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世界意指什么?[35.4]

35.4 发问者: 我想要求相同类型的资讯, 关于阿道夫·希特勒. 你曾经给过一点这方面的资讯. 你不需要重述曾经讲过的部分, 但如果你可以完成这个资讯, 那会是有帮助的.

Ra: 我是 Ra. 说到阿道夫, 我们有些困难, 由于这个实体的生命型态中存在剧烈的混淆量, 并且任何对该实体的讨论都会迎来大量的混淆.

这里我们看到一个例子, 尝试启动几个最高的能量光芒, 却缺乏绿色光芒的钥匙,抵消了自身的极化, 不管是朝向正面或负面. 这个实体基本上是负面的. 无论如何,它的混乱是如此剧烈, 以致于人格瓦解, 于是使得该心/身/灵复合体无法被收割,并需要许多治疗.这个实体跟随负面极化的型态, 暗示着精英与被奴役者, 这点被该实体视为具有社会结构有益的性质. 无论如何, 飘移出有意识的极化, 进入你所称的薄暮世界(twilight world), 在那里梦境取代了你们空间/时间连续体中的事件.

这个实体尝试沿着服务自我的途径服务造物者, 以到达可收割的程度. 这个尝试失败了. 因此,我们看到所谓的精神错乱常常发生在一种实体(身上): 尝试快速极化(的速率)超过了其整合经验(的速率).

我们已经在先前的通讯中忠告并建议谨慎与耐心, 并在此重述一次, 使用这个实体作为一个例子: 过度急躁于开启极化过程, 而没有适当地留心于整合与综合心/身/灵复合体. 知晓你自己就是将地基建立于坚实的地面上.

3 Likes

薄暮世界twilight world 这个说话,最早我联想到的是北欧神话的诸神黄昏这个。看到你这个有点深究的话题,我觉得自己也很感兴趣,因为直觉这个概念,是串联起整个回答的,如果理解了,那么整段话的理解就会变得简单许多。

我刚查询了一下,综合一些资料,个人感觉这个概念,和英国一个诗人叶芝的一首诗有关。是关于一个人的疲倦的。原文与翻译如下:

疲倦的心,在疲惫之时,
远离那是与非的迷网;
欢笑吧,心,在灰色的薄暮之中再次欢笑;
叹息吧,心,在黎明的露珠之中再次叹息。

(王碧滢译)

Out-worn heart, in a time out-worn,
Come clear of the nets of wrong and right;
Laugh, heart, again in the gray twilight;
Sigh, heart, again in the dew of the morn.

看着这首诗,我回想起自己体验过的一种状态,近似于无力或消极或放弃或悲观的状态,这通常是我过于急躁,迫切期望于结果,但是往往受挫后的状态。

这首诗后两句的微笑与叹息,应该描述的就是一种,面对复杂情况而迷茫(就像薄暮),要如何理解与平衡情绪呢?是理解为黄昏还是拂晓的微光?为了什么而叹息?为了什么而微笑?

练习希特勒的情况来看,希特勒早年经历困苦的热血与受挫,走向了急切改变社会的道路,但后来却飘离意识之极化,用飘离这个词,有一种走路失去力气与方向的感觉,类似薄暮状态或波形的低谷。

所以最后ra忠告建议谨慎与耐心,整合经验,知晓你自己,是扎实地打地基。

5 Likes

User
twilight world 指的是什么

ChatGPT

“Twilight world” 是一个词组,通常用来描述一个神秘、模糊或混沌的世界或境界,有时也指的是一个充满未知和神秘感的境地。这个词组经常用在文学、艺术和电影中,代表着一种超自然或超现实的氛围。

User
在梦中出体,之后的经历,算不算twilight world?

ChatGPT

出体经历通常被描述为一种超现实或超自然的经历,因为它涉及到离开身体的意识,探索非物质层面。在一些文化和宗教传统中,这种经历被视为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或境界。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出体经历可以被认为是在"twilight world"中的一种体验,因为它涉及到了跨越物质世界的边界,进入了一种神秘、模糊或超自然的境地。

4 Likes

有一些人有通过类似大量梦境的经历,来连续精神成长的例子。梦中会有各种催化剂来袭。

不知道希特勒是不是这种情况。

2 Likes

不知道Ra意指生前还是生后?
如果是生前,像白日梦,如果是生后,可能是类似星光层或中阴期的的另一个维度空间里。 :thinking:

噢,我想起之前一个朋友也是这么说的,利用梦境的催化剂来获得服务自我的经验以增加极化。可能确实是梦中或出体之后的一个维度空间。 :thinking:

我看到过一种可能的解读,供参考,就是说希特勒有妄想症,常常分不清现实与幻想(白日梦),幻想发生一些奇迹(比如短时间内战胜苏联、攻下莫斯科,又比如自己被围困时还幻想着反攻、或者救兵前来等等),以至于脱离了现实,做出错误、一厢情愿的决策,加速了第三帝国的覆灭。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第三帝国的兴亡:纳粹德国史》,我自己没看过,但有朋友看过,分享过其中的一些内容,感觉跟Ra说的进入薄暮世界似乎有联系。下面有几段节选:

……
4月20日是希特勒的生日,这一天颇为平静地过去了,虽然在地下室里参加庆祝的空军参谋长卡尔·科勒将军在日记里写着,那是迅速崩溃的各个战线进一步遭受灾难的一天。所有纳粹元老戈林、戈培尔、希姆莱、里宾特洛甫和鲍曼都在座。此外还有仍然活着的将军们,如邓尼茨、凯特尔、约德尔和克雷布斯。最后一个人是新任,也是最后一任的陆军参谋总长。他们向元首祝贺生日。
尽管情况很不妙,但元首并不特别沮丧。正如在三天以前他曾对他的将军们所说,他仍然相信“俄国人在柏林城下要遭到最惨重的失败”。将军们比他更了解情况,他们在庆祝会后的例行军事会议上敦促他离开柏林到南方去。他们解释说,一两天内俄国人就要把通往南方的最后逃生之路切断了。希特勒迟疑不决,未置可否。他显然不能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现实:第三帝国的首都马上就要被俄国人攻占了,而早在几年以前他就宣布这些俄国人的军队是已被打垮了的。为了向这些将军们表示让步,他同意建立两个分开的司令部,如果美军和俄军在易北河上会师的话。他准备派邓尼茨海军元帅去指挥北方的司令部,至于南方的司令部也许会派凯塞林去;他对后者的任命还拿不定主意。
当天夜间,大批人员撤离柏林。元首最信任的两个老部下希姆莱和戈林也走了。戈林所带领的汽车大队满载着从他的豪华公馆卡琳宫运出的金银财宝。这两个纳粹元老在离开柏林时,都相信他们亲爱的领袖死期快到,都相信自己将是继承人。
他们都没有再见到他。当天晚上也溜到比较安全的地方去的里宾特洛甫也没有再见到他。
但是希特勒却还没有死心。在生日的第二天,他下令给党卫军将军费利克斯·施坦因纳,叫他向柏林南郊的俄国人发动全面反攻,柏林地区的所有一兵一卒,包括空军中的地面部队,都必须全部投入战斗。
“所有按兵不动的司令官”,希特勒向留守柏林指挥空军的科勒将军喊道,“都要在五小时内被处决。你自己也必须拿你的脑袋保证最后一个人也要投入战斗。”发命令那天和第二天,希特勒一直都在焦急地等待施坦因纳的反攻消息。这是他有多么脱离现实的又一例子。施坦因纳并没有反攻。他压根儿就没有这么做。这次反攻仅仅存在于这个穷途末路的独裁者的狂热的脑海中。当他最后被迫正视现实时,风暴就大作了。
……
4月26日,她同冯·格莱姆将军到达的那天深夜里,俄国开始炮轰总理府,炮弹的轰隆声和墙壁的倒塌声增加了地下室的紧张气氛。希特勒把这位女飞行家叫到一旁。
“我的元首,为什么你要留在这儿?”她说,“为什么要使德国失掉你?元首必须活下去,德国才能活下去。人民要求你活下去。”
“不,汉娜,”她说元首这样回答她,“如果我死去,这是为了我们国家的荣誉,这是因为我作为一个军人,必须服从自己的命令,保卫柏林到底。”
[他继续说]我的好姑娘,我原来并没有打算这样做。我曾经坚信在奥得河的岸边可以保卫住柏林……当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仍旧失败以后,我比别人都感到惊慌。在柏林被围以后……我相信我的留守会使全国军队效法我的行动前来解救柏林之围……不过,我的汉娜,我仍抱有希望。温克将军的军队正从南面打过来。他必须而且一定会把俄国人击退,以便解救我们。那时我们将举行反攻并守住阵地。
这是那天晚上希特勒所表现的一种情绪;他仍对温克将军的解围抱有希望。 但是不到一会儿工夫,当俄国对总理府的炮轰变得十分猛烈的时候,他又陷入绝望中了。他给了莱契一瓶毒药,另一瓶给了格莱姆。
……一天半以后的28日,希特勒的希望,至少是他的幻想,又复燃了。他在无线电话上对凯特尔说:
“亟盼柏林解围。海因里西的军队在干什么?温克在什么地方?第九军团怎么样了?温克什么时候能与第九军团会师?”

莱契描写那天希特勒的情形时候说:
他在地下室里踱来踱去,手里摇晃着被手汗浸湿得快要破碎的公路地图,只要有人在场,他就同他策划温克的战役。
但是温克的“战役”,正如一周以前施坦因纳的“反攻”一样,不过是元首的幻想而已。 温克的军队和第九军团一样已被消灭了。在柏林北面的海因里西的军队正仓皇向西撤退,为的是宁可当西方盟军的俘虏而不当俄军俘虏。(第三十一章)

顺带一提,相比于希特勒,成功负面收割毕业的希姆莱与赫尔曼·戈林则现实理性多了,哪怕在马上战败或已经战败的环境下还是能负面极化到极致,上面引文中提到他们俩在柏林被攻破前及时撤退、逃跑,并背叛了希特勒。

35.5 发问者:谢谢你。我相信这是个重要的例子。我在想,是否有任何阿道夫的下属在那个时候能够极化到负面可收割的性质?
Ra:我是Ra。我们只能谈论两个负面可收割的实体,其他实体仍然处于物质界投生状态:一个是你们知道的赫尔曼(Hermann);另外一个是你们知道的希姆莱(Himmler),这是它比较喜欢被称呼的名字。

4 Likes

果然这个帖子的讨论很有意思,各人从一个词的意向而可能引申的诸多联想。

我一直认为联想这个概念本身很有趣,表面来看,一般人们的具体联想被各自的体验所影响,但共识化的象征化概念,则可以看出联想本身作为每个人共有的心智功能或本质,有着共同的规律。

昨天看到帖子时,我注意到薄暮世界这个概念,其实先后产生了许多天马行空的联想,最后回复帖子的,则是其中一部分我认为比较接近现实的部分,或最常见的状态,也就是普遍性的,当人们缺乏耐心与谨慎时,长期受挫之后会有的一种意识状态。然后我落点在如何改变这种状态,走出去,所以我才选取了叶芝那首凯尔特的薄暮那首诗。(回复中隐约期待,或许后续可以就绿色光芒的钥匙进一步展开,比如怎样做就可以拥有这样的钥匙等)

但我最开始联想到的北欧诸神黄昏,也是有道理与联系的。【神】的灭亡,也象征人的意识精神的萎靡与挣扎。换一个说法,【神】的隐去,宫崎骏的动漫千与千寻的神隐,为什么会爆火,或许是因为它隐约指出了一个现象,现代世界人们陷入物质欲望,精神在暗淡隐去,最终三种结局,一种是死亡,一种是生死未明,一种则是回归但是忘记发生了什么(这也很像做梦但是忘记内容)。

如果进一步联想,确实会出现帖子中的回复,幻想过度。我不由得会联想到如今普遍性的意淫短视频,或许就是一种麻醉剂,满足人们的一些幻想。

中性来说,想象又是中性的,我们人类文化中,文学创造性的薄暮世界,又很有趣。它似乎是人类集体意识进行共同创造的区域。我记得赛斯还是ra提到过,文学中的精灵等奇幻物种究竟是否存在这个问题。具体回答我记不清了,我现在猜测估计也可能和薄暮世界有关。

关于存在或创造的本质,则关系到诸如时间/空间,空间/时间,或然率漩涡等的特性理解了。

最后,关于精神与物质的平衡,也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耐心与谨慎如何在其中运作而实现平衡呢?又如何面对,当人们在物质界急于追寻而吸取致幻剂等所造成的心灵破洞(究竟如何产生破洞,是否和银色丝带有关联),耐心与谨慎等,又如何去修复破洞?

总而言之,似乎许多零散的概念,如果串联起来,一定变得容易理解许多,不再是抽象的概念,也不再容易被扭曲理解。

1 Like

我也有这个疑问。


飘移出有意识的极化, 进入你所称的薄暮世界(twilight world) , 在那里梦境取代了你们空间/时间连续体中的事件.

飘移出有意识的极化”,“梦境取代…事件”,感觉偏向于生前的描述,不过也有生后理解的角度,Ra也没有明说。
从“进入你所称的薄暮世界”及Ra的描述来看,感觉这是一件连续发生的事,如果是生前的话,白日梦的状态肯定是间歇的。


我们看到所谓的精神错乱常常发生在一种实体(身上): 尝试快速极化(的速率)超过了其整合经验(的速率).

精神错乱常常发生在一种实体(身上)”,这里不管是“精神错乱”还是“实体”的用语都是严重倾向于生前的。
尝试快速极化(的速率)超过了其整合经验(的速率).”虽然中阴身期间用于整合此生经验,这里表明“极化”和“整合”是同时的,那就只能是生前了。


综上,应该意指投生期间。如果是生后,Ra的许多用语应该会更换,且也应该有个提醒。

2 Likes

当一个人现实生活极度不顺,不管是沉迷于酒色、网游还是白日梦,尽管底层是恐惧与焦虑,但这些行为对该个体当下的身心也是能起到一定的平衡甚至疗愈作用的。

我也由此贴联想到Ra说过有些不便于实施的行为可借由想象来满足,行家借由观想影响行星意识,这些都涉及到一个核心的概念——意识的机能

由此也可得知,虽然处于第三密度,但每个个体内在都蕴含着单一起初思维的无限奥秘。

1 Like

我个人认为twilight world指的不是投生前的状态,而是他成年后已做出负面选择后的一种“人格分裂”或者“癫狂状态”。因为早年的精神创伤,他人格意识被分裂,或者说他的以太体形成漏洞,使得他时时处于一种无意识的幻想状态。在幻想状态中,他仿佛看到自己的行为为社会、民族和国家做出了有益的贡献。也正是因为这种迷幻状态下的正向念想,使得他未能成为完全达到负面毕业的标准。

3 Likes

我有时候在想,为什么RA不能直接接入网络回答我们的问题呢,而是必须通过通灵的方式?我想我们在这里讨论的问题他们全部都能知道,但是他们不能回答 :grinning: :grin:

1 Like

我猜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指导者、指导群体。所以,除非我们特意去要求某实体解答,否则,主要还是由我们自己去领会,或者由自己的指导者给出暗示或指导。

2 Likes

清晰梦和薄暮世界什么关系?

J:下一个问题是:「梦境的用途是什么,清晰的梦有什么益处吗?」

我们是 Q’uo,我们觉察你的问题,我的兄弟。我们之前讨论过的爱与光的能量,这种能量在静默中是如此丰富地被充满着,它们是一种在本质上非常深的能量,这种能量与你的意识根部相互交流,而那意识是你与一切万有所共享的。在这种意识中所包含的能量就好像河流、湖泊和大海。你因此会用你的情绪来接近它们。

当你经历你的日常生活,如果没有情绪被感觉到,那么你就不会传送或召唤这些深层流动的水上升进入显意识的心智。

然而,我的兄弟,若在一天中没有对那些催化剂[抵达一定强度而召唤那些心智根部中的原型水域]有情绪反应,这是很少见的事情。对这些情绪和在日常生活中感觉到和看到的事件的回应会累积加强,直到在你的梦境时间中,从你内在很深的地方会有回应出现,它被称之为一个梦

这些梦是灵性的礼物。当一个人的情绪是混乱的时候,梦境也会同样混乱和肤浅,然而 当一个人走在一条灵性的道路上并发展出一些类似于你已发展出的练习时,每一天的事件会有一种变得越来越清晰的趋势,并且会用一种精炼的情绪能量向下探寻,于是梦境中信息就会用一种更加清晰和清楚的方式进入你的显意识心智。

时常地,在梦境中 自我会试图进入一种平衡,去平衡不管是因为喜悦或悲伤而造成的扭曲。在梦中看到的图像经常会给一个人一些线索,关于感知中的经验的真实性质或[有很多层次的]经验的更深的性质,该经验的一些层次是你可能从前并未看见过。

那么,记录梦境的日志就是一个接收涉及那些议题的智能方法,那些议题就好像是你[做为一个灵性寻求者]的磨坊中的谷物。这样一个练习为寻求者构成了一个真实的资源。

清晰梦就是在梦中 一个人察觉到他在做梦,它的优点与一个人开始觉察到他在清醒生活里也是在做梦的优点是一样的,他是一个真实的见证者,他有能力去形成他自己的回应。当一个人能够,例如移动一下梦中代表自己的角色的手臂,或者当一个人能用某种方式就好像它是一个清醒景象一样地进入梦境,这样的清晰度会锐化一种能力: 掌握并记住梦境中所包含的各种概念的无限细节。

有一种祭司般的责任伴随着清晰梦; 当一个人能够去理解某个东西,他接着就需要为使用这个东西而负责。就好像这个器皿说的,在清晰梦中 更重要的是对梦境「言行一致」。

我们为这个问题感谢 J 实体,因为我们确实感觉,梦的活动作为一个灵性上的资源,聚焦于梦并对梦表达荣耀和尊敬将会不可避免地改进这个活动。

首先我觉得,梦也是分很多很多种的,包括清醒梦也是有不同的情况。接下来说说个人最常见的清醒梦。
我经验到的大部分清醒梦就是我们做梦的时候主体意识能清醒地知道自己在梦中世界,这个时候主体意识可以做一个清醒的旁观者,也可以随时改变、控制梦。与普通的梦不同的是,这是一种有意识的体验。
薄暮世界,以我的理解,是在主体意识不那么清醒的时候所产生的一种幻相。虽然这种幻相也是个体意识的产物,但是往往不是健全完整的人格意识,所以带有更强的人格片段扭曲。
另外,个人经验感觉,清醒梦中画面的背景是潜意识或者说另外时空意识已经布置好了的,我们这个时空的意识在梦中突然意识到自己进入到这个梦境。当然有的时候是梦已经进行很久了才突然意识到,有的时候很快就能意识到,我感觉越有经验越能马上意识到。当个体意识知道自己进入梦境后就可以有意识的控制梦了。比如我觉得能飞就好了(我自己想象的是有翅膀的飞),结果自然而然地飞起来了;我觉得手中最好有个武器(比如剑),结果手掌展开自然就发射激光武器。一切都似乎是再正常不过的。我们只需表达要什么,马上就会有,虽然显化出的结果可能和我们想的不完全一样,但是往往更有创意。
另一种清醒梦情节不那么丰富,更多的是在梦中体验和感受被放大,或者说细化了的意识。比如“眼睛”所见的色彩更加饱满闪亮,声音更加空灵,而且能意识到不是外耳听到的声音,而是内耳感受到的,洪亮但不吵人。这种梦更像是一种跨时空的旅游,见到不同的风景,见到不同的人。
而薄暮世界中的画面很可能是这个时空的主体意识的思想产物,所以从布景到取材到情节,全部都是自己的主体意识的作品,但是在经历其间时,该个体却意识不到这是自己创造的画面。
不知道我表达明白没有 :rofl: 人的意识是一个庞杂的构成,而且不但有个人意识还有集体意识,它们都在不断地互动中,想想也很有意思。 :wink:
这是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4 Likes

就是地狱吧。下地狱了。此外 不是有人说他去了南极:antarctica: 死的是替身

不管死的是谁,将近八十年过去了,真的假的都肯定不在了 :rofl:

小心歪楼 :face_with_hand_over_mouth:
另外,地狱也是思想意识的产物,一部分是个体意识,一部分是集体意识,共同创造出了这种体验。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