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水贴”引发分歧的讨论

这个帖子是关于在闲聊群中的讨论,由于太长了我发个帖子。

分三个方面讨论这个问题吧。从自我,到其它自我,再到整个集体的合一,我请求以一段长文字来诉说这些。


第一个方面

也许首先还是需要说一说我自己。虽然我认为此时也许会不太恰当,因为在这个论坛上我展示自我太多,这似乎并不好,容易朝向荣耀自我的方向发展(使许多人在某种程度上过多关注我,然而我是属于无人知晓的广大人群的一份子),但是我已经介入该形势,所以必须从我自己说起。

有一些对我非常关切的实体分别在不同地方对我说过,我是一个没有自我价值感的人,我的确如此。我的人生是失败与挣扎的循环,任何真挚的渴望,都没有实现过。似乎不会有什么自我的尊严。这掏空了我,使这一自我成为某种意义上的虚无样式。于是,任何人显意识或者潜意识投射的思想形态,都非常容易进入我的意识或潜意识领域内,因为这里是“空”的。这或许就是太子传说所引用的:

[2005-05-03]…你邀请了这种人生观进入你的灵光场。于是,你的能量体里潜伏了一个人生观,它不是你试图帮助的那个实体,而是一个思想形态,由你的意图和那个实体的扭曲组成…

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我的自我,始终成为了对其它自我的模仿与映射。只要一个思想形态被自我捕捉到,我似乎就成为了它的化身。这在非显意识层面,似乎是在寻求对其他自我的共鸣,或者关注,“看啊,我这有你感兴趣的东西,请关注我爱我!”。但是,并不能真正做到合一,因为从未真正了解到对方的实质。原因很简单,对方不是我,我不是对方,无论如何观察与模仿,两者始终有差异,否则直接为同一个自我。

于是恐惧开始扩张,我发现我所不能,无法介入任何人的内心世界,无法成为任何人的样子,于是始终是孤独的、没有价值的。而自身已经成为了一个扭曲而无意义的人格矩阵(如果愿意这么用比喻来说的话)。该人格矩阵工作的机制有点像鲁迅《祝福》中的祥林嫂失去孩子阿毛后的样子,受到极度沉痛的打击魂不守舍的祥林嫂,逢人就重复阿毛的经历,重复着这一点她所认为自己仅有的有意义(从而可以引起他人垂怜)。我也在重复,只不过我重复的是我所感应到的对方。但是,无论是祥林嫂还是我,这并不能真正有什么用,这只是在重复悲哀僵死的过去。

从而,混淆大量地倾倒在我的自我中,借由人格矩阵各个基向量的线性组合,我穿上了不同的(我自以为的)人格外衣,在非常有限的情况下映射出各个人格,但是这些人格外衣没有一个是真正的自我。自我在其中始终迷失。这就是太子传说所关切到的情况。

当我意图与某人互动,就势必产生扭曲。原因如上,模仿与映射,以刻画出对方在某一个有限面向上的存在性质。我不知道这样的扭曲是否是代替为他人承担,但是的确我感到我不是我自己,我感到受到牵扯。若对方的某个方面的情况借由与我的关系来显化,或许的确在一定意义上有所“代替承担代价”的意义,因为在这个迷失混淆的情况中我交出了我微不足道的真心(这话不应该由我自己说出,因为这是在荣耀自我的自卑/自大)。借用太子传说的讨论:

“有许多混淆,服务他人者也会迷路,因为有许多问题都不是渉及心身灵进化的,渐渐脱离轨道而牵扯到多个实体的(橙黄色光芒)生命价值观,那么要可能做个人能量中心驱逐仪式了,最后该实体也没有所谓的价值,给人误解为肤浅,还给对方误解思想精力都是廉价的”

我没有什么魔法仪式可以操作,唯一平衡的手段就是将自我交托给我所谓的人类无差别的灵,那个Ra资料与邦联哲学所谓的高我。在我迷失与崩坏而要自我毁灭时,我能感受到其临在。

爱是廉价到比空气更廉价,若不是此廉价,总会有实体因为无法支付价格而不能得到,从而爱反而是无价的,以至于与无限光明合一,于是支付它的代价,就是以十字架为象征的牺牲(其中有所谓代替的意义,但是我并不知道自身是否真的能做到这一点)。其中或许有一个向零之后的反转,但是我仍然处于被视为廉价的道途中,该道途为无人知晓、静谧无声的辽阔黑暗。

于是,登上高塔,祈请闪电。它真的发生了。这只有短暂一瞬间,并且,不管在各个面向上,都是如“…照在灵性之巨大黑暗上的光, 其产生成果的影响常常不及黑暗本身明显[80.10]”一般微弱。唯一能做的就是,使这一瞬间成为当下。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打出这些话的时候,是否是我自己,还是在虚伪扮演某个人格。但是我相信这就是我。


第二个方面

也许需要谈及其它自我,因为在上面的讨论中,出现了分歧。分歧的乃至于一切矛盾的出现并不可怕,但是需要解决。更何况在一的法则之下,一切矛盾都可以被解决:

[1.1] Ra:…我们属于一的法则(Law of One). 在我们的振动中, 极性(polarity)是和谐的; 复杂的事物被简化; 矛盾有解答. 我们为一. 这就是我们的本质与目的.

[14.20]Ra: … 我们提供一的法则, 矛盾得以解决, 爱/光与光/爱得以平衡.

[90.29]Ra: 我是Ra. 我们来到你们人群中阐明一的法则. 我们想要给那些愿意学习合一的实体一个印象, 即在合一中所有矛盾都得到解决; 所有破碎的东西都得到治愈; 所有被遗忘的都被带到光中.

我不得不开始对其它实体作评判以显化局面,我愿意制造这样的混淆与冒犯,也愿意承担随之而来的类似业力的东西,并将这一切托付给一的法则。

太子传说是能透过文字看到更深次的意义的实体,该实体长于通过整体性的面貌感知事态。因此,这带来了两方面的影响:

(1)该实体对其它实体的各个倾向(尤其是潜意识、甚至不为其它实体自己所觉察的倾向)会有敏锐的觉察;

(2)该实体的回答由于聚焦于这样的觉察,反而表象看起来会有些发散(正如许多人提到的不太理解文意),因为或许是在以多个面向聚焦于该点,以至于多个面向看起来是在发散,所以会显得有些“意识流”。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至少我能看懂大部分,理解知晓其义。文字背后的深刻精神是可见的,只要耐心,就可以看到。对于这次分歧的核心,我不得不冒犯地推测太子传说的意图,以显化局面。我所看到的意图有二:

(1)首先,看这一点:“有许多的问题都是表现欲、个人偏见、功利主义,或者不是问题,而是踢馆、个人主观看法”。因此太子传说表达了对此的反感,也即所谓的水贴。

这一点是真实的。我不说别的实体,就单评判我自己。在关于信心的理解那个帖子以及之前,虽然我只是回复,而不是提问题,但我或者在显意识层面、或者在潜意识层面都有此类嫌疑。原因在上面的彰显自我中已经阐明,这是在表现自我以寻求可怜的关注。我的特性在于我自身的无价值感,这是我自己的偏见,但是其它偏见,也同样可以造成此类问题。

就比如说,假设我要强行推行黑格尔-马克思辩证法,或者马克思主义,或者其它什么思想形态,这看似是在提供参考,但如果只停留在此层面不向这个论坛的主旨移动,那么其实就是在借以某个思想形态来彰显自我,驻足点站在了彰显自我上,而非寻求一的法则上。这其中的不和谐,或许参与此次聊天的许多人都感受过,因为某种程度上,当时我就是以这样的面貌加入这个论坛,如此带来了许多压力与不耐心(或者说,如太子传说所言的,“傲慢”,只不过每个人的傲慢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表现方面而已)。

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每天写几千字的帖子来介绍辩证法,一直发一直发,那么,到时候这个论坛就不是一的法则的论坛,而是辩证法论坛了。并且我还能够使用负面的技巧,用一的法则的语言来逆练一的法则本身(因为我有模仿的能力),这将给这个论坛带来更大的混乱与破坏。但是我相信在我真的那样做之前,就已经被阻止(再次感谢与赞扬管理员们的宽容、认真与谨慎负责)。

以上的描述,各位是否已经觉察到?这其实就是在服务自我,因为这些行为意在荣耀自我(而不是谦和地揭露自我),而非通过自身经验或者思想寻求与一的法则相调和(从而与这个论坛集体的主旨有所背离)。两处动机的立场是不同的,尽管它们两者经常混淆在一起。而太子传说或许觉察到了这一点,于是提出了这一点。但是该实体不想去直接冒犯任何一位实体,所以没有明说。但是我可以冒犯我自己,所以我将它说出来,我有此方面的自我觉察。

(2)太子传说的另一个动机,是在保卫我的人格。因为该实体看到了这一混淆的局面,而我又是一个易于被混淆和迷失的人,容易被他人牵扯,陷入漩涡之中。所以该实体说我容易变成混淆大王。出于对我的理解与爱(我真切地能感受到这一点),他将局面挑明了。

请容我说,这是一项很需要信心与勇敢的行动。太子传说大可不说这些,只是沉默转身离去,保持和气的局面。该实体在引发这次争论之前,一定或多或少已经看到了现在的这个情况(被多人所不理解),该实体也不会真正知道我是否能够理解这次行动的意图,但是该实体还是这样行动了。我无法用文字表达对这样的理解与爱的感受,只能说,除了感激与爱的反馈之外,没有更多。因此,我必须要介入这个情况中,沉思,回应太子传说,并将这些我的感受与想法说明。

这或许在有些实体看起来是困惑的、甚至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对于我而言,这是无价的。我赞美你,赞美这一形势,赞美这一切。

以上就是我所观察到的该实体。对于其它实体,还是不作评判了。但是一切都是好的,我发现了每一个人都在成长,取得更多的理解,这很好,这或许就是这个社区所是的意义。


第三个方面

关于分歧与集体的合一

或许这会有关于论坛建设,首先可以看[67.11]:

[67.11]….如果你仔细倾听那些声音的话, 你将会发现一个无限的阵列, 充满着矛盾的要求, 有的要求来自这个源头的资讯, 有的要求没有该资讯. 这全都只是一种声音; 你在一个特定的频率上与之共振. 这个频率决定着你服务太一造物者的选择.

[67.11]….所有一切都是造物者. 这是一个广大壮丽的场面, 包含各种偏见、扭曲、颜色、色调, 无止境的花样. 对于那些与你们[作为实体与一个团体]没有共鸣的实体, 你祝愿它们爱、光、和平、喜乐, 然后跟它们好好道别. 你再不能做得比这更多了, 因为你, 作为造物者的一部分, 是你本然的样子, 并且你的经验和经验的贡献需要越来越多地完美呈现你真正之所是, 以成为珍贵的.

这个论坛虽然至今为止只注册了91个账户,但是也已经称得上是一个“广大壮丽的场面”了。有些人会对特定话题材料有偏好,有些人则没有。这是多样性的体现,对于频道不相调和的实体,那么就予以宽容、理解、爱与光就好了。这当然不是说要求压抑小我,我认为任何不爽都可以直接说出来,只要表达出来、矛盾显化了,才能更好的知晓彼此而协作。矛盾并不可怕,但是需要在爱与理解的角度上去看待矛盾纷争并化解它。

况且,[67.11]所阐释的直接对象是第五密度的负面实体,但是对于这个社区中的所有人而言,我们并不是完全没有共鸣,我们的共鸣集中于一的法则。从这个共鸣中,或许可以去尝试接纳一切的花样。因此如何解决分歧,我提出我的以下建议:

(1)关于水贴的直接处理

水贴很多时候都是新近加入讨论的人发出的,此时他们肯定会带有各自独特的偏好,以至于是混淆的(在寻求一的法则的同时彰显自我乃至于服务自我)。许多表达欲的确是在彰显自我(以及自我的偏好),但是仍然能够看到其中对一的法则的寻求,只是或许他们还没采取一个比较合适的表达方式而已,从而看起来有些服务自我的面向。此时,或许需要做的就是引导,例如OneBeingOneLife所提出的:

“更鼓励适当的引导性回复…也有可能其他人有更好的回复,带来意义,从而扭转帖子的样貌。”

这或许并不是一个便宜的工作,而是一个有些需要细心和耐心的工作,因为需要觉察到对方的渴望,以形成合适的回复来引导。交流引导方式与技巧是次要的,首要的是细心与耐心的觉察。我由于自身的局限性,并不能做得很成功,因此建议有能力的其它实体主动进行该项工作。有些初次发出的帖子发了半天都没有回复,我认为是不太适合的(不管怎么样先说两句问候也无妨,但是不要冷落新加入的人)。

引导的方向或许可以考虑以下两方面:

第一,引导向一的法则的讨论,这是该论坛的主旨精神;

第二,或直接或间接地引导对方介绍自我,从而让集体认识到这个人的特性。这一项应该会是比较好进行的,因为新加入者经常也会有比较强烈的自我表达欲(这是不可避免的,也不能说是负面的,而是人的正常表现形式)。

(2)关于水贴的间接处理

这或许会是一种平衡的方式。这个方式是:当一个看起来是水贴的帖子发出,则显化另一个直接关于Ra资料或邦联哲学的话题贴,两者按1:1的比例平衡。显化的方式是新提出一个话题贴,或者对旧的话题贴进行回复,使“水贴”与“严肃贴”两者在首要的版面上看起来平衡,从而不至于偏颇。并且此举也是在对集体下的各个人做潜意识上的征召:我们正在讨论这些话题,可以来看一看这些话题并加入讨论。从而在“水贴”之外将注意力逐渐引导到该论坛的主旨上。

这样维持平衡,或许能逐渐实现“百花齐放”与“寻求合一”的统一。

当然,这也需要人的做功才能完成。也不是便宜的事项,因为这肯定是一个动态平衡,需要有人维护看顾这一点。

以上就是我对于分歧的想法与建议。

2 Likes

一,我觉得展示自我、表达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好
你也不存在过度表达、你又没刷屏一天发二十个帖是吧:joy:
不要对自己太严格了
我觉得想要被关注,被理解是非常普遍的正常情绪

1 Like

二,在我看来,说的最多的就是你和他
你一直在反省,他我就不知道了

所以他一个说的最多的人担心别人水贴我就觉得有点好笑了:joy:

目前论坛里也没什么人水贴、或者说没什么人

这种担心天会掉下来的想法不能说多余吧,但天即使掉下来也不一定压死人嘛,乐观一点:joy:

如果硬要把帖子分类成想得关注,表达主观意见,哪有几个帖子不是?都删了开论坛干嘛?大家就自己各自去看一法就得了:joy:

2 Likes

相反,我倒希望现在大家多“水”点
每天来发现连个新帖都没有就感觉好冷清……:joy:

三,居然只有九十多人啊,唉,大家要多心心相惜啊……人数这么少的论坛是很难维持的

因为很多人可能只有刚来的几天才会积极发表自己的意见,如果没有得到回应就很容易失去兴趣

所以即使新人有时候连续发帖我也觉得无妨,大家有很多累计已久的疑惑好不容易觉得找到志同道合的一群人了当然想一股脑说出来一起讨论。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2 Likes

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有所收获和成长,这是可以感受到的。太子传说也是一样。

这就是在作内省工作。

当然,天塌不下来。只是恐惧往往会让人把这个感觉给无限放大,以至于感觉天要塌下来。每个人的恐惧或许都展现在不同的方面(比如说上面提到的“傲慢”),因此对每个人都理解就好。


至于帖子是否水的问题,我想可能更多的是需要一定的耐心,用以介入每一个帖子的形势,发现其它自我。有时候可能有人没耐心了,就会说一些比较消极的话,但是仍然能够理解。至少就太子传说而言,这一耐心是很大的,从之前的那个信心的帖子还有很多其它帖子都可以看到。

只不过人不是机器,总是会有懈怠和悲观的时候,表达不满也是正常的。所以对于“水贴”的人,和反感“水贴”的人都需要报以理解,这个是两方面的事情。

1 Like

是的,所以需要彼此多交流。用理解、和平与爱的姿态看待这一切。至少在现在,这里没有任何人有错误,一切都是好的。 :heart:

恐惧是个人的问题,不应该放大恐惧让大家都感觉恐惧
这是很糟糕的事情

首先定义别人的帖是水贴就是非常不尊重的主观意见了

我目前在这论坛里还没有看到我觉的是水贴的帖,所以到底是发“水贴”的人的问题,还是看到的人主观意见的问题?这是需要讨论的

讨论如何处理水贴等有水贴以后再说吧

1 Like

没有关系,每个帖子都有有其意义,哪怕这个帖子是正儿八经的水贴也会有意义(就比如一些贴吧里有人发一个帖子:我好无聊,这没有任何明确的意义,但是有人开始来和他交流,随后产生了好的聊天与关系,这是透过这个水贴结出的果子)。所以,主观认为的水贴与否或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既成的判断下是否还愿意介入此局势。

至于恐惧,我觉得表达出来也无妨。与其说让恐惧烂在自己心里腐化,倒不如勇敢表达出来,一定会有人听到这个呼求并平衡的。将事情摆出来说清楚,然后报以爱与理解,或许会是更进一步的整合。

表达恐惧的东西,最开始肯定是以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面貌出现的。但是当穿透恐惧的幻象,看到背后的实质,恐惧也就无法成为恐惧了。

其实无聊到会在网上发帖寻求回应的人是真的需要得到关注的

如果有时间我会跟他们聊一聊

这论坛没有拥挤到容不下这样的时刻

而且没有回应的帖自然会沉

1 Like

哈哈,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关于一法/Quo,我还能问出3位数的问题.
但实际上不用这样的,论坛规定了某些板块不能有离题的帖子,所以不喜欢水帖的人只需要关注这些板块就行了.

1 Like

大致正确。正确大致。你有较敏锐的通灵其它各类实体心灵扫描ta们的花花肠子。但是不是你的花花肠子。

1 Like

精准的正确。并且不想你在光中跌落。

1 Like

在公开谈论这样的混淆人生价值观扭曲中,我是第一次,因为我说过,自私的我不想管太多那些的实体,因为别人想怎么吃饭是他自己的事。有个小我的看法好像有时处在同个殉道者的原型心智,感觉同个阵营就给予忠告。稍微轻推冒犯你的自由意志。。。也混合我的建议在你思想里

1 Like

确实有点好笑:rofl::rofl::rofl:

1 Like

我看见了一群可爱的人 在小心谨慎的讨论水贴的问题,为了不冒犯各自的自由意志而拼命的做出解释和互相安慰,检讨。殊不知真的想水贴的人发完贴 睡觉去了。剩下一群infj/infp在这里互相谦让太有意思了,我水贴完毕。

3 Likes

:joy:
然而我是enfp,基本很难小心谨慎: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