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怎么看待战争,侵略战,与保卫战,你会怎么做,拒服by??

最近看了 西线无战事
还有日本老兵改开来华投资的纪录片
“我们都是农民的儿子 为什么互相伤害”


如果没有战争,大家是不是会成为朋友呢?他们原本也并不是战争上的杀人机器,却被迫成为了杀人机器。

被卷入战争中的人,无一幸免地被战争这个巨大的杀人机器推动着前行。各色各样的人,在战争面前经历着洗礼。四星期后他回到前线。保罗对战争不愿多想,理想和现实的冲击让他无暇多思考战争的意义所在。他和伙伴们感到,如果能够不去多想,战争的恐怖还能够忍受。

在又一次激烈的战斗中,保罗受了伤,人生中第一次“杀人”。书中对这段情节有着细致的刻画,让我们看到了年轻的学子在面对死亡面前所流露出来的善良。

从法国兵的口袋里,保罗翻出了他与妻儿的合照,保罗于是做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承诺:“我会照顾你的孩子,写信给你的父母。希望你原谅我。”

¨¨¨¨¨¨¨¨¨¨¨¨¨¨¨¨¨¨¨¨¨¨¨¨¨¨¨

在将来交付历史审判的时候,有一个强盗就会被人们叫做法兰西,另一个,叫做英吉利。

不过,我要在这里提出这样的抗议,而且我还要感谢您使我有机会提出我的抗议。绝对不能把统治者犯下的罪行跟受他们统治的人们的过错混为一谈。做强盗勾当的总是政府,至于各国的人民,则从来没有做过强盗。

法兰西帝国侵吞了一半宝物,现在,它居然无耻到这样的地步,还以所有者的身份把圆明园的这些美轮美奂的古代文物拿出来公开展览。我相信,总有这样的一天——这一天,解放了的而且把身上的污浊洗刷干净了的法兰西,将会把自己的赃物交还给被劫夺的中国。

我暂且就这样证明:这次抢劫就是这两个掠夺者干的。

阁下,您现在总算知道了,我对这次军事远征中国的事情,是有充分的认识的。

在历史面前,这两个强盗分别叫做法兰西和英格兰。但我要抗议,而且我感谢你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

统治者犯的罪并不是被统治者的错,政府有时会成为强盗,但人民永远也不会。
¨¨¨¨¨¨¨¨¨¨¨¨¨¨¨¨¨¨¨¨¨¨¨¨¨¨¨
越南战争时期,“拒服兵役”最有名的莫过于 “拳王”阿里了,他以“越共和我没有仇”以及宗教信仰原因拒绝征召,结果被逮捕并判处五年徒刑,阿里不服判决,聘请了宪法律师,官司一路打到了最高法院才成功脱罪。

这一时期美国的反战运动风起云涌,有高达20%的适龄青年声称自己是“因良知反对兵役者”,甚至包括后来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不过很多临时抱佛脚的被征召人员由于“信仰”转变得太快——毕竟“因良知反对兵役者”这个归类不包含政治信仰,“因良知反对兵役者”必须反对所有战争,而不是任何当前特定的战争——所以不符合征兵委员会设定的甄别要求,没能通过问卷调查审核,不得不参加越战。

《血战钢锯岭》中的“因良知反对兵役者”是怎么一回事?

¨¨¨¨¨¨¨¨¨¨¨¨¨¨¨¨¨¨¨¨¨¨¨¨¨¨¨
“参军就是支持犯罪”

2020年,年满18岁的以色列姑娘Hallel做了一个并不轻松的决定:拒服兵役。她清楚,这样做的后果大概率是会把自己送进牢房。

作为全球为数不多的全民服兵役的国家,每一个以色列人都需要在18岁进入以色列国防军(IDF)受训,女性服役2年,男性3年是规定动作。按照以色列军事法第94条的规定,未经允许未按时服兵役的应判处3年监禁。而拒服兵役,则要判处15年监禁。

宁可进监狱,不想服兵役,以色列的年轻人在想啥呢?

Hallel是东欧犹太移民的后代,从小生活在以色列北部一个叫Harduf的基布兹农庄,与周围的阿拉伯人“是很好的邻居”。但后来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时,国防军为了防止巴人发动袭击,开始设路障,去城里务工的阿拉伯人上下班要接受一系列检查;宗教节日的时候,以军出于安全考虑,也会阻止阿拉伯邻居去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祈祷。

“慢慢地,整个村子都在国防军的控制下了,士兵甚至可以随意闯入阿拉伯家庭进行搜查。”Hallel回忆道。

据她介绍,国防军对左翼犹太人也毫不客气。“有一次我们在海法组织游行,抗议犹太人在巴勒斯坦人的土地上继续建立定居点,警察居然对我们用了特种弹药。但另一边一群右翼犹太青少年也在游行,他们的标语上写着,却没有警察去管。我是个反战主义者,但当时我真想把手里的瓶子朝警察扔过去。”

在她看来,服役就是支持这些暴力行为。

在以色列,逃兵役案件不归民事法庭处理,而是交给军事委员会。以色列也成了当今世界上,唯二将此类案件交给军方相关机构裁决的国家——另一个是厄瓜多尔。不过,按照规定,如果军事委员会判定拒服兵役者是“反战主义者”,也可依法免除兵役。当然,在她之前,没人用这一点打赢过官司。

军事委员会上,检控官针对Hallel是不是真的“反战主义者”提出各种假设性问题。而这些问题在Hallel看来,与其说是在检验她是否“反战”,不如说她是否“佛系不抵抗”。比如,其中一个问题是**,“如果有人攻击你的家人,你会反抗吗?”**

“我回答会,他们就裁定我不是反战主义。但这些问题根本和我是不是反战无关。”

不出所料,一审的结果是Hallel败诉,法庭要求她3天后去军事基地报到。

3天后,她确实去了军事基地,却只是告诉军官她没准备好,也不准备去当个军人。至此,她开始了4进4出牢房的两个月。

起初她被判7天监禁,期满释放后被勒令继续服役,她自然拒绝,紧接着又是14天的监禁, Hallel的生活成为监禁——释放——拒服兵役——监禁的循环。

第二次刑满释放后,她开始寻找媒体声援,她的故事被大量报道。与此同时,随着以色列境内新冠爆发,以及总理内塔尼亚胡贪腐案开审在即,右翼阵营出现舆论危机。

¨¨¨¨¨¨¨¨¨¨¨¨¨¨¨¨¨¨¨¨¨¨¨¨¨¨¨

在“秦律”中有记载,拒服兵役者要服终身劳役,结果一般都是发配边疆做苦役,基本是有去无回

汉代律法规定中,凡是士兵拒服兵役,官府可以抓捕妻儿,一并为奴。

在东汉末年的战乱之中,曹操“挟天子而令诸侯”控制当时大半的国家,曹操感觉这样的处罚不能达到一定的威慑作用,而制定的“士亡法”中明确规定,如果士兵据服兵役其父母、妻儿、兄弟都是要处死。

¨¨¨¨¨¨¨¨¨¨¨¨¨¨¨¨¨¨¨¨¨¨¨¨¨¨¨

34.17 发问者: 你是否可能以我们的巴顿(Patton)将军为例, 告诉我, 在他发展的
过程中, 战争在他身上的效应?
Ra: 我是 Ra.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完整问题. 你所说的乔治(George), 在他
身上, 前几次投生的程式创造出一种在此次投生[位于你们的时间/空间]中无法抵抗
的型态或惯性. 这个实体具有强烈的黄色光芒启动, 伴随着经常发生的绿色光芒开
以及偶尔发生的蓝色光芒开启. 无论如何, 它发现自己不能打破先前由敌对性质
的创伤经验所塑造的模子.
这个实体有些朝向正面极化, 由于它专一地信仰真理与美.

这个实体相当地敏感,
它感到一个伟大的荣誉/责任去保存该实体感觉为真实、美丽并且需要保卫的东西.
这个实体认知自己为一个英勇的角色. 它有一些朝负面极化, 由于欠缺对于它携带
的绿色光芒之理解, 拒绝了宽恕原则, 该原则隐含在普世大爱之中.
(他)这次投生的振动总合稍微增加了正面极性, 但收割性减少, 这是由于拒绝了责
任之道或法则; 也就是说, 看见普世大爱却依然继续战斗.

34.14 发问者: 你可否给我与我们刚才所谈论的资讯相类同的资讯, 关于自我与战

争及战争流言的关系?
Ra: 我是 Ra. 你可以看出这与你们的器具有关系. 战争与自我的关系是成熟中的实
体的一个根本感知. 其中有很大的机会加速到任何渴望的方向. 一个实体可以借由
认定敌对的态度, 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朝负面极化. 一个实体可以借由在战争中的
英勇行为[如果你可以这么称呼], 即保存其他自我的心/身/灵复合体的行动, 朝正
面极化一些程度, 启动橙色、黄色, 然后是绿色(光芒).
最后, 一个实体可以非常强烈地极化第三光芒, 借由表达普世大爱的原则, 即使面
对敌对的行动, 也不惜代价坚持这个原则. 如此, 该实体可能在一段很短暂的时间/
空间跨度中成为一个觉知的存有. 这可以被视为所谓的创伤性进展. 值得注意的是:
在你们实体当中, 有很大百分比的进展有着创伤的催化剂

1 Like

很喜欢这样的片子,唤醒人们的反思。
———————
[34.13]问:电视对于我们社会的整体效果是什么?
RA:我是Ra。(我们)没有忽略许多属于绿色光芒的尝试,透过这个媒介传递真理与美的资讯、可能是有帮助的,

1 Like

战争似乎也有它的用处,强烈的极化机会。
大概:
敌对=负面
保护=稍微正面
面对敌对坚持大爱=强烈正面

引用ra

34.14 发问者:在我们已工作的、相同类别的资讯中,你可否给我们关于自我与战争、战争流言的关系之资讯?
RA:我是Ra。你可以看见这与你们的器具有关系。这个战争与自我的关系是成熟中的实体的一个根本感知。其中有很大的机会加速到渴望的方向、不管是什么。一个实体可以借由认定敌对的态度朝负面极化、不管为了什么原因。一个实体可以借由在战争中的英勇行为[如果你可以这么称呼],即保存其他自我的心/身/灵复合体的行动,朝正面极化一些,启动橙色、黄色,然后是绿色(光芒)。
最后,一个实体可以非常强烈地极化第三光芒*,借由表达普世大爱的原则,即使面对敌对的行动,也不惜代价坚持这个原则。以这个方式、该实体可能在你们很短暂的时间/空间中、成为一个觉知的存有。这可以被视为所谓的创伤性进展。值得注意的是:在你们实体当中,很大百分比的进展有着创伤的催化剂。
【*这应该是第四光芒。Ra在下一个回答中更正该错误。】

34.15 发问者:你在刚才的叙述中、使用术语:第三光芒。这是你意图使用的术语吗?
RA:我是Ra。我们意指绿色光芒。我们的困难在于我们认知红色与紫罗兰色光芒为固定的;因此只有内侧的光芒才会变动并且被观察,作为老资格(实体)尝试形成一场收割时的各项指标。

3 Likes

战争源自于身份认同
有了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不同宗教才有了战争
而争夺资源都是掌权者的需求
如果没有国界没有种族就不会有战争

秦始皇如果像欧盟那样尊重所有小国就不需要通过屠杀来得到和平

如果人人把自己只是人类的一员甚至宇宙的一部分放在我是某个国家某个种族某个宗教之前就不会有战争

2 Likes

感觉这个话题的深入容易导致不利于论坛的方向.
或许只是贴一些相关的作品就好?

他们已不再变老 (豆瓣) (douban.com)
这个电影的特点是"真"纪录片,或许更容易共情?片尾曲是改了歌词的 Mademoiselle From Armentières - Line Renaud - 单曲 - 网易云音乐 (163.com)
值得一听

2 Likes

是的 一般都是保护能接受 侵略不行

1 Like

如果没看过《一的法则》,很遗憾,在特定的情景下,我可能会愿意加入一场战争,以保卫己方的势力,但看过《一的法则》,战争就永远不会是我的选择

4 Likes

话说回来,唐艾尔金斯也参加过战争,发生在朝鲜的那场战争,他当时是飞行员的身份参战,老实说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我还蛮惊讶的

2 Likes

我跟你差不多
我以前看到鲜花对枪口的照片觉得似乎有点天真
现在才感觉只有爱能战胜一切,以暴制暴永无止境

4 Likes

你说的这张应该是美国人抗议越南战争的照片吧,这张照片确实体现着爱
我以前也不是一个“天真”的人,实际上,现在也不能说是,就比如有一些充满爱的实体愿意完全用爱意去包容甚至是恐怖分子,但我却可能做不到,在有些时候我内心会愿意去支持暴力,以暴制暴,为了更大的和平和自由
当然,我能理解他们,但我有时候还是会觉得如果一个人违反了世界基本的规则,那就可能需要一些“教训”来让世界更加“稳定”

3 Likes

嗯,法律就是这个维持秩序的基本规则
但因为战争发生在两国之间,而他们有着自己的法律跟自己的正义

比如这次以巴战争,他们都曾在这片土地住过,都说是自己的。圣城也是自己是

仅仅因为这样自私无法分享的宗教观就认为自己有正义的理由可以杀害无辜的人,两边都是如此

以暴制暴的结果并没有制止暴力,而是让被杀的人产生更多的仇恨,延续暴力

这也是为什么负面团体的社会结构是金字塔,底层的人总是在不停的革命推翻上面的统治的人。而得到统治权的人继续压迫其他底层,然后不久就发生新的革命

1 Like

第0110章集:恐怖主义片段;

。。。。G 先生说他不相信自己会扣下扳机对抗另一个人类. 这是个高贵且值得赞赏的情操. 然而,说这句话的人从未处于一种情境 即他所爱的人面临性命危险。

当一个人受到威胁 他的本能确实就是扣下扳机. 当一个群体受到威胁,群体的本能同样是致命的反应. 不管有多少层外交 礼节 覆盖于上,在每一个情境的底部 双方其实都接受一个模式 – 一个群体可以凌驾于另一个之上. 一旦这个基本的假设被接受,总会有一个基本理由导向暴力. 一个暴力发起国得到其他国家的认可,便属于公正的一方 (并得以发动战争). 有些群体得不到这样的认可 于是别无选择 被公认为不法之徒. 当一个不法之徒尝试获取应得的权利 便被认为是恐怖主义. 这是恐怖主义与战争的唯一差别. 这种人工的区别奠基于一个人工的假设: 群体们定义自己为彼此分离的.

或许你已经注意到人们倾向分割团体为次团体,再将次团体分割为次次团体 永无止境地分割下去. 人们喜欢看到自己的团体做对事 其他团体比较不成功.人们不断追寻一种 比其他团体 更优越,更强壮,更有理 的感觉,因为这种感觉实在好. 找到归属的地方感觉很好,属于一个善良 有道德 正直的团体 感觉真好. 因此许多扭曲的故事不断被述说着,胜利的一方总是公正的,“而输家活该处于贫穷之中”.

我们认为 每一个应得权利都是令人质疑的,而每一个公正的团体基本上都是不自然 且 没有帮助的. 然而,第三密度存在的整个目的就是要面对每一个人,以及由个人组成的团体 所衍生出来的种种问题. 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 每一个实体都有机会在灵性、心智、情感、肉体的进化旅程中成长.

你们要怎么做才能将这个世界变成深情,统一,和平的世界?

容我们说 这个愿景从你开始,就从今天开始. 不是以轰轰烈烈的方式,而是以微小的方式开始,从你周遭的人开始: 你的伴侣,小孩,父母,家人.在你面临每一个决定 检视你的想法,其中是否有保卫的渴望? 是否有保护的渴望? 或者是拥抱太一(One)的渴望? 仔细地检视你的思想 过滤掉那些与开放心胸缺乏共鸣的念头.

我们也要求你聪明灵巧,与你们文化的限制与扭曲偕同工作,而非尝试丢下它们.

尝试在这些限制中工作 好让那些原本被设计来限制的东西变成解放的东西. 这件工作需要投注大量的聪明敏锐的心力 然而你们每一个人都有良好的心智,良好的推理与想象力,以及创意的才能. 我们建议你再加上幽默、耐心、以及无尽的感谢. 持续保持感谢的心,你会发现每一扇被关闭的门都只是暂时的现象,这些被愤怒、失望、与 敌意关闭的门,将被 信、望、爱 再次开启.。。。。

2 Likes

ra:“思索自由与控制的对比下隐含的大量极化”.

1 Like

理论上谁都知道,但是一般人谁都不会主动爬上十字架接受凌迟的。

发问者: 我要问你是否熟悉一部电影叫做第九配置 (the Ninth Configuration)?你熟悉这部片吗?

RA: 我是Ra, 我们扫描你的心智复合体, 并看到第九配置的轮廓.

发问者: 这部电影带出我们谈论到现在的重点. (在影片中)该上校必须做个决定,我想知道他的极性.他可以屈服于负面的力量之下, 但他选择防卫他的朋友. 你是否可能评估何者较为正面极化: 防卫正面导向的实体, 或 允许负面导向实体的压制? 你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吗?

RA: 我是Ra, 这个问题可以放在第四密度以及你们(第三)密度的视野中来看待,而它的最佳解答可以看Jehoshuah, 你们称为耶稣, 的行为. 这个实体被他的朋友防卫着, 这个实体提醒他的朋友放下剑. 然后将自己交付出去 导致其肉身死亡想要保护挚爱的其他-自我是一股持续存在的冲动, 持续穿越第四密度, 一个充满怜悯心的密度. 其他的 我们不能 也不需要说了.

1 Like

我知道
但是这在某些历史时期
如果这么做会被当成什么?
后果就不用说了吧,

我非常认同这种行为
,但是在现实中
,因为我不是证悟者,
可能我还是会被迫做出某些行为。

所以在历史上我国也鲜有听见做出类似行为的人。

祂 主宰世上一切
祂的歌唱出爱
祂的真理遍布这地球
祂 怎么一去不返
祂可否会感到
烽烟掩盖天空与未来
无助与冰冻的眼睛
流泪看天际带悲愤
是控诉战争到最后
伤痛是儿童
我向世界呼叫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TUNA TAKA WE WE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天 天空可见飞鸟
惊慌展翅飞舞
穿梭天际只想觅自由
心 千亿颗爱心碎
今天一切厄困
仿佛真理消失在地球
无助与冰冻的眼睛
流泪看天际带悲愤
是控诉战争到最后
伤痛是儿童
我向世界呼叫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TUNA TAKA WE WE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权利与拥有的斗争
愚昧与偏见的争斗
若这里战争到最后
怎会是和平
我向世界呼叫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TUNA TAKA WE WE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1 Like

很多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人总是有限的,无法做到尽善尽美…但是灵魂暗夜,或许就是再一次升华的时候…向前去吧。

这首歌我很有感觉。

[104.26]…一切都好. 没有失落任何东西.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我是Ra. Adonai.

无论你是谁,或者我是谁,无论过去已经是什么样,将来要作出什么样的选择,成为什么样子,都充满信心的走下去吧。

1 Like

历史有时是无情的。战争发生之前,无论是哪一方之中,都一定会有支持战争的人和不支持战争的人,问题就在于,不支持战争的人不能有力地争取中立的人和说服支持战争的人,而支持战争的人也不能意识到除去战争以外的解决历史的悖论的路径。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人们意识到那战争的罪和苦,才能让人们知道是时候停止这战争了。

4 Likes

朋友你好!你的观点我赞同。

你提到了历史。我个人认为,人类的确是从"无情"的历史中学习到"有情"的爱的。就目前我们所知的人类历史长河来看,或许很多时候,人类整体的确是在看似黑暗中的东西学习到的光明。未经历奴役,很难知晓自己真正渴望自由;未经历战争,很难知晓和平相对于自身的真实可贵。在历史反复波折的前进中,人类会知晓自己真正的选择的。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