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很讨厌的人应该有什么态度呢?

在对很讨厌的人应该是什么态度呢?仍然向他们发送爱吗?

2 Likes

你好!

这似乎不会有一个准则?每一个人都会有不同的应对方式。
我提出我自己的小我的经验与看法供参考:

1.讨厌就讨厌,该讨厌就讨厌,承认自己讨厌这个人,不用因为自己讨厌某个人而不符合某种价值观,然后让自己陷入纠结。相反地,放下一切自责;

2.在上述承认的情况下,随后自我觉察到自己这个讨厌的行为,反过来想一想对方哪里是不让自己讨厌甚至有些可爱的(事实上做到这一点很难,因为一旦讨厌某个人,很有可能就会觉得这个人哪里都是讨厌与不可取的)。换句话说,觉察到自己真正在讨厌对方哪里,自己为什么会讨厌这里,除了这里之外,是否真的讨厌这个人的其余部分;

3.在第二点觉察的基础上,由自己的自由意志选择自己是否要继续讨厌下去。此时可以继续讨厌,也可以不再讨厌。并且不管讨不讨厌,都可以向对方发送理解与爱,此时是没有任何心理压力与负担的。


说一句会有些极端的话,哪怕对方是你的敌人,你也可以对这个敌人有所理解与爱。在拥有理解与爱的基础上,你可以成为耶稣,也可以在对敌人有理解与爱的情况下,仍然选择消灭敌人。
重点在于在讨厌之下寻求对对方的继续理解,而非因为讨厌而完全漠然地否定对方这个人。

我觉察到自己会对某人的行为模式感到讨厌,而不是这个人本身。或者我承认我知晓一,我也知晓每个人都是复合体,有亮面和暗面。但是当我看见某些群体/个体的具象行为模式,还是会让我产生厌恶和不喜欢,或者还有波动。我不在否定这个人,作为复合体我甚至能看见该个体好的一面,但也确实让我看到了 部分由于强迫性思维/业力/群体意识产生的行为,甚至很多携带着自我展现变貌从而侵犯其他意志的行为(包括言语/思维/行动方式)我在初级阶段的时候还尝试去 提醒或者点破。但是现在我已经选择了闭嘴,尊重他人命运。我会继续观察和学习了解这样行为背后的成因,但是往往发现了也无法帮助任何人,改变和转化都是由自我产生的。旁人只能透过理解和观察来获取属于自己的果实和表达自己的东西。选择改变的还是个体自身。花需要自己绽放,或许我们只能抱着爱意耐心等待,一切都值得。

所以现在面对讨厌但无法改变的那些事情,我选择拉开距离,继续观察。不打扰对方,也尽量不被影响。除非有一次机会,属于我服务的机会。对方开口了或者转化事件出现了,自己恰好有服务的机会,那我会义无反顾。这不是为了证明我自己,而是为他的转变给予帮助和喝彩。

注意要保持觉察的是,在地球中所有人都互为镜子反射,有时我能看见反射里都有曾经的自己,我曾经也那样拥有讨厌的行为,反思那时候宇宙没有讨厌那么幼稚的我,而是给我自己时间去调整。或者说无条件的爱就是这样,没有对错。所谓讨厌只是我们的频率/模式/方式不同了。所以观察到这样的行为的同时是在教导我自己本身甚至与他人无关,看到那行为,理解那行为,发现爱在哪里?我在什么视角?我自己需要改变吗?我们只能转化自己来调整自己和世界的关系。那还继续拥有那我认为讨厌行为的人是我的老师警示我: 要时刻觉察自己的起心动念。我在这个讨厌里有抬高自己吗?还是就事论事? 是过往的伤痛模式?还是我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与该实体彻底在不同维度? 无论哪一种都可以在一次深刻的觉察里,把讨厌转化成真的理解,然后爱的行动和服务或许会发生/或许不会。

最后还是感恩宇宙,给我们这样无条件的爱,太阳还在继续升起,不会因为谁的问题而爆炸。地球还在承载着我们这些实体一起舞动,空气还在支持所有人活着。每当想到这里,我没有要求了,只是深深的感谢那未被看见的爱,静默却伟大。

1 Like

我只表述解决一般问题,我只保持让你能理解多一点。一般这样的实体、一般提供心智催化剂,让你感受情感的苦恼与心智的痛苦,有关于对于自我缺乏怜悯与自我接纳阴影面。那么你无法接纳,看起来憎恨他,其实憎恨你自己。因此,你怎么处理催化剂?你可以恐惧防卫也可以爱之敞开心,那是你的自由意志选择。其次,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需要与一个无知的人需要经常性争吵吗?

如果你未做自我接纳工作,你会可能压抑与控制你的愤怒与评判。

当然了,你可以告诉拒绝他很反感他的行为,但是不拒绝他的灵魂。当你甚至要说爱他的灵魂时,可能要调整自我发送造物主的爱与光给他沐浴着他,他可以有权利拒绝也可以不拒绝。

有一位名为葛吉夫的灵性老师说了一个故事。在法国,葛吉夫有一个灵性的社区;在这个社区有一位男士,被所有的人极度讨厌,包括他自己。在个人习惯上他是邋遢的,对其他人他是粗鲁的和辱骂的。他没有做份内之事。最后,感觉到周围对他的厌恶,他打包行李离开。葛吉夫追上他并且请求他回来。这男人说 “不要!”,在那时葛吉夫提供一笔钱请他回来。社区的人吓坏了。他们说:"你怎么可以带他回来呢?"葛吉夫告诉他们:"他是作面包的酵母。当你们生活在这里,在一个如此完美和谐的社区,你们如何学习有关怜悯和宽恕呢?没有这个人,你们没有可怜悯的对象,没有可宽恕的对象,你们需要他来帮助你们学习怜悯。

有时候,你无法对于一个无知的人说什么真理,不管你真理多么精确性。因此,有一定的静默、冷静态度需要做面对自我工作。

他是否要做自我的业力平衡工作,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如果你很忙碌匆忙,暂且(将来才做自我的工作)小我在黄色光芒中工作给他赢、给他对、给他权力、给他人格/面子。因为你不是你的人格,你是爱。

有真理也不告诉他,保持你的聪明/狡猾一面,让他停滞不前。嘻嘻。完整的爱上你自己。

没有“应该”,接纳“你之所是”。
“应该”里蕴含着批判,带着“好”与“坏”的判断标准,这些是头脑的框架。
学习接纳自己本然的样子,无论是何。

觉察对一个人的厌恶情绪,通常会发现厌恶的情绪是通过一些事情/行为产生的,然后觉察自己对这些行为的负向念头,这通常会带来一个方面的平衡功课,此所谓“看见的都是自己”,即每个情绪都是自身通过各种人与事的镜子的反射结果。

关于如何平衡对一件事情的负向信念,首先觉察到对此事的最深的负向信念,然后思考有没有正向的角度。
也可以思考对方做这件事的动机或原因,即理解是爱的前提。

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假设):我很讨厌狗,因为它见我就叫,很烦。

从理解的角度觉察这个情绪,会看见这只狗在守护它的领地/虚张声势以保护自己,于是在狂躁的犬吠声中看见爱。

关于信念群或情绪是错综复杂的,需要借助具体的事件具体分析,比如讨厌狗叫的这个情形里,也许是勾起了原生家庭里从小被妈妈嚷骂的压抑的情绪,这里不详谈。

爱无法佯装与故意表现,核心在于找到自己为何愤怒/嫉妒/恐惧等等情绪的最深原因,而后意识内做功/平衡。

用Ra的话说:一, 知晓你自己. 二, 接受你自己. 三, 成为造物者.[74.11]

因为你遇到的谁都谅解你、接纳你同样的你也接纳谅解他人。。或者说因为你某种程度比例的善良吸引相对吸引的程度比例的善良存有。

而你此刻的反思,我承认你的反思。但是,你的反思是否真的接纳你曾经的自己,或许是种愧疚。不过老实说,那时你有很多的幸运,许多人可没有这么多幸运。因为你曾经神仙生活过。曾经讨厌行为,它称为所谓的犯错,但也不是犯错。而是自我的自由意志。你遇到的过去许多实体,现在很难在回来。为什么难回来,因为这世界的资讯催化剂进一步强度被混淆。就例如真理被当做虚假,虚假的被当做真理。

不必总是怀念过去,也不必质疑现在。我知道过去有很多美好。过去没有什么所谓的幼稚,而是天真单纯。好像生活经常性充满着爱。现在也不能证明是成熟的,睿智的搞得好像老奸巨猾的样子。而后者好像分析看起来更是胆小鼠,没有勇敢的底气。而你现在有经验的赋能了,更可以启动你的未来建设真、善、美的议题上

至爱通道 谁人共进退
转眼间 狂风一般洗去
一再想 应该开始过
爱念重生 尽献出心中爱一份
亮着我真心 始终不怕伤感
爱念重生 尽献出心中爱一份
若是你真心 始终我会渐近
再见总是永没止

想起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句话
你和你讨厌的人,到底谁比较让人讨厌

所以我会先反省包容,实在受不了我会远离然后忘记:joy:

1 Like

讨厌的情绪很强烈,估计这时候要去爱,太难了。

况且不知道讨厌的强度有多少,具体是对方做了什么事情。

对于特别差异巨大的行为,类似某些很糟糕的事,我会认为讨厌这个情绪具有暂时性的正面意义。

它如同一个警示牌,提醒我们边界的存在,这对他者的讨厌,可以化为自己对某种行为的自发禁止,之后毅然转向相反方向寻求。

对于比较微小的讨厌或偏见,有个有趣的切换,试想自己是否感受过来自他人的敌意或偏见,那时你会怎么做?是否选择挑明?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最后会怎样?

是的,就如我讨厌你与讨厌梦妙一样,一堆东西不懂,又混淆他人。但是我升起讨厌,我知道橙色光芒有阻塞的现象。

1 Like

哈哈,欣赏你的挑明,我的感觉是没错的。

我也感受和理解到你追求准确,不希望混淆他人的初心。

我的做法是,一、允许不可避免的混淆,发现混淆再澄清,接受语言的局限性,在其中练习耐心。二、选择以通俗的语言和自己的例子分享,以加速理解和避免混淆,三、更少谈论抽象的极易混淆的灵性概念。四、提醒自己具体和更多地去认识了解他我。

最后,对你认真地谨慎地对抽象概念进行阐述,我格外欣赏你的认真与谨慎。

因为我个人在其他场合正在或曾经较真于某些概念与翻译,也可能被其他人不能理解,曾经我感慨知音难觅,愤恨他人不识货,后来意识到,我所习惯的较真,他人很费力。他人习惯的爱与接纳,于我也很费力。我依然会较真与分享,但不追求他人理解的结果,更看重自己与昨日对比,是否有一点点新的理解与发现。

最后,面对你的敌意或偏见,我的选择是,暂时远离与回避或忽略你,进行观察。因为缺少许多了解和沟通的条件,贸然开始澄清,要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且事倍功半。

所以先让时间继续往前吧。

1 Like

:joy: 我也讨厌你
自以为懂很多,说话说一半还指望人家都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看不懂并不见得是不懂,只是不懂你在说什么:joy:
为什么看懂别人的话没问题到你这就很多人看不懂了呢?
不是因为大家不懂是因为你自己表达方式有问题
但你觉得自己没问题、都是别人的问题别人不懂
而且小气又记仇,知错不改你知道又有什么用?笑死:joy:

我要求加折叠在线成员就是因为我发现只看到你我两个人在线的时候我就想关掉网页……唉……

这里很少有你这么不尊重别人的人,都叫你不要给人外号还一意孤行,这就是表现你比较懂的方式?你懂什么外号适合什么人?你最大的问题就是喜欢给人贴标签还不自知,还以为自己在说实话呢有什么错呢?笑死我:joy:

还说我混淆别人?好像你没有混淆别人似的,等你不混淆也不混淆别人了再来指责我混淆别人好吗?你以为自己承认自己有什么问题然后不改就是不混淆了,选择了承担负面的业力就能理所当然的贬低别人了?哈哈哈哈:joy: 你连自己的路都还没有选好就在这说别人混淆:joy: 这叫五十步笑百步:joy: 大家最多也就是幼儿园跟小学生的差别嘛,你这小学生有什么好得意的呢:joy:

还超级自以为是,真的就算我什么都不懂,你什么都懂你就能这种态度?哈哈哈哈,说好的万物平等呢?关键问题你懂吗:joy:

对了,我记得你好像算出我是湖南人或者通灵知道的?无论如何,不要因为自己有了些能力就自以为的到处给人贴标签。你不知道负面团体把人引到那边的手段之一就是给人能力吗?小心点。当然如果你本来就不在意,那你可以继续努力:joy:

1 Like

矛盾可以弥合吗?

现在矛盾已经显化,不爽已经充分表达出来了。

虽然这个态势很吓人,但是我认为表达讨厌的情绪没有什么不好。我们需要接纳小我的各种限制、阴影面,我们会有各自喜欢的偏向,也有各自厌恶的偏向,这是正常的。我们都不是神,不会是完人。

但是或许在发泄、表达自己讨厌的时候,也需要自我觉察到这一点。不仅接纳自己的小我局限,也接纳其它自我的局限。或许在现实的日常生活中是困难的,因为总是有各种困难无法让彼此开诚布公地坦率交流。但是在爱与光临在的这个论坛,或许有条件做到这一点。

那么下一步,或许就是进一步交流彼此的意见——既有对对方的讨厌,也进一步地交流对对方的理解,从中再次发现其它自我,从中再次发现自我,于是从而逐渐寻求对彼此小我的接纳。从而在接纳对方的情况下,再一次更真实地接纳那个真实的自我。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或许可以选择将彼此的讨厌继续下去,或许可以选择扔掉那些防卫自我的牌,引用这段材料:

[50.7]…让我们重新检视这个隐喻, 并把它扩大为你可以想象的最久的扑克游戏: 一辈子. 这些牌是: 爱、厌恶、限制、不快乐、愉快等等. 这些牌不断地被发着、被再发着、被再发着. 你可以在此生期间开始——我们强调开始——知道你自己的牌. 你可以开始发现你内在的爱. 你可以开始平衡你的愉快、你的限制等等. 然而, 对于其他自我的牌, 你唯一的指示是看入(对方的)眼睛.
你不记得你手上的牌, 他们手上的牌, 或许甚至忘了这个游戏的规则. 唯一赢得这个游戏的方式是在爱的融化影响力之中输掉手上的牌; 唯一获胜的方法是放下种种愉快、限制, 将所有牌向上摊开放在牌桌上, 并在心里说:“所有人、所有的玩家、每一个其他自我, 不管你手上的牌是什么, 我爱你.”这个游戏是: 去知晓、接受、原谅、平衡, 去开放自我在爱之中. …

我相信,这个行动一旦发生,就是在活出一的法则。因为它将扬弃掉原来的矛盾,事情不会在这里停滞不前,而是走向又一个合一。

1 Like

我或许不是这次事件的置身事外者。因为有一些比较大的纷争,我都是主要肇事方(这可能在潜在层面上给这个论坛整体带来了不好或者说负面的影响),除此之外,这次事件多少我也成为了参与的一部分。

我们能够改变这一切吗?当讨厌升起,它似乎就如同恐惧一般越来越大,压倒了对讨厌的那个人的一切正面看法,以至于上升到一切能够想到的层面,似乎对方什么都不是了。但是或许问题并不是这么大,这只是恐惧的变貌催生的幻象而已。我认为可以改变这一切,通过信心以接纳,并由自由意志选择。这或许就是改变的方式。

我希望能够改变这一切。

1 Like

我没考古其他帖子,没有看到太多让你混淆甚至痛苦的情况,以至于太子对你担忧和保护,或许他见过许多对灵性没有辨析的人,被一些局限的结论混淆而理解错误,可能太子不能忍受理解错误等,情况很多。

大概我在小点上,梦妙在大点上,和太子是处于比较两端的位置,因此彼此的存在会格外清晰或碍眼,于是格外排斥。

感谢对方的存在,昭示了自己所陌生的领域
发现彼此其他的共通或相似点,以此去搭建理解的桥梁?

1 Like

论坛本来就是交流不同观点的地方,这一点大家可以不必担心自己的观点与他人相异而不敢表达自我,但不必捍卫自己的观点。另外一点重要的是,对其他人给出一些建议是好的,但仅限于此,论坛明确是禁止评断他人的。很容易把自己的感受,也当成其他人的感受,这通常完全是主观的,这一点也是要注意的。

或许“讨厌”可以用“不赞同”替换。可以完全不赞同一个人的观点,同时送爱给一个人,这是不矛盾的,只是可能有些难度;反过来也一样,可以给每个人送爱,但完全不必去赞同每个人。:heart:

2 Likes

对于第一段,我觉得不需要专门考古。对于矛盾的两个方面,我也没有办法代表其它人来说话。

这里彰显的问题或许还是接纳的问题。或许不仅要接纳他人与自己的共同点与相似点,也要接纳自我(与其它自我)所不是——既是自我的限制、阴暗面,也因此接纳他人的限制、阴暗面。
在接纳的前提下,再作出自己的选择:是扬弃掉原来的矛盾?还是选择继续排斥?这都是可选的。此时作出的选择是有自由意志效力的,因此有极化的意义。

1 Like

额外地说一句,我对你没有意见。有很多多样化的表达,我也在试图寻求中,就比如说你另一个帖子想要讨论传统文化相关,我也会有一些想说的。但是我现在的重心不在这上面,实在没法再投入精力去探讨更多问题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