己)所不知道、不理解、不领会的地方,它在茁壮成长着,于这个时间河流的幻象之中,等待着闪光的时刻。一切的自我否定,或者来自于他人的评判,在此处消弭。在这里,同样是是接纳自我完整性的时刻。

于是最终,因为我存在,所以我的生活的地方,可以是任何地方,我的处境,可以是任何处境。正如这世上,一切不同人的遭遇与游历一样。那些富有的人,那些贫穷的人;那些知识丰富的人,那些未受教育的人;那些"成功者",那些"失败者",大家不都一样,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并演绎他们自身的意义吗?那么,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我们自我的真实意义,或许从来不来自于其他人的评判——因为在这个幻象之中,其它自我对我们观测的视角,总是有限的,无法认识我们全部;
同样地,或许也从来不来自于自我对自我地评判——因为在认识自我完整性与无限性这条路上,我们始终是以不断趋近的方式去知晓,于是自我对自我的"审判",也总是有限的,无法真的知晓我们自己全部——对造物与造物者的知晓,我们没有穷尽。

那么,此时他人的评判,或者自己对自己的评判,还会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吗?我想不会是的了。让我接纳他人对我自己的不理解,让我自己接纳自己对自己的不理解吧。

于是,在这表面的一无所知、一无所是之下,或许可以感觉到一种信心,这种信心的意义或许是一往无前。其里面,或许就是隐秘的神秘中的一切万有——我是每一个事物,我是(I be)

6 Likes

确实可以多交流一下,生活中面临中的诸多问题。

1 Like

分享下自己的感受吧,也是看了聊天区的内容,感觉想说说个人感受。

首先,当身处歧视、贬低、排挤、不理解、恐吓等种种不利环境之中时,大部分个体是很难保持昂扬向上的姿态的。

虽说绝大部分个体在成长中都会遇到这些不利因素,但是轻重程度肯定不一样。所以,很多走出阴影的个体会把自己咬紧牙关、浴火重生的经历当做宝贵的经验传授给他人。但是对于仍在阴暗中踽踽难行、不断碰壁的个体,这些经验都像幸运者高高在上的凯歌,不但很难套用,而且往往加重了自己的失败感。

回想自己年轻的时候,在陷入“绝境”、困顿无力的时候,也是只能一面躲在角落里自舔伤口,一面扛下一天又一天。那些读过的书、振奋心灵的话语,在无力者面前同样成了苍白无力的鸡汤。

所以,有时我觉得人生中的课程,虽然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心灵的悟道,但是绝大部分是要靠我们的血肉之躯去趟出来的。当然也有很多人,没有经历太多痛苦,顺风顺水就成就身心灵的升级,但是大部分地球众生是要肉身承担很多考验的,这是没有捷径可以走的。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种捷径也是我们生前设计蓝图时精心避开的。用物理的电流比喻,身心灵在困顿中是在酝酿一种电势差,当电势差足够大时,也就是电压足够大,才能带得动大电阻,也就是悟到或获得的精神力量才能大。

所以,根据我自己的经历,我觉得对于困顿无力的人,最需要的是一个安全的容身之地,一个不排斥、不贬低自己,完全接受自己的安全之所。如果有这么一个地方,那就是心灵的天堂。

那么,如果没找到这么个地方呢?那就继续念那些“鸡汤”,继续扛起自己的行囊往前走。不要把别人的看法看得那么重,做自己的王子/公主。你不知道,当你洒脱地做自己时,暗戳戳处有多少羡慕的目光。

但是,不把别人的看法看得那么重,不代表把自己束在高墙之内,不代表要穿上厚厚的心理盔甲。而是平等待人。他人可能带着有色眼镜看我们,但是我们一视同仁看他们,既不鄙视,也不高看。一切平等地对待。

路在何方?路在脚下。一步有一步的意义。当能充分地感受万物平等时,可能,会不知不觉发现原本不友好的他人也不那么不友好了。慢慢,经历过后才发现很多鸡汤是真实不虚的。也只有在经历过后,那些鸡汤才显示出力量,在下一次困顿中,鸡汤变得可用,而且也才意识到原来有那么多同路人,至少是同样经历的人,因而慢慢苦难也更容易面对了。人不就是这样一点点成长的吗?

个人感受,贻笑大方 :grinning: :heartbeat:

5 Likes

是的,感谢,很有借鉴意义。每个人境况是比较独特的,有时候也说不准哪句话就管用了,然后让自己有动力继续前进。

1 Like

一切问题的答案都是爱。别人贬低你,你反而爱他,因为那个幻觉当中的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要判断对错,微笑面对这些人际关系中的摩擦。探索灵性的核心之处就是超越行动主义,精炼每个行动背后的意图。当你因为别人的攻击而反击的时候停下来想想你行动背后的意图。一个灵性和真理的真诚追求者,应当以合一的爱为行动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