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日 波尔布特诞辰99周年,这实体有被负面收割么?

我们已经知道希特勒并未成功负面收割,而他的两位手下将军则成功收割。

我们的焦点是这些例子之后的道理,而非去谴责这些例子本身。

另外,在发帖过程中,请注意避开与国家的时政有关联的话题。想必原因大家也很清楚,为了论坛能够不受争议的长久服务。

之前百度的一法贴吧被禁,大家也都知道。有一个论坛,并不容易。

总之,我们的焦点是思索与宇宙的真理有关的问题(永恒特质的讯息),而非某一人一事的好坏评价(短暂特质的讯息)。

3 Likes

历史舞台上的那些“曾经主角”们,在处理本身颜色中心时,可能还未察觉到自己的扭曲,太急迫达成自己的理想目标趋向权力扭曲,而忽略了他人(群体)。

政治话题可能属于复杂升级版的群体-集体黄色中心。可能先理清个人当前面对小群体的催化剂,循序渐进会更安全一些?

这个帖子,或许也可以转向比较有意义的方向,譬如审视意图目标,或者内心的痛苦,若希望通过达成某个目标而消除,可能过程中会造成更多的痛苦,包括他人与自我。可能更多的需要心智的平衡。或者可以转向诸如业力与毕业的扩展讨论(譬如我曾经看到ra说到流浪者正面实体参与金星三密度收割,结果负面毕业,不得不继续负面密度升级,直到第六密度。我特别惊讶,再看到诸如流浪者死后的去向,我想许多人可能突然会对业力很敏感,甚至苛刻。当时对业力是潜藏恐惧的,或者说对于当前的现状是悲观的,厌恶的。我会下意识地去看历史上那些名人,挑他们身上的不足与错误,认为那就是他们不能毕业的条件。但实际上我对毕业条件并不了解,他们可能并没有业力,只是依然再度选择回到地球继续服务。再看过更多人的人生传记后,我觉得毕业或许并没有那么难或高要求。)

我其实也好奇,为什么很多人对于时政话题特别感兴趣,是因为灵魂特质属于偏向显化,集体显化的类型么?还是说容易遇到群体困难,倾向于急切解决问题,但很长远的未来,因为早期灵魂的这些丰富痛苦经验,平衡之后,可以发展成黄色中心格外明亮而平衡的状态,也就能服务那些振动相似的灵魂吧。

顺便,我个人曾经高中时期冒出过将来相当外交家的念头,但后来觉得人心叵测黑暗(可能属于黄色堵塞),一度觉得政治很肮脏,那些博弈很浪费精力。这其实是在回避群体-黄色中心。这些在我走出校园后,随着对人群的了解增多,而逐渐减轻。一个更大的明显改观,则是看到了联合国会议上,那些或直接或暗示的语言表达,尤其是一些聚焦于和平的会议,可以学习到许多精细的把握人心微妙的精准语言表达,就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如果这个帖子发展到讨论具体的黄色堵塞有哪些表现,我个人就觉得是个很有意思的帖子了。

2009-08-11 Q’uo
我们会建议,一个实体是否对每日新闻保持同步完全由他自己来决定。
有一些实体对它并没有巨大的好奇心,它对灵性上的健康和令人满意的生活当然不是必需的。
然而,有很多人,他们的性格确实希望去与正在发生的事情保持同步,我们发现,只要你记住你不是来这里评判你所看到的事物,而是去爱你所看到的事物,就不会有任何的伤害。
你看到的所有事物都是爱的某种变貌,你待在这里就是要反射爱进入你看见的东西。

因此,当你看到每日的新闻时,深深地凝视内在,请求洞见去辨别服务自我和服务他人的模式,这样你就可以超越细节看入那些宏伟的样式,它们活跃地和全球能量网络一起流动。
当你意识到两种极性是如何工作以及它们是如何互补的时候,开放你的心去爱你所看见的东西,将爱送入那些困扰你的情境,当你看到那些为爱的卓越和胜利作见证的事情,为之欢庆吧;因为你将超越所有那些在[你们的]外部世界中如此盛产的恐惧手段而看见。

1990-07-01 Q’uo
在所有的密度当中,都有一股无可否认的进化驱策力.
然而,当该负面实体已经切换极性之后,它很快地发现到这个选择的甜美,它必须回顾大量它曾错过的资料,但改信者(convert)却是最火热的,
如果要做区别的话,它甚至比那总是维持正面极性的实体更炽热,成为正面中的最正面实体,最有爱心,最渴望服务的那个实体,
因为它知道它终于发现那可以继续其进化旅程的真理.

更多原文信息

1990-07-01 Q’uo
因此,那些在你们密度中漠不关心的实体们最是令人哀悼,因为他们每天吃吃喝喝 快快乐乐地生活,从不考虑服务他人或服务自我,他们单纯地继续这个密度的经验,当毕业典礼到来之际,才发现自己尚未毕业,尚未学习到爱,尚未学习去 转向光 或 使用光. 于是他们将接受-- 不是地狱,除非你认为第三密度是地狱,只是另一个第三密度的经验,历时大约7 万5 千年[以你们的纪年法].

已经适当极化的正面实体将移动进入第四(正面)密度,彼此变得越来越靠近,开始形成如此和谐的社会,所有实体的思想都是开放的,于是他们成为社会记忆复合体,每个在这个社会的实体都能够知晓与感觉该社会中所有其他实体已知晓与感觉的东西.

在第四负面密度中,实体们有着类似的企图,即越来越强烈地去完善爱的功课,以负面的角度来说,那总是锺爱自我与掌控他人,对于第四负面密度的实体而言,这过程是一个恒常的消耗,因为他们组成不安的联盟,他们总是准备去挑战某个他们认为最棒的家伙,为了获取他的力量,并控制他.

因此,虽然思想可以被全体知晓,实体们以各种可能的方式 尝试隐藏、武装、与护卫自己的思想.

然后这些实体必须获得足够的自我之爱的力气与使用那股爱的能力,用在他们认为是给予造物主的诚实服务,于是能够去使用下一个密度的光芒,也就是智慧的密度.

在第五密度,一个实体发现有大量(时间)与其他实体隔绝,正面与负面实体寻求它自己的独特途径,终于握住完全知晓自我的智慧.

无论如何,在第五正面密度中,有一股恒常的流动返回社区与团体中,共同享用餐饮,共同参与敬拜与仰慕太一无限造物者的仪式,以及与伴侣、朋友们快乐地调和在一起.

在第五负面密度中,没有什么东西给这样一个实体,除了洞穴、岩石、独居 与寻求.

毕业到第六密度对于负面实体十分地困难,因为第六密度是合一的密度.

当负面实体抵达第六密度,他们在那儿充分地理解第六密度的功课,那就是,所有事物皆为太一,他们发现他们负面的途径到达尾声,来到了一个停顿点,在进化的旅途上,连一丁点都无法再前进. 使用他们拥有的每一分决心、意志、与信心,他们促使自己转换极性 为了能够继续进化.

在那个时候,这似乎是一个服务自我的选择,因为我们可以说 在所有的密度当中,都有一股无可否认的进化驱策力.

然而,当该负面实体已经切换极性之后,它很快地发现到这个选择的甜美,它必须回顾大量它曾错过的资料,但改信者(convert)却是最火热的,如果要做区别的话,它甚至比那总是维持正面极性的实体更炽热,成为正面中的最正面实体,最有爱心,最渴望服务的那个实体,因为它知道它终于发现那可以继续其进化旅程的真理.

所以你可以看见我们待会儿要讲的主题必须倚赖着这个漫长的背景*,才有一个适当的视野,甚至到了第六密度 都还不是学习的尽头.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