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问题反馈(2004-05-02 催化剂与我)

最近读了 2004/05/02 催化剂与我这篇文章。我先是在1-39的合集里面读的,然后我去网站上看正式的译文,我发现了一点问题在这里发出来。关于下面这句话,两个人翻译区别很大,所以我去看了原文,我觉得网站上译文是有误的。

原文是:Lastly, you questioned concerning how to avoid bitterness and how to encourage the self not to use catalyst awry.

网站是这样翻译的:最后,你们询问如何避免怨恨的感觉,怎么鼓励自我不要错用催化剂。

c.T是这样翻译的:最后,你们询问如何避免悲痛的感觉,以及如果鼓励自我不要偏差地使用催化剂.

我觉得CT翻译的明显更准确一些,虽然我感觉翻译成苦涩更好。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审校后的不如初译准确?我有点担忧翻译的质量了。

从整篇文章来看,cT翻译的不拖泥带水很干练。但是省略了很多地方,很多译文没有翻译出来。我觉得可以少翻译,但是一旦翻译必须准确。信达雅首先要达到信。

1 Like

这个具体还要译者来仔细查看。我大概回看了网站的译文,出入变化主要出在 bitterness这个词的翻译中,在中文意思中,也有“怨恨”之意,或许是网站译者考虑了上下文的语境,选择了“怨恨”这个释义,我自己初步感觉“怨恨”是较为准确的,虽然它也有“痛苦,苦难”的含义。

不管怎么样,译文的翻译,尤其校对,已经是花费十几年的工作,速度并不快,提出反馈的时候,我想不带着“声讨”的意味比较好。现在也没几个人在做翻译校对,如果再不做,就没人做了。我自己个人来说,很感激所有译者的付出,即便不是那么十全十美,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十全十美,绝不出错。

2 Likes

感谢反馈意见,我们欢迎任何对现有译文的反馈或批评指正,因为现有译文确实仍存在许多问题,毕竟译者和审校者都无法保证绝对准确。

经过查询,发现楼主所比较的是2010年发布的cT摘译版(2010版)与一法中文网发布版,而一法中文网站发布版来自于对2017年发布的T.S.完整译文的Sunny&cT审校版(2017版)的初级校对——因为比较中文网站版与2017版后,发现译文几乎一模一样,基本没有改动(早期校对工作的校对程度很微小,主要是错别字、标点规范等细节完善)。这意味着,楼主所讨论的对bitterness的翻译差异已经存在于2010版与2017版之间,最后定稿发布者都是cT本人。那么为什么在7年之后,把这个词的翻译从“悲痛”改成“怨恨”?想必是综合比较之后,cT认为“怨恨”相比“悲痛”更准确。

在我个人看来,虽然“怨恨”也许算不上最贴切,但从上下文来看,至少比“悲痛”更准确一些,因为问题提出者一开始在团体问题中并没有用Q’uo随后在引用该问题时所用的这个词(bitterness)来描述问题,而是用“feelings of frustration and anger”,而且“怨恨、愤怒”本来也是bitterness的释义之一。后文Q’uo还提到“the reaction to dropping them should not be that which is judgmental or harsh”(这里提到对失误的反应不应该是评判或严厉了)、“one is going to be bitter, defensive, angry and so forth”(这里将bitter与defensive、angry并列)、“Bitterness comes into the life because it is a way to keep the attention away from getting out of the soup”(这里认为“bitterness”产生于一种需要:转移注意力,回避正视问题本身)、“repine concerning the difficulty”(这里提到抱怨自己所遇到的困境),这些上下文内容都跟怨恨(相比于悲痛)联系更近一些。

至于就整场集会的翻译准确性而言,到底是2010版更好还是2017年更好,我觉得没必要讨论,大家可以自己看下面的译文。至于个人喜欢看哪个版本,是读者的自由选择。

下面是这场集会与bitterness相关的上下文详细对照:

[1] Group question: The question today has to do with catalyst and determining what our catalyst is. We would like to have some information upon how we can determine what it is that is catalyst in our life and what we should be focusing on. The second part of the question has to do with the way catalyst can be processed: when it is successful, it seems as though the success comes from being able to look at the catalyst with a light touch; being able to look at it as catalyst and develop a certain sort of tolerance and patience with it as you work with it. And catalyst which has gone awry, as Ra said, tends to cause in us the feelings of frustration and anger and doubt and depression. So we would like for Q’uo to give us a bit of information about how to stay on the track where we develop the qualities of tolerance and patience and how to avoid the frustration and anger.

  • 【2010 版】小组问题:我们今晚的问题是关于催化剂, 以及判定什么是我们的催化剂. 我们想要一些资讯帮助我们判定什么东西是我们人生中的催化剂, 以及我们应该把焦点放在什么地方. 问题的第二部分是: 催化剂如何被处理, 当处理成功时, 我们仿佛可以轻快地看待催化剂; 能够注视催化剂并发展出某种包容与耐心. 当催化剂过程走偏了, 经常导致我们感觉挫折、愤怒、疑虑、沮丧. 所以我们希望Q’uo给我们一点资讯, 关于如何保持在正轨上, 在发展包容与耐心的品质之际, 如何避免挫折与愤怒?

  • 【2017版】小组问题:我们今天的问题是关于催化剂,以及判定我们的催化剂是什么。我们想要得到一些资讯来帮助我们判断、生活中的催化剂是甚么,我们应该把焦点放在哪里。问题的第二部分和处理催化剂的方式有关:当处理成功时,成功似乎是因为我们可以轻松地对待催化剂,能够把它看成催化剂,在和它工作时发展出某种包容与耐心。Ra说过,出了差错的催化剂容易让我们感到挫折和愤怒、产生疑虑和沮丧,所以我们希望Q’uo给我们讲一讲在发展包容和耐心的品质之际,如何保持在正轨上、如何避免挫折与愤怒。

  • 【中文网】对2017版没有改动,仅把小组问题改为团体问题。

[2.1] Q’uo: […] There is a time for sitting with catalyst and when that time has come to an end—and for each entity the rhythms are different—there is the time of asking the self to rise up, give thanks, and move on into the rest of the day, into the rest of that which is available when one is not focused on a certain piece of catalyst. We encourage you not to allow yourselves to become so absorbed in the process of learning that you become unavailable to the present moment. This is a juggling act, in so many ways, as several within this group have said earlier this day. There is so much to think about and so much to do. As you juggle, you will drop balls, and as the one known as J says, when you drop the balls, that, too, is part of juggling. And the reaction to dropping them should not be that which is judgmental or harsh but simply to encourage the self to pick that dropped ball up with grace, style and humor.

  • 【2010 版】我们鼓励你们不要允许自己太过投入学习的过程, 以致于无法接触当下此刻. 这就好比是杂耍球戏, 在表演过程中有这么多东西要思考, 还要执行许多动作, 当你耍球的时候, 难免会掉球, 即使在这个时刻, 同样是球戏的一部分. 所以, 你掉球的时候无须批判或苛责自己, 只要鼓励自己优雅地、气派地、幽默地拾起掉落的球。

  • 【2017版】有时候需要和催化剂坐在一起;当那个时间结束后,每个实体的节奏不一样,你得要求自我站起来、感谢,然后继续下半天的工作,把视线从那个催化剂移开,做点别的事。我们会鼓励你们,不要让自己过分投入学习而忽略了当下此刻。就像这个团体有些人今天早些时候说过的,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杂耍抛球表演,有那么多东西要考虑、那么多动作要做。你在耍球的时候难免会掉球;如同J实体说的,掉球也是抛球过程的一部分,所以对掉球的反应无须是批判或苛责,只需要鼓励自己带着优雅、风度、幽默,捡起掉落的球就行了。

  • 【中文网】对2017版毫无改动。

[2.2] Lastly, you questioned concerning how to avoid bitterness and how to encourage the self not to use catalyst awry. That is perhaps a topic we may save for another day in terms of really moving into it. But in general we may say that one is almost never able to see ahead of time that one is going to be bitter, defensive, angry and so forth. So one is not able to defend against such times. They simply come upon one and one finds oneself in the shadows and very unhappy for one reason or another and in one way or another, depending upon the personality shell. When you’re in the soup there is no use objecting to yourself because you fell or because you’re wet. Bitterness comes into the life because it is a way to keep the attention away from getting out of the soup.

  • 【2010 版】最后, 你们询问如何避免悲痛的感觉, 以及如果鼓励自我不要偏差地使用催化剂.我们建议把这个题目留到下一次 再来深入讨论. 但我们现在可以说个大概, 一个人几乎无法预先看见自己即将变得苦涩、愤怒、满怀戒心等等. 所以, 一个人无法预先防范这种状况, 当某个催化剂碰撞这个人, 他发现自己不管为了什么原因, 变得很不快乐. 当你掉到一杯汤里头, 你对自己抗议弄湿或跌落是没有用的;

  • 【2017版】最后,你们询问如何避免怨恨的感觉,怎么鼓励自我不要错用催化剂。我们也许可以把这个主题留到别的日子,好真正深入地讨论。但我们可以一般地说,你几乎绝不能够事先看见自己会变得怨恨、戒备、愤怒等等,所以你防范不了那些时刻。催化剂直接找上门来,于是你发现自己处于阴影中,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取决于你的人格外壳,变得很不高兴。如果你掉进了一杯汤里,去责备自己为甚么跌落或把自己弄湿了,没有任何用处。怨恨的感觉之所以进入你的生活,是因为它可以把你的注意力引开,不去想该怎么从汤里爬出来。

  • 【中文网】对2017版毫无改动

[2.3] The energy of one who has run afoul of catalyst and is struggling can be focused in one of two ways. It can be focused in trying to stay afloat or it can be focused in trying to get out of the cup of soup. Climbing the slippery china walls of your cup is not easy and it requires far different skills than treading water.2 However, those who tread water shall be doomed to repeat the exercise, never being allowed to drown and never, while treading water, able to garner the energy that is required for the tremendous effort needed to break the pattern and create a ladder of will and discipline that allows you to clamber over that china cup and get out of the soup. There is no question that it is easier to tread water, stay in the soup, and repine concerning the difficulty that one is in than it is to gather the energies and create, by will and faith alone, that ladder out of the situation and back to a sense of owning the self and not being a victim of circumstance. However, it is through such work that one is able to move through the refining fire, not burning to a cinder, but rather becoming more and more tempered … more and more burnished, and more and more flexible.

  • 【2010版】当一个人与催化剂纠缠在一起, 这个挣扎中的人可以将能量聚焦到两个方向之一, 他可以尝试漂浮在汤面上, 或努力尝试跳出这杯汤. 爬出这个滑溜的瓷器杯不是容易的事; 然而, 那些选择漂浮在汤面上的人注定要重复这个过程, 虽然绝对不会溺水, 但也没有可观的努力, 故无法创造一条意志的阶梯, 允许自己爬上阶梯, 跳出这杯汤. 无疑地, 漂浮在汤面上, 埋怨自己的困境, 这么做是简单的; 若一个人真想跳出这杯汤, 他必须收集能量, 凭借着意志与信心创造出一条阶梯, 跳出这个局面, 重新找回自我, 不再是某个困境的受害者…

  • 【2017版】遭遇催化剂、在催化剂里挣扎的人,可以用两种不同的方式聚焦能量:漂浮在汤面上,或努力爬出这杯汤。要爬出这个容易打滑的瓷杯并不容易,它需要与踩水远为不同的技巧[2]。然而,那些会踩水的人注定要重复踩水;虽然绝对不会溺水,但踩水永远无法为你需要做出的极大努力收集足够的能量,来打破模式、创造出意志与锻练的梯子,这个梯子可以让你爬上杯壁,跳出这杯汤。不断踩水、留在汤里抱怨自己的困境,无疑比较容易;更难的是收集能量, 仅凭意志和信心建造梯子, 从而让自己离开那种情境、不做环境的牺牲品而是返回自我做主的感觉。正是通过这样的工作,一个人能够穿过精炼的火焰而不被烧成灰,而且变得越来越强韧…(磁带第一面结束)(Carla传讯)…越来越有光泽,越来越灵活。

  • 【中文网】除了对2017版加上一个英文注释外毫无改动:它需要与踩水(treading water)远为不同的技巧

3 Likes

感谢详细回复,这里感谢翻译者的努力,大大的感谢你们。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前期的翻译更干练,后期臃肿了很多,这可能和一个人的心态有关系吧,越想翻译的更好,反而没有第一次的韵味。思想更放松,考虑的就更少,翻译的就更纯净。

关于bitterness这个单词的翻译,我保留自己的意见。我想翻译最好按英文单词原意翻译,因为Quo既然用了苦味这个词,而没有用怨恨或者悲痛这个词,肯定有他的音色的校准。

我可能是个天生的批评家,感谢大家的包容,希望我的挑剔能对大家有所启发,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动力。

我可能是思维跳跃者,这是INTP的特色,很多时候想到什么就写什么,考虑的没有那么完善,但确实是一时的灵感,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抛砖引玉,能活跃论坛的气氛就是极大的满足。

同时我有一种感觉,参与论坛是好的。一个人读Quo也许是好的,但是会有疲倦,而论坛是很好的提神剂,希望大家多参与论坛发帖,多发自己有灵感有感悟的地方,毕竟老资格的灵魂彼此作为镜子是最有效率的。

以上是个人意见,感谢大家的付出。希望论坛越来越好。

1 Like

提出自己的阅读感受,是很好的,不管什么方式,只要是真实,真诚的,都是有益的。能想到,有时候确实如你的感受。我们每个人对一段话,观感确实会有不同。有时候翻译也确实带有一定的主观性,不可避免,有不周之处。互相多理解。
:heart:

1 Like

论坛里读到的一段话,很有感触,和我上面说的翻译心态有一定关联。如何没有执着的翻译,以轻松的心态翻译是一件重要的事。

1996-11-24 Aaron

你们永远都不会创造出完美的秩序,你不是来这里做那件事的。你是来这里找到平静与爱。

我有时候会被问到:「Aaron,如果这种无序的确增加苦难,那么为什么尝试去使它变得有序是坏的?」尝试去使它变得有序不是坏的,但是使它变得有序的执着,创造了苦难,而非无序本身。
当有执着的时候,动机主要是以恐惧为基础的:「我必须要解决这问题」(的动机)是刺激物。
当没有执着的时候,就有一种乐意、去用事物本来的方式进入那些事物,感觉到风吹起并推动你和树木,来回摇晃,感觉到河水的潮汐与流动的水流,感觉到生命的整体运动。

一的法则第49场集会也说过同样的话。

理性或分析的心智似乎有更多可能性成功地追寻负面的方向,因为就我们的认知 太多的秩序(order),其本质是负面的。

1 Like

译者都有点受造物主的召唤,也是像传讯一样是造物主的管道,是自由的为造物者做服务。很自然的要调音,精心校对只是必要的一般流程,这通常都不是执着。就跟蒸馒头,做菜一样,不快不慢,精心完成每个步骤。放心好了。:heart:

每个人有自己节奏,有快有慢,高铁快不能说是走的急,普通车慢,不能说是走的拖沓。有的人反应快,适合做急救,有的人更细心,适合做慢工。各有各的节奏。有时候互相不了解,就会容易误解了。:heart:

1 Like

我认为这段话表达了同样的意思。控制好像是一个负面的词汇。顺其自然是好的。

一的法则 第52场集会

发问者: 我假设人格修炼,自我的知识,控制以强化意志 是任何第五密度实体都视为重要的事情。是否正确?

RA:我是 Ra,实际上,这些事情从第三到早期第七密度都是重要的。唯一需要更正的细节是你的用字:控制。了解到它对于理解[容我们说]的成长是没有助益的,这点至为重要。一个实体 不需去控制思想过程或一时的冲动,除非这样会导致与一的法则不一致的后果。控制似乎是获致修炼、和平、与启蒙(illumination)的捷径。然而,正是这控制使得进一步轮回经验变得必须 好平衡控制或抑制自我的后果。

与其如此,我们欣赏并推荐你使用的第二个动词,关于使用意志方面:自我的接纳、自我的宽恕、以及意志的方向;这些是通往修炼人格的途径。你们的意志机能是强有力的,好比共同-创造者。再怎么强调这机能的重要也不为过。因此,它必须被谨慎地使用,对于走正面途径的人而言,需要将它导引到服务他人的方向。 当人格变得日益强壮,使用意志会有很大的危险,因为它甚至可能被潜意识地使用,从而降低这个体的极性。