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地球上数千年的压迫 希望有女网友来发表论点

最近一段时间把前苏联白俄罗斯女作家阿赫拉玛托娃的嗯关于前苏联二战的女性的那些基本书基本上全看完了

,然后又看了一本《违背我们的意志》,关于嗯历史性暴力的。

里面每一个故事,每一段句子都像在我的脑子中核爆炸。

(类似的还有东南亚工业园区里面大规模对于性nl的绑架。还有中东和非洲。)那人真的非常愤怒,非常痛心,也非常的无力

身为男性,以前从来没有针对过女性的角度去看这个世界,真的感觉特别惭愧,也很对不起。很内疚,更很羞耻

我觉得如果作为一个男性,你活着一辈子不去了解女性数千年来受到的压迫和凝乳和柔顶,真的是一种耻辱。

我看了这些东西,一度我把我自己当成了一位女性,然后这个时候我上街看到大地上的男性突然间就会有恐惧感,

然后这个时候我可以理解为一些女性的在各行各业嗯缺少

表示不仅仅是来自于外界的压力,更多的是这种集体潜意识数千年来所造成的环境造成的这种对她们内心的恐惧和保守。

☞小红书上有很多女生推崇张桂梅,之前我不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子,还有韩红,后来我理解了,因为在这个大多数都是男性权力影响的社会中

,唯二的两名女性真的是她们世界中的灯塔。

☞我不知道大多数女性的网友是怎么想的?希望可以听到分享

谢谢

《罗马奴隶市场》

1 Like

我对生物学感兴趣,昨天看到一个激素的科普视频,我边看边想激素的本质,以及激素与心智等的关系。我想起一个普遍的现象,当我们想到某个激动人心的方向时,会头脑发热,此时能够想到的都是好的方面,也就是说我们自身本就有类似信息茧房的意识倾向。而多巴胺这个激素的作用,似乎对于外在的刺激,就有一种集中放大的效果,且非常强烈。

同类的信息大量摄入,可能会趋向于得出某个结论,可能不容易平衡,然后情绪如果被牵动,也会持续地处于某个情绪中。

回到历史性别不平等的话题上,我曾经从特殊受害者等罪案剧,认识到人性的黑暗,但主角的拨乱反正,让我不至于那么悲观。但无形中,我确实也对男性,准确地说,是对失控的力量,是恐惧的。

但如ra和quo等所说,每一个人其实都是双性的,男性或阳性,是一种向外显化或探索的原型。而这股力量,心智的母体和身体的母体一起,一开始都是脆弱的,面对复杂的世界,很容易感受负面,追求控制,在个人正当权利的力量之外,凌驾控制他人的权力扭曲容易由此滋生。

但是这样的力量用于探索内在世界,与心智赋能者等的结合,知晓自己,则又可能感受到那种第一次感受的极大喜悦。

同时,我也意识到,性别的不平等,本质上是权力的凌驾,权力不限于性别,甚至不限于当前的强弱身份等,不少权力的受害者一旦拥有权力,翻身就去压迫他人。

然后我就发现,回到了ra所说的,正负选择,弱小状态下,对感受情绪的不同态度,导致了对力量的不同寻求态度,了解正视自己感受的人,更可能看到他人身上的同样感受,从而不会去凌驾他人,也就不太可能各种形式上优越论,渴求各种力量等。

3 Likes

首先我不太清楚这个问题“关于千百年来的压迫,女性网友是怎么想的”,因为我个人来说没遇到过太多性别歧视,对于男性,不管年龄地位外观如何,也没有任何畏惧心理。而且我接触的很多阿拉伯、非洲的同事和朋友,男女性都有,其中女性,有单身的独立女性,也有已婚的但是仍在攻读学位的女性,也有全职母亲。但总体来说,不管家庭形态如何,绝大部分女性都自信活泼,不会自我感觉在家庭或者或者工作中是弱势群体。
当然,地球这么大,历史这么久,总是有不尽如人意的情况,但是我个人觉得,这些情况可以作为各种形态中的一种去简单了解,但是没必要过度关注,更不必因为这个形成恐惧感。

3 Likes

从现象/物理世界/自我的角度来说,男性“强”于女性(包括力量、智力),但是在精神领域(因为精神领域和现象领域互为颠倒),女性将领导男性,而领导的方式恰恰是“让着”男性,牺牲,最高的反而是服务最多的,而支使最多的反而是奴隶。这不光针对男性女性,针对任何人之间也是这样。包括人和自然,人类从现象上看征服了自然,自然也同意人类的征服,然后让人类自己发现错误,靠反抗或者以暴制暴只会和他们沦为一样的人。这可能也需要一些faith在里面:相信上帝自有公道。

上面这段回复是直觉性的,想了想,换一种更直接的方式或许会更好。

一 我认为楼主的此刻的思想是一种女性主义的体现,在我个人的定义里,女性与内心内在有关,所以注意到内心感受的人,都是潜在的女性主义者。而楼主作为男性,一定有着某些经历,能够同情理解女性历史上的遭遇的痛苦,我觉得非常难得。

二 我认为楼主在阅读大量相关信息之后,感到男性的恐惧,表面看上去有点极端,但这个过程是自然的与正常的,非常合理。就像那些实际经受遭遇性别歧视乃至虐待压迫的个体,她们产生的任何痛苦一样,此时若认为她们的感受很极端而加以批判,那才匪夷所思。

三 我其实稍微担心楼主过度被这些信息影响而忽略了其他角度。所以我前面的回复提到了意识的一种信息茧房作用,这似乎也是我们容易极端与偏见的先天因素。我觉得让你不要去关注这类信息,那也是对你自由意志的不尊重与冒犯。因为你个人的人生体验,让你读到了那些书,一定是有原因和意义的。所以我只能分享我的思想变化过程和过程中的一些观点,但似乎过于抽象。所以我才回来继续补充,具体如何转变的的一些方法。

四 一些具体的生动立体的例子,会消减悲观感。譬如我最爱的红楼梦,我想到几百年前就有这样的男作者,写出女性主义的作品,我马上又会想到太多流浪者平衡的两性观的体现例子。我也会想到现实生活中,还有许许多多普通但有爱而互相尊重的平凡人(网络上的极端观点,可能更多是内心愤懑的表达,不一定付诸行动,所以世界并非那么可怕)。之后我才会思考,为什么人们会追求权力而罔顾别人感受,于是,我才得出或综合理解ra等一系列关于性别及原型权力和内在工作等的观点。最终我也看到,人的成长改变是需要时间的,时代在进步,固然有许多流浪者的努力,但是也有许多老资格,关注内在内心,在体验许多双重感受后,学会了平等平衡与爱,坚定走上了正面道路,所以希望始终存在,而走向理想未来的方法也似乎越来越明确,所以最终我是感到积极与希望的一面。

五 我依然还在继续平衡理解现实一些过于极端和负面的信息。譬如关于印度的一些新闻,我依然有难以理解之处。我觉得这些不能理解之处的存在是有意义的。我不想某一天变得极度抽象与冷漠。保留一个不和谐的缺口,或许就是持续成长学习的动力。就像有人说李安导演和周杰伦功成名就后,似乎创造力枯竭了。他们早年的痛苦,是他们早期创造与表达的源泉。所以我这一点是想说,我们可以积极地看待自己所感受到的痛苦等一切负面感受。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