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德拉的精神与3重极化的方式

曼德拉的故事的核心是:当你失去自由,身处非人性的环境中,你被当成物体,而被剥夺了人的权利,此时你如何保持一个人的感觉。

此时,我们有三个选择:
一个是将自己当成物;(冷漠污水沟)
一个是把对方当成物;(负面)
第三个是坚持把彼此当成人。(正面)

当我们遭遇伤害,我们很容易放弃斗争,因为它可能意味着更大的丧失。我们试图封闭自己的感受,麻痹自己的神经,不断降低自己的需求,甚至欺骗自己,试图成为别人,我们取消了自我,无限地迎合环境,但这样的结果就是对我们内在深深的伤害。它甚至可以深达躯体层面,成为疾病的本源。

当下很多男人忙于无休止的工作,而女人则忙于做妈妈,都是放弃了自我的一部分属性,试图通过“精神冬眠”来度过内心的寒冬,但结果却是内心的慢性死亡

(冷漠的污水沟?自我消沉 麻痹)
【Ps:
因此,那些流浪者——他们奉献自己好服务这个星球以及它各式各样的重修人群——会了解到,他们正在投生进入一场暴风雨、一场失败的意识暴风雨、一场报应的暴风雨、一场渴望的暴风雨,

那渴望即离开他们发现自己身处其中却几乎不可能在其中移动(出来)的污水沟。**

这个大漩涡具有“将这些实体拉入其中”这种[容我们说]污水沟特性的原因,乃是有一种持续的失败——无法使出必要的努力以在灵性道途上进展】

当然,我们也可以在伤害之后变成一个迫害者,比如曼德拉的那个战友,当他垮掉以后,就将其他人当成保护自己的“牺牲品”,我们当下的社会所流行的各种“厚黑”成功学其实就试图兜售这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
(负面奴役?)

而曼德拉的一生也在诠释着他的不同选择,他有选择做顺民的机会,但他尊重了自己的人性,成为异见者。

(正面绿色?)一度,他也在当局的打压下,尝试着改变“非暴力”的策略,而试图通过暴力迫使白人政府屈服,但最终他选择了第三条道路,这是一条更难的道路。

曼德拉说:“当我从监狱走出去的时候,是要同时解放被压迫者和压迫者。当我从监狱走出的时候,同时解放被压迫者和压迫者成为我的使命。”他又说:“我为反对白人专政而战,也为反对黑人专政而战。”

无论成为捕猎者还是成为猎物,都无法终止暴力的游戏,而真正的和平,来自让我们各自成为一个人。卡尔·罗杰斯说过:人一生的使命,就是在人群中成为人。种种的伤害和磨难都会诱惑我们退化成兽,泯灭了人性,成为行尸走肉,过着毫无生趣的生活。

1 Like

曼德拉讲到的3重精神与极化非常相似
(冷漠污水沟麻痹自我 正面服务 负面攻击)

曼德拉是值得钦佩的:+1: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