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

Quo说过恐龙和人类共同存在过,那么恐龙应该是最近7w5千年之内才灭绝的,而我们先行的科学说恐龙灭绝于6500万年前,因为小行星撞击比如墨西哥陨石坑。我们现行科学是错误的?

我最近读到一本书叫地球守护者,应该是第四密度外星人催眠记录。这本书和一的法则基本一致,是星际联邦的通讯。

我摘录一下,大家可以发表下看法。这里提到的未来十八年地球地轴可能变动的情况已经被化解,我记得Quo曾经说过,灾难已经避免。

朵:我们一直对恐龙绝迹的原因感到纳闷,因为从许多恐龙遗骸中发现,牠们的身体里仍然有食物。

菲:变化来得非常快速,这是由于地轴倾斜的缘故。原本温暖晴朗的地区,几分钟内就变得严寒冰冷。气候改变了。这是目前也正在发生的自然现象。 有许多的具体变化正发生在这个星球,未来的十八年也会是如此。这些地球变化可被宽松地归类到「剧变」一词,但不要将它想成是一个巨大的单一事件。直到地轴移动的那刻来临前,这都会是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到了转移的那刻,就会变得非常快速,几乎可说是瞬间的变化。真正的地轴调整在几分钟内就可以完成。这是一种校正, 一种自然演化的过程——地球的磁极要和天空中的不同星体对齐。这些星体的位置点以一定的方式移动,正如星宿环绕你的星球移动一般。然而,这些星体对地球的影响反不如较远处的那些恒星。

2 Likes

这本书里还出现了中央宇宙Havana和造物主Hosanna的名字,好像地球之书里也出现了这个名字,但是一的法则没有提到过。我有点困惑

菲:探集的样本被送到中央和超宇宙分析并进行分析,了解这个星球的适宜度,评估它的环境和条件是否适合支持动物形态的生命。

朵:这个中央在哪里?

菲:哈瓦讷(Havana)(音译),中央宇宙或超宇宙。(我怀疑这个字和我们的「天堂」(Heaven)如此相似,是否出于刻意?)它是万物的源头。在这个宇宙里,这就是最高的万物统治者——和萨那(Hosanna,译注:赞美神的话)的居所,这个星球(地球)称祂为上帝。这里是万物创造的中心点,宇宙万物由此循环复始生生不息。

朵:这么说,你们的文明认知到一位上帝的存在。

菲:所有的文明都认知上帝的存在。较先进的文明认知的是同一个上帝,因为祂就是「一」和「所有」,祂是一切。祂被不
同的名字和概念所称,但祂的本质被万物认知,因为祂就是
一切,祂是我们,我们就是祂。

2 Likes

Hosanna有的,是"和撒那",位于[75.14]:

[75.14] 发问者: 该器皿想知道为什么她在团体音乐会练习时, 当唱到“撒迦利亚颂”(Benedictus)的部分, 她两次经验到[她相信是]一种超心灵攻击?
Ra: 我是 Ra. 这不是个小问题. 我们将首先移除那些次要的注记. 这个器皿将弥撒(Mass)视为神圣仪式, 在该次振动[你们称为歌唱]的过程中, 有一段歌唱需要耗费一定量的体力才能完成, 任何实体都会因此精疲力竭; 我们说的这段音乐被称为“圣哉”(Sanctus). 紧接着就是一个(防护)裂缝, 它被称为“和撒那”(Hosanna).
现在我们来到关切的主题上.当这个实体, Jehoshua*, 决定在它同胞的神圣节日返回被称为耶路撒冷的地方, 它转身背对调和爱与智慧的工作, 并拥抱殉道, 即没有智慧的爱之工作.
被称为“和撒那”的音乐, 以及随后的“撒迦利亚颂”, 是一段书写的摘要, 记载当 Jehoshua 进入它的殉道场所时, 群众高喊的话语. 一般被[你们称为的]教会所认可的这段呼喊,“和撒那归于大卫的子孙! 和撒那归于至高之天! 奉主名而来的是蒙福的!”其实是对事件的错误陈述, 这或许是不幸的, 因为它比[所谓的]弥撒中的许多东西要更为扭曲.
(当时)有两个派别在场迎接 Jehoshua, 首先, 一小群人盼望一个俗世的君王. 然而, Jehoshua 骑在驴子上(进城)正表明了它的态度, 它不是一个俗世的君王, 也不希望与罗马人或撒都该教徒有纷争.
人数较多的一派由拉比与长老命令前来嘲弄这个实体, 因为那些属于神职阶级的实体们畏惧这个实体; 它们认为这个实体曾经似乎是它们的一员, 尊重它们的律法, 然后, 在它们的眼中, 背叛了那些由来已久的律法, 并带领人群跟随它.
对于这个器皿而言, 该裂缝即是这个微妙的情况, 顺着你们的空间/时间(之流)回响着; 此外,“和撒那”持守的位置如同转向殉道的前兆. 我们只能大致说到这里. 当音乐进行到“和撒那”段落, 该器皿并未经验到该致意的完整力量, 但它正确地辨识出该致意, 这是由于此时需要强烈专心于振动这部分的乐章. 然而, 当演奏来到“撒迦利亚颂”的段落, 这些词句仅由一个实体振动. 因此这个器皿放松它的专注程度, 并立刻向更完整的致意敞开.
(*原注: Ra 先前曾确认这个名字是耶稣在圣经时代的名字, 请参阅33.11)

不过,在这里,和撒那(Hosanna)有关于圣经故事,不见得是你所举出的这个意思(当然,两者可能有潜在联系)。至于哈瓦那,我的阅读没有印象。

真实情况是Hosanna其实是殉道的,不是赞颂耶稣的,所以这里出现了一个防护的裂缝?这一段一直读的不太明白

我的理解是,这段弥撒是赞颂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但是这段语言有着强烈的赞颂爱的奉献的情感。过多的爱而少了智慧,就会成为殉道者、牺牲者。弥撒本身是深深的赞颂,所以卡拉在唱这段弥撒曲的时候也完全共鸣进去,自己潜在也生成了要做一个爱的殉道者的意识。这就给寻求机会而不得的负面个体一个很好的机会。也就有了两次心灵攻击的体验。

参加过合唱或者现场演唱会、体育赛事的朋友应该都有体会,这种聚焦式的群体集体意识力量非常强大,所以身体的磁场、能量或者脉轮都会被大大激发,所以卡拉在这种情况下,也更容易吸引到负面的注意。

2 Likes

很早之前,我就会想一些奇怪的问题,联想一些事情。

譬如为什么叫光之盔甲,不是爱之盔甲呢?(关于隔壁贴放弃军队的观点,似乎也是一种对爱的理解过于抽象化,没有智慧平衡,军队作为一种防御,也是第三脉轮群体运作领域,以个人的角度,要求群体去放弃,或者要求自己去做到放弃防御,全然敞开,似乎过于不平衡了,是一种极端的失衡?)

这光之盔甲,与第四密度以上具有避免战争的智慧,是否有关?(类似如bodhi你所说的,能量如电流增大,被负面注意,然后不稳定被影响,向着殉道聚焦,但是并不能冷静地智慧地思考殉道这个抽象的概念的具体化(这具体化或许就是光的体现,所以说万物的显化本质是光),什么情况下适用或不适用等等,这就是所谓负面质意)

而致幻剂等造成的破洞,是否和你所说的大大激发的能量流动有关,以至于超过身心灵复合体与肉体的协调频率?(这也让我联想到占星中木星的特性,在现实中似乎与幸运有关,但也与过度膨胀自大有关)

爱的本质是什么?是一种意识的放松而打开并允许流动?

1 Like

很钦佩你的这种联想能力,不论草蛇灰线多么隐晦,你都能把它们联系起来。 :blush:

我试着回答你提出的这几个很有趣的问题。

(一)光之盔甲
按照某些说法, 光也是源自最本质的爱与慈悲。爱、光、能量,它们既是横向的并列关系,又是纵向的衍生关系。至于为什么叫光之盔甲,这可能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光与爱给世人的一种刻板印象。因为一说到“爱”,人们惯于把它等同于世间爱,而这种世俗的爱是一种有条件、有欲望缠绕的一种情感,因此也就有了软弱性,而光是一个更中性、更超脱、甚至带有神圣感的概念,因此称为光之盔甲,让人感觉更强大有力。另外,圣经中也使用了“光之盔甲”,而不是“爱与信念之盔甲”,这可能也是大部分人选择使用“光之盔甲”的原因,尤其是卡拉,作为一个基督徒,本能上会选用圣经词语。
(二)对战争的态度
第四密度以上可能不是有意避免战争,而是认为很多事情不要去干涉。以下是我的臆断啊:假设有负面实体去攻击,四密以上可能会选择要么承纳它(在不改变自己极性的情况下,承纳攻击会让负面实体失去一些负面极性。这不是正面实体承纳攻击的根本原因,但这是一个自然后果),要么通过自己的能力让这种攻击失去意义,用一个粗浅的例子,比如一块儿石头扔过来,我变成可穿透的 :blush:
但是在哪个密度就有哪个密度的理则、法。在第三密度,二元是基本理则,所以面对恶意攻击,对抗、抵抗侵袭是必然的表现形式。这是在整体上说,至于个体选择可以更灵活,不能一划而定。
(三)致幻剂
致幻剂就像你理解的,是强行把意识扩大,强化感官体验,但个体本身的身心灵并没有跟上能匹配这种意识的能力,因此药效过去后,会因为这种不匹配,产生以太体的“破洞”,在心灵上就有一种空虚感,也就是一种失衡感,无论在世间做什么都没有办法弥补这种空洞。
顺便提到木星。作为太阳系最大的行星,以希腊主神宙斯命名,很自然它是力量与权威的象征。在第三密度人类的文化里,一切都有两面性,如果说强大的力量是正面体现的话,那么强大所带来的自负就是它负面的体现。在第三密度,一切事物都是有两面体现的。 :blush:
(四)爱的本质
爱的本质是什么,我可能没有资格给出答案。在我目前感觉,爱是意识,是一体意识。体会过这种一体意识后,会发现一切都是一体,而演化出的种种都是一体意识的小小演出。就像那个大海和浪花的比喻,一体意识是大海,我们感受到、想得到的一切一切都是海面上的泡沫,它来自一体意识,也回归一体意识。在这种认知下,人会自然生发出对一切人事物平等的爱与慈悲,(情绪体)不投入世间,但是爱世间的一切。这种人可以有工作、也可以没有工作,有工作的话,在平常人看来是一个普通人,工作认真,待人友善,生机勃勃,并不像我们很多人想象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

但怎么能感受到这种一体意识,可能是每个人的学习之路吧。
祝好 :heartbeat: :heartbeat:

3 Likes

由于描述内容比较多,这可能导致不好一下子理解整个产生裂缝的情形。以前也没有特别弄清楚其中的整个状况,现在也不确定是否很清楚,从大家的分享中,感觉受到一些启发。

试着把其中的情形分解开来:

  1. 首先卡拉参加的弥撒是个正式的神圣仪式。这一点可能是颇为重要的,包含了一种全心全意。

  2. 和撒那(Hosanna)和“撒迦利亚颂” 是在描写Jehoshua进入殉道场时的情景,伴随了人群高喊的话语。然而扭曲来了,Jehoshua的意图与人群所呼喊的意图,是明确相反的两个原则。这其中虽然记录的人群话语意图是出入的,但包含有原本很强的殉道的意图。

    这对卡拉来说,可能是不知情的。从和撒那开始有了殉道的前兆,卡拉全心参与了这个振动,这个(扭曲)裂缝被使用了。

  3. 卡拉一开始感知到了致意,并未经验全部的致意力量,是因为专注于振动的乐章。当来到撒迦利亚颂时,可能由于合唱转为了单唱,卡拉专注的放松,导致了敞开经验完整的致意力量。

大致猜测,我自己也不确定是否很理解这部分。

没想到居然会引起这般讨论。

在我看来,对[75.14]这一段情节,乃至于Carla的殉道倾向,甚至是[106.13]中提到的Don与Carla之间的"有害的运作方式发生",这几者之间可能是相关的。或许在基督意识以及基督信仰的理解下是更深沉的(可以注意到耶稣实体那时行为的实质),所以,由有特定信仰的人来理解这段事情可能是更合适的。当然,我对Don与Carla的故事也并不了解,仅仅是从我的视角看待。


或许可以补充一些相关材料:

和撒那(Hosanna)据说在希伯来文中是"求你拯救"(Hoshi‘ana)的意思,最早可能出自于圣经·旧约中的诗篇,第118篇第25节(诗118:25)。

在这里的前后文,似乎是隐式地预言了"救主"的降生,以及救赎的方式:

匠人所弃的石头,已经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耶和华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稀奇。(诗118:22-23)

理当用绳索把祭牲栓住,牵到坛角那里。(诗118:27)

因为在圣经故事中,耶稣是用自己作为羔羊为祭献给神以赎清人类的"罪恶",来拯救人类的。虽然他被许多人所背弃,但是成为了"万王之王、万主之主"。(PS:这可能有所扭曲,但是现在所看到的圣经如此。)

撒迦利亚,则应该是新约中,路加福音第1章所记载的祭司撒迦利亚。他和她的妻子都已经老迈,但是在圣殿烧香的时候却得到天使的信息,最后生下了施洗约翰,并且预言耶稣降生。

至于[75.14]提到的耶稣进入殉道场所时的场景,在新约四福音中,分别在马太福音第21章马可福音第11章路加福音第19章约翰福音第12章中有记载。可以参考阅读。

1 Like

感谢,关于其他地方的解读,由于不了解,有时候可靠的方式是从Ra资料结合,往外推。反过来,可能就比较困难。 :heart:

就耶稣降生的意义,耶稣是为表达真正的爱或宽恕,展示一个爱的道路。但当时的族群,有把耶稣当做救主和世俗之王的倾向,也是这个倾向,推近了耶稣的殉道之路。

下面这一段,或许是当时人群呼喊内容的由来,但人群不理解耶稣的真正意图。

撒迦利亚,则应该是新约中,路加福音第1章所记载的祭司撒迦利亚。他和她的妻子都已经老迈,但是在圣殿烧香的时候却得到天使的信息,最后生下了施洗约翰,并且预言耶稣降生。

这一段圣经记载应该是有明显的扭曲。并且这样的概念的延续,更加引入了很多的类似扭曲。

2 Likes

我个人是赞同的,并且感到你感觉的敏锐。因为撒迦利亚的预言就是说:

“主以色列的神是应当称颂的,因他眷顾他的百姓,为他们施行救赎。(路1:68)
在他仆人大卫的家中,为我们兴起了拯救的角(路1:69)…
拯救我们脱离仇敌,和一切恨我们之人的手(路1:71)…
叫他的百姓因罪得赦,就知道救恩(路1:77)…”

尽管可能当时撒迦利亚并不是说的这样的话,不过也可以看见这对救赎的呼求中可能的确混杂了某种对世俗君王的渴望,于是可以进一步扭曲,从而与耶稣的意义相偏离。

1 Like

是的哈哈哈,所以我也很困惑为什么会通过和撒那造成这样规模的讨论:rofl:

很赞同帖子中的一些观点,我也不喜欢基督教中那一套宣称耶稣殉道替人类承担了所有罪孽的说法。
我会认为,我自己的责任或罪孽,我自己承担,不需要谁拯救。我为什么要崇拜一个那样的牺牲者呢。耶稣只是自己原谅宽恕了世人对他的伤害,他展示了爱的道路范例,超越了生死。他达到了基督意识。他人都有自己各自的路,需要自己去达成基督意识,每个人自己成为(高我或灵魂的)受膏者(弥赛亚/救世主),救世主救的世界是自己的那个内在kingdom世界。

这个扭曲似乎像是负面满足了儿童式意识(困境下)的英雄拯救期望,形成了一个受害无力与外在拯救英雄的动力循环。

旧约里那个被上帝考验而用自己儿子献祭的那个故事,感觉就是负面假扮上帝,被拣选的民族的由来这个最大扭曲,我很纳闷,犹太民族,就没几个人质疑这个上帝么?这种【我最独特】的主角意识,怎么就那么根深蒂固?

由此我发现我的乐趣之一,就是在一堆豆子里,发现挑选坏豆子,继而是探索历代以来的许多神话故事,这些故事应该是赛斯系列中的【说法者】们创作的,我开始好奇这些创作过程,譬如导致我们认为历史神话真假难辨的古希腊文学或神话,譬如关于嫉妒或争夺的金苹果故事,应该是源于上面所说的自我中心独特意识,很像是婴儿期某种意识的残留。

我在另一个关于周易参同契经史同参的帖子里的回复,其实和这个帖子的回复是同时思考与相互影响的。结合起来,我目前认为,ra使用这个光之盔甲概念,并不是因为圣经中的光之盔甲概念,而圣经中使用这个,或许有你所说的光更中性,但我认为更可能是,盔甲一定要是致密的,第五密度的意识密度肯定高于第四密度,所以我认为盔甲这个概念,说明它需要意识更致密与具体化。同时我也认为不同密度都有着光之盔甲,类似于升级。而爱则是一种框架结构或磨具(如你所说的软弱性也是体现,就像是框架里的那些空缺,如现实中有牵绊就左右为难,容易被威胁,于是善良的初期体现为弱小,这也说明正面道路是一定要联合,势均力敌的联合也越强大),大概需要光去填充吧。

由此涉及第五密度具有避免战争的智慧,我其实好奇究竟怎样的智慧就避免了战争。尤其是想到当前复杂的第三密度的战争,我目前只能得出结论,由于参与战争的第三密度实体意识,就像孩子,于是避免战争的难度反而越大,但反而随着参与的实体越有爱与智慧,那战争也就越不可能发生,即使有,也在能力范围之内从而化解或避免。

此外,关于光爱或能量等,之前提出的问题,都是一些个人初期思考,所以无法深入讨论,我只能从侧面包围,譬如关于爱与恐惧是一组相对,但爱与光或智慧又是一组,那么恐惧与智慧又是什么关系?是怎样的相对呢,这一定很有趣,或许某天就能摸到那微妙的联系了。

最后谢谢你的耐心回复,你能注意到有趣,且还认真地回复,说明你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1 Like

感觉占用了贴主的空间,说了很多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有点不太礼貌。于是回头又认真地去看了楼主的原贴。

简单的恐龙题目,与直接引用性的段落,我一时间搞不清楼主的意图是什么,也就难以提供楼主感兴趣的讨论方向,我尝试猜测一下。

就我们之前所接受的旧信息,譬如恐龙灭绝,和quo新信息,比如恐龙与人类同时存在,两个信息矛盾,于是产生困惑?

于是楼主试图参考其他来源的信息,比如那个引用的催眠信息,但为什么会引用关于上帝那一段呢,就是这里的意图比较模糊,我没有弄清楚。

我猜测,是因为涉及到上帝这样的话题,且似乎还是具有现实性技术性的上帝,因为有具体什么地方,还有样本送过去等,感觉真实存在性很高的样子,比圣经中的上帝似乎更可信?

于是这个催眠资料的可信性提高,于是楼主就好奇,是否恐龙的创造与消灭,并不是随机与自然的?有外在干扰?于是和前面提到的地轴变动(确定不会突然变动而引发快速全球性灭绝,是渐进的)等结合,是楼主在以这些信息,让自己感到充满希望与信心,一切都在良好进行,因为有更多无形力量在兜底?

但是实际上内在又确实存在许多矛盾信息认知,额,所以楼主是如实地呈现当下的所有想法,看是否能获取其他信息,协助整合矛盾?

我最大的乐趣就是抛砖引玉,一个事情如果能引起大家的讨论兴趣,我是极度高兴的。我也在大家的讨论中学到了很多。我们都是彼此的镜子,而且是高质量的镜子。能发散思维是最好的,不管有多长,只要有营养,能引起思考就是好的。

另外不是Quo是RA说过恐龙和人类同时存在,我在这里有失误。而且这里两足人我现在认为可能不是第三密度的:

”我对一个短暂的现象感到惊奇——在这个星球的第二密度阶段,我相信有种生物与两足实体们在同样的空间/时间中存在,我们称之为恐龙。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这是正确的。
30.7 发问者:这两种实体似乎彼此不相容。我不知道。两种实体居住于同样的空间/时间,你可否告诉我在这背后的原因?
Ra:我是Ra。考虑自由意志作用于演化。心/身复合体遵循一些途径尝试去生存、繁衍以及寻求[它无意识地感觉到的]成长潜能,这两种发展的途径或竞技场只是许多途径中的两条路。
30.8 发问者:我知道了。我在几周前看到一个新闻节目,兴起我想问为什么恐龙突然从我们星球上消失了[或许可以这么说];我知道这问题不重要,但我只是想知道这原因。
Ra :我是Ra。这些实体不能喂养它们的身体复合体。"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