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帝国 亚威和人类历史

通过这段话,我有个联想。猎户帝国除去了很多对他们不利的、且是关键的人,比如林肯,比如Don。他们在旧约加了很多负面的资料。所以才有了耶稣和新约。

我猜想宋太祖是被他们干掉的。成吉思汗的崛起和这个有很大关系。可以说从此以后,中华文明都变成了被奴役的文明。他们改变了人类历史。这个世界如此的不和谐和他们的关系很大。

我发现RA和Quo很少提到伊斯兰教,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和猎户帝国有着很深的关系,或者甚至就是他们创建的宗教?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大。个人的一些愚见,大家可以随意评论

发问者:无疑地,我将问几个无知的问题。然而,我尝试理解关于幻象的一些特定概念。关于极化,它似乎存在于特定的密度层级中,并且决定意识互动机制的运作。这对我是个很困难的主题,因此为了我贫乏的问题,我请求你的原谅,但在我看来,该第五密度实体被我们小组的极化所吸引,因为这个小组对于该实体如同一座明亮的灯塔。我是否正确?

RA:我是 Ra,实质上是正确的。但这个实体却是有些逼不得已才这么努力。我们先前曾说,通常针对正面导向的实体或群体首先是由第五密度猎户领导者的爪牙所发起,它们属于第四密度。第四(负面)密度的正规第一步棋是诱惑一个实体或群体远离全面的服务他人之极化,并朝向自我或[自我认同的]组织的膨胀。在这个特别的小组,每个成员都被给予所有的诱惑,目的是停止服务彼此与太一无限造物者。每一位实体都拒绝这些选择,并且在没有显著偏离的情况下,继续纯粹服务他人的工作。在某个(时)点,第五(负面)密度群体中的一个实体监视这个走调(detune)过程,决定它需要以魔法[你们所理解的仪式魔法]的手段来终结这个小组。我们曾经讨论过这类的攻击有潜力将小组的一个成员去除,并且特别说明最脆弱的是该器皿,由于它降生前决定的一些肉体复合体的扭曲。

1 Like

这个问题真的范围很大。我先简短地分享一点点。

ra说六密度的穆罕默德建立了伊斯兰教。很小的时候,我对穆罕默德没好感,对伊斯兰教也不了解,只觉得这个宗教对女性的束缚真的很落后,上天堂后的好处,也很恶俗。于是觉得这个人也不是好东西。

所以第一次看ra提到穆罕默德是六密度,简直难以想象。因为那时候觉得六密度似乎很厉害与高尚的感觉。现在则对六密度祛魅了,觉得实际也和普通人差别不大,也有着局限等。

我对伊斯兰教的强烈偏见,是由这样一些观点与事情,有所改观的。譬如猴神的萝莉大叔里,提到的,伊斯兰教的天下皆兄弟。与犹太教相反的,规定不放高利贷等。以及一位学术研究可兰经的学者,以说文解字的方式,重新解读可兰经,表明一些关于伊斯兰教的说法,实际上是教徒以及阿訇等误解了。

我渐渐地发现,很多灵性概念,都很容易被人们用具体化的单一的物质的东西画等号代替,出现了太多的扭曲。比如许多宗教都有的性别尊卑扭曲,被一些人发自内心或别有用心地,当做了自己合理化权力的理由。

所以我最终对很多事物在了解足够之前,都是持中立态度,不发表意见。也在逐渐地重温探究自己深藏的许多偏见,来进行消除与平衡。

2 Likes

搜索了一下,Quo确实说了一些。认真读过这些话,我确信一的法则才是真理,超越了一切宗教。这点从我第一次接触 一的法则 就感受到了:

Jim:我们有另一个问题,Q’uo。因为这个月标记了先知穆罕默德的生日,愿平静与福佑降临于他,我们西方对于他和他的道路只有非常少的无偏见信息,我想知道你们是否能够对 Ra 群体所说的,关于这个实体是一的法则的一个信使的内容补充一些。我也想询问关于他传达的灵性信息的性质,今日,在很多的苏菲修道会中,他的信息仍然是如此明显。

我们是 Q’uo,我的兄弟,我们相信已觉察你的询问。被认识为穆罕默德的实体,他伴随着一股能量,而那相同的能量曾创造摩西、以利亚、那鸿书、耶利米、以赛亚以及所有那些回应了那位我们称为亚威实体之呼求的其他先知与祭司。亚威,造物者的「名字」,因为它太过于神圣,以致于它无法被说出来[4]。这位穆罕默德也是这一位神的先知之一。

由古兰经(Koran)引发的一些问题与良好地、扎实地解读旧约引发的问题是相同的。当你们要在涉及这些问题上,形成一个观点时,那两部作品应该被一起考虑,因为在所有的文学作品中,有很多的作品,不仅仅是古兰经和旧约,还有那些没有将其加入那些神圣著作的最终版本,却在那字里行间拥有大量的分享,关于这个「唯一神」的信息的书籍与文章,而这些作品中的 「唯一神」不是太一无限造物者,而是由你们星球上以前就是守护者的团体,在尝试创造一种灵性上更有能力的人类之过程中,他们构成的一种人工艺术品。

那些在基因上被改造的实体,他们许久以前被放置在这个星球上之前,就已经感觉到去追随的需要。 这起确实反讽的,我的朋友,你们中东的那些人—那些耶稣的追随者,亚威的追随者,阿拉的追随者— 他们处于一种你死我活的战斗状态。而他们所有人都属于一个血缘。他们所有人都属于一个教导体系。这是一个标记,说明这么做是无效的:制造肉体的改变以创造更可行的灵性工作者。确实如此。那被创造出来的东西增强了人类天赋的基因库,并因此被改造的人类事是:心智变得更聪明,身体变得更强壮,决心变得更强有力。而没有任何实体能够放置在一个基因中的东西是任何与灵性有关的编码,因为灵性仅仅只能被自由意志选择。

自由意志就是我们在这个讨论中开始的位置,自由意志也是这个问题带我们前往的位置。通过自由意志,跟随着这些老师们的实体选择了去聚焦于评判与正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一些事情是正确的,而一些事情是错误的;一些人是神圣的,而世界上的其他人不是神圣的。追随者聚焦于这一点而没有聚焦于在这些神圣著作本身同样显而易见的,包括一切的灵性礼物。

没有比古兰经或者旧约更热情好客的书了。肥牛犊在许许多多的故事中被给予了,不只是一个故事,而是在几千个故事之中,由于特定聚会和场合的荣耀与喜悦之故。热情好客的确至今都是这些崇拜这「唯一神」的实体的文化中,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部分。

我们会建议,在苏菲派的神秘主义中去寻找穆罕默德实体的正面礼物,这将是有帮助的,就好像一个人也许非常可能在那些已经与卡巴拉(Kabala)一同工作并发展出生命之树的实体们的小圈子中找到旧约的作品和先知最正面的面向一样。
在这两个例子中,宗教信仰的外壳、教条与排他性等等同时都被抛开,并触及到灵性果实之核心,这种核心在任何的宗教灵性或崇拜系统中都是相同的。 那是受造的产物对于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单纯崇敬。造物者则以祂的爱慕来回应祂所创造的产物。

这种组合创造了无条件爱的一种无限氛围。那些通过无论什么道路,无论是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或任何其他途径而聚焦于这一点的人们,他们都在做相同的有益事工。

1 Like

还有一些,所有的都在这里了,我发现Quo很小心谨慎,总是欲说还休:

P: 谢谢你,这回覆令人安心. 我接下来的问题关于伊斯兰(Islam)的历史. 你能否评论可兰经(Koran)的起源?

我是 Q’uo,我觉察你的询问,我的姊妹. 我们与这个器皿工作,容我们说,给予她一个答案的影像.

这个神圣着作的起点与传输方式为穆罕默德(Mohammed)能够敞开自我在人生不同时期接收灵感,他将这些奉献给太一造物者做为一个礼物或赞颂,因为这个实体曾有许多与万物一体的经验,他十分渴望将这种灵感带给他的族群,好让他们也同他一般蒙福.

因此,在这个神圣着作中收集的资讯受到神圣启发,虽然难以用当时的语言描述,然而这个实体设定这个目标,并且一心一意地追寻这个任务,容我们这么说.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我的姊妹?

P: 是的,在这本书中提到穆罕默德受到启发,并且讯息经过加百列(Gabriel)传递,该着作本身是上帝的话语,它是绝对的 毫无瑕疵的. 你能否告诉我加百列的密度,以及加百列的身分?

我是 Q’uo,我觉察你的询问,我的姊妹. 我们将试图回应.
加百列是一群协助这个传讯过程实体当中的一员,他做为该努力的焦点,与穆罕默德实体一起工作,因为这个实体在那次的投胎之前 曾与他同类的族群共同工作,容我们这么说.

于是,这群属于爱与光平衡密度的实体付出努力,他们是第六密度,为了这样一个任务,与那些属于相同振动水平的[但选取肉身]实体们 共同工作.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我的姊妹?

P: 当你讲述那些属于相同振动水平的实体们,那么 你是否意指穆罕默德是第六密度实体,曾投胎做为一个第三密度实体?

我是 Q’uo,这是正确的,我的姊妹.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P: 你能否评论在这本书中,负面或猎户影响有多少份量?

我是 Q’uo,我觉察你的询问,我的姊妹.
如同所有服务他人的力量付出此类的努力,都会招引邻近实体的注意,容我们这么说. 通常那些所谓的猎户帝国会注意这情况,接着他们能够利用这个行星的隔离系统之平衡效应 给予他们自己的资讯,并且使这个作品看起来跟先前吸引他们注意的着作是一样的.

因此,所有这类灵性启发资讯都有这个特色,就是会吸引那些所谓忠实反对派的平衡努力.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

P: 可兰经中说到这本书是绝对的真理,并须被绝对地遵循,而不是给予人们一个自我-超越的方式. 我不禁要想这部分是不是猎户的作品?

我是 Q’uo,我觉察你的询问,我的姊妹. 但我们发现这个问题的回覆超过混淆法则的范围,因为在这一点 所有实体必须注视他得到的材料,并且为自我选择该着作的核心. 是否有进一步的询问,我的姊妹?

P: 在穆罕默德接收天启之后,从事服务并交付可兰经给人群,然后他离开人世,你能否评估光与暗两个势力之间的搏斗,容我这样说? 在伊斯兰的发展历史中,是不是有一个方式可以说某个势力占上风? 或者你是否可以评估两个势力的能量,哪一个比较强大?

我是 Q’uo,我觉察你的询问,我的姊妹. 我们再次发觉难以回答,因为这个问题指向辨别主题的核心,我们只能建议即使是最神圣与最纯粹的灵性启发着作,当它落入人间,就会有人类错误在某一点进入其中,不管是偶然或故意设计,当个人的俗世课程接触到那神圣的着作,错误是难免的; 于是产生扭曲的机会,并且将这些启发用在与起初意图不同的地方上.

P: 如果一个实体想要服务与帮助那些身处伊斯兰文化的人们,他必须要应付一些固定的影响,如可兰经与他们的历史在其社会中彷彿结晶为一个既定的结构. 当一个人想要提供一条路给这些人群,使他们了解或活出真理、自由、幸福与喜悦,在这样的社会中 什么是最佳的工作方式? 当你无法挑战如可兰经这般的权威着作,什么是处理种种扭曲的最佳方式,使一个人保持清晰度,并有所服务?

我是 Q’uo,我觉察你的询问,我的姊妹. 我们推荐的路径移动到主题的核心,照看这个工作的完整性.

耶稣实体以两条诫命置换掉许多摩西的律法: 全心、全意、全灵地爱上主; 以及爱邻人如同自己一般. 这个实体移动到该工作的核心,并且完整地给出自己,允许自己成为一个容器或器皿—不凭自己的意志,而凭天父,太一造物者的意志.

如果你愿意以如此的奉献给出自己,那么并且移动到所有造物的核心 以及 你所崇敬的着作,那么 你将与一切万有和谐地移动,并且在最大的可能极限下 纯粹地提供你自己.

2004.10.3 恐怖主义

你们的询问带出一个特定的 有创造力的实体 名为亚威(Yahweh) 或 耶和华(Jehovah),据说,它的指令引起约书亚(Joshua)及所有参战人员的战争行为,目的是争夺领土,这些故事在你们圣经旧约的摩西五书中有记载.

有无数人尝试理解旧约人物亚威的心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先前声明没有一个文献记载的人物能完全捕捉创造原则的本质.

无疑地 被知晓为亚威的实体缺乏一些我们理解的创造原则之明显特征,如它的普遍性 与 合一性. 对于造物者而言 所有事物为一,所有生命都是同一个双亲的小孩,太一造物者的兄弟姊妹; 那么一个创造原则又如何会将一个实体竖立于另一个实体之上?

无论如何,被知晓为亚威的实体是个强大的力量 透过摩西(Moses),约书亚,与亚伯拉罕演出.

我们可以描述亚威是个地球守护者 它开始一个服务他人的计划 却没有思考这样的计划可能产生的各种结果. 它们选择一个似乎比较适合的族群 透过基因工程 创造出一个新的次种族,这是创造原则绝不会做的事,但这些守护者实体们认为它们创造出一个更好的种族 有更多空间改善其心,身,灵.

为什么这些守护者实体们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引发战争的行为, 以致于许多无辜者被屠杀,我们说不上来. 无论如何,事情就是如此 因为这个干涉 你们的历史以及这些族群的心灵能量因此被永远地改变了. 它创造了一个明显地不公平情境. 无疑地,以萨(Isaac) 与 以实玛利(Ishmael)的儿女们为这个干涉 以及它所带来的许多复杂后果而哀恸.

任何情况一旦进入了历史的溪流、也就进入了神话的溪流。随着时间和各种事件的流逝,以撒与以实玛利后裔的历史已经变得十分模糊了;历史中发生的很多、如果不是全部的、故事已经失落。那些留传下来的故事抓住了情感、能量、历史的要点,让你们在试图追溯以实玛利的孩子们、以实玛利的部落等等的时候,总是被那些后来者和掌权者无可避免的倾向性所束缚,他们的倾向是:把事件放在最有利于胜利者的位置来查看过去的情况,因此能用最大的声音来讲述那个故事。用最大的声音讲故事,在任何时间、任何历史阶段都会发生,你们今天的文化也不例外。然而,回顾战争与恐怖主义的历史,一般而言我们可以看出,这些问题涉及到,某些族群觉得有些特殊待遇和权利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这种应得权利(entitlement)的感觉位于暴力、战争、恐怖主义的核心

就创造性原则而言,所有的土地都是一体,所有的人群都是一体。你们的特殊第三密度的设计是:预期每个基因种族只在一段时间内占有优势。一个种族长期主宰你们的星球,好比你们的白人种族在很多情况下已经这么做了,这绝非被预期的事。

在地球上来自源于火星的实体们当中,亚威群体放置的能量造成了一个停滞点,好像有人在地球的各个能量层面上放了一个路障。这个路障中有一种能量,它宣称一神论,也就是只有一个上帝;而根据它的定义,它不可能是一神论,因为它说自己是一国之上帝。如果一个上帝属于一国而不属于另一国,那么很明显,它还是属于一个多神、或不止一个神、的系统。

确实,在摩西时代,这个世界处于一个可说是关键的位置、正在尝试进入真正的一神论。想想一神论吧,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经常思考它,因为我们这个原则的成员之一是Ra群体,它们努力在那个时代跟埃及王子们讲述真正的创造性原则,也就是太一。摩西相当清楚地认识这个真正的一神论,容我们说,他在心里确实致力于这个系统,还在其中接受了很好的训练。然而,这个实体以及当时所有的涉入实体、都深受多神文化的影响,他发现,作为一个民族领袖,要坚持一神教的纯粹信仰,根本做不到。在你们的各个民族中、一代又一代的领袖都面临这个挑战。作为一个肩负团体责任的领导,怎样才能让团体成员觉得他们的权利得到了保全,应得之物会得到保护,同时也去捍卫、维护所有其他团体的权利和应得之物呢?怎么去努力用双方价值都得到维护的方式,来解开具体的情况,这是一件极其微妙的事

1 Like

我感觉这个帖子的主题慢慢变成了亚威,我尽可能收集Quo关于亚威的话,这个守护者的故事。

2008.3.15

当一个人提起如「九人」[4] 这样的实体,它说到的是一群与这个行星的内在次元的某些实体有不寻常关系的实体。组成九人团体的实体,事实上,就是这个器皿所称的亚威(Yahweh)。

这个器皿曾经说到她感觉这正是那个特别接触的称号,而我们确认该资讯确实如此。

如你们所知,亚威与那些属于地球的人群有很长远的关系史,尤其是那些来自火星影响圈的灵魂,随着这一大群实体投胎到地球上,亚威改变了他们的遗传基因,把亚威自己的一点基因混合进来,为了简化这个复杂的故事,容我们说,你们每个人的 DNA,在某种程度上,都携带着这种基因改变。

从而,这个特别的实体包含来自你们地球内在次元的能量。这种能量的某个面相有它确切的地外来源,但它与内在平面的思想型态调和,并成为 75,000 年之前那些来自火星的实体进入地球环境时,他们的基因改造之模版。

这意味着,这些组成九人团体或亚威的实体从来没有成长到能够放弃干涉地球故事之动力或渴望— 当然是为了好的目的

这个团队对地球人有极大的爱以及诚挚的帮助之渴望。可是,因为他们坚持某些扭曲,侵犯那些基因遭到改变的实体之自由意志,他们没有意识到以物理型态呈现自己在地球人面前,或在一个环境中制造物理变化以让地球人确信他们存在,这些做法必定带来的扭曲。

2006.5.28

Jim: 你可否告诉我们关于起初亚威(Yahweh)的事,它是不是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

我们是 Q’uo 群体,并觉察你的询问. 亚威是一个内在次元实体, 而非一个外星实体. 它是原生于这个特殊太阳系统的精华,它已守护地球有百万年以上. 它是男性和女性能量的综合,不过 它并非雌雄同体的实体; 这个实体以一种神圣的动力关系持守男性和女性能量. 一个人可以称呼这样一个实体为亚当与夏娃,但它同时是亚当与夏娃. 它从未以任何形体出现在人间,毋宁说 它属于天使国度.

我们感到极度讽刺的是: 这个实体要为男性神明长期主宰女性神明的不平衡状况负责,最初的亚威能量却是处于完美的平衡状态.

Jim: Ra 曾提到这个没有名字的实体为 Yo-Heh-Shin-Vau-Heh,它的意义为”他来了”. 你可否解释名字和非-名字的意涵? 最后,大角星的意义也是”他来了”,同时是个埃及人名字; 正面亚威是否来自大角星?

我们是 Q’uo 群体,并觉察你的询问,我的弟兄.

亚威实体并非来自大角星,而是如同所有的天使们,祂是你们太阳体的能量系统的一部分. 实体的命名和表面上的混淆是由于在较低和较高密度中 命名并不是必要的,因为每个东西都有一个独特的振动. 你的振动比起名字更能传神地识别你的品格.

一般而言 第三密度的存有倾向为各种能量和精华命名 因为这样他感觉比较舒适,比较有支配权.

亚威相关的能量开始觉察他们曾为人类强化 DNA 特征这件事并未产生原本希望的结果. 该实体移动进入一个时间和空间 深入专心地冥想和祈祷 请求知晓自己要如何弥补过去所犯的错误.

亚威选择将 Shin 加入 Yod-Heh-Vau-Heh 之中,好调整该名字的细微振动处,以指出基督意识. 这就彷彿亚当与夏娃将名字改为爱曼纽(Emmanuel); 从旧约的感觉前往新约的感觉; 从神的选民体现价值转变为特定的意识水平[爱]体现价值.

确实 对于这个实体而言,这是一个宝贵的调整,这个事件从天堂反射到地球,在这样的环境中 耶稣-基督来到地上.

1 Like

现在应该比较明确了,基督教 犹太教 伊斯兰教是同一个源头,那就是亚威,或者the nine的地球守护者,他们犯了错误,尽管他们出于好心。人类基因被修改了,来追随神,而这个唯一神是亚威自己创造出来的,不是太一无限造物者

昨天我也读到了Quo说海豚和鲸是被亚特兰蒂斯人用科技修改了基因,他们也是第三密度的,而且他们也能成为第四密度的

特别欣赏贴主这种学习热情的体现,一种对信息的好奇与广度吸收与整合。

块引用 没有比古兰经或者旧约更热情好客的书了。

我想或许我们身上在不同的场合与领域,(感兴趣的领域)都有着这种火星式的生命力体现,就如同你的学习热情以及好奇广度探索。(我也有这种特质,所以感到亲切,容易理解)

这些对自我的知晓,或许可以协助我们理解,那些过热的行为,感觉急躁好像也是火的特质体现。

另也会感到有点抱歉,因为内容太多,且个人精力有限,没办法回应同等的热情。祝福你在探索自己内在丰富的兴趣世界里,继续保持热情,不要因为没有回应而冷却。可能内在世界的探索,总体是孤独前行的,因为很独特,不可能有同行者。但是分享热情与印记,我始终觉得是有意义的,可以让别人了解,原来他人是这样的存在与路径,他人也可能会发现,某个点或时刻,其实是共振或同路的,这样的知晓,或许可以慰藉内在世界探索之路上偶尔会出现的孤独。

2 Likes

这种热情好客在许多电影中可以看到,指环王中霍比人的狂欢,三傻大闹好莱坞中随处可见的热情洋溢的舞蹈。这种热情奔放的感觉是我们这个民族所没有的特质,有时候我感觉很羡慕他们,他们能热情的表达生命的美

既然羡慕,那就让自己成为那个你羡慕的样子吧 :blush:
热情奔放的电影既然能照亮我们,那我们自身的行为更是一束烛光,可以照亮周围。
而且,仔细观察会发现,我们民族也同样蕴含着巨大的热情。我有一个朋友,他每天在图书馆的同一个书桌学习,练习册每天就放在书桌上。有一天他打开练习册,发现有人在上面写了一段话,是充满热情的鼓励话语,最后还画了个顽皮的笑脸。这是一件微小的事,但是从这里不难感到我们身边蕴含着的热情、善良与积极。

嗯嗯嗯,好像又歪楼了,和本贴主题不太搭边了 :sweat_smile:

1 Like

能歌善舞我也挺羡慕的,好像是一种对外显化的,涉及身体复合体配合,乃至下三脉轮都很整体和谐的状态,可能很多流浪者都会羡慕?我以前听人说过,说占星中的火元素代表生命力,运动对这样特质的人,会很有帮助。我一直很纳闷,怎么就和生命力有关了,今天感觉有点明白了,也感觉到,运动或许也可以指代更广的意义,本质是一种能量的流动的畅通。对于我来说,顺畅地表达就是一种思维的运动,所以看到他人的反馈,就会很开心。

关于猎户帝国再摘录一些
Quo:911的形而上意义 2001.9.16

S: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们,猎户,那个服务自我的团体以及它们具影响力的代理人在这个议题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如果有的话?

我们可以用这句话开始:那些负面极性的实体、属于所谓的猎户集团的实体,他们在这个星球上数万年以来的影响力一直是巨大的。它们努力创造的精英观念,已经在全球许多文化和宗教中播下种子,所以各种宗教组织中以其较狭隘的或你们星球上称为基本教义派的眼光来查看的人,都觉得自己的行动有足够的理由

在所有文化和宗教中,那些深深渴望真正服务太一造物者的人,才会超越精英的幻象、分离的幻象,看见把所有人连接为一体的实相。这是一个伟大的功勋,我的朋友:在几乎没有理由看到爱的地方看见爱;在分离似乎是唯一合乎逻辑的路上找到合一;(无论如何都)看见一个兄弟姐妹而非一个敌人。这并不容易,我的朋友们。但是,你并未带着一个轻松的学习、服务的计划来投生。因为这是你们第三密度行星演化的宏伟大师周期的顶峰。就是在此时,那些操纵人群的巨大力量,可以被你们对人群的爱平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