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能量中心是什么?如何平衡红色能量中心?

如题…

询问这个问题,是最近可能感觉到了红色能量中心相关的问题,但是对这一个能量中心,我所了解的过于少。因此想请教大家。

晚上犯懒,不想翻原文了,简单说说我印象中的红色能量中心吧。
我觉得红色能量对应的是个体生命基本的生存安全感,比如日常中的吃饭、住房、就业、资金是否足以维持生计,这些考虑都关乎红色能量中心。这些考虑往往是我们身体的一种本能,很大一部分是千万年里细胞基因自带的,另一部分可能是这一世个体的经验(当然也是生前蓝图设计好的)所致的。
平衡的方式,我觉得是对生命、对本真的自我生出信心faith,当有信心时,自然恐惧、担忧就会慢慢减少乃至消失,这时红色能量中心就能成为个体活泼泼的生命根基啦。
写完了感觉想对信心做一些说明,可能每个个体对信心(faith)的理解都不同,对我来说最有效的信心就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无论遇到“好”的还是“不好”的,都在内心知道这都是注定的安排,也是最好的安排。但是这种“注定”观不代表可以消极应对生命,反而因为这种笃定感,会以更加勇敢和乐观的积极态度去迎接每一个当下。

4 Likes

感谢解答回复!看来我的感觉确实没有错,这可能是关乎到红色能量中心的问题了。

按我的视角来总结你的话,大概红色能量中心关乎生存与本能,它的平衡是对生命、对本真的自我存在信心。应该是这样吧?

这个平衡的方式,我不知道其它人如何看待,但是对于我来说,可能的确是很值得参考的见解。


说来也可能非常滑稽,不过我觉得也可以坦白。我一直都在逃避工作的问题,现在到了逃无可逃的地步了,所以最近产生了很大程度的心理上的痛苦,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再加上随之而来的疲惫,身上各处疼痛点都开始起反应了。

然后让我再一次审视自己的,反而是试图了结自己生命的行为。复杂点说,当试图执行行为时,我的本能的确在激烈地和我的头脑对抗;简单点来说,虽然我漠视自身的生命,但是当窒息的感觉真的来临,我怕死 :sweat_smile:

这让我感觉到,也许在这个场合,我应该接纳我自己的本能,所以引起了对这个话题的感想。大概需要重新感受生命的意义了。这或许就是我这一生的一个很大的课题吧。对于这个课题,我感觉到,越是逃避着的,越无法逃避,并且它总是会加剧袭来,于是要去面对。

并且的确,用死亡去逃避,的确可以说的上是缺乏信心的表现。不过我现在也接受自己的懦弱,并且对我自己说:“放过我自己,让我向前去吧。”

2 Likes

正好我前面的回复补充了关于faith的想法, 希望能对你有帮助。
另外,对于恐惧或者逃避的感觉,我觉得不要勉强自己。
我年轻时也曾经对找工作、上班有心理抵触感,也曾经在面试中不断受挫而倍感焦虑。但是请试着把焦虑放下,去做你能做的。路不是一下子就能展开的,就算有注定,这个时空中的路也是一点点在我们的摸索中展开的。

生命的意义这个话题太大,但是只要来了活着就是意义所在。
害怕、担忧来的时候,那就先把别的事放一放,单独去陪陪那个害怕的情绪,问问它害怕什么,多问几个so what,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充满爱与力量的母亲,安抚这个胆怯的孩子。不要催促它做出什么行动,就是陪他聊聊天,帮他一点点解开这种情结。等他不再那么担忧了,再鼓励他去尝试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就这样不断安抚他,鼓励他,路就是这样一点点走出来的。

4 Likes

而且结合我个人的经历,很多时候是回过头才发现,人生真的是精巧地设计好的,而且真的没有白走的路。
所以,根本不存在裹足不前,我们无论在做什么或者没在做什么,都是一种前行。
别害怕,别有愧疚感,你的棒棒哒,,没有错误的选择,你的每一步都踏在正确的位置上,欢欣雀跃地走吧。

3 Likes

总是发原文也没意思,还显得自己像个没感情的机器人,我也不发原文了。

现在这个经济环境找工作很难,做生意也很难。现在上班,除非有家庭关系能安排,否则基本就是钱少活多班难找,要不就是卷,对于我们这些人,大多都反感职场的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刀子永远是朝内,上班更加困难了。

不了解你的具体情况,也无法给出什么详细的建议。

既然这样,不如换个角度。
理论上人的情绪大概有个18天左右的周期,有个波峰,有个低谷。
如果在情绪低谷期间,叠加工作的痛苦,那种感觉几乎快要被悲观吞噬,我也体会过。

很多时候是因为情绪问题,而不是情况真的那么差。

从情绪角度,有几个可以推荐的尝试。
可以尝试几种刺激血清素和内啡肽分泌的方式,不限于:
1 吃
2 喝
3 睡
4 玩游戏
5 看剧
6 散步
7 找人约会,找不到人就自慰,无所谓的
8 看小说
9 旅游
10 发呆
11 洛神花 + 雏菊 (这个茶有奇效)
12 打麻将,打牌
13 找人聊天

有时候先缓和一下悲观情绪,再去思考比较合适

5 Likes

感谢!我看到了你前面的补充,真的非常感谢!

信心,我对它的认识也恰好是在这个论坛上形成的。我的理解大概是:无论好与坏,都一往无前的向前去。这或许与你提供的看法也是相似的,不过认识是这样认识,实践就需要自我去付出努力了。

关于你的“母亲”的说法,在前面的时候我也是尝试用类似这样看待自己的。

我对自己说:“来吧,哭出来吧,将你所有无法探寻明白的委屈和痛苦,都哭出来吧。来吧,你有求生的本能,我现在将自己交给你自己,按照你自己的意愿,向前去吧。无论怎样,我都在你身边。”

4 Likes

另外,如果能意识到我们不仅仅是这个身体,不仅仅是这个头脑,相反这个身体、头脑、思想是我们用来体验这个第三密度的一个小载具,用来在这个世界展示生命的丰富性,展示爱的无数种可能中的一种时,我们也会降低这个世界中感到的焦虑。

3 Likes

感谢你的解答答复!

的确如你所言,现在职场上很困难。不过很多时候,也是情绪叠加的因素造成的主观因素在起主导。

你提供了一份很详尽的列表,我非常感谢!这里面的确也包含着你的理解与爱。并且有时候,适当转移自身注意力也的确是行之有效的办法。

不过,我可能的确在这其中看到了自己的课题,或许也就是与红色能量中心有关的问题。现在我已经镇定下来,决定继续向前走。但是无论如何,感谢你!

2 Likes

哈哈,谁还没几个能量中心阻塞呢,小问题。
这世界,斯~,活起来确实挺艰难的。

我也会间歇性的情绪悲观,甚至我一度能预测到悲观的那几天什么时候来。那几天我基本就减少活动和思考,悲观情绪下很多事情都做不好,我干脆缓一缓。

实在不行我就去看B站的网吧战神,看一会就乐观了哈哈。

加油加油!

3 Likes

嗯!是的!

我感觉在这种时候,是需要减少思绪活动。现在我的方向是,尽可能地尝试去接近生命或本能的东西。


大概是这样一种感觉:

有一位天津的朋友,在我状态不好的时候多次提出可以去他那一段时间再做打算。然而可能很多世俗的思想偏见让我觉得无法接受他的接济。

但是我突然想到了一种情况(这里可能有些思维跳跃了),如果我不带什么钱,徒步从湖南去天津,就像流浪汉一样,捡垃圾吃,睡野地里。能够走到就走到,到不了就拉倒。只是这样行走,去完成这样的旅程。

似乎这样,我反而可以甩开很多顾虑,那些让我自己给自己强加的不得安宁的心思与情绪。如果经历这些,好像曾经的那些所谓的“体面”或虚荣的“自尊”都并不重要,重要的,可能真的是生命本身(而不在乎以什么样的形式如何活着)。似乎这很接近人类原始的那种本能的状态,那种一无所知却一往无前的状态。在这个幻想中,我感觉到这样的精神在征召我,所以我想到了和生命与本能有关的问题。

所以我近期会收看很多动物相关的视频,并且发现它们的行为,的确能够感染甚至治愈我。当然了,这可能的确有关乎我自己个人的课题了。

一起加油!

2 Likes

勇士!
我是不敢一个人出去流浪,因为我怕野狗。。。

但是我喜欢看这类题材的视频,我经常看B站有个叫浪仔小牛的,就是你说的这个风格的流浪。

说不定你一边流浪,一边拍视频,反而能打开新的局面。

但是还需要从长计议,做好准备。

4 Likes

生活中如果被无故指责,那么正确做法应该是原谅和接受,爱对方。但是自己还是感觉到生气,这是不是说明没有真正做到爱对方,哪里出了问题?
再比如借钱给了对方,对方不仅不感恩,反而反目成仇,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1 Like

每个人遇到事情,引发的情绪反应不一样,这可能跟每个个体的认知有关,这些认知也是在随着个体的成长不断变化的。
如果是以前的我被无端指责,可能会生气、委屈,可能会按照自己心中的“道义”去维护所谓的公平正义。但是我感觉这几年的自己,面对无端指责或者不公、粗暴的对待时,会首先自动去体谅对方,理解对方,而不是急着去说自己的道理。在这种理解、慈悲中,自然无法生出愤怒怨怼的情绪,而在这个时候,事情往往也倏忽转变了,对方也突然充满善意了。

另外,借钱还钱这种事本来在人间就容易反目成仇。我的原则是如果借出去,借出去的同时就已经做好了送给对方的心理准备,这样就不会有后面的反目成仇了。如果借出去时我做不到这种心理准备,说明我没有这个借的能力,那我就先回绝了。

5 Likes

我发现一法的强度还是不够大,还不能完全转换我生气的心境(无论是因为借钱还是因为什么),我目前的解决办法是:把目标由“因为要爱所有 所以我需要爱自己”转变为“我愿意完全牺牲自我“虽然听起来有点极端,但对我还是比较适用的,执行 距离 目标总是有距离,不定个最完美最高的,无法在实践中起效果。我发现我只要内心还是有一丁点想维护自我的心态,就会和以前(至少在思想上)一样陷入死循环。另外我现在看的这本书也更加坚信了,宇宙的运行准则是(首先)完全利他,(再)双赢。

1 Like

一的法则跟其他资料一样,作为催化剂而存在。自我内在该做的工作一个也少不了。:joy:

4 Likes

Q’uo:我们从红色光芒开始,那伟大与强力的…

你们的文化与人群,基本上受到恐惧与飢饿的驱策,受到需求与渴望的驱策; 于是你们许多人真的相信获得金钱与权力即可得到满足.

这些很本土的信仰,如此普通 如此地普及,但流浪者在这最基本的水平上无法产生真实共鸣.

所以红色光芒能量中心首先的挑战是生存的本能,它感觉这具身体彷彿无法存活. 或许矫正这个感觉的最基本方法是观察每个人事实上已经存活,我们接下来的话语可能不会带给你喜悦: 那就是,每个人将继续地生存,直到所有你想做的事都完成,所以你渴望学习的东西都学会了.

做为一个流浪者并不会提早给身体判死刑,毋宁说,由不匹配的振动现象产生一些慢性的症状,好比各种过敏症,疾病,心理与情绪上的种种困难.

现在,每个人能够做什么以打开并强化这个全然重要的首先光芒?

我们请求每一位花时间照顾自己的肉体载具,不管你正在打扮、洗澡与穿衣,滋养它,做一些你感觉可以帮助它的事. 在各方面给予这个脆弱、不知所措肉体载具最多的尊重与爱意; 将它放在你心理的双臂中摇晃,抱着它并对它说: “我爱你,我爱你,放心地休息吧,我爱你.”

你是这具身体唯一的人类连结,你被赐与这具珍贵的肉体,它白白地给出自己,将它本能的生命给予那从未出生也从未死亡的意识.

这样的身体直到最近,还活着大猿猴的生命,这是它完整的牺牲,于是知晓你能够滋养这具身体,它也需要你的爱.

另外一个打开这个能量中心的途径是认真对待性欲[提供肉体载具的手段]. 凝视这经验,并不断地更靠近地觉察这股能量的圣餐(sacramental)特质.

那被称为性欲的东西只是那创造所有密度的驱动原力之表面流露.

彷彿你们每个人的内在都有一个邻近永恒海洋的港口,透过女人的肉体载具,生命的海洋在其中流动; 而在每个海岸 各个男性能量来临并进入以知晓无限的爱、无限的能量,以及从永远诞生进入当下的奇迹.

当男性能量与女性能量聚合在一起,流向彼此,接着创造所有极性,所有密度,所有你能想得到的东西.

所有极性的首先表达在红色光芒之中,所以不管你表现出这股能量或独身禁欲,都无关紧要,重点是你知晓并尊重这个基本能量的良善,它如同一座永不停歇的能量源泉,总是给予生命,总是增进生命.

2 Likes

这个红色中心,在现实层面,好像红橙黄是混在一起的,比如生存,其实涉及到在意他人和群体对自己赚钱能力的看法,由此带来许多压力,而内心又抗拒按照社会及别人的要求去活着,于是实际上也就不能自然地活出自己来吧

1 Like

感谢Bodhi的回复,我得到了很多启发。有时候我想我们之中有人达到了行家的级别吗?
我发现我离题了。我找到了下面这段话,也许能给发问者带来帮助。

2009.9.22
在另一方面,信心没有内容。它并不包含知识; 它是一种态度。这种态度是: 超越怀疑的知晓,不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知晓一切都好。信心是一种假定无限造物者、高我以及那个在投胎之前计划这次人生的自我,一起为自己提供丰富的习和服务的机会的态度。

有时候在学习中会涉及的是受苦。有时候会有悲伤和痛苦。然而,一个活在信心中的人知晓正在发生的事情是完美的。它恰恰是获得灵性进展和进行服务所需要的事情。因此,这样一个实体会与他的境遇合作并与之协调一致,允许创造性和想象力在向前流动的事件中发挥作用。

信心并不辨认那些关闭的大门。信心耐心地、信赖地、带着无限的关注等候着。因为会有那些来自圣灵的提示、暗示和信息,它们会在当下此刻照亮一个人的处境。我的兄弟,当你学会倾听并且与你的指导灵系统交流时,信心会很好地服务你。

2 Likes

今天我再次沉思了一下红色能量中心。

可能现在无法提出什么理论性的东西,但是可以描述一下我现在的感觉。这个感觉可能不见得是正确的(因为仅仅是此时对于我的意义),因此仅供参考。


大概的感觉是:

当一个人在很窘迫的境地中,直面自己的生存或本能时,许多外在的"不必要"的观念,会"自动脱落"。

——举个例子,这有点像在某种灾难的境地下,一个快要死的人和自己的各种财产或书籍在一起。或许TA曾经以为那些东西很重要,甚至有可能感觉脱离了那些东西还不如去死。但是当因为需要脱离生命危险而不得不去舍弃那些东西,逃生过后再回望原处,可能TA也会发觉——那些东西,恐怕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此,很多外在的东西,借由这样情节强烈的演绎过程,脱落掉了。不过,失去"所有"后,人会继续将自己的存在延续下去,并且开启全新的故事。它的原因或许是:存在即无限——生命存在下去,就始终存在着无穷多的或然性事件等着被实现。接着,在这里也就可能会和"信心"产生了一致性的联系。

在上面的那个流浪汉的幻想,或许就是这样一个思绪的表达。

除此之外,也许有一些曾经有过抑郁的人,可能也会体会到这种感觉——在极端的痛苦、绝望,甚至狂怒或歇斯底里后,只要TA还没结束自己的生命,TA可能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许多曾经折磨自己的思绪,在那时好像"不值一提"。


似乎借由这样的过程,可以将纠葛在一起的橙色、黄色能量中心在自我之内开始取得区分——因为在这样"空洞而清澈"的心智状态中,人们似乎更能容易识别哪些东西是个人与个人互动造成的潜意识影响、以及集体潜意识的影响,也就是上面奥微所说的那些东西:

当不被这些东西所影响的生存之本能展现出自己的意义时,这些在生存的基础上才有的观念之束缚,可能也就开始被释放了。这像是一种从浑浊到清澈的过程。

也许现在我自己可以去做的就是,通过上面对红色能量中心的认识产生的精神,去进一步接受、知晓、清理自我吧。当然,我不知道这是否具有形而上的适当性,但是我尝试这样做一做。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