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蒂斯文明的覆灭及自由意志在此类事件中的表达

注:此话题来源于主题帖:一的法则 中拆分的部分

亚特兰蒂斯的毁灭并不是因为核战
广岛是地球上的第一次核战
而且因为核武器会损毁灵魂的完整性所以才受到联邦如此重视、从那之后才开始有大量流浪者(当然这次被损毁的存有已经被修复,但不代表他们能修复更大的核战争带来的后果)

因为有自由意志的存在,所以联邦不可能完全预测人类的未来。即使我们给自己定制了课程但不代表我们会完全按照自己定好的路走。所以当巴夏预测人类未来的时候也只能按照当下人类集体意识的振动来预测一定的概率。这也就是命运(预定课程)与自由意志的平衡

而人类为什么会发生核战争,这便属于业力。当整体越来越恶也就是偏向负面振动的时候,就会引发更多战争与灾难。虽然现在地球存有整体偏正面振动,但地球本身因为在进入第四密度所以会产生很多灾难与纷争。

我意指亚特兰蒂斯的覆灭是由于邦联没有察觉到负面集团的阴谋。

如我所说,这也是自由意志的伟大原力,让人欣喜。

我们看见的历史似乎是被隐藏与修改过的版本。但无论如何,确实都离不开人类集体意识的选择。 :heart:

并不是什么负面集体的阴谋而是对一的法则的扭曲
拉在埃及也遇到了所以它走了
亚特兰蒂的扭曲慢一些没有被察觉
等那一队离开的时候他们已经拥有了足够自我毁灭的科技
没有那么多阴谋,容易选择负面本来就是人类的倾向,因为习惯,因为人类四分之一来自毁灭过自己星球的火星
再加上来自各种其他星球的存有组成了这个类似于大杂烩的地球,所以很容易产生矛盾

了解过一些信息,当时一系列连锁反应的水晶爆炸源于一场负面集团策划的行动,承担守护责任的是天狼星议会,议会并没有提前察觉到这场阴谋,待第一颗水晶被引爆之后,尽管作出最快的反应,但一切已经来不及了,不过他们仍尽力将一些人群带到西藏,秘鲁等地方避难,现在也仍有传承。

地球是个多方势力错综复杂的地方,不仅由于群体的多源以及好战性,正负面势力也直接或间接的参与并影响文明的进程,所以我个人并不愿意把那次覆灭纯粹归结于他们自身的选择,哪怕有不尊重生命的负面倾向,容我说,并不与覆灭直接挂钩。

永远有负面存有在给我们释放负面信息
永远有正面存有在给我们正面信息
听哪个信哪个选择哪个的是我们自己
不能总是怪负面说他们设了阴谋害我们怎样,怪正面没有及时察觉来拯救我们?
自己应该承担所有责任

你说的那些对人类产生影响的负面或正面团体,对人类的影响是不会有人类很本身大的。因为人类本身就是负面正面团体的一部分……如果他们投生成人,这就再也不是外部影响而是人类集体意识内部的影响了,当然负面存有是不会选择投胎的所以他们对我们的影响是有限的多的

我发现你总是把权力交给别人,改变自己的永远是自己,无论外在哪怕内在都是负面声音你也可以选择不听,这就是自由意识。人类所有人都有这种自由意识,如果他们选择不信,负面再多阴谋也没用。路摆在那里,走哪条是自己的选择,不要怪路太坎坷

第一句话感觉是一种误解。邦联不论觉察与不觉察人类将要发生的什么。邦联做它们认为适当的工作提供服务。负面实体也总是要做它们的天职服务造物者。像亚特兰蒂斯这种发生的特定事件与其他事件一样,都是第三密度在上演的,认为是由于邦联没有觉察负面集团的阴谋,可能在主体责任上就给转移了,根本上,人类自身总是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就像一个人也总是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一样。

1 Like

可能我之前所述的“直接原因”容易在理解上引起与“根本原因”之间的混淆,好比我的小狗出去溜达,因误食有毒的食物而导致死亡,那个有毒的食物是造成小狗死亡的直接原因,我只是在描述事件的表面因果。若非要在情绪层面交流,我无意探寻这是谁的责任,但我一定会自责,如同我对承担守护荣耀的天狼星议会的苛责一般,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尽己所能去爱护我的小狗,如同我也相信天狼星议会也在尽他们最大的努力给出自己的服务。

直接原因也是因为自身的业力,因为投毒的人必然是其他人类,而小狗会吃掉也是因为业力使然

业力就是前世的因果作为而造成的今世命运,所以小狗吃到毒是业力的果;因为前世作恶而会有如此命运。但选择投毒是今世选择的因,来世会有新的果

这就是拉说的人类深陷业力的沼泽之中……

而在这业力之中负面集团可能产生什么影响呢?他们能把高科技知识传信息给人类,但他们又不能确定接受的人是正是负,负面的人会把科技用于控制与战争

人类脑海中时常出现的负面声音未必来自其他负面团体,更多的是来自自己

1 Like

个人感觉有些误解了密度之道与正面负面联合之下运行的一的法则。可能这里对于守护者或者邦联要有个根本的认识,也就是他们首先守护自由意志。正面的呼求得到回应,负面的呼求也必须允许回应的机会。另外天狼星议会是哪里的?

1 Like

很抱歉提供了有些差错的信息,现提供下图,仅供参考:(信息源为《异邦者2》)


亚特兰蒂斯的覆灭虽然不是负面集团的目的,但也确实是他们造成的意外,此次事件之后,能提供高科技的水晶能源被没收,群体从原始社会演化。

建议不把其他资料混合进来讨论,关于特定资料的不重要性在一的法则中经常被提到。并且这个资料的真实性个人认为是存疑的,在这样的基础上去讨论历史事件,所延伸出来的扭曲也会愈演愈烈。 :heart:

1 Like

是的,说实话能让我信任的资料的估计就只有《一的法则》了吧

在看《一的法则》之前,我还看过许多各种资料,像什么巴夏,什么揭露宇宙,科里古德等等,但是这些都是半真半假,我根本不能信赖,直到我看到了《一的法则》,然后我就这些东西几乎就没看过了:rofl:

是这样,看了一天了,对于学习一的法则确实没啥帮助,但如果是真的,确实可以增加对当前地球的局势尤其是背景的理解 :heartpulse:

是的,我在之前也接触了许多资料,深有同感。 :heart:

关于地球历史类的资料非常多,但这个地方也是最容易混杂的地方,无论描述的多么合理生动,建议都需要有一个质疑, 深刻认识到这类特定信息的不重要性。试图模仿Ra身份的传讯资料也不在少数。 :heart:

3 Likes

是的,我自认是一个在信息辨别方面特别有天赋的人,所以才能较为准确地辨认出那真实的信息和真假参半的信息,但我觉得,像xu他去看各种鱼龙混杂的信息也是他的自由,我们也应该尊重其自由意志,只是做一个建议者的身份,最终怎么选择完全是人家的自由

2 Likes

是这样的:+1:,有很多不错的资料。阅读其他资料,熟悉其他各种资料,是有价值,可能也是必要的。

3 Likes

天狼议会应该是天狼星的吧。
感觉很多高密度群体除了承担守护责任,否则是不会直接参与地球事务的,以最大限度的给予地球自由的空间。
从那些极端事件中,我也感觉到自由意志确实是无限的,如你之前所说,我对自由意志的宏观限度与运作非常敏感,因为之前一直有非常强烈的宿命感,那时觉得当下是被高我裹挟的,地球是被高密覆盖的,即一切事物都有一个背后宿命的魔爪,当然,那是我一个最核心的课题,现在已经从那个牢笼中出来,也越来越能感受到自由意志的力量。 :heart_on_f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