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Ra的塔罗》我们第三密度幻象的原型心智的本质(与荣格原型的不同)

分享《基于Ra的塔罗》中约瑟夫-达特兹对原型心智的见解。

我们第三密度幻象的原型心智的本质

原型心智,就像全体心智一样,是造物者有效地获取自身新奇经验的一个系统。让我们扩展一下这个想法。Ra说“原型心智……是所有能量花费与所有寻求之建筑结构的蓝图,没有扭曲”(91.37)。请注意,原型心智不是一个行动计划。它并没有向我们展示造物者对于我们应该如何体验第三密度的意图。相反,正如原初变貌制定了不可侵犯的法则来构建幻象一样,原型心智也是如此。如果原型心智是一个蓝图,那么,以此类推,第三密度就是建筑。就像有蓝图的建筑一样,不可能有任何偏差。建筑已经建成,而且是按照蓝图建造的,所以建筑里的所有东西都出现在蓝图上。它类似于地图,只是地图是在景观之后创建的,所以它不能解释为什么景观是这样的。另一方面,蓝图包含了设计它的建筑师的所有理由和意图——前提是蓝图的读者能够理解她所看到的东西。因此,就像建筑中没有不在蓝图上的额外房间一样,在第三密度中,也没有任何可能的花费能量或获得有意义的经验的方式是在原型心智中没有体现的。

原型心智,正如其名字所暗示,是一种心智的东西。它不是身体的东西,也不是灵性的东西。但是,作为一个蓝图,原型心智是身体、心智和灵性的代表。因此,蓝图所用的材料是心智的,但它所代表的建筑是身体的、心智的和灵性的。事实上,只有心智才能向自身展示某种东西:这是使心智之所以成为心智的部分原因。身体和灵性在第三密度中扮演不同的角色,正如我们在研究原型心智的细节时将看到的那样。

原型心智是由22个原型构成的,这些原型彼此之间有系统的、环环相扣的联系。那么,什么是原型?Ra将原型比作分子。正如分子是结构化的原子组,与其他物质有功能上的相互作用,原型则是结构化的概念组,与其他心智现象有功能上的相互作用。此外,概念可以是简单和统一的(就像哲学家们过去认为原子是真实的)。因此,有一个最小的心智微粒层面被称为“概念”,但是,就像在身体中一样,我们倾向于在一个更宏观的层面上体验心智:概念复合体和概念复合体的网络。原型是一种特殊的概念复合体。它们之所以特殊,是因为我们的理则选择它们作为第三密度中所有可能的能量交换的蓝图。你在这里可以做的一切有意义的事情,都是根据这些特殊的概念复合体运作的。它们是人类学习第三密度的课程所依据的自然法则。

就像物质一样,心智的东西既是粒子又是波。每个概念都有一个独特的振动和独特的共鸣。因此,每个概念复合体也有独特的振动,就像一个音乐和弦,将许多音调结合成一个整体。在心智层面上,任何你作为概念粒子(一个结构化的物体)和概念波(一个共振的标志)而体验到的事物都有其特征。不过,原型是特殊的概念复合体。它们代表了通过第三密度的运动,而不仅仅是第三密度的静态特征(注意,这些静态特征由生命之树上的10个球体代表)。记住,原型心智是能量交换的蓝图。所以原型具有动态特征:它们是人物角色。

人物角色是一个由普遍关注的问题、渴望和意图组成的视角复合体,同时还有一组能量花费的能力。人物角色是一个有特色的观点,具有独特的关注点和处理这种关注点的独特方式。很像小说中的典型形象(trope[1]),人物角色的视角、关注点和能力都不会改变。每个原型都因不同的原因以不同的方式运作。此外,每个原型都有不同的感觉/情感。

模式化形象(stereotypes[2])与原型相似:两者都是人物角色。但模式化形象和原型之间有三个重要区别。首先,模式化形象并不像原型那样特殊。因为原型在关节处切割自然,所以它们提供了一个独特有效的途径来学习密度的课程。原型是纯粹的,如果你愿意,但模式化形象是一个扭曲的、经常尴尬地结合原型的大杂烩。第二,模式化形象是依附于特定文化的人物角色;它们不像原型那样捕捉地球上人类经验的普遍方面。第三,也是最危险的,模式化形象是与特定的身体特征清单相关的人物角色。我们通常使用这些身体特征的清单来快速将个人归类为人物角色。但这对个人是有害的,因为他们可以做角色不能做的事:从一个角色改变到另一个角色。模式化形象阻碍了我们对人类的相互理解,因为它们鼓励我们将个人归类为人物角色。另一方面,原型并不带有身体特征的清单:它们是纯粹心智的。然而,由于在第三密度中不可能设想出一个不包括原型作为基本元素的人物角色,所以模式化形象也必须由原型组成。因此,虽然探索模式化形象可能是危险的工作,但也是进入原型研究的一个容易的切入点。

我们第三密度经验的原型心智的最基本特征之一是,一个人可以遵循两条不同的道路,并成功地从这个经验中毕业。选择并致力于其中一条道路是这个密度的基础课程。Ra用许多不同的名字来称呼这些道路,但在“一的法则”社区中最常用的名字是为“服务他人”和“服务自我”。我更喜欢称它们为右手途径和左手途径(分别),因为这些名称不那么模糊,而且它们在Ra 接触之前的西方秘传传统中有坚实的根基。“"正 "和 "负"是这两条道路的另一种常见命名方式,我偶尔也会使用这些名称。无论名称如何,基本的区别相当接近于好人和坏人之间的区别:这种区别从根本上说是道德上的。

我知道还有其他使用 “右手途径”和“左手途径”这两个短语的方式,它们不直接涉及道德。我把这些放在一边,因为我的目标是一种道德上的区分,其特征是人类性格中的对立,即接受、支持、无条件地爱和保护他人的自由意志的愿望,与征服、操纵、压迫、不爱地使用和侵犯他人的自由意志的愿望。这就是我在说"右手途径"和"左手途径"时所想到的概念区别,任何其他定义这些术语的方式都不能抓住我所针对的一系列概念。

由于嵌入第三密度的基本道德二元性,大多数原型都有两个对立的方面,每一个都代表了两条可行道路中的一条有道德的(virtuous)活动。事实上,Ra建议所有的原型都承认这种二元性,除了母体和赋能者(我认为还有选择)。但这种二元性也意味着,这些原型的非道德显化有一个光谱,位于两个道德的两极之间。因此,由于没有达到原型的道德(标准),有可能以一种根本性的混乱和自毁的方式表现原型。

“原型”这个词是由卡尔·荣格及其追随者推广开来的。Ra对这个词的用法与荣格的用法如此相似,以至于很难不从一个到另一个(词)画出一条直线。然而,Ra断言这个原型系统是完整的:除了22个原型之外,没有其他的原型。另一方面,荣格从事的是实验心理学。他没有声称自己有一个完整的系统,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实验会出现新的数据。

荣格的许多继承人利用他的神话和梦境分析方法,发现了各种持续存在的人物角色。这种明显无穷无尽的原型多样性表明,不存在完整的原型系统,或者至少我们不应该希望发现一个(原型系统)。但我相信这种思维方式没有理解典型形象和原型之间的区别。典型形象是一种在文学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人物角色。像模式化形象一样,它们通常也与身体特征有关。但即使我们不认为它们与身体特征有关,它们仍然缺乏原型的构成特征之一。希腊语“arche”的意思是“原始的”或“最初的原因”,所以“原型”一词的词源表明,柏拉图的形式理论是当代原型理论的先驱。对柏拉图来说,形式是任何具有那种形式的东西的最初起源(椅子的形式是最初的椅子,等等)。这种柏拉图的学说与Ra的原型概念相对应:这22个概念复合体建立了第三密度的运作规则。因此,如果Ra是对的,那么这22个(原型)就是最初的人物角色,所有其他的典型形象都必定是以某种方式从它们衍生出来。

我发现有一个类比有助于理解原型与所有其他典型形象的关系的根本性,这就是22种蛋白质原氨基酸的类比。有许多不同种类的氨基酸,但对人类来说,只有22种氨基酸被用来构建蛋白质,以完成人体需要完成的所有不同工作。就像蛋白质是由一小部分基本氨基酸构成的复合物理结构一样,我们在我们的世界中看到的各种典型形象也是由一小部分原型构成的复合心智结构。

附注:

[1] Trope:(某位艺术家作品中,或某一类艺术作品中常用的)理念,说法,形象。(剑桥词典)

[2] Stereotype:1. 指从印刷表面铸成的印版。2. 指符合固定或一般模式的东西。特别是:一个群体的成员共同持有的标准化的心智图景,它代表了一种过于简化的意见、偏见的态度或不加批判的判断。(韦氏词典)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