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具体在一法哪里我忘了有人记得吗?

大概是说宇宙有90%正面存有,10%负面存有
时刻有一部分正面存有在与负面对抗
而他们的对抗方式是向负面存有展现爱等等

2 Likes
90%正面存有,10%负面存有

81.23 发问者:只是…这并不重要,但粗略地估计,Ra曾旅行到过其他多少个银河系、容我们说?
RA:我是Ra。我们已敞开心胸、放射爱到整个造物。大约造物的百分之90在某种程度觉察到该发送、并且能够回应。所有无限个理则在爱的意识中皆为一。我们享受这类的接触、而非旅行。

时刻有一部分正面存有在与负面对抗

25.4 发问者:感谢你。我们将继续昨天(讨论)的题材。你陈述大约三千年前、由于大分散、猎户集团离开。那么星际邦联是否能够在猎户集团离开后有任何进展?
RA:我是Ra。许多世纪以来,星际邦联与猎户同盟双方在你们之上的(次元)平面彼此忙碌着,容我们说,在时间/空间的数个平面中,(一方)阴谋尽出、(另一方)束紧了光之甲冑。在这些层面上,从古至今,持续在各个战役中交战。
在地球层面上,能量还在开始运作的阶段、没有导致大规模的呼求。有一些孤立的呼求事例,其中一个发生在约你们的二六零零[2600]年前、地点是你们称为的希腊,结果产生对于一的法则某些切面的一些书写和理解。我们尤其注意到的实体:台利斯、赫拉克莱塔斯,他们是哲学家[以你的称呼],教导他们的学生;我们也要指出培里克里斯的各项理解。
在这个时候,邦联被允许以心电感应传递的远见式资讯是有限的。无论如何,大部分期间,一些帝国死亡与兴起、根据很久以前开始运作的态度与能量,并没有导致强烈的极化、而毋宁是正面与好战或负面的混合物,这一直是最后这个小周期的存在状态的特色。

而他们的对抗方式是向负面存有展现爱等等

25.5 发问者:你谈到猎户同盟以及它与星际邦联之间的战役。是否有可能传达任何概念、关于这场战役是如何进行的?
RA:我是Ra。如果你愿意,想象你的心智。想象它与你们社会上所有其他心智都处于完全的合一中。然后你们就成了单一心智,原本在你们物理幻象中的微弱电荷、现在是个巨大的强力机器、借此任何思想都可以被投射为东西。
在这场努力中、猎户集团突击或攻击装备着光的邦联。结果是你们称为的不分胜负,双方能量多少都被这场(交战)所消耗、并且需要重新集结;负面一方因无法操控(对方)而耗损,正面一方因无法接受被给予的东西而耗损。

25.6 发问者:你可否详述:关于「无法接受被给予的东西」这句话的意思?
RA:我是Ra。在时间/空间的层面上、发生的形式为你们所称的思想战争,最具接受性与流漏爱的能量会是如此地爱那些想要操控的实体,以致于他们被正面能量所围绕、淹没,接着被转变。
然而,这是场(实力)相等的战斗,邦联察觉到它不能,在平等的立足点上,允许它自己被操控好维持纯粹的正面;因为那样虽然是纯粹的,却不会有任何结果,由于被所谓暗黑的力量踩在脚跟下,如你可能的说法。
因此那些应付这场思想战争的实体必须处于守势而非(全然)接受、好保存他们的用处以服务他人。于是,他们不能全然接受猎户同盟想要给的东西,即奴役。所以,由于这种摩擦 双方都损失了一些极性,必须重新集结,如果你愿意这么说。
对于双方而言、都不是富有成效的。唯一有帮助的结果是平衡这个星球可用的能量、于是这些能量在空间/时间中比较不需要被平衡,从而减轻了全球毁灭的机会。

去征服到达社会记忆的阶段之前的星球

11.16 发问者:十字军做什么事情?
RA:我是Ra。十字军进入他们的双轮战车、好征服(其他)星球的心/身/灵社会复合体、在他们到达社会记忆的阶段之前。

亲切或中立的理则

90.21 发问者:那么你是说:一旦我们辨识出一条途径,不管是正面或负面极化,该实体可以在他的旅途中发现提示、关于那条途径的效率。这是否正确?
RA:我是Ra。你所说的是正确的、有它自己的优点、却不是我们的声明的重述。我们的建议是:在每个实体的经验链结中,在其第二密度环境中、以及心智的树根之内都放置着一些偏向、对机警的眼睛指出、在这两条途径中比较有效率的途径。由于缺乏一个更精确的形容词,让我们这么说吧:这个理则有一个朝向亲切的偏向。
……
90.23 发问者:这会不会是、有较多正面收割的原因?我怀疑不是,但有没有因为这类的偏向过程、而使得有些理则拥有较多百分比的负面收割?
RA:我是Ra。不是。曾经有一些理则拥有较多百分比的负面收割。然而,偏向的机制并不能改变获致收割性的必须条件、不管是以正面或负面的角度而言。
有一些理则曾经提供一个中立的背景(让实体)去极化。这个理则选择不那么做,宁可允许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更为可见,内在与表面上皆是如此,并且在实验过程中,受到祂看顾的心/身/灵们 在知觉与概念化上都可以利用到(该特色)。

3 Likes

第一个似乎不是我想找的
其他的应该是
谢谢!

1 Like

你想说的是这个吧

65.13 发问者:在这个宇宙中,一个星球发生混合型收割有多常见?[这类的收割来自于同时有正面与负面导向的心/身/灵复合体。]

Ra:我是Ra。在产生心/身/灵复合体收割量的星球收割中,大约10%是负面的;大约60%是正面的;以及大约30%是混合的,其中几乎所有的收割都是正面的。在混合型收割的事件中,几乎从没听过有大多数的收割是负面的。当一个星球强而有力地朝向负面,几乎没有机会提供可收割的正面极化。

2 Likes

也不是,如果我哪天在看到告诉你

1 Like

老哥,爱了爱了,关注你,关注你,考证考证。考去行家考距专业户。

关于9:1的比例,是否是这一段?

[7.15] 发问者: 猎户集团的密度是什么?
Ra: 我是Ra. 如同邦联, 组成那个集团的大众意识的密度是多样的. 在这个组织中, 非常少数是第三密度, 有大量的第四与第五密度[两者比例相近*], 以及非常少数的第六密度实体, 共同构成这个组织. 在空间/时间连续体的任何一点上, 他们的数目大概是我们的十分之一, 因为灵性熵(entropy)的问题导致他们的社会记忆复合体持续地崩解. …

(*原注: 此处关于猎户集团第五密度实体数量的资讯与48.6所给的资讯有矛盾.)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