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型心智结构:性与性别

分享《基于Ra的塔罗》第一部分 我们的原型心智结构:性与性别。

性与性别

在我们单独研究这些原型之前,原型心智结构的最后一个特征需要注意:性别。这些原型中有许多是性别化的,这意味着它们代表了男性或女性的角色。Ra对男性和女性的区分植根于主动和被动之间的对立。对Ra来说,一个原型之所以是女性的,是因为它在与另一个表达主动或阳性的原型的关系中表达了被动的一面。

这种区别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反感。毕竟,我们这个世界上的性别歧视问题可以说是把女性当成被动的对象,把男性当成主动的主体。然而,Ra指出,每个人同时是男性和女性,无论生物性别如何。这些原型中的每一个都在我们的里内,从它们在我们无意识心智深处的位置影响着我们。Ra也不赞成男性应该是男性气质的,女性应该是女性气质的这种有害假设。根据Ra的说法,我们应该做自己。但Ra确实表明,男性倾向于男性气质,女性倾向于女性气质。关于这个想法,我将会说的更多,但我认为这个主张不应该以一种有争议的方式来看待。我也不认为应该有争议的是,Ra表明这种倾向的来源与生物体的性质有关。

我们世界的性别歧视建设不仅仅体现在要求男人是男性化的,女人是女性化的。它还体现在这样的判断中,即男性气质在本质上比女性气质更好、更有价值或更可敬。或者,用Ra的区别来说,这种性别歧视在于这样的判断:从根本上说,主动的角色比被动的角色要好。考虑到在每一种性别关系中都需要对方,这种价值判断是愚蠢的。然而,我认为这种性别歧视的判断是左手途径的特征。而且我认为,当我们更详细地研究这些原型时,这将变得很明显。

究竟哪些原型是男性原则的,哪些原型是女性原则的,并不总是很清楚。然而,我们可以对大多数原型得出强有力的结论。Ra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们,心智的母体是男性原则的,而赋能者是女性原则的。Ra还告诉我们,身体中的情况正好相反。此外,灵性的母体的特点是被动的,而灵性的赋能者的特点是主动的,所以我认为这也是一个简单的判断。在关于催化剂的一个不经意的评论中,Ra表示身体的催化剂比心智或灵性的催化剂更活跃,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得出结论,身体的催化剂是男性原则的,其他的是女性原则的。因为这些原型进入了与经验原型的关系,所以经验的性别将与催化剂的性别相反。然而,形意者代表了一个整体,融合了男性原则和女性原则,而选择是一个统合的原型。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把这些原型看作是同时具有两种性别的,或者完全没有性别。

这就剩下了蜕变和大道。有些塔罗牌强烈暗示了性别(如心智的大道或灵性的大道),但有些则没有(如心智的蜕变和灵性的蜕变)。此外,由于大道是统合的原型,它们似乎和形意者一样,不应该只代表一种性别。尽管我努力按照性别对这六种原型进行分类,但我发现,无论是蜕变原型还是大道原型,都没有一种简单的方式可以将其视为具有性别效价的。因为这些原型代表了从形意者到形意者的动态变化,所以它们应该同时包含男性原则和女性原则的一面,这是恰当的,所以我得出结论,只有前四个分类具有性别效价,而其他分类要么是性别中立的(不包含两者),要么是性别平衡的(包含两者)。

在继续之前,我想更详细地考虑性、性别以及原型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关系。在87.27中,Don问Ra,为什么男性身体的人和女性身体的人在性接触中交换的能量不同。Ra的答案是,心智的母体和身体的赋能者被男性吸引,而心智的赋能者和身体的母体被女性吸引。这是值得注意的,原因有二。首先,这里的“吸引”是原型对生理的吸引。我认为这意味着,拥有男性或女性的生理机能使其本质上更容易表达男性或女性的原型。接受荷尔蒙替代疗法的变性人的经验证明了这一点。科学实验并不支持染色体分配或激素化学完全决定生理性别的说法。然而,我们对人体许多连锁功能的理解表明,拥有XX染色体在功能上是为了产生女性荷尔蒙,而女性荷尔蒙在功能上是为了产生女性的生理和女性的心理。由于染色体影响荷尔蒙,而荷尔蒙又在产生男性或女性的生理和心理方面有更直接的影响,因此,简单地直接影响荷尔蒙应该有同样的效果。而且,事实上,它通常是这样的。虽然每条规则都有例外,但那些接受激素替代疗法的人所报告的一般主题是值得注意的:身体和心理整体上都倾向于从一种性别排列转换到另一种性别。增加女性荷尔蒙和抑制男性荷尔蒙不仅使身体女性化,还提高了对情感的敏感性,改变了性欲的体验性,并产生了更多的合作和更少的竞争心态。男性化的荷尔蒙替代疗法会产生相应的结果。

但男性身体、男性性别认同和男性气质之间是有区别的,就像女性身体、女性性别认同和女性气质之间也是有区别的。因为Ra始终将女性与黑暗和男性与光明联系在一起,我相信罩纱的两面捕捉到了女性气质本身和男性气质本身的特征。Ra还将女性的特征描述为被动,男性的特征为主动。那么,这两个概念上的区别将是组织我对男性和女性能量思考的主要试金石。

那么,在生物性别和性别认同方面,情况又如何呢?生物性别是一组模糊的生理特征,它与更重要的生殖科学现象相关,但并不完全匹配。在人类中,生物性别的重要性在于它确定了通常可以怀孕的身体类型以及相反的通常可以使受孕的身体类型。很明显,这里面有复杂的因素,因为有些人的身体两者都不能做。但这种区别在原型方面并不重要。更重要的生理上的区别是倾向于男性体验的身体种类和倾向于女性体验的身体种类。通常,变性人在开始经历与激素替代疗法有关的心理变化之前,会感到迷失方向和不舒服。这表明,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从内心深处觉得有必要拥有不同的性别体验。这表明性别并不是自我最深层的核心(这一事实由性别中立的选择原型和性别平衡的形意者原型所表明)。它还表明,性别认同并不直接与性别生理或性别心理相联系。这本身就是一个有趣的谜团,但这不是我想说的中心点。这里的启示是,有些身体更容易产生男性原型的体验,有些身体则更容易产生女性原型的体验,这种差异与荷尔蒙化学密切相关。

说了这么多,没有理由认为一些身体应该表达女性的原型,而另一些身体应该表达男性的原型。我们是有自由意志的人,我们可以自己决定如何表达自己。虽然某些身体确实更容易表达一组原型而不是另一组(这表明很难用同样的技巧表达所有原型),但认真研究原型的学生的目标应该是发展相对容易地表达所有原型的能力。那么,性生理学不过是一套原型相对于另一套原型的天赋。

略论右手途径明显的女性主义

在85.19中,Ra说“主要的罩纱过程具有这样的意义: 它可以被类比为地幔将所有地壳内的珠宝都覆盖了起来……罩纱之后,几乎没有一个造物者的面向是心智所知晓的。几乎全部都被埋藏在罩纱之下。”根据我的理解,罩纱将女性从男性中隐藏起来:女性,作为原始的他者,从作为原始自我的男性中隐藏起来。那么,这段引文告诉我们,所有的珠宝似乎都埋藏在女性的神秘之中,也就是不为自我所知晓的他者的神秘。左手途径是右手途径的反转,所以右手途径的所有真理都呈现出相反的一面,出现在左手途径所代表的有意幻象或对虚假的追求中。然而,Ra在85.19中的话毫不含糊地告诉我们,当我们走在右手途径时,我们会自己发现,造物者的美丽和荣耀就依偎在女性之中。读者会发现,我自己对原型内容的探索加强了这种想法。就我所知,右手途径似乎是一个彻底的女权主义视角。这种思考方式与其说是贬低男性,不如说是颂扬女性。当然,还有更多可以说的,但仅这一点就值得注意。我知道我作品的这一特点会让一些人感到厌恶。但我不道歉:这些是我深思熟虑的结论。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