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他人(service to others)的others的范围是什么?

曾经在群里问过这个问题,大概有3种观点:

  1. 从中文翻译来看,这个范围是第三密度及其以上密度的"人".一法/Quo中是否有对这个范围的肯定?
  2. others其实是other selves,也就是说要有自我意识.那么如何判断一个物种或个体有自我意识(从而可以作为被服务的对象)?有个性?能在镜子中辩识自己?会做梦?..
  3. 不限范围. 这时理解对第二密度的服务应该不难,但是怎样算是如何服务第一密度的实体呢?
1 Like

我觉得是3
第一密度是元素
风火水土等
人能做到的服务大概也就只有减少污染了吧……
现在的空气,水源,土地污染都很严重
这些污染也严重的影响到了第二第三密度的存有
所以尽量注意一下环保,不浪费资源,少用塑料制品,减少物欲买一堆不需要的东西,废物利用等
我是很喜欢买二手的东西,衣服至少有三分之一是二手的:joy:

2 Likes

1第三密度都是自我意识能自我觉察的实体,以灵性原则来说,都是造物者,(神秘性中)不可能不被服务/服务。
服务他人没有限制,或许我不理解你所说的范围。

2第二密度实体如动物的狗或猫,它们被第三密度投资爱,就可能产生自我意识,你可以觉察到主人的叫唤或命令,他们会听话,甚至帮主人拿取东西甚至拯救第三密度实体,这个自我意识的启动与觉察到它们自我与他们自我服务成正比关系,通俗的说法是有灵性与听话。

无论第一到第三密度实体,都有个性,这渉及占星学的星球力量影响,例如在处女座周期降生,但第一密度实体不容易观测。或者说在一个很污染的土地或者自身体很干净。第二密度实体观测在于有星座的情绪原型。第二密度晚期实体与第三密度实体都会作梦。

只可以比喻一些例子,在早期的理则说,罩纱较稀薄,在合一的造物者自然状态中,该第一密度实体初期植物或所谓的野菜呼求第二密度虫虫,这个呼求被植物精灵所中介,精灵元素传达野菜的呼求:快快来吃我的嫩叶,我喜欢我欣赏(开玩笑:小我感觉好像很爱被虐待一样),毁灭即是重生与无差别的降生,我需要在不同地方降生,活出不同的样子。快快来吃我,快快来服务我。

3只可以比喻一些例子,在早期的理则说,罩纱较稀薄,在合一的造物者自然状态中,该第一密度实体初期植物或所谓的野菜呼求第二密度虫虫,这个呼求被植物精灵所中介,精灵元素传达野菜的呼求:快快来吃我的嫩叶,我喜欢我欣赏(开玩笑:小我感觉好像很爱被虐待一样),毁灭即是重生与无差别的降生,我需要在不同地方降生,活出不同的样子。快快来吃我,快快来服务我。

第一密度石头被元素精灵所引导催化(矿物元素),一般是植物直接吸收这样的元素,或第二密度第三密度实体通过第一密度的水的练习,或第二密度进食第一密度,第三密度进食第一第二密度通过中转催化进食矿物元素或通过第一密度的风直接吸收元素。总之是合一的相辅相成的共同造物作用于服务。

2 Likes
  • 探讨服务其他自我-自我之范围

二密心/身,
三密心/身/灵。

三密这个灵性复合体似乎就是自我吧?有了自我察觉。
激活了灵魂,拥有潜能启动所有脉轮。
心/身/灵是一个造物伟大的子子理则。自我可能指这范围?

服务二密,邦联哲学资料里似乎只提到:
1.三密佬把无自我的二密生物,学习进化成自我察觉的二密晚期佬。
2.星际邦联有部分成员在地球服务二密晚期佬,即原马尔戴克佬。大脚哥们。
都是晚期二密佬,推论可能与激活了灵性复合体相关,才称为一个自我,伟大子子理则?

服务一密不知怎么吐槽,一密或只当成"材料"好了。。
或许服务一密 可作为练习灵学实践修行的部分。
三密佬跟一密佬毕竟不是很熟。话说四密才能跟一密佬沟通吧,正常情况里。
但或许,服务,跟呼求有关。这么看,考虑得是有自我察觉的佬?
比如石头不会跟我们呼求说:“哎呀我这里痒,你能不能帮我挠挠呢?”

1 Like

不限范围。

仍然从[15.7]定义出发:

[15.7]…只有一个服务. 法则为太一. 将自我奉献给造物者就是最大的服务、合一、及源头. 寻求太一造物者的实体与无限智能同在.

并且[67.11]看到范围的定义:

[67.11]…如果你愿意, 考虑这点: 你没有能力不服务造物者, 因为一切都是造物者.

那么不难看出,一切都是可以服务的对象。

或许难点在于理解:

前面有伙伴们提供了一些例子,我再提供一个例子:

比如说祝福水(使之成为蒙福之水),当人以爱与光祝福水的时候,是否是在服务水呢?我认为是的,因为这个行为在送出爱与光(从而满足服务他人的定义)。

可以参考这篇通讯材料:

Q’uo通讯每日分享:[2006-4-2]

既然对水送出爱与光是这样,那么对于其它第一密度的存有送出爱与光,是否也是这样呢?我认为也是如此,这个情况是可以推广的。

至于初始贴题干中的第二个观点,或许可以拓展讨论。这里将显化一个问题:

一个自我,是要求有自我意识,才能是自我吗?我认为不是的。我给出一个并不来源于一法的自我之定义:

与自身无差者,即为自我。

而每一个存有,都直接与自身等同(这简直就是一句废话 :sweat_smile:,但是显化这个逻辑是重要的)。那么推论就是:任何存有,都有其自我,不论该存有是否具有一般我们所谓的意识。于是,第二个观点其实和第三个观点等同(“others其实是other selves”),但是区别在于释放“是否具有自我意识”的限制。

我提出些搞笑的角度,

当你们说服务一密时,
我们服务水时,万一那水说:你走开!
服务清洁环境时,喜爱垃圾的生物被你气得要死咋办?

服务似乎不是以我们的审美,而是满足对方的呼求?
即,与渴望某结果的佬连接,帮助其靠近目标。

当然还有一种广义的,引用Ra

[1.7]Ra:你不是在说一个类似或有点像的实体或东西。你是每一个东西、每一个存有、每一种情感、每一个事件、每一个处境。你是合一、你是无限。你是爱/光、光/爱。你是。这就是一的法则。

不管好坏都是服务,赖床也是服务。

3 Likes

或许可以分别讨论这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们服务水时,万一那水说:你走开!”

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是什么情况。但是我感觉,第一密度的存有,或许会始终接受与其它存有的互动。变换自己不同的形态,“活出不同的样子”(如果可以对第一密度存有这么说的话),以获取不同的经验,从而使之成为自己。

第二个问题:“服务清洁环境时,喜爱垃圾的生物被你气得要死咋办?”

在这个问题中,我们讨论的这个情况是物理上的清洁环境,但是不妨与一法第95场集会、第96场集会、第101场集会提到的形而上的清洁环境过程相比较。

如果愿意,以合适的形式,对这些第二密度的存有,这些“被气得要死的生物”道别,我认为就可以了。生命始终会为自己开辟出一条路,它们不在这里生存,不见得就不能在别处就不能生存。此外,也可以参考上面伙伴所说的进食的例子。

当然是如此,但是对于第一密度、第二密度存有,这就有点像“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的问题了。若非第二密度晚期的实体,我们很难知道它们是怎么想的。那么,仍然不妨参考[67.11]:

[67.11]…对于那些与你们[作为实体与一个团体]没有共鸣的实体, 你祝愿它们爱、光、和平、喜乐, 然后跟它们好好道别. 你再不能做得比这更多了, 因为你, 作为造物者的一部分, 是你本然的样子, 并且你的经验和经验的贡献需要越来越多地完美呈现你真正之所是, 以成为珍贵的.

虽然Ra此处是在讨论第五密度负面存有的场合下的评论,但是不难看出这段话其实具有相当大的一般性意义。那么,如何对待那些我们“没有共鸣”或者难有共鸣的实体?也就如上就行了。于是毫无矛盾地服务太一无限造物者[1]


  1. 仍然来自67.11 ↩︎

2 Likes

列举一下我觉的是服务第二密度实体的情况:

  1. 满足其生存与繁殖的愿望
  2. 人工圈养的野生动物的丰容
  3. 当做宠物以使其加速升级到第三密度

根据第一点产生一个问题: 人吃食物是否算作服务自我?什么算是服务自我?虐待第二密度的实体?还是说服务自我这个概念只应用于第三密度及以上?

1 Like

对于第一点产生的问题,以下这四段材料可供参考:

第一、二段材料,意在回答第二密度是否服务自我的问题:

[19.14] 发问者: 那么, 第二密度的存有的主要动机朝向自我服务, 可能有一点动机朝向服务其他实体, 对象为直系家族. 它们携带着这个倾向进入第三密度, 但这个倾向会被缓慢地修改, 对象改为一个社会复合体, 最终朝向与全体的联合. 我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是正确的.

[19.15] 发问者: 那么, 最近才从第二密度过渡到第三密度的存有依旧强烈地倾向自我服务, 一定有许多其他机制创造一个对服务他人可能性之觉察.
我在想, 首先——两件事. 我在想该机制, 并且我也在想这个分离何时发生, 让实体得以继续行走在服务自我的道路上, 最终到达第四密度或第五密度.
我假设一个实体可以, 比方说, 在第二密度服务自我, 然后一直继续下去, 持续停留在我们所谓的服务自我的途径, 绝不被拉开.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第二密度对于服务自我的概念包括服务同一族群. 在第二密度中, 同一族群并不会被视为有自我与其他自我之分别. 全都被视为自我, 因为在第二密度的实体中, 如果一个族群被削弱, 该族群中的实体也被削弱.
新近或起初的第三密度实体, 容我们说, 有着天真的倾向或变貌将家族、社会, 或许连国家都视为自我. 此一变貌对于在第三密度的演进并无帮助, 它是没有极性的. 当该实体感知其他自我为其他自我, 并且有意识地决定去操控其他自我以图利自我, 此时断裂点才变明显. 这即是你刚才所说的道路之开端.

除此之外,第三段材料,意在回答第二密度生物的进展方向:

[13.18]发问者: 你能否定义你刚才说的生长?
Ra: 我是Ra. 如果你愿意, 在心中想象第一振动(密度)的矿物或水生命以及第二密度的较低生命开始在其中、其上移动; 这两者的不同. 这移动是第二密度的特征, 朝向光与生长的努力.

[13.19] 发问者: 朝向光的努力, 你的意思是?
Ra: 我是Ra. 第二密度的生长为努力朝向光, 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为树叶努力地朝向光源生长.

除此之外,第四段材料,意在回答人的“第二密度生命形态”:

[1993-09-05]的确,你可以将自己考虑为拥有两种生命形态:一种是第二密度的动物,它忠实地服务并承载意识,为自我而思考和做出决定;另一种是无局限与无限的大我,也即你所是的、也是所有其他人所是的意识——它加入了前一种生命形态。

那么,有关第二密度的行为(比如说人类通过吃食物滋养自身的身体),或许并不算服务自我。或者说,该行为不会有带有多少极性的发展。因为这是为了第二密度动物性的生长维生的努力。第三密度,才开启了极性的分化,因此你疑问的:“还是说服务自我这个概念只应用于第三密度及以上?”,我认为是答案是可以肯定的。

至于你所说的“什么算是服务自我”,[19.15]第二段标黑字体已经指出。因此你举例的虐待第二密度实体,或许就是如此。因为这是通过残害其它实体来满足自我的某种非生长维生性质的愿望。

1 Like

至于如何服务第二密度实体,也可以参考以下这一段材料:

[14.1] 发问者: …你曾说第二密度努力前往第三密度, 也就是自我意识或自我觉察的密度. 这个努力发生在较高层的第二密度形体, 它们被第三密度的生物所投资. 你能否解释你说这段话的意思?
Ra: 我是Ra. 就如同你们会穿上礼服, 你们也会投资或给第二密度生物穿上自我觉察的衣服. 这通常是通过你们所谓的宠物之机会达成. 也可以有其他不同的投资方式, 包括许多所谓的宗教习俗复合体将自然界各式各样的第二密度存有拟人化, 并送爱给它们.

也就是说,除了生理性意义的喂养照顾第二密度实体,使其感受舒适自由,帮助第二密度实体实现自我觉察,也会是对第二密度的服务。这个服务可以是养育动物并与其帮助它们自我觉察的互动(比如说宠物),也可以是宗教习俗或者小朋友的幻想等途径的拟人化,当然或许不止这些。第二种服务方式的关键点在于帮助第二密度实体实现自我觉察,催生自我意识。

你提到的丰容概念,或许是以上两种服务的复合。

更加一般性的服务途径,则是直接送出爱与光。该服务途径或许将前面的两种服务途径包含。

这个问题是混淆的,因为渉及第二第三密度实体的自由意志,伴随着第三密度实体的自由意志扭曲与意图。并且服务是一体两面的 。所有的个体为一/即服务自我等同服务他人。服务他人等同服务自我。

1第二密度是橙色光芒振动实体,它总是渴望满足生存性的寻求主要启蒙活动自我寻求自我与自我的关系,因此生态动机主要是朝向服务它们的自我。因此都是属于服务自我的实体倾向。混淆的是,在某个終端周遭环境作用下,它会选择合一性的服务他人。就如植物的光合作用吸取二氧化碳释放氧气的机动性。

在你的第1个列表中,第二密度尽可能维护自我可能性的服务自我。
在第二个列表中,第三密度人类创造一种人工智能模仿天然智能形态,可能性为了环保自然平衡这个倾向服务他人,也可能提供观赏娱乐的价值用于收费服务自我,并且又混淆的服务到他人,就如许多观众去动物园观赏动物哄自我愚昧(容我这样说)的开心。
在第3个列表中,还是混淆的,有些第三密度实体确实爱小动物,投资爱与照顾。这属于服务他人也有让自我能够娱乐自我而服务自我。而一些第三密度实体,供养动物则是防卫着其它的第三密度族群侵犯,意图属于服务自我。最明显的,有些实体无法满足自我的权力控制欲,供养动物虐待动物是肯定的。

(你综合来说)
人吃食物是否服务自我?是的,补充肉体能量与自我偏好寻求。延续着时间连续体获然率服务他人。

一个实体满足自我心智、身体、情感偏好都是服务自我。它几乎不是说虐待,而是满足人类最大的渴望寻求:即可能服务自我。

无论第一到第六密度,都有服务自我的。并且有负面密度那么更倾向服务自我。一些稀少的第三密度负面星球视其它自我为物体,所谓的虐待暴力是特征之一,就是同类族群相残吃掉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因为过多的服务自我有种智能,必须铲除后患,終结另一个实体是最高权力的运用,終结它们的自由意志行动。而第一密度到第六密度的理则星球极性并不等同第一到第六密度那些居住在上面的实体的极性。星球极性不是我们所一般理解的极性。

主要是渉某个话题在第三密度实体的混淆带动下影响地球混淆、导致非常混乱与地球变动,这是令人深思的。

2 Likes

“胖胖”的主题是,服务他人的范围,这个按照数学比例计算计划是:1%到99%,因为实体们的极化程度有所区别差异。一般的统计是:正面服务他人不到49%—负面服务自我不到94%范围内。即49=正面第四密度的过程,94=第四负面密度的过程

1 Like

这个范围能否有进一步的释义?有些不太理解…

我试图进行理解,你说的是正面第四密度中实体不到49%的比例是服务自我,(同时)大于51%的比例是服务他人?

负面第四密度实体是大于94%服务自我,(同时)小于5%的比例服务他人?

理由

[17.31] 发问者: 非常感谢你. 我不想占用额外时间重复问一样的问题, 但有些问题是如此重要, 我尝试以不同的方式发问, 好扩展答案. 似乎是[听不见]我们正在接近的, 或许并不是. 在《Oahspe》这本书中有个陈述: 如果一个实体服务他人的比率超过50%, 并且服务自我的比率小于50%, 那么他就是可收割的. 这陈述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如果该收割是为了正面的第四次元层级, 这是正确的.

[17.32] 发问者: 如果一个实体想要以负面的方式被收割, 他的百分比必须是多少?
Ra: 我是Ra. 想要追寻服务自我途径的实体必须达到5%服务他人, 95%服务自我. 必须趋近整体性. 负面途径要达到收割状态是相当困难的, 需要十分专注地投入.

[17.34] 发问者: 那么, 如果一个实体以51%服务他人, 49%服务自我的成绩进入第四密度, 他会进入第四密度的哪一个层级? 我假设在第四密度中有不同的层级.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每个实体依照其理解之振动进入对应的子密度.

因此,这似乎是在通过对比服务他人与服务自我(承接你上一条回复的文意)这个角度来回答服务他人范围的问题。

进一步地说,许多行动,都既包含有服务他人的成分,也包含有服务自我的成分,于是造成混淆。那么某一个行动,到底是服务他人的?还是服务自我的?则取决于两种成分的对比。当一个行动超过50%是服务他人时,则属于服务他人的范围。或许这是在通过一个行动的极性性质来划分服务他人的范围。

这个理解是否可以接受?

49=正面第四密度“过程”,在你所知道的达成正面收割是50以上的服务他人,过程=50-49=1.

那么负面第四密度过程,达成负面收割是95,过程=95-94=1

前进过程1就可以达成收割。

一个实体通常在服务他人倾向所做的功属于正面极性,这个正面极性就是跃进50%.而负面极性在负面服务自我上所做的功,即是服务他人不到50.以一个例子一个负面实体即服务他人49,即服务自我51.而两者正负未选择混乱实体即是49到94左右正负摇摆方向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