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割时还处于未极化状态是投生前的设计还是对设计的偏离?

收割前处于未极化状态是投生前的的设计还是对设计的偏离?
扩展到非特定一法的问题:处于“正常”(未极化/未觉醒/未开悟)的状态是高我的设计还是偏离

2024/01/05补充:
问这个问题主要是想表达这么一个观点:

  • 如果是高我的设计,a想促使b极化就有可能是侵犯了b的自由意志,毕竟人家就是来玩的.
  • 如果是偏离,那么貌似处于极化状态的人应该帮助未极化的人使其向极化的方向发展.

以上问题如果要扩展到非一法特定的情况,就把"极化"改为"觉醒/开悟"等等.

这个就好比大学毕业的时候,你还有的课程挂科的。这个是重修的。这肯定是当前的学期

没好好学呀,

收割也是一样的,你都收割了,居然还是没有极化,这肯定是之前的投生。亿万年间
偷懒了

额,感觉这类问题总是绕不开一大理解障碍:就是跳脱时间的线性。

另外极化状态应该是由过去的无数转世累计的,最后一世应该能做得比较少(因为如果极化值很容易改变,那么就会有很强的不确定性,每一世都可能较容易反转掉/否定掉N多以前转世所做的铺垫(或者说努力),或者说赋予了收割末期那一世太强的权重,不太合理的感觉)。

另外Quo说过,绝大部分(如果不是所有)本应做出选择从而毕业的人都已做出选择。可能这也是联邦在这三密度末期强调做自己的重要性的原因,或许以前早期还可以通过doing来努力做功进行极化。

另外Ra说过没有错误,但有惊喜。所以我觉得,高我对最后一世的设计主要是清业力,毕业的需要清了业力才能毕业,没毕业的也需要清了业力再去另一个星球学习。所谓觉醒的应该是早就醒的。

以上是我的看法,可能收割的具体机制知道的多了对处于收割之中的我们来说坏处多于好处,所以感觉有时候联邦不太愿意涉及具体的收割机制。

这就像在一个年级入学,学习与否是个人的事,学期结束了,没有学习完功课,感觉这不是入学的计划,也不是设计的偏离的问题。重新补课就成了很平常的事了。如果强行进到新年级,待着可能就会很难受了,因为新课程多要以原先课程为基础。这个比喻可能对新手是恰当的,因为不管对新手还是对流浪者来说,第三密度也可以学习高密度的课程。除了学习之外,还可以享受第三密度的生命经验。

1 Like

你说的这些观点有没有对应的出处?

除了Quo的那句话以外其他都是推测的 :joy: :sparkling_heart:

1 Like

2024/01/05补充:
问这个问题主要是想表达这么一个观点:

  • 如果是高我的设计,a想促使b极化就有可能是侵犯了b的自由意志,毕竟人家就是来玩的.
  • 如果是偏离,那么貌似处于极化状态的人应该帮助未极化的人使其向极化的方向发展.

以上问题如果要扩展到非一法特定的情况,就把"极化"改为"觉醒/开悟"等等.

1 Like

第一问,或直接参考ra

33.9 ra

容我们说,无法得知实体们曾为自己编写了什么课程。如果我们渴望,我们可以阅读这个(经验)程式。无论如何,这是个冒犯、我们选择不这么做。

第二部分,或只做我们能做的,然后尊重自由意志?(我刚睡醒,梦里有相关话题,我也不知怎办好若朋友突然离世)

另外关于极化的累积,一世内能有许多机会完全改变的惯性。
quo说我们可能5年做到的改变,能媲美在高密度百万年才做到的程度。因为高密度没遗忘知晓计划效率缓慢低下。
佛学说极恶者临死悔改也能立地成佛的故事,其实quo里也有相关的部分。当然这如赌博了,如果日常有惯性会使极化更加无可避免的通往毕业。

71.7 ra

在空间/时间中,(实体)不可能去决定此生之外事件的发展方向、只能更正目前的不平衡。在时间/空间中,反过来说,不可能更正任何未平衡的动作、却毋宁感知到那些不平衡,因此,就(自我)目前所是的状态、原谅自我。
于是(实体)做了一些决定、设置某些可能性/或然率好在你们称为的未来空间/时间经验中,更正这些不平衡。
时间/空间的好处是那宏伟综观的流动性。空间/时间的好处是:在黑暗中拿着一根微小的蜡烛工作,一个实体可以更正这些不平衡。

关于毕业的机制,其实邦联说的非常多,也蛮清晰的,各角度都有说明。这可以开个大主题贴。

1 Like

说白了
就是时间/空间中 你只能看 全知
但是什么都干不了 类似走马灯
空间/时间中
你一无所知 但是能做事 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