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牺牲、战斗、爱与自由意志

我试一试写散文形式,不知道是否可以更适宜于阅读一些。


牺牲似乎是一个很伟大事情。

在这个社会潜移默化的潜意识之规训中,我们从小就从各个信息的源头中被教导奉献、牺牲、为其它人、为社会、为国家、乃至于为全人类付出自己的一切。无上的荣耀与光辉虚掩着这一精神,无数可歌可泣的例子闪耀在历史的长河中。十字架的高举,佛祖的割肉喂鹰,雷锋的日记,似乎在众多思想形态与文化观念中,都潜意识征召着每一个人这样去做。

如果这个世界人人都是这样,那么诚然这将是一个美好的世界。此时不会有剥削,不会有奴役,因为每一个人都向彼此奉献着自己,而不会期待任何回报。

然而,很多时候,奉献与牺牲的精神,却反而成为了一种走在负面途径上的人控制其它人的思想工具。当大腹便便的老板在酒桌上喝得眼红耳热,大谈"比待遇越比心胸越窄,讲奉献越讲境界越高"时,打工人过去、今日、以后的加倍努力,只不过是让老板再换一辆车。

这其实就是所谓的形似正面资讯实为负面特质之铭印[1]。因为实际上这造成剥削与奴役。此时的奉献与牺牲,往往只不过是空洞地持守一种思想形态的律令,或者单纯的生活或形势所迫,它从来就不遵从个体的自由意志。

就以打工的劳动来说,只要外在的强制一停止,人们就会像逃避瘟疫一样逃避劳动,更别提什么奉献了[2]。而对于牺牲,当一个实体要面对牺牲的情况,不是出自自身真正的自由意志,而是被某种思想形态(这包括Ra资料和邦联哲学)所强迫时,情况亦同样如此,这样的实体将会纠结于痛苦之中。因为,那不是他们个体的真正本愿。

而无视个体自由意志,叫人去奉献的,是为剥削与奴役,因为从中可以利益命令者的自我;无视个体自由意志,叫人去牺牲的,是为屠杀,因为这是叫人去死,这一行为,并不出自被牺牲者自我的自由意志,于是被牺牲者不是牺牲,而是被杀害。

有人会说,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对于"奉献"而言,打工人被剥削被压榨就是打工人他们自己选的。他们就"活该"被剥削,"活该"被奴役,"活该"被欺负。对于"牺牲"而言,那些被牺牲者,"活该"被杀害。

因为"这是造物者自由意志的选择,是他们自己选择被奴役、被杀害的",有无数条道理无数种理论说法可以为这种说法背书。在Ra资料-邦联哲学框架下,最为常见的一种就是"高我所设定的课程"以及"造物者的意志",要通过这个来头脑合理化他们所见到的一切不和谐景象,将一切原因,都归结到高密度乃至于万物合一中上去,好从这理由中,“从一切看到爱”。

但恐怕这不是爱与合一,而只是自我安慰。因为我们都不是高密度的生命,更没有成为一切万有本身,我们此时行走在地球的表面。我们有限个体的自由意志,并不直接是高我的自由意志,也不直接是众存在合一之太一无限造物者的意志。

那么,在此时此地,或者说当下,我们关切个体在当下所表现出来的自由意志,或许是更适当的,而不是将一切归结于任何玄之又玄的诸多崇高理论教条。我们可以脚踏实地活在地上。自己感觉不合适就不合适,而不是因为某种大道理去强迫否认这种不合适;他人感到痛苦就去尝试体会他人的痛苦,而不是说嘴巴上说"一切都是爱"然后态度与行动上却选择无视。

我们是我们,我们是拥有自由意志的有限个体。因为这个有限性,注定了我们能接受一些东西,不能接受一些东西。以有限的我们,并无法真正做到全然无限的接纳;

因为这个有限性,我们练习接纳一切之前,首先需要接纳的就是自身此时的不接纳,其实也就是接纳自身的有限性[3]

我们不是为了接纳而接纳(这会将自己变成一台接纳机器,于是又开始重复一个相同的样式[4],以至于又开始持守一个空洞的教条律令),而是因为自身的自由意志而选择去接纳。我们还不是一切万有,唯有在我们的有限中,以自由意志触及智能无限时,此时才是真正的接纳。但是我们无法替他人承担这项义务,我们只能每个实体自己承担。正如奉献与牺牲本身,我们只能以自己的自由意志作出这种选择,而非强迫他人或以某种思想形态来强迫自己。

当我们接纳自身在此时的有限性。我们可以发现,奉献与牺牲是可以选择的,反抗与战斗同样是可以选择的。自由意志可以选择无限种方式去实现自身,没有什么理论教条可以限制自由意志本身。

我们看到了很多牺牲,看到了很多如日月星辰般璀璨的爱之故事,这些故事,让我们悲伤、惊叹、沉思。但是我们人类的结局,也会像这些故事一样吗?不会,因为牺牲的本意是爱,愿使其它人能够更好地活下去。牺牲的意义在于刻画生命的爱,而生命的长河一往无前。

[93.24]Ra: 我是 Ra…我们可以指出安卡十字架是原型心智的概念复合体的一部分; 圆圈意味着灵性的魔法, 十字架意味着唯有通过失去才会被重视(珍惜)的显化之本质. 如此, 安卡十字架旨在被视为一个永恒的图像, 在显化中并穿越显化; 并通过牺牲和蜕变显化物而超越显化.

有些东西已经失去,失去的东西不会再回来,因此才获得重视。那么我们是究竟继续漠然地作壁上观,让珍贵的东西不断因为牺牲而逝去,还是以自由意志选择自己成为牺牲者?或是以自由意志作出选择捍卫他们与我们自己,让牺牲者不再至于非要到了牺牲的地步才能昭示出爱的意义?这个问题,留给每一个人自己去选择,或许会是好的。

那么,当奉献与牺牲出于爱与自由意志,反抗与战斗同样出于爱与自由意志(以不至于让珍贵者失去)的时候,而非是要用某种大道理、理论教条去强迫他人或自己的时候[5],此时无论何种选择,正面的极化皆有进展[6]

我们不是高密度的生命,更非一切万有,我们只是有限的人类,因此我们对敌意活动,无法像那些高密度生命那样随便。我们可以爱抽象的理论教条中的造物者,从中感受到宇宙神秘与和谐。但是以我们有限人类之个体,或许更加要做的是:真正地去爱每一个具体的、活生生的人,与万千逝往的灵魂。

“我爱你,为了你,我愿意选择牺牲自己。”
“我爱你,为了你,我不愿意看到你的牺牲,不愿意再看到无意义的牺牲,我会选择为你战斗直到我死。”

我们可以选择牺牲。我们也可以选择的反抗与战斗,不是为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暴力与憎恨,而是为了诠释爱与自由意志本身。而这爱与这自由意志,不会被任何思想形态的规矩所束缚。


以上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1. [16.15]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十诫的由来?
    Ra: 我是 Ra. 这些诫命的由来依循负面实体的法则, 将资讯铭印在正面导向的心/身/灵复合体之上. 这资讯企图复制或模仿正面讯息, 却保持负面特质.
    ↩︎

  2. 出自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

  3. [13.12]Ra: 我是 Ra. …智能无限辨别出一个概念. 这概念被分辨是因为觉察意志的自由. 这概念是有限性. 这是一的法则之第一与原初的矛盾或变貌. ↩︎

  4. [19.18]Ra: 我是 Ra…那些真正无助的是尚未有意识地选择的实体, 他们重复着某种样式, 却没有这个重复的知识或该样式的意义.
    ↩︎

  5. [1960-6-21]…Oxal:“汝等不可杀人.”
    那就是你的答案囉,因为如果你杀人 你就打破诫命了.
    我比较倾向让那个人打破诫命,但针对这件事 你必须要自己决定. ↩︎

  6. 对于两种方式的进展在[34.14]中已经有表述:
    对于牺牲
    [34.14]“…一个实体可以非常强烈地极化第三光芒(文注:这里是绿色光芒,在[34.15]Ra进行了更正), 借由表达普世大爱的原则, 即使面对敌对的行动, 也不惜代价坚持这个原则. 如此, 该实体可能在一段很短暂的时间/空间跨度中成为一个觉知的存有. 这可以被视为所谓的创伤性进展.”
    对于战斗
    [34.14]“…一个实体可以借由在战争中的英勇行为[如果你可以这么称呼], 即保存其他自我的心/身/灵复合体的行动, 朝正面极化一些程度, 启动橙色、黄色, 然后是绿色(光芒).”
    在这里,对比两种途径的优劣是没有意义的。真正有意义的只是在当时情况下自己本心的选择。我们不需要去为了极化而极化,而是遵从自我的自由意志本身去行动。
    ↩︎

7 Likes

在我看来宣传牺牲跟宣传劳动一样有问题

区别是前者失败了后者成功了

我觉得这世界上至少一半的“劳动”都是无意义的

还有各种质量差的商品及游戏需要多少人在流水线跟电脑上996

这只造成了人们更无法满足的物质欲与环境的破坏

无论是财富还是食物还是房子其实都已经足够给所有人用,但还是要不停的剥削底层让他们劳动,这也是一种牺牲,只是他们把这种牺牲宣传成了美德,大家还都信了

当初Ra是教导埃及人科技就是为了把人们从驴子拉磨的日常劳动中解放出来,他们才有时间思考

人类现在的科技其实可以解放很多人了,但似乎停下工作专注思考就会被人耻笑似的,很少有人愿意停下来

4 Likes

是的,许多劳动实际上都是"狗屁工作",让人被劳动异化,变成一台血肉机器。

这一方面方便了一些人去剥削和奴役其它人,比如说领导让人做很多没有意义的事情,只是为了维持一个纪律形式以及训练服从性,在潜意识层面强调一种权力的秩序;

另一方面,则使这些被剥削和奴役者缺乏必要的时间和精力去真正认识自己和其它人、探寻自然与精神领域,让自由意志能够觉醒。

1 Like

很漂亮的蓝色光芒~

很早以前,看到佛祖割肉饲鹰的故事,我就感觉到一种冒犯,我不太喜欢那个故事,因为佛祖离我很遥远,没有办法亲自了解他。

不喜欢的原因是,故事里的佛祖不像是一个人,太神了,编写这个故事的人,最良善的本意,或许是强调证明某种高尚或神奇,仿佛是为了引人入门。

其对象似乎是完全不在意凝神或意识的类型,不得不以如此夸张极端的例子来说明。

故事走正向极端的结果是实际负面极端,让一些人去膜拜崇拜,或者反向pua人们不够虔诚,让人们像这个标准看齐。

似乎正面都是平衡,乃至于平凡的。

另牺牲或奉献,这两个概念应该先是内在与灵性的,能量强大集中才有可能显化为外在行为或事件?

古代的祭祀用了具体的牺牲,反而是一种退化或者严重误解?

天地不仁万物刍狗,天地应该是指我们的振动频率的下限与上限,意识对万物的感受体验,就像在意识天地这个炼金炉中,淬炼经验,其中有十字架之物质聚焦显化,也有圆圈之平衡圆融可能。

而抵抗这个词,也先是内在在矛盾极性中,被固化的执,一种强烈的固化执着能量,让自己深深痛苦,无力平衡调整,最终可能积压而形诸实际行为。

而一般性的不赞同不认可,根本到不了抵抗的地步。

麻烦的是,我们在理解他人上,总是倒错的。要么总是默认对方的一点点异议,仿佛都是极端强烈的, 或者反过来,对方真实强烈的表达,却不当回事。

3 Likes

我也不太喜欢各种"伟大人物",我自己和我自己的神像的摔跤也由来已久了。

不过你的这个感觉可能是正确的,或许正是因为一些情节极度强烈的历史或者故事,才致使人有所觉醒,"天哪!居然还有这种人!"不过所造成的结果,至少在目前可见的人类历史中,也总是混淆的,总是会陷入一种拜神的循环中去。而神像的背后,就是那些妄图操控人心的人了。

所以基于人类的这个特性,或许可以做的任务之一,就是"打破束缚"。打破神像,打破那些条条框框,发现真实的自我,成为自我。

我认为的确是要平衡,若是极端的,则将陷入强迫性的循环中去,那样就成为了一种空洞的正面之律令了。至于平凡,我认为的确在平凡中,可以很大程度地彰显正面意义,但是正面也可能不尽然平凡,总是多姿多彩的平衡,而非千篇一律的平衡。

但总是有一点,并非只有不平凡才能彰显正面的意义,很多时候正面存在于不为世人广知、但却广阔发生的平凡领域中,而这每一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心/身/灵全体投入的领域,应该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领域。重要性无它,仅仅是每一个人只要选择,都可以去做,这就或许是平凡的意义,在这里或许存在着人类的共相。

奉献和牺牲,我认为只有自己的自由意志发生(这是真正的自我所选择的),才是真正的奉献与牺牲。当自由意志被彰显时,就我个人的感觉,我无法说它不属于属灵的范畴。所以要别人去"奉献"和"牺牲"的,那肯定不是真正的奉献和牺牲了。

嗯,我们理解他人很多时候只是理解了一种表象,内心并没有真正打开,所以很多时候会流于所谓的"思想分歧"或者"理念不同",而没有看到对方在借助某个思想或理念所想要表达的真正渴望。我现在也正在学习如何穿透那些表象看到对方真正的心意。

2 Likes

痛点太多随便戳戳都破防:joy:

1 Like

现在很多词语确实多少有被赋予了反向的含义。也难怪Ra避免用广为人知的名言。

3 Likes

奉献原本是好事,但不停地被说和提倡,就变味了,大力提倡和宣传背后的本质是什么,是缺乏和匮乏

之前被删了,再打一遍

2 Likes

以前看新闻说 日本社会低欲望佛系废柴青年,
我感觉太棒了,这不就是非暴力不合作原则吗 :smirk_cat:
不管出台什么优惠诱惑策略,都不去上当受控制了 :kissing_heart:

2 Likes

我们国家近几年开始的,在部分年轻群体中发生的“躺平”“摸鱼”思潮,以及少婚少育的一些倾向,可能也会和日本泡沫经济后的“低欲望社会”有一定相似之处。或许也可以视作集体潜意识层面对控制的一种非暴力不合作的形式。

4 Likes

当然,我可没遗忘这些有志之士! :smirk_cat:
全球意识觉醒

2 Likes

好像牺牲最高的解释,对独特的我而言,就是走在内在自我的道路上,其余的牺牲自己为最高的目的让步

2 Likes

我一般不会在这种帖子下回复,但当我看到那句鼓励“很漂亮的蓝色光芒”的时候,我觉得这句话是真谛
我们的目的是寻找没有实体的造物,在内在飞过去大门的时候持续地找寻那种感受并且理解祂
因此万物的意义在于彼此确认和鼓励,至于真的讨论什么倒是无所谓

3 Likes

这是真的,这也是彼此互动的意义,在于参与一种一体性,一种欢庆,至于什么主题,是相对次要的。

3 Likes

谢谢你:star2::star2::star2::star2::star2::sta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